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我們都值得,一次奮不顧身的愛

同居不交往,還沒有上床!?張哲凱(K)和宋媛媛(Cream)真的就這樣過了十年!兩人自高中失去家人後就成為彼此最親密的朋友、唯一的家人,他們相愛相依,卻不是戀人,只因K不定時復發的疾病讓他不敢承諾!為了讓Cream擁有他給不起的幸福,他決定隱瞞病情,擅自為心愛的人找到其他可以託付一生的對象......與其自私為對方規劃幸福,何不奮不顧身勇敢愛一次?

 

【關於電影】

 

關於電影

由mm2滿滿額娛樂 / 好好看文創聯合出品、製作偶像浪漫愛情新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改編自韓國爆紅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是近期韓片熱潮中,台灣近十年來首部翻拍韓國賣座片的電影作品,原版電影中令人爆淚的超感人情節不僅完整保留,更加入全新的角色及元素,將虐戀的揪心情節重新升級!

 

改編自韓國同名破億電影

陳意涵、劉以豪聯手演「虐心情侶」 台版比原版更催淚感人!

韓版《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2009年上映時,深刻動人的感人情節轟動全韓,票房突破354.1萬美金(台幣約1.05億),時隔超過10年,擅長刻畫人物感情的療癒系導演林孝謙、編劇呂安弦重新將原本故事改編,並特別邀來擅長詩意光影的香港攝影師關本良掌鏡,由劉以豪及陳意涵攜手主演片中賺人熱淚的「虐心情侶」,讓觀眾見證年度最偉大無悔的愛情!除此之外,張書豪、陳庭妮、吳映潔(鬼鬼)、禾浩辰(布魯斯)、大慶、石知田、姚愛甯都將現身電影當中,和男女主角同台飆戲,共度最悲傷感動的時刻!最強主創團隊及豪華演員卡司全部到位,目標超越韓版票房紀錄,成為今年最感人肺腑的必看電影!

 

世界首映最高規格!登釜山國際影展「Open Cinema」單元

 一票難求瞬間秒殺!5000名觀眾全場淚崩

國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入選亞洲最大影展之一的釜山國際影展,將在影展年度最具指標性的「Open Cinema」單元展開世界首映!該單元是每年釜山影展最熱門的活動,能入選此單元的電影,將會在能容納5000人的超大場地舉辦首映,為最高規格的待遇!以往入選此單元的台灣電影,還包括《我的少女時代》及《六弄咖啡館》兩部賣座強片,且《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挾著原版的超高人氣,5000張票券一開賣,5分鐘內便即刻秒殺!

 

天生歌姬A-Lin 獻唱電影主題曲「有一種悲傷」

獻出電影大銀幕演出初體驗!

天生歌姬A-Lin為《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獻唱原創電影主題曲〈有一種悲傷〉,由導演林孝謙為電影量身打造、親自填詞。透過A-Lin的天籟美聲,感受男女主角間深刻而密不可分的感情。A-Lin更是為電影獻出首次的銀幕初體驗,在片中就是飾演「自己」,演一位著名的實力派歌手。談起拍電影的感想,A-Lin熱情表示,此次擔任歌手的角色,於電影中呈現的橋段,非常像自己實際的生活經驗。其實A-Lin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嘗試戲劇的演出,此次能在鏡頭前展現自己,也希望觀眾能從電影中看見不一樣的A-Lin!

 

 

統計時間 : 2018-12-08~2018-12-09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

上次見到破壞王後,他和雲妮露在電玩店的生活非常愜意,但雲妮露的機台方向盤居然被玩家弄壞了,工廠已不再生產,因此「甜蜜衝刺」遊戲機台面臨被拔插頭的命運。破壞王與雲妮露打算利用立瓦新買的無線網路進入網路世界,再到網路拍賣上找到替代零件,這樣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進入網路世界的兩人大開眼界,一路上受到了網路賽車遊戲「致命關頭」的賽車手與熱門網站爆音的演算總監讚讚姐幫助,過關斬將籌集資金…。雲妮露在「致命關頭」中體會到久未感受的刺激,不確定自己是否想回到機台的世界,兩個好友對未來與夢想的理念因此分歧,他們該怎麼面對友情的挑戰?「甜蜜衝刺」會不會面臨GAME OVER的命運呢?

 

創意十足,惡搞無限的《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由第一集同時也是《動物方城市》導演瑞奇摩爾執導。這次找來女神蓋兒加朵為「致命關頭」賽車手配音,更將14位迪士尼公主齊聚一堂…《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將會在今年11月29日全面升級登場!

 

統計時間 : 2018-12-07~2018-12-09
水行俠

DC最新動作冒險片《水行俠》由溫子仁執導,傑森摩莫亞領銜主演片名角色,會帶領觀眾跨越七個海底王國中浩瀚、視覺上令人屏息的水中世界。這部電影將揭露半人類、半亞特蘭提斯人亞瑟庫瑞(Arthur Curry傑森摩莫亞 飾) 的起源故事,跟隨他踏上他畢生的旅程,這不只會迫使他面對自己的出身,也會讓他發現自己有沒有資格登上他與生俱來的……國王寶座。

 

這部電影的主要卡司還包括安柏赫德(《正義聯盟》、《舞力麥克:尺度極限》)飾演梅拉(Mera),勇猛的女戰士和水行俠旅程中的盟友;奧斯卡獎提名男演員威廉達佛(《前進高棉》、《蜘蛛人2》)飾演瓦寇博士(Vulko),亞特蘭提斯王權的顧問;派屈克威爾森(《厲陰宅》電影系列、《守護者》)飾演奥姆/海洋領主(Orm/Ocean Master),亞特蘭提斯的現任國王;杜夫朗格(《浴血任務》電影系列)飾演涅羅斯王(Nereus),亞特蘭提斯澤貝爾(Xebel)部族的國王;葉海亞阿巴杜馬汀二世(Netflix音樂影集《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飾演充滿復仇心的黑蝠鱝(Black Manta);以及奧斯卡獎影后妮可基嫚(《時時刻刻》、《漫漫回家路》)飾演亞瑟的母親亞特蘭娜女王(Atlanna);還有林路迪(《金剛戰士》)飾演莫克隊長(Captain Murk),亞特蘭提斯的突擊隊員;以及泰姆拉莫里森(《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綠光戰警隊》)飾演亞瑟的父親湯姆庫瑞(Tom Curry)。

 

編劇是大衛雷斯里強森麥高德瑞克(《厲陰宅2》)和威爾貝爾(《風雲男人幫》、電視影集《震撼教育》),故事來自傑夫強斯與溫子仁和威爾貝爾,改編自DC漫畫的人物,水行俠角色是由保羅諾里斯(Paul Norris)和摩特魏辛格(Mort Weisinger)創造。製片人是彼得沙弗蘭和羅布考恩,監製是黛博拉史耐德、查克史耐德、瓊柏格、傑夫強斯和濱田華特。

 

幕後創意團隊方面,溫子仁找來他的老班底,包括奧斯卡獎提名的攝影指導唐伯吉斯(《厲陰宅2》、《阿甘正傳》);跟他五度合作的剪接師寇克莫瑞(《厲陰宅》電影系列、《玩命關頭7》、《陰兒房》電影系列);以及製作設計比爾布雷斯基(《玩命關頭7》)。這次還加入服裝設計凱姆巴雷特(《駭客任務》三部曲、《蜘蛛人:驚奇再起》);以及配樂家魯柏葛雷森威廉斯(《神力女超人》)。

統計時間 : 2018-12-13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

生  日:1956-04-30
個人簡介: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是當今丹麥電影在國際影壇的代言人,是卡爾德萊葉(Carl Theodor Dreyer)之後丹麥最著名最具創造力的電影導演,也是近二十年來最優秀的歐洲導演之一。馮提爾早年就讀於丹麥電影學院,1984年完成了第一部長片作品《犯罪分子》The Element of Crime。這部融合了黑色電影與德國表現主義的雙重風格的影片,立刻獲得了國際藝術電影界的強烈關注。之後,他接連拍攝了兩部同樣風格的作品《瘟疫》Epidemic、《歐洲特快車》。其中,《歐洲特快車》進入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並且獲得評審團獎,《犯罪分子》、《瘟疫》、《歐洲特快車》這三部電影也是拉斯馮提爾的「歐洲三部曲」。   1995年,馮提爾提出了著名的「逗馬宣言」(Dogma 95),並以《白癡》Idiots一片作為傑出的實踐。2000年,馮提爾以《在黑暗中漫舞》摘下了坎城金棕櫚,事業達到巔峰。隨後,他又緊鑼密鼓地開拍兩部美國電影,包含妮可基嫚主演的《厄夜變奏曲》以及布萊絲霍華(Bryce Howard)主演的《命運變奏曲》,但這像舞臺劇式的系列,反應遠不如90年代那些作品那麼大。2009年,馮提爾以一部極度暴力、血腥、色情的《撒旦的情與慾》再度震撼坎城。2011年執導由克斯汀鄧肯(Kirsten Dunst)主演的《驚悚末日》再度在坎城影展引起強烈爭議。2013年再度交出長達五個半小時的《性愛成癮的女人》;電影因應上映需求剪修成兩部作品,第一部於2014年在柏林影展首映,第二部則於同年威尼斯影展首映。《性愛成癮的女人》由夏綠蒂甘斯柏、斯特蘭斯卡斯加德、西亞李畢福、傑米貝爾等人主演。   拉斯馮提爾入學之前一直叫「拉斯提爾」。他的身世也算奇特,他一直認為自己的親生父親是一位名叫烏爾發提爾(Ulf Trier)的人,直到母親臨終前才告訴他,其實是自己和老闆偷情所生下的。馮提爾的母親是共產主義者,父親是社會民主黨人,而且兩人都是裸體運動愛好者,這也使得馮提爾年輕的時候就參加過裸體夏令營活動。馮提爾雙親對他自幼沒有任何管束,因為他們認為孩童成長不需要紀律約束,這對之後他的個性發展以及藝術創作都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馮提爾也自幼注意到自己生活在一個無神論家庭,父親雖然是猶太人,卻居然沒有信仰。看電影是馮提爾自幼就喜愛的一項活動,因為他發現從中可以學習到很多父母不讓他接觸到的東西。十一歲那年,馮提爾拿著父母送他的超8攝影機,拍攝了人生第一部作品,自此之後這種獨立創作從未間斷過。1979年,馮提爾考入了丹麥國家電影學院(National Film School of Denmark)。就學期間,他的同學給他起了個「馮提爾」的雅號。這個「馮」字在德語中代表了貴族血統,但不論「拉斯」還是「提爾」,在丹麥都是司空見慣的兩個名字。也有報導說,馮提爾在自己姓前面加上「馮」,是為了向艾立希馮史卓漢姆(Erich Von Stroheim)、約瑟夫馮史登堡(Josef von Sternberg)這兩位著名影人致敬,而這兩位影人姓之前的「馮」字,也是後來才加上去的。在電影學院期間,他拍攝了《Nocturne》、《The Last Detail》這兩部作品,結果都獲得了慕尼黑電影學院國際影展的最佳電影獎,他的畢業作品為《Images of a Relief》。   馮提爾畢業之後即開始拍攝他計畫了很久的歐洲三部曲。三部曲第一部為高智商殺手片《犯罪分子》。影片拍得極度風格化,與傳統的丹麥電影大相徑庭。此外,這雖然是馮提爾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但即入圍坎城影展的主競賽單元,還獲得了技術大獎。1987年三部曲的第二部《瘟疫》誕生,此片有強烈的自我反身色彩,由兩段交錯進行的故事構成,一方面是兩位電影人(由馮提爾和影片編劇Niels Vørsel扮演)準備拍攝一部影片,另一方面是一段發生在未來瘟疫世界的黑色科幻故事,這兩個故事最後在結尾處交融在一起。1988年,馮提爾為電視臺拍攝了一部電視電影《美狄亞》Medea,影片劇本其實來自丹麥電影大師卡爾德萊葉,結果獲得了法國著名的Jean d'Arcy獎。1991年,馮提爾完成了歐洲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歐洲特快車》,影片入圍坎城影展,雖然獲得了評審團獎的不錯成績,但個性不羈的馮提爾卻因此大罵評審團主席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感謝你侏儒,給我這個獎」。1992年,馮提爾與他的製片人Peter Aalbæk Jensen成立了自己的電影製作公司Zentropa Entertainment,公司名字取自他《歐洲特快車》中的火車公司原名。開公司的本意也很簡單,為的是能全權控制電影創作過程。不過Zentropa Entertainment除了出品馮提爾的影片之外,還製作其他影視劇作品。更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一家全球唯一製作純色情影片的主流電影公司。為了公司的正常運營,馮提爾接連拍攝了兩套描寫醫院內恐怖故事的《醫院風雲》(1994年)及《醫院風雲2》(1997年)這兩部迷你影集,在丹麥獲得極大迴響,這套影集也在之後被剪輯成五個小時的電影版本在國際間作上映發行。   拉斯馮提爾在九○年代中之後名蓋四方,不僅因為他的作品的影響力,還應歸結於他在1995年與另一位影人Peter Aalbæk Jensen一起發動的著名的電影運動,這就是他自稱的「逗馬95」。這次宣言式的電影運動是整個九○年代電影影響力趨於衰弱的時代,唯一的一次振奮人心的事件。該宣言內容簡單概括起來,主要是強調一種區別於大規模商業電影的製作模式,追求極致的寫實主義風格,具體來說包含了以下十點內容:實景拍攝,不用佈景,道具;不使用無源聲音效果;手提攝影;彩色片,不可使用特殊燈光效果,若現場亮度不夠,可在攝影機上加頂燈;不使用濾鏡;不能使用表面化處理的手段;以現代為故事發生背景;不拍類型片;35釐米膠卷;導演名字不能出現。逗馬95宣言誕生之後,使得國際影壇對丹麥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且也啟發了全球的電影人。   1996年,馮提爾親自示範,以手持、粗粒子攝影等絕對逗馬的原則拍攝了《破浪而出》。影片在坎城影展大放光芒,榮獲評審團大獎,女星艾蜜莉華森(Emily Watson)甚至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破浪而出》是被馮提爾自我命名為「金心三部曲」(Golden Heart Trilogy)的第一部,後兩部是1998年的《白癡》、2000年的《在黑暗中漫舞》。其中,馮提爾個人特別鍾情於《白癡》,為此他還克服了空間恐懼症,乘火車到坎城出席影片展映活動。此外,在1996年,馮提爾還參與了一次特別的劇場實驗活動,他邀請了總共53名演員參加演出,他將這齣舞臺實驗劇命名為「心理移位:世界時鐘」(Psychomobile 1: The World Clock)。導演Jesper Jargil還特別跟蹤此活動,拍攝了一部紀錄片,在2000年以「The Exhibited」為片名進行公映。馮提爾《白癡》一片可以說將寫實風格推進到了極致,尤其是片中的實戰做愛戲,對之後藝術電影界興起的一波真實做愛狂潮產生了極大影響。不僅如此,1998年,馮提爾的公司成為全世界第一家拍攝硬調色情影片的主流公司。在其拍攝的一系列此類影片中,《Constance》、《Pink Prison》、《All About Anna》這三部都是針對女性觀眾的,且在歐洲都獲得了極大的成功,尤其是前兩部更是直接造就了色情作品在挪威的合法化。馮提爾的這股色情片熱潮也催生了幾位著名女性色情片導演的誕生:Anna Span、Erika Lust、Petra Joy。不過由於英語系的一些商業合作夥伴的要求,馮提爾的公司還是被迫停止了色情片的製作。2009年7月,女性雜誌〈柯夢波丹〉將《Pink Prison》列為影史最佳女性色情片,稱之為「新一代色情片的楷模」。2009年,馮提爾在自己導演的《撒旦的情與慾》中再度回到了硬調色情領域。   2000年,馮提爾與冰島女歌手碧玉(Björk)合作了影片《在黑暗中漫舞》,這部以DV拍攝的歌舞片出人意料地獲得了坎城影展金棕櫚獎,這應該也與馮提爾九○年代中期以來一系列強勁的電影作為有關。碧玉在片中演唱的"I've Seen It All"獲得奧斯卡最佳歌曲提名。   2003年馮提爾與Jørgen Leth一起執導了紀錄片《The Five Obstructions》,這其實是一部非常前衛的實驗片。馮提爾拍攝此片也是對Leth的巨大挑戰,因為這其實是在翻拍他1967年的實驗電影《The Perfect Human》,馮提爾將這部舊作總共翻拍了五次,然後最後剪輯在一起。之後,馮提爾開始拍攝他再度勾畫的又一套三部曲:美國三部曲。2003年,他與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合作完成了三部曲的第一部《厄夜變奏曲》,2005年完成了第二部《命運變奏曲》。這兩部電影都拍得極端的風格化,雖然是美國三部曲,討論的都是美國社會問題,但都沒有在美國拍攝,更甚的是完全選用了舞臺劇的調度方式。不過這兩部影片都啟用了國際知名演員,哈莉葉安德森(Harriet Andersson)、洛琳白考兒(Lauren Bacall)、詹姆斯肯恩(James Caan)、丹尼葛洛佛(Danny Glover)、威廉達佛(Willem Dafoe)這些風格迥異的演技派為影片帶來了不同凡響的演出。不過在拍攝《厄夜變奏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頗為爭議的事件。在瑞典的Trollhättan片廠,演員約翰萊里(John C. Reilly)退出了演出。原因是有一場宰殺驢的戲即將開拍,而影片將使用絕對真實的拍攝手法,這讓萊里無法忍受。製片人雖然不斷向其解釋,這頭驢年歲已高,是即將死去的,而且宰殺由專業獸醫完成,絕對符合瑞典法律,但萊里仍舊無法接受,最後他的角色由Zeljko Ivanek替代。2005年,馮提爾的公司又拍攝了一部美國題材的影片《性、手槍、俱樂部》Dear Wendy,馮提爾的逗馬兄弟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擔任導演,他親自撰寫了劇本,好萊塢新人傑米貝爾(Jamie Bell)、比爾普曼(Bill Pullman)主演,影片主要探討濫用槍支問題。《厄夜變奏曲》、《性、手槍、俱樂部》票房都差強人意,無法吸引普通觀眾入場,這也是當時丹麥本土導演普遍性創作危機的表現。而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導致美國三部曲的第三部遲遲未出爐。   2006年,馮提爾出人意料地拍攝了一部丹麥語喜劇片《老闆我最大》The Boss of It All。此片的拍攝過程被馮提爾稱作是自動拍攝,他先是選擇了最佳的固定的取景方式,然後讓電腦隨意的選擇拍攝對象。2007年,馮提爾完成了一部絕對自傳化的影片,《The Early Years: Erik Nietzsche Part 1》。由Jacob Thuesen執導的此片,描寫了馮提爾在丹麥國家電影學院期間的學校生活,除了Jonatan Spang扮演馮提爾之外,其他所有的演員都是扮演自己生活中的真實人物,而這些角色都是丹麥電影界的菁英。2009年,馮提爾帶著驚悚片《撒旦的情與慾》重回坎城。這部寓言式的影片講的是一對失子的夫婦回到森林小屋,欲回到伊甸園式的生活,以挽救他們破碎的心靈與婚姻,但最後事態卻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影片中再度出現了馮提爾式的硬調做愛場面,兩位國際演員威廉達佛、夏綠蒂甘斯柏(Charlotte Gainsbourg)都真槍實彈上場,為戲大膽犧牲。最後女主角甘斯柏榮登坎城后座。   拉斯馮提爾絕對是當代國際影壇對電影形式最為講究的導演之一,他曾說「電影就應該像是你鞋子上的一塊寶石」。他認為電影人必須創作原創的藝術,以使自己的影片不拘一格,而這前提是必須在創作過程中為自己設置一個限定。前文所述的95逗馬宣言即是他創作美學的集中體現。雖然只有一部《白癡》算是完完整整地實踐了他的這種宣言,但是他在其他作品中的形式探索絕對不容抹殺:《在黑暗中漫舞》中的跳接技術、不同色彩不同音樂創作不同世界,《厄夜變奏曲》中沒有任何佈景,全部在舞臺上拍攝,只以不同的線作建築區隔的標記等等。由於家庭背景影響,馮提爾自幼就形成了一套非常迥異於常人的行為準則。他曾經做出過很多荒唐事情,但同樣不妨礙許多知名人士對他的狂熱追捧。他有嚴重的幽閉恐懼症,甚至都無法坐火車,為此當年還差點錯過了接受金棕櫚獎的頒獎典禮,後來他都一律從丹麥開車到法國坎城。而拉斯馮提爾也曾因一席宣稱自己像個納粹,也有點同情希特勒的言論遭到外界抨擊,甚至被坎城影展封殺了一段時間。   史蒂芬史匹柏在他當年拍攝完《歐洲特快車》之後,曾經邀請他在美國拍攝一部影片,結果他拒絕了。他從來沒去過美國。
人氣:3206
相關文章
共5則
個人簡介:

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是當今丹麥電影在國際影壇的代言人,是卡爾德萊葉(Carl Theodor Dreyer)之後丹麥最著名最具創造力的電影導演,也是近二十年來最優秀的歐洲導演之一。馮提爾早年就讀於丹麥電影學院,1984年完成了第一部長片作品《犯罪分子》The Element of Crime。這部融合了黑色電影與德國表現主義的雙重風格的影片,立刻獲得了國際藝術電影界的強烈關注。之後,他接連拍攝了兩部同樣風格的作品《瘟疫》Epidemic、《歐洲特快車》。其中,《歐洲特快車》進入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並且獲得評審團獎,《犯罪分子》、《瘟疫》、《歐洲特快車》這三部電影也是拉斯馮提爾的「歐洲三部曲」。

 

1995年,馮提爾提出了著名的「逗馬宣言」(Dogma 95),並以《白癡》Idiots一片作為傑出的實踐。2000年,馮提爾以《在黑暗中漫舞》摘下了坎城金棕櫚,事業達到巔峰。隨後,他又緊鑼密鼓地開拍兩部美國電影,包含妮可基嫚主演的《厄夜變奏曲》以及布萊絲霍華(Bryce Howard)主演的《命運變奏曲》,但這像舞臺劇式的系列,反應遠不如90年代那些作品那麼大。2009年,馮提爾以一部極度暴力、血腥、色情的《撒旦的情與慾》再度震撼坎城。2011年執導由克斯汀鄧肯(Kirsten Dunst)主演的《驚悚末日》再度在坎城影展引起強烈爭議。2013年再度交出長達五個半小時的《性愛成癮的女人》;電影因應上映需求剪修成兩部作品,第一部於2014年在柏林影展首映,第二部則於同年威尼斯影展首映。《性愛成癮的女人》由夏綠蒂甘斯柏、斯特蘭斯卡斯加德、西亞李畢福、傑米貝爾等人主演。

 

拉斯馮提爾入學之前一直叫「拉斯提爾」。他的身世也算奇特,他一直認為自己的親生父親是一位名叫烏爾發提爾(Ulf Trier)的人,直到母親臨終前才告訴他,其實是自己和老闆偷情所生下的。馮提爾的母親是共產主義者,父親是社會民主黨人,而且兩人都是裸體運動愛好者,這也使得馮提爾年輕的時候就參加過裸體夏令營活動。馮提爾雙親對他自幼沒有任何管束,因為他們認為孩童成長不需要紀律約束,這對之後他的個性發展以及藝術創作都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馮提爾也自幼注意到自己生活在一個無神論家庭,父親雖然是猶太人,卻居然沒有信仰。看電影是馮提爾自幼就喜愛的一項活動,因為他發現從中可以學習到很多父母不讓他接觸到的東西。十一歲那年,馮提爾拿著父母送他的超8攝影機,拍攝了人生第一部作品,自此之後這種獨立創作從未間斷過。1979年,馮提爾考入了丹麥國家電影學院(National Film School of Denmark)。就學期間,他的同學給他起了個「馮提爾」的雅號。這個「馮」字在德語中代表了貴族血統,但不論「拉斯」還是「提爾」,在丹麥都是司空見慣的兩個名字。也有報導說,馮提爾在自己姓前面加上「馮」,是為了向艾立希馮史卓漢姆(Erich Von Stroheim)、約瑟夫馮史登堡(Josef von Sternberg)這兩位著名影人致敬,而這兩位影人姓之前的「馮」字,也是後來才加上去的。在電影學院期間,他拍攝了《Nocturne》、《The Last Detail》這兩部作品,結果都獲得了慕尼黑電影學院國際影展的最佳電影獎,他的畢業作品為《Images of a Relief》。

 

馮提爾畢業之後即開始拍攝他計畫了很久的歐洲三部曲。三部曲第一部為高智商殺手片《犯罪分子》。影片拍得極度風格化,與傳統的丹麥電影大相徑庭。此外,這雖然是馮提爾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但即入圍坎城影展的主競賽單元,還獲得了技術大獎。1987年三部曲的第二部《瘟疫》誕生,此片有強烈的自我反身色彩,由兩段交錯進行的故事構成,一方面是兩位電影人(由馮提爾和影片編劇Niels Vørsel扮演)準備拍攝一部影片,另一方面是一段發生在未來瘟疫世界的黑色科幻故事,這兩個故事最後在結尾處交融在一起。1988年,馮提爾為電視臺拍攝了一部電視電影《美狄亞》Medea,影片劇本其實來自丹麥電影大師卡爾德萊葉,結果獲得了法國著名的Jean d'Arcy獎。1991年,馮提爾完成了歐洲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歐洲特快車》,影片入圍坎城影展,雖然獲得了評審團獎的不錯成績,但個性不羈的馮提爾卻因此大罵評審團主席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感謝你侏儒,給我這個獎」。1992年,馮提爾與他的製片人Peter Aalbæk Jensen成立了自己的電影製作公司Zentropa Entertainment,公司名字取自他《歐洲特快車》中的火車公司原名。開公司的本意也很簡單,為的是能全權控制電影創作過程。不過Zentropa Entertainment除了出品馮提爾的影片之外,還製作其他影視劇作品。更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一家全球唯一製作純色情影片的主流電影公司。為了公司的正常運營,馮提爾接連拍攝了兩套描寫醫院內恐怖故事的《醫院風雲》(1994年)及《醫院風雲2》(1997年)這兩部迷你影集,在丹麥獲得極大迴響,這套影集也在之後被剪輯成五個小時的電影版本在國際間作上映發行。

 

拉斯馮提爾在九年代中之後名蓋四方,不僅因為他的作品的影響力,還應歸結於他在1995年與另一位影人Peter Aalbæk Jensen一起發動的著名的電影運動,這就是他自稱的「逗馬95」。這次宣言式的電影運動是整個九年代電影影響力趨於衰弱的時代,唯一的一次振奮人心的事件。該宣言內容簡單概括起來,主要是強調一種區別於大規模商業電影的製作模式,追求極致的寫實主義風格,具體來說包含了以下十點內容:實景拍攝,不用佈景,道具;不使用無源聲音效果;手提攝影;彩色片,不可使用特殊燈光效果,若現場亮度不夠,可在攝影機上加頂燈;不使用濾鏡;不能使用表面化處理的手段;以現代為故事發生背景;不拍類型片;35釐米膠卷;導演名字不能出現。逗馬95宣言誕生之後,使得國際影壇對丹麥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且也啟發了全球的電影人。

 

1996年,馮提爾親自示範,以手持、粗粒子攝影等絕對逗馬的原則拍攝了《破浪而出》。影片在坎城影展大放光芒,榮獲評審團大獎,女星艾蜜莉華森(Emily Watson)甚至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破浪而出》是被馮提爾自我命名為「金心三部曲」(Golden Heart Trilogy)的第一部,後兩部是1998年的《白癡》、2000年的《在黑暗中漫舞》。其中,馮提爾個人特別鍾情於《白癡》,為此他還克服了空間恐懼症,乘火車到坎城出席影片展映活動。此外,在1996年,馮提爾還參與了一次特別的劇場實驗活動,他邀請了總共53名演員參加演出,他將這齣舞臺實驗劇命名為「心理移位:世界時鐘」(Psychomobile 1: The World Clock)。導演Jesper Jargil還特別跟蹤此活動,拍攝了一部紀錄片,在2000年以「The Exhibited」為片名進行公映。馮提爾《白癡》一片可以說將寫實風格推進到了極致,尤其是片中的實戰做愛戲,對之後藝術電影界興起的一波真實做愛狂潮產生了極大影響。不僅如此,1998年,馮提爾的公司成為全世界第一家拍攝硬調色情影片的主流公司。在其拍攝的一系列此類影片中,《Constance》、《Pink Prison》、《All About Anna》這三部都是針對女性觀眾的,且在歐洲都獲得了極大的成功,尤其是前兩部更是直接造就了色情作品在挪威的合法化。馮提爾的這股色情片熱潮也催生了幾位著名女性色情片導演的誕生:Anna SpanErika LustPetra Joy。不過由於英語系的一些商業合作夥伴的要求,馮提爾的公司還是被迫停止了色情片的製作。20097月,女性雜誌〈柯夢波丹〉將《Pink Prison》列為影史最佳女性色情片,稱之為「新一代色情片的楷模」。2009年,馮提爾在自己導演的《撒旦的情與慾》中再度回到了硬調色情領域。

 

2000年,馮提爾與冰島女歌手碧玉(Björk)合作了影片《在黑暗中漫舞》,這部以DV拍攝的歌舞片出人意料地獲得了坎城影展金棕櫚獎,這應該也與馮提爾九年代中期以來一系列強勁的電影作為有關。碧玉在片中演唱的"I've Seen It All"獲得奧斯卡最佳歌曲提名。

 

2003年馮提爾與Jørgen Leth一起執導了紀錄片《The Five Obstructions》,這其實是一部非常前衛的實驗片。馮提爾拍攝此片也是對Leth的巨大挑戰,因為這其實是在翻拍他1967年的實驗電影《The Perfect Human》,馮提爾將這部舊作總共翻拍了五次,然後最後剪輯在一起。之後,馮提爾開始拍攝他再度勾畫的又一套三部曲:美國三部曲。2003年,他與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合作完成了三部曲的第一部《厄夜變奏曲》,2005年完成了第二部《命運變奏曲》。這兩部電影都拍得極端的風格化,雖然是美國三部曲,討論的都是美國社會問題,但都沒有在美國拍攝,更甚的是完全選用了舞臺劇的調度方式。不過這兩部影片都啟用了國際知名演員,哈莉葉安德森(Harriet Andersson)、洛琳白考兒(Lauren Bacall)、詹姆斯肯恩(James Caan)、丹尼葛洛佛(Danny Glover)、威廉達佛(Willem Dafoe)這些風格迥異的演技派為影片帶來了不同凡響的演出。不過在拍攝《厄夜變奏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頗為爭議的事件。在瑞典的Trollhättan片廠,演員約翰萊里(John C. Reilly)退出了演出。原因是有一場宰殺驢的戲即將開拍,而影片將使用絕對真實的拍攝手法,這讓萊里無法忍受。製片人雖然不斷向其解釋,這頭驢年歲已高,是即將死去的,而且宰殺由專業獸醫完成,絕對符合瑞典法律,但萊里仍舊無法接受,最後他的角色由Zeljko Ivanek替代。2005年,馮提爾的公司又拍攝了一部美國題材的影片《性、手槍、俱樂部》Dear Wendy,馮提爾的逗馬兄弟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擔任導演,他親自撰寫了劇本,好萊塢新人傑米貝爾(Jamie Bell)、比爾普曼(Bill Pullman)主演,影片主要探討濫用槍支問題。《厄夜變奏曲》、《性、手槍、俱樂部》票房都差強人意,無法吸引普通觀眾入場,這也是當時丹麥本土導演普遍性創作危機的表現。而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導致美國三部曲的第三部遲遲未出爐。

 

2006年,馮提爾出人意料地拍攝了一部丹麥語喜劇片《老闆我最大》The Boss of It All。此片的拍攝過程被馮提爾稱作是自動拍攝,他先是選擇了最佳的固定的取景方式,然後讓電腦隨意的選擇拍攝對象。2007年,馮提爾完成了一部絕對自傳化的影片,《The Early Years: Erik Nietzsche Part 1》。由Jacob Thuesen執導的此片,描寫了馮提爾在丹麥國家電影學院期間的學校生活,除了Jonatan Spang扮演馮提爾之外,其他所有的演員都是扮演自己生活中的真實人物,而這些角色都是丹麥電影界的菁英。2009年,馮提爾帶著驚悚片《撒旦的情與慾》重回坎城。這部寓言式的影片講的是一對失子的夫婦回到森林小屋,欲回到伊甸園式的生活,以挽救他們破碎的心靈與婚姻,但最後事態卻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影片中再度出現了馮提爾式的硬調做愛場面,兩位國際演員威廉達佛、夏綠蒂甘斯柏(Charlotte Gainsbourg)都真槍實彈上場,為戲大膽犧牲。最後女主角甘斯柏榮登坎城后座。

 

拉斯馮提爾絕對是當代國際影壇對電影形式最為講究的導演之一,他曾說「電影就應該像是你鞋子上的一塊寶石」。他認為電影人必須創作原創的藝術,以使自己的影片不拘一格,而這前提是必須在創作過程中為自己設置一個限定。前文所述的95逗馬宣言即是他創作美學的集中體現。雖然只有一部《白癡》算是完完整整地實踐了他的這種宣言,但是他在其他作品中的形式探索絕對不容抹殺:《在黑暗中漫舞》中的跳接技術、不同色彩不同音樂創作不同世界,《厄夜變奏曲》中沒有任何佈景,全部在舞臺上拍攝,只以不同的線作建築區隔的標記等等。由於家庭背景影響,馮提爾自幼就形成了一套非常迥異於常人的行為準則。他曾經做出過很多荒唐事情,但同樣不妨礙許多知名人士對他的狂熱追捧。他有嚴重的幽閉恐懼症,甚至都無法坐火車,為此當年還差點錯過了接受金棕櫚獎的頒獎典禮,後來他都一律從丹麥開車到法國坎城。而拉斯馮提爾也曾因一席宣稱自己像個納粹,也有點同情希特勒的言論遭到外界抨擊,甚至被坎城影展封殺了一段時間。

 

史蒂芬史匹柏在他當年拍攝完《歐洲特快車》之後,曾經邀請他在美國拍攝一部影片,結果他拒絕了。他從來沒去過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