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故事聚焦在80年代剛解嚴的台灣,一對遊走在友誼,愛慕之間的高中同窗,他們在青春的騷動與性啟蒙的渴望牽引下冒險,因為學妹的出現而讓曖昧關係產生變化。

統計時間 : 2020-10-17~2020-10-18
倒數反擊

★ 《即刻救援》地表最強硬漢連恩尼遜再次提槍上陣!

★ 《會計師》製作團隊打造,今年最緊張、過癮的犯罪動作鉅作!

★ 黑警槍戰、飛車追逐、炸彈爆破,刺激場面讓你腎上腺素飆到最高點!

 

湯姆(連恩尼遜 飾)是名海軍陸戰隊退役的拆彈專家、同時也是個連續盜取了12家銀行偷得900萬美元現鈔的神鬼大盜,卻在愛上了一位女子安妮(凱特沃許飾)後,決定洗心革面坦白自己的犯罪前科,來換取未來的自由。正當湯姆準備自首時,竟被兩位貪圖鉅款的FBI探員尼文斯(傑寇特尼 飾)、霍爾(安東尼拉莫斯 飾)誣陷殺警。一夜之間,湯姆被聯邦調查局布下天羅地網通緝,為了找回屬於自己的清白,湯姆決定奮力一搏誓死反擊,讓罪有應得的FBI探員付出慘痛的代價!

統計時間 : 2020-10-16~2020-10-18
孤味

★笑中帶淚、感人肺腑,今年度最溫暖動人的家庭溫情系電影

★廖慶松、徐若瑄領軍,金獎團隊聯手打造,再創台灣家庭電影經典

★台灣重量級實力派女性演員,共同寫下屬於台灣女人的故事

 

缺席的人,是她們不能觸碰的心事…

林秀英(陳淑芳 飾)是台南赫赫有名的餐廳老闆,在丈夫(龍劭華 飾)無聲無息地離家後,便靠著賣蝦捲,獨自撫養三個女兒長大成人,不僅把蝦捲從路邊攤賣到開餐廳,三個女兒更是成就非凡,大女兒阿青(謝盈萱 飾)是國際舞者,二女兒阿瑜(徐若瑄 飾)在台北當整形醫生,小女兒佳佳(孫可芳 飾)則接手自己的餐廳事業。

 

眼看就要苦盡甘來,秀英卻在70大壽當天接到丈夫離世的噩耗,在替這位有名無實的丈夫籌辦喪禮的同時,竟意外迎來了另一位陪伴丈夫度過晚年的女人,令她不得不再次面對內心埋藏已久的怨懟……

統計時間 : 2020-10-22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導演作品

上映日期:2020-03-27

共3筆,目前顯示1~3筆

  • 迷雁返家路
    期待度
    82% 網友想看
    滿意度
    0 綜合評分
    上映日期 : 2020-03-27
    ★2019蒙特婁Cinemania電影節閉幕片 ★2019法國昂古萊姆電影節、2019德國Schlingel國際兒少影展 動人首映 ★法國首週票房亞軍,感動熱映近3個月、口碑狂讚票房突破3億元新高! ★改編自法國氣象學家柯斯提安穆萊克(Christian Moullec)領航野雁遷移真人實事,大銀幕親身體驗壯闊感動媲美《返家十萬里》《黑熊來了》 ★《靈犬雪麗》導演尼可拉斯凡尼爾又一寓教於樂新作,歡迎闔家進戲院與動物共處美好時光   今年兒童節絕對必修的生態春季營,觀迎學校機關團體教學包場!   柯斯提安畢生都在研究如何教失去父母的白額雁遷徙。他計畫開著輕航機,一路從挪威到法國,指引雁鳥安全的遷徙路線,但計畫補助卻遭到巴黎博物館的拒絕。到柯斯提安在郊外農舍度假的兒子托馬,從一開始不適應,直到花了許多時間和雁鳥相處後,漸漸也培養了深厚情誼。某天在陰錯陽差下,為了保護雁鳥不被迫害,托馬擅自駕駛輕航機打算穿越北海帶領雁鳥們遷徙。氣候逐漸惡化,柯斯提安與母親寶拉因擔心托馬的安危而緊追在後,這趟不凡的驚奇之旅最後能否讓一家人完美團聚呢?   《迷雁返家路》是曾以《靈犬雪麗》、《最後的獵人》感動無數觀眾的金獎導演尼可拉斯凡尼爾,睽違兩年又一寓教於樂新作,被蒙特婁Cinemania電影節等多項國際影展爭相邀約首映。本片改編自法國氣象學家克里斯提安.穆萊克(Christian Moullec)領航野雁遷移回家超過20年的真實事件。充滿生態教育意義的動人故事,在法國熱映近3個月,總票房突破3億元新高,是繼《返家十萬里》、《黑熊來了》後又一改編真人實事、扣人心弦的動物系電影。此次更有中、法文版同步上映,提供學齡兒童作為絕佳環境教材,歡迎大小朋友來大銀幕親身體驗壯闊自然美景,與雁鳥一同勇敢翱翔天際。  
  • 靈犬雪麗
    期待度
    87% 網友想看
    滿意度
    0 綜合評分
    上映日期 : 2015-02-06
    ★ 法國經典兒童文學名著改編!日本動畫升級真人版閃耀銀幕!★ 忠心大白熊犬魅力無窮!轟動全球最亮眼狗明星登上大銀幕!★ 法國百萬暢銷作家暨導演尼可拉斯凡尼爾,打造溫暖人狗之旅!★ 《荒誕無稽》英國奧斯卡獲獎監製群,年度最振奮人心代表作!★ 榮登法國首週票房冠軍,好評狂賣3個月,直逼8億台幣總票房!★ 溫馨、堅定的人狗情誼更勝《忠犬小八》、《與狗狗的10個約定》!★ 不用CG特效,生動捕捉三大季節變換,與阿爾卑斯山脈壯闊風景!就算前方重重艱困,也要與你結伴同行一隻忠心耿耿的大白熊犬,受到前主人的虐待而逃走,從此對人類失去信心,躲在山區孤獨求生。某天,山區發生羊隻被咬死的意外,居民都認定是牠發了狂,變成「瘋狗」咬死羊隻。小男孩小恩(菲利克斯波舒埃飾演)在偶然之間,遇見了這隻「瘋狗」,卻發現牠天性善良,並非居民想像中那樣凶殘恐怖,絕對不是害死羊隻的兇手。小恩也因此喜歡上這位毛茸茸的大朋友,並幫牠取了「雪麗」這個如同牠美麗外表一般的名字。總是被誤解的雪麗,也再度有了被人類珍愛的溫暖感受,從此認定小恩是值得自己相知相惜的好主人。 然而,當德軍入侵,開始恣意槍殺羊群,小恩決定勇敢站出去抗議,卻慘遭德軍毒打。雪麗為了保護他,因此咬傷德軍,讓居民們決定殺死雪麗…。究竟,雪麗能否逃過一劫?而小恩和雪麗又能否守護彼此呢?【關於電影】在最讓人讚嘆的阿爾卑斯山脈裡,展開最溫暖人心的人狗情誼《靈犬雪麗》改編自法國知名女作家暨演員塞西爾奧布里(Cecile Aubry)的同名著作,描述一位男孩和一隻大白熊犬之間的動人友誼,該童書不僅是法國家喻戶曉的兒童文學名作,在歐美各地也十分著名。1965年在法國被改編成共13集、每集30分鐘的兒童劇集,由塞西爾奧布里擔任編劇,她的兒子馬赫迪艾爾葛洛伊(Mehdi El Glaoui)飾演主人翁小恩。1981年日本東寶電影公司和法國MK Company與Visual 80公司跨國合作,製作總共52集的動畫版《靈犬雪麗》,並在NHK頻道播出,也在法國的電視台播出。動畫於1982年引進台灣,在中視播出,版權之後也賣到美國、墨西哥、英國等地,深受各國觀眾喜愛,是非常經典的懷舊動畫。擅長拍攝動物與大自然議題的導演尼可拉斯凡尼爾,將這部經典童書及影集翻拍成電影《靈犬雪麗》,他對此表示:「小時候對這影集簡直上了癮,當時的我已經非常著迷於動物、大自然及高山,這些記憶都深深留藏在我心底,甚至影響到我整個成人時期,都致力奉獻於動物和大自然。當有人向我提議拍攝這部電影,因為關乎到我珍藏已久的童年回憶,真是讓我緊張極了!」他將故事背景設定在1943年的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在原本的故事基礎上融入歷史元素,宏觀探討人與狗的情誼,再深入淺出地反映戰爭對人們的影響,並在片中突顯每位角色的勇氣,傳遞出正面又積極的生活態度。他透露之所以選用這個歷史背景,並非是要讓命題沉重,而是因為美學考量:「我不想呈現今日的高山風貌,我想呈現有著林間小木屋和鄉村小石路的景觀,其顏色和材質都能呼應那個時代,以皮革、麻草或木頭做成衣裳的衣著質感。這套審美觀適用於此處的戲劇理論,也讓我得以重現該影集中的重要面向:冒險、旅程及一種過渡的概念。」本片選在法國南部的阿爾卑斯山進行拍攝,由於需要夏、秋、冬三個不同季節的景色更迭,也讓導演花費近一年的時間進行拍攝。雖然辛苦,還牽扯到小孩、動物與後勤資源等問題,但在他的堅持之下,也成功將當地的自然風光全部捕捉,並讓綠意盎然的林間景緻襯托出劇情的溫馨,以及壯闊的阿爾卑斯山脈全景展現出大自然的壯麗,成為本片一大拍攝特色。他進一步補充:「我得呈現山脈經歷季節更迭之後,所呈現出的不同顏色,因為山脈就像小男主角一樣,也是一個重要角色。」本片小主人翁「小恩」,由新人童星菲利克斯波舒埃(Felix Bossuet)擔綱。他是從2400位男孩中被挑選出來的天才新秀,當初入圍初選的有12名男孩,經過集訓之後,選出性情穩重的菲利克斯。其實他在戲外有點怕狗,不過仍克服心理障礙跟狗狗們一起進行訓練,他說:「我先讓狗狗舔我,再摸牠們,就這樣慢慢培養感情。」而飾演他爺爺「西薩」的演員,則找來法國演技派男星傑奇卡尤(Tcheky Karyo)擔綱。導演透露開拍初期,就決定找他加盟:「雖然他通常都飾演不太討喜的角色,但我希望他在本片當中,能有一種慢慢透出光輝的感覺,即使我們一開始不會太同情他。這對他來說,將是一個有趣的形象轉變。」傑奇卡尤詮釋默默疼愛孫子的爺爺,可說是駕輕就熟,並完美襯托兩人之間的溫情,他表示:「這是透過小孩角度所拍攝而成的電影。我的角色對小孩傳遞情感,並不是透過肢體,而是透過教育去做呈現。」他更進一步表示:「我盡可能地表現自然,也盡可能地做我自己,去理解沉默及居住在沉默中的感覺,因為『西薩』是一個非常寡言、非常謙卑的人,因此我也依循導演指引的方向,盡可能尋求一種準確及簡潔。」《靈犬雪麗》在法國當地上映,順利榮登首週票房冠軍,也是該年度法國本土電影當中,票房第二高的感人佳片。此外,本片也已售出超過20國版權,在義大利更獲得相當高的人氣,觀影人數不僅突破百萬,也是繼《逆轉人生》(Intouchables)、《艾蜜莉的異想世界》(Amelie)和《赤色追緝令》(The Crimson Rivers)之後,又一部風靡義大利的法國電影。本片曾入選法國電影節(French Film Festival)、義大利吉馮尼影展(Giffoni Film Festival),以及義大利羅馬影展(Rome Film Festival),並榮獲美國西雅圖國際影展(Seattl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的「Films4Families Youth Jury Award」獎項肯定,如今即將在台感動獻映,勢必將溫暖台灣觀眾的心。
  • 最後的獵人
    滿意度
    0 綜合評分
    上映日期 : 2006-01-13
    早年定義的「獵人」,比方說美國西部英雄大衛克羅、作家傑克倫敦等人,如今已不復存在。然而,現在還剩下一個最後的堅守獵人精神者,依舊生活在大自然中,堅守古老的獵人哲學。這名最後的獵人名叫諾曼,50歲,與伴侶涅芭斯卡生活在一起。製片團隊跟隨諾曼、涅芭斯卡和他們的狗,在遠北地區待了一整年,帶領觀眾跟隨一個真實人物的腳步,深入了解他每天所面臨的挑戰與事件,還有以他的狗兒們為主角的精彩冒險。【最後的獵人】完全融入一個獨特絕美的環境,是一趟開創之旅,頌讚一種與動物及大自然完美結合的生活方式。 諾曼已經設陷阱誘捕動物許多年,並不需要社會所能提供給他的東西。他和自己養的狗吃獵捕來的動物或魚,他的雪橇、球拍、小屋、獨木舟,全都是自己用森林砍伐來的木頭製作而成。皮革是伴侶涅芭斯卡用古老的方法為他鞣製,就像古代的塞坎尼印第安人那樣,從動物的腦中抽取鞣酸,之後再以煙薰毛皮。獵捕山貓、河狸、貂、狼、狼獾,則為他們提供其他所需。每年春季來臨,他都會前往白馬鎮或道森鎮販賣毛皮,並添購一些生活所需:菸絲、彈藥、需要更換的陷阱、麵粉、火柴、蠟燭,以及無線電用的電池……。 8年前,他因為誘捕動物賺了不少錢,於是他添購一部雪地自行車,不過他很快便放棄了:雪地自行車太吵、太昂貴,寒冷的天氣也無法發動。後來有一天,他差點因為它而喪命:一場大風雪中,它在一片荒蕪的高原上故障。他徒步穿越風雪,往有樹木的地方走去,否則將面臨凍死的命運。他一直沒有回去找那部雪地自行車,而是回去找他的哈士奇獵犬們,牠們不會故障並且忠心不語,就是這些讓諾曼捨不得離開。 諾曼與涅芭斯卡明白,大地如果失去了動物、植物、河流、風,甚至顏色,就一無所有。諾曼追蹤一頭動物時,會長時間觀察牠,理解牠對周遭環境的認知:亦即印第安人所謂野生動物的「周圍世界」。涅芭斯卡說,「大多數人無法理解這一點,好比白人並不會循著各種動物的認知來分析空間。他們只會應付一種環境,人類的環境。」了解這一點,感受這種特殊的大地氣息,也就能了解為何諾曼是拒絕現代生活,並成為最後一位誘捕獵人,現代的生活對他而言猶如矇住眼睛滑下山坡。諾曼是一種哲學家,堅定地相信與大自然共享及交流的觀念,對位居食物鏈頂端的奇怪動物——人類的平衡而言,是極為重要的。 這也是經年拍攝的本片將要呈現的。駕雪橇在寒天中長途跋涉的背後,划獨木舟在激流中奔流而下的背後,在雄偉的峽谷中遭灰熊與野狼攻擊……諾曼接受本片構想的原因是:揭露並留下他走過的足跡,它們會比他經常留在雪地中的足跡更為長久。 ■【最後的獵人】導演介紹 Nicolas Vanier尼可拉斯凡尼爾 他熱愛自然與生命,同時也是個極罕見的冒險家,他曾在西伯利亞、加拿大北極區和阿拉斯加等地進行極地探險。 他曾出版多本關於其探險旅行的著作、攝影集、小說或報導,也曾拍攝數部相關主題紀錄片。 在一場 「白色奧狄賽」式的極地探險途中(介於阿拉斯加與魁北克之間8600公里的旅程),他遇見了Norman Winther諾曼惠特—急是故事中那位堅守崗位的【最後的獵人】,促使他興起拍攝他的第一部電影長片,也藉此與大眾分享他所心繫的故事題材。 一年半的時間,他完全心投入這部電影製作,並經常在極端天候下進行拍攝工作。。藉著這部奇蹟般的電影裡,Nicolas Vanier想要表現的是與大自然深刻且獨特的關係。 ■【最後的獵人】導演的話 一幅壯麗畫面背後的故事 文:Nicolas Vanier 尼可拉斯凡尼爾 我們置身於荒郊野外,一個沒有人知道是何處的地方。漫天覆蓋著冰雪,只看得見被風吹成各種形狀的冰的雕塑……如此壯麗的景觀,只有在此地才看得見。 幾隻狼、狐狸、北極熊、與一群獵犬出現在這片白色世界裡。這塊如世界盡頭的遼闊土地,就是這部影片的取景地。但是,從來沒有一部35釐米電影,曾經在攝氏35度以下低溫進行拍攝工作,更別提還得將幾噸重的器材、糧食、各種裝備、以及二十多人的拍攝小組移師到這樣冰天雪地的地方。 因此在開拍之初,我們曾遭遇重重困難:一場大風雪橫掃高原,使能見度只有兩公尺,一個不注意,同組工作人員便一個接著一個脫隊,消失在雪地裡。 我們想要呼叫同伴,但風極大,淹沒了我們的叫聲。最後我們決定半途折回,以免再丟失其他夥伴。結冰的睫毛擋住我們的視線,不過反正除了一片白色,我們什麼也看不見。最後,我們終於找到了伙伴,並在一個伊努因人(Inuit)的小木屋重聚。諷刺的是,其中一個伙伴、伊努因人(Inuit)Oscar Hiram,隔年竟在同一個地方被風雪奪走了生命。 隔年,我們這批工作小組重回此地,預計拍攝原先沒有成功的畫面,但當地已下了一個多月的大風雪,從無間斷,要在這惡劣天候下進行拍攝工作是不可能的。 但當飛機將各項器材與裝備送至當地,風雪竟然停止了,但氣溫陡降,低至攝氏零下五十幾度。而通常在這樣的低溫下,攝影機是無法運作的,但奇蹟似地,它居然動了!於是,我們終究完成了這幅陽光自白色大地升起、諾曼與獵犬同行的永恆經典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