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絕地戰警FOR LIFE

《絕地戰警》系列電影自1995年問世以來,靠著喜劇元素與兩位主角幹話無極限的超強默契,再融入暢快刺激及拳拳到肉的動作場面,成功風靡全球創下逾4.14億美元(約新台幣128億元)的傲人票房。本系列除了讓威爾史密斯與馬汀勞倫斯交出大銀幕的代表作外,威爾史密斯更靠著本片躋身好萊塢一線巨星的行列。暌違17年系列電影重起上路,影迷們除可看到兩位巨星賣弄身手外,兩位大叔還得對上由凡妮莎哈金斯所率領的新世代警探的挑釁,新舊世代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動作火花?

統計時間 : 2020-01-18~2020-01-19
絕地戰警FOR LIFE

《絕地戰警》系列電影自1995年問世以來,靠著喜劇元素與兩位主角幹話無極限的超強默契,再融入暢快刺激及拳拳到肉的動作場面,成功風靡全球創下逾4.14億美元(約新台幣128億元)的傲人票房。本系列除了讓威爾史密斯與馬汀勞倫斯交出大銀幕的代表作外,威爾史密斯更靠著本片躋身好萊塢一線巨星的行列。暌違17年系列電影重起上路,影迷們除可看到兩位巨星賣弄身手外,兩位大叔還得對上由凡妮莎哈金斯所率領的新世代警探的挑釁,新舊世代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動作火花?

統計時間 : 2020-01-17~2020-01-19
杜立德

小勞勃道尼即將扮演文學史上最令人難忘的角色,並且以豐富的想像力,重新敘述一個男人能夠和動物說話的經典故事: 《杜立德》。

 

性情古怪、特立獨行的著名醫師與獸醫約翰杜立德(小勞勃道尼 飾)活在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他於七年前痛失愛妻之後就一個人住在杜立德莊園的高牆之內,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只有一群珍奇異獸陪在他身邊。但是當年輕的維多利亞女王(《鏗鏘玫瑰》潔絲芭克莉 飾)得了重病,心不甘情不願的杜立德就被迫乘船,踏上一場史詩般的冒險旅程,前往一座神祕小島尋找解藥,當他遇到可怕的宿敵並且發掘令人驚豔的神奇生物,他就重拾了以往的機智與勇氣。

 

杜立德的同伴是一個自命為他的實習生的年輕小夥子(《敦克爾克大行動》哈利柯萊特 飾),以及一群吵吵鬧鬧的動物朋友,包括一隻焦慮的大猩猩(金獎影帝雷米馬利克 配音)、一隻衝動腦殘的鴨子(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奧塔薇亞史班森 配音)、一對老是在拌嘴歡喜冤家:一隻尖酸刻薄的鴕鳥(《愛情昏迷中》庫梅爾南賈尼 配音)和一隻積極樂觀的北極熊(《大黃蜂》約翰西南 配音),以及一隻任性固執的鸚鵡(奧斯卡金像獎得主艾瑪湯普遜 配音),她也是杜立德最信任的顧問和知己。

 

這部電影豪華的演員陣容還包括安東尼奧班德拉斯、麥可辛(《黛妃與女皇》)以及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吉姆布洛班特,並且還有更多的配音演員,包括金獎影后瑪莉詠柯蒂亞、湯姆霍蘭德、賽琳娜戈梅茲以及雷夫范恩斯。

 

《杜立德》一片的導演是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史蒂芬葛漢(《諜對諜》、《天人交戰》),製片則是路斯/基爾斯鮑姆製作公司(《魔境夢遊》、《黑魔女:沉睡魔咒》)的喬路斯與傑夫基爾斯鮑姆;道尼團隊製作公司(《福爾摩斯》系列電影、《大法官》)的蘇珊道尼。執行製片則是莎拉布萊德蕭(《神鬼傳奇》、《黑魔女:沉睡魔咒》)和柴克瑞羅斯(《黑魔女2》)。

 

統計時間 : 2020-01-25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

生  日:1942-11-17
個人簡介:史柯西斯出生於美國紐約市的一個熨衣工家庭,父母都是製衣廠工人。整個童年幾乎都在電影院度過,1966年拿下紐約大學電影系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不久後受到歐洲新浪潮電影感召,開始自主拍片。1967年拍攝了長片處女作《誰在敲我的門?》(Who's That Knocking at My Door?),但直到1970年代才得以發行。1973年的《殘酷大街》(Mean Streets)開始顯現個人暴力抒情與解剖社會的風格。1976年的極端暴力憤怒,也是整個七○年代最令人難以忘懷的影片《計程車司機》出爐,一舉為其奠定影史地位。此片也點燃了創作激情,《蠻牛》、《喜劇之王》、《下班後》皆成為影迷心頭寶典,但是在票房方面卻屢遭重創。1988年又因為《基督最後的誘惑》引發宗教爭端。1990年的黑幫片《四海好傢伙》是最後一部口碑票房雙雙奏捷的影片。之後,開始漸漸步入主流好萊塢導演的創作軌跡,早年的電影創作激情開始漸漸淡漠。1990年代之後的史柯西斯很大程度上是為獲奧斯卡獎而努力拍片。2007年的春天,翻拍自港片《無間道》的警匪片《神鬼無間》,終於為他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2010年,馬丁史柯西斯獲得第67屆金球獎終身成就獎。2012年憑著《雨果的冒險》再次獲得第69屆金球獎最佳導演獎,以及第84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等11項提名,成為該屆提名最多的電影。其他著名執導電影則包含《紐約,紐約》、《四海好傢伙》、《神鬼玩家》、《隔離島》、《華爾街之狼》、《沉默》等。此外,馬丁史柯西斯也在年參與日本導演黑澤明的電影《夢》,在片中飾演荷蘭畫家梵谷。   史柯西斯的電影具有強烈以電影表現自傳的潛意識追求,其對義大利族裔身份的尋找與認同從《誰在敲我的門?》開始,始終貫穿在史柯西斯的電影中。在拍攝於一九九九年《我的義大利之旅》的記錄片中,史柯西斯回憶了家族的美國移民史。他的父母都是一九一○年左右定居紐約的西西里移民之後,並且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史柯西斯從小生活在紐約皇后區的「小義大利」社區裡,當時義裔美國人社區約有十條街大。史柯西斯在日後回憶自己成長之地時說,「在這個地方,居民有他們自己的一套法律。我們不會理會什麼政府、什麼政界顯要、什麼警察,我們覺得這樣子是天經地義的。」在《誰在敲我的門?》中,故事發生的背景就在「小義大利」區;而《殘酷大街》中部分劇情更是根據史柯西斯童年的一個叫喬伊的朋友塑造的,其中影片的結尾部分也是改編自史柯西斯和喬伊當年的真實經歷。一九八○年,處在低潮期的史柯西斯在好友勞勃狄尼洛的幫助下,拍攝了影片《蠻牛》。這部根據真人真實經歷改編的影片中,主人公的原型前世界中量級拳王拉莫塔本人也是一位義大利後裔。影片拍攝之前,由於上一部影片《紐約,紐約》票房上的失利,使史柯西斯陷入了創作的低潮期,情緒十分低迷。而當狄尼洛拿來拉莫塔的自傳後,失意的史柯西斯似乎找到了一種共鳴,於是他下定決心拍攝《蠻牛》。在這部利用黑白底片極具力度和詩意的畫面的影片裡,史柯西斯充分展現了他高超的藝術技巧,運用了各種藝術手段以及無懈可擊的電影語言,包括快速的主觀鏡頭、閃爍飛逝的畫面、慢動作的影像等。   到了一九九○年的《四海好傢伙》中,史柯西斯對匪盜片的駕馭到達了一個新高度。這部描述義大利黑手黨前後三十年興衰歷程的電影,共投資二千五百萬美金。在影片中活動在義大利社區裡的黑幫份子生活在自己創造的地下秩序中,雖然他們表現上看上去風光無比,習慣了槍林彈雨紙醉金迷的日子,但內裡一樣的虛弱無奈甚至困惑。在這樣一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中,即使是再牢靠的友情在利益面前也難逃破裂的噩運。影片的最後,當利益和生命同時放在天平上稱量的時候,殺人滅口謀求自保成了唯一的選擇。這樣的結局正是史柯西斯追求的,這樣的結尾也更接近史柯西斯所理解的生活的本質。史柯西斯當年去歐洲宣傳自己的影片《金錢本色》時,曾有尊敬他的觀眾問他:「難道那位拍過《殘酷大街》、《計程車司機》、《蠻牛》的導演真的把自己出賣給好萊塢了嗎?」而史柯西斯斷然回答:「我是一位美國導演,那也就是說:我是一位好萊塢導演。」史柯西斯的這種身份認同,其實更準確的說,是童年電影經驗的一種投射。而就電影史來講,首先,在史柯西斯的熱衷於借用好萊塢特殊的類型片模式:歌舞片(《紐約》);聖經片(《基督最後的誘惑》);史詩片(《紐約黑幫》);傳記片(《神鬼玩家》The Aviator》);《金錢本色》是經典賭片《江湖浪子》的續集;《恐怖角》Cape Fear是一九六二年原名恐怖片的重拍版。其次,史柯西斯喜愛引用經典好萊塢電影的橋段:比如《再見愛麗絲》的片頭模仿《綠野仙蹤》;《紐約,紐約》採用《花都舞影》的結構;《蠻牛》中主人公念起《岸上風雲》的台詞;而他的首部長片《誰在敲我的門?》裡更是大談特談約翰韋恩和西部片。    史柯西斯對經典好萊塢代表獎項奧斯卡的追求和嚮往更是人所共知,他在〈紐約時報〉上非常真摯說:「但願我也能像別人一樣,輕鬆地說:『我才不在乎什麼奧斯卡呢!』但我從小就在電視上看每一屆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他伴著我長大,這玩意對我確實有難以言喻的魔力」。最能代表史柯西斯美國夢的影片還是要數《神鬼玩家》。他在片中盡情宣洩對美國夢的渴望,以及糾纏不清的失落,並且他將主人公霍華休斯的精神狀態曖昧得歸結其童年記憶。史柯西斯在這個神鬼玩家的夢中延續了他的恐懼。迄今為止在史柯西斯的所有作品中,只有兩部純女性題材的電影,分別是《冷血霹靂火》和《再見愛麗絲》。這兩部電影都拍攝於一九七○年代,屬於史柯西斯的早期作品。從此之後,史柯西斯就再也沒有拍攝過類似題材的影片。可以說,史柯西斯拍這兩部電影,跟當時美國社會風起雲湧的女性主義運動有很大關係。在《誰在敲我的門?》沒有引起太大迴響的情況下,當時著名的B級片導演和製片商羅傑考曼(Roger Corman)找到史柯西斯,希望他能為其公司拍攝《冷血霹靂火》。《冷血霹靂火》很明顯受到了《我倆沒有明天》的影響。在當時這是一種新型的電影。這類電影以極其真實的寫實手法表現血腥和暴力鏡頭,槍戰、刀斧砍殺、軟色情充斥整部影片。但《冷血霹靂火》並不是一味地以簡單的視覺衝擊作為賣點,它還是一部以劇情取勝的影片。像他大多數影片一樣,《冷血霹靂火》傳達了史柯西斯鍾愛的主題:負罪之人如何在最後得到救贖。   史柯西斯電影中的人物,幾乎都陷入一種無助:《殘酷大街》裡黑社會統轄下成長的混混;《計程車司機》中越戰歸來不滿都市畸形生活的青年;《蠻牛》中只能依靠暴力宣洩而活著的拳王;《喜劇之王》中那個為成為風雲人物而不顧一切的青年;《基督最後的誘惑》中受到特殊使命召喚而困惑疑慮的耶穌;《神鬼玩家》中生活在鎂光燈下心靈卻與世隔絕的霍華休斯,或者說史柯西斯是如此。早年在《基督最後的誘惑》的倫敦記者招待會上,一個記者大膽地說:史柯西斯本人是擔任這部電影主角的最佳人選。其實這些主人公每一個人都成為某種意義上的英雄。在關於這些英雄的塑造上,史柯西斯的手法和普通好萊塢電影並無不同。典型的例子是《基督最後的誘惑》中,他用了五次疊化的手法描述耶穌基督/傳奇英雄越走越近,追隨者越來越多的情形,這個場面和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得主《阿甘正傳》中阿甘跑遍美國的那個段落幾乎一致。只是好萊塢製造英雄的手法是向上的,而史柯西斯製造英雄的手法是向下的,後者更接近於我們普通人。   馬丁史柯西斯執導生涯也經常與勞勃狄尼洛合作。他們由1970年代認識後,史柯西斯開始選狄尼洛演出1973年的《窮街陋巷》。三年後,狄尼洛在《計程車司機》中擔任主角。他於1977年再次演出史柯西斯的電影《紐約,紐約》但票房慘淡。然而他們的合作關係繼續維持到1980年代,包括《蠻牛》及《喜劇之王》,前者更獲得高度成功。1990年,狄尼洛主演《四海好傢伙》,該電影帶來一致好評,其後也在1991年的《恐怖角》及1995年的《賭國風雲》中演出。他們兩人也於2004年共同為動畫電影《鯊魚黑幫》擔任配音。
人氣:9808
相關文章
共5則
個人簡介:

史柯西斯出生於美國紐約市的一個熨衣工家庭,父母都是製衣廠工人。整個童年幾乎都在電影院度過,1966年拿下紐約大學電影系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不久後受到歐洲新浪潮電影感召,開始自主拍片。1967年拍攝了長片處女作《誰在敲我的門?》(Who's That Knocking at My Door?),但直到1970年代才得以發行。1973年的《殘酷大街》(Mean Streets)開始顯現個人暴力抒情與解剖社會的風格。1976年的極端暴力憤怒,也是整個七○年代最令人難以忘懷的影片《計程車司機》出爐,一舉為其奠定影史地位。此片也點燃了創作激情,《蠻牛》、《喜劇之王》、《下班後》皆成為影迷心頭寶典,但是在票房方面卻屢遭重創。1988年又因為《基督最後的誘惑》引發宗教爭端。1990年的黑幫片《四海好傢伙》是最後一部口碑票房雙雙奏捷的影片。之後,開始漸漸步入主流好萊塢導演的創作軌跡,早年的電影創作激情開始漸漸淡漠。1990年代之後的史柯西斯很大程度上是為獲奧斯卡獎而努力拍片。2007年的春天,翻拍自港片《無間道》的警匪片《神鬼無間》,終於為他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2010年,馬丁史柯西斯獲得第67屆金球獎終身成就獎。2012年憑著《雨果的冒險》再次獲得第69屆金球獎最佳導演獎,以及第84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等11項提名,成為該屆提名最多的電影。其他著名執導電影則包含《紐約,紐約》、《四海好傢伙》、《神鬼玩家》、《隔離島》、《華爾街之狼》、《沉默》等。此外,馬丁史柯西斯也在年參與日本導演黑澤明的電影《夢》,在片中飾演荷蘭畫家梵谷。

 

史柯西斯的電影具有強烈以電影表現自傳的潛意識追求,其對義大利族裔身份的尋找與認同從《誰在敲我的門?》開始,始終貫穿在史柯西斯的電影中。在拍攝於一九九九年《我的義大利之旅》的記錄片中,史柯西斯回憶了家族的美國移民史。他的父母都是一九一○年左右定居紐約的西西里移民之後,並且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史柯西斯從小生活在紐約皇后區的「小義大利」社區裡,當時義裔美國人社區約有十條街大。史柯西斯在日後回憶自己成長之地時說,「在這個地方,居民有他們自己的一套法律。我們不會理會什麼政府、什麼政界顯要、什麼警察,我們覺得這樣子是天經地義的。」在《誰在敲我的門?》中,故事發生的背景就在「小義大利」區;而《殘酷大街》中部分劇情更是根據史柯西斯童年的一個叫喬伊的朋友塑造的,其中影片的結尾部分也是改編自史柯西斯和喬伊當年的真實經歷。一九八○年,處在低潮期的史柯西斯在好友勞勃狄尼洛的幫助下,拍攝了影片《蠻牛》。這部根據真人真實經歷改編的影片中,主人公的原型前世界中量級拳王拉莫塔本人也是一位義大利後裔。影片拍攝之前,由於上一部影片《紐約,紐約》票房上的失利,使史柯西斯陷入了創作的低潮期,情緒十分低迷。而當狄尼洛拿來拉莫塔的自傳後,失意的史柯西斯似乎找到了一種共鳴,於是他下定決心拍攝《蠻牛》。在這部利用黑白底片極具力度和詩意的畫面的影片裡,史柯西斯充分展現了他高超的藝術技巧,運用了各種藝術手段以及無懈可擊的電影語言,包括快速的主觀鏡頭、閃爍飛逝的畫面、慢動作的影像等。

 

到了一九九○年的《四海好傢伙》中,史柯西斯對匪盜片的駕馭到達了一個新高度。這部描述義大利黑手黨前後三十年興衰歷程的電影,共投資二千五百萬美金。在影片中活動在義大利社區裡的黑幫份子生活在自己創造的地下秩序中,雖然他們表現上看上去風光無比,習慣了槍林彈雨紙醉金迷的日子,但內裡一樣的虛弱無奈甚至困惑。在這樣一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中,即使是再牢靠的友情在利益面前也難逃破裂的噩運。影片的最後,當利益和生命同時放在天平上稱量的時候,殺人滅口謀求自保成了唯一的選擇。這樣的結局正是史柯西斯追求的,這樣的結尾也更接近史柯西斯所理解的生活的本質。史柯西斯當年去歐洲宣傳自己的影片《金錢本色》時,曾有尊敬他的觀眾問他:「難道那位拍過《殘酷大街》、《計程車司機》、《蠻牛》的導演真的把自己出賣給好萊塢了嗎?」而史柯西斯斷然回答:「我是一位美國導演,那也就是說:我是一位好萊塢導演。」史柯西斯的這種身份認同,其實更準確的說,是童年電影經驗的一種投射。而就電影史來講,首先,在史柯西斯的熱衷於借用好萊塢特殊的類型片模式:歌舞片(《紐約》);聖經片(《基督最後的誘惑》);史詩片(《紐約黑幫》);傳記片(《神鬼玩家》The Aviator》);《金錢本色》是經典賭片《江湖浪子》的續集;《恐怖角》Cape Fear是一九六二年原名恐怖片的重拍版。其次,史柯西斯喜愛引用經典好萊塢電影的橋段:比如《再見愛麗絲》的片頭模仿《綠野仙蹤》;《紐約,紐約》採用《花都舞影》的結構;《蠻牛》中主人公念起《岸上風雲》的台詞;而他的首部長片《誰在敲我的門?》裡更是大談特談約翰韋恩和西部片。 

 

史柯西斯對經典好萊塢代表獎項奧斯卡的追求和嚮往更是人所共知,他在〈紐約時報〉上非常真摯說:「但願我也能像別人一樣,輕鬆地說:『我才不在乎什麼奧斯卡呢!』但我從小就在電視上看每一屆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他伴著我長大,這玩意對我確實有難以言喻的魔力」。最能代表史柯西斯美國夢的影片還是要數《神鬼玩家》。他在片中盡情宣洩對美國夢的渴望,以及糾纏不清的失落,並且他將主人公霍華休斯的精神狀態曖昧得歸結其童年記憶。史柯西斯在這個神鬼玩家的夢中延續了他的恐懼。迄今為止在史柯西斯的所有作品中,只有兩部純女性題材的電影,分別是《冷血霹靂火》和《再見愛麗絲》。這兩部電影都拍攝於一九七○年代,屬於史柯西斯的早期作品。從此之後,史柯西斯就再也沒有拍攝過類似題材的影片。可以說,史柯西斯拍這兩部電影,跟當時美國社會風起雲湧的女性主義運動有很大關係。在《誰在敲我的門?》沒有引起太大迴響的情況下,當時著名的B級片導演和製片商羅傑考曼(Roger Corman)找到史柯西斯,希望他能為其公司拍攝《冷血霹靂火》。《冷血霹靂火》很明顯受到了《我倆沒有明天》的影響。在當時這是一種新型的電影。這類電影以極其真實的寫實手法表現血腥和暴力鏡頭,槍戰、刀斧砍殺、軟色情充斥整部影片。但《冷血霹靂火》並不是一味地以簡單的視覺衝擊作為賣點,它還是一部以劇情取勝的影片。像他大多數影片一樣,《冷血霹靂火》傳達了史柯西斯鍾愛的主題:負罪之人如何在最後得到救贖。

 

史柯西斯電影中的人物,幾乎都陷入一種無助:《殘酷大街》裡黑社會統轄下成長的混混;《計程車司機》中越戰歸來不滿都市畸形生活的青年;《蠻牛》中只能依靠暴力宣洩而活著的拳王;《喜劇之王》中那個為成為風雲人物而不顧一切的青年;《基督最後的誘惑》中受到特殊使命召喚而困惑疑慮的耶穌;《神鬼玩家》中生活在鎂光燈下心靈卻與世隔絕的霍華休斯,或者說史柯西斯是如此。早年在《基督最後的誘惑》的倫敦記者招待會上,一個記者大膽地說:史柯西斯本人是擔任這部電影主角的最佳人選。其實這些主人公每一個人都成為某種意義上的英雄。在關於這些英雄的塑造上,史柯西斯的手法和普通好萊塢電影並無不同。典型的例子是《基督最後的誘惑》中,他用了五次疊化的手法描述耶穌基督/傳奇英雄越走越近,追隨者越來越多的情形,這個場面和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得主《阿甘正傳》中阿甘跑遍美國的那個段落幾乎一致。只是好萊塢製造英雄的手法是向上的,而史柯西斯製造英雄的手法是向下的,後者更接近於我們普通人。

 

馬丁史柯西斯執導生涯也經常與勞勃狄尼洛合作。他們由1970年代認識後,史柯西斯開始選狄尼洛演出1973年的《窮街陋巷》。三年後,狄尼洛在《計程車司機》中擔任主角。他於1977年再次演出史柯西斯的電影《紐約,紐約》但票房慘淡。然而他們的合作關係繼續維持到1980年代,包括《蠻牛》及《喜劇之王》,前者更獲得高度成功。1990年,狄尼洛主演《四海好傢伙》,該電影帶來一致好評,其後也在1991年的《恐怖角》及1995年的《賭國風雲》中演出。他們兩人也於2004年共同為動畫電影《鯊魚黑幫》擔任配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