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心傾聽您的建議
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一級玩家

最新科幻動作冒險片《一級玩家》由史蒂芬史匹柏執導,改編自恩斯特克萊恩(Ernest Cline)風靡全球的同名暢銷小說《一級玩家》。 

《一級玩家》電影的背景設定在2045年,全世界正瀕臨混亂和瓦解的邊緣,但人們在「綠洲」中找到慰藉,那是一種遼闊的虛擬實境宇宙,由怪胎奇才詹姆哈勒代(馬克勞倫斯 飾)所創造。哈勒代死後在遺囑中宣布,他要把巨額的遺產留給第一個找到「程式彩蛋」的人,那些彩蛋就隱藏在綠洲中,而這引發全球玩家的激烈競爭。當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韋德瓦茨(泰謝里丹 飾)決定加入競賽,他頓時在這個神祕、新奇又危險的幻想宇宙中,陷入一場生死攸關又扭曲現實的尋寶遊戲。

 

《一級玩家》的編劇是塞克潘和原著作者恩斯特克萊恩。製片人是史蒂芬史匹柏、唐納迪萊恩、克莉絲蒂馬柯斯可克里伊格和丹法拉,監製是亞當桑默、丹尼爾魯比、克里斯迪法利亞和布魯斯柏曼。

 

卡司陣容包括泰謝里丹(《X戰警:天啟》、《泥土》)、奧利薇亞庫克(《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貝茲旅館》)、班曼德森(《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影集《血脈》)、T.J.米勒(《死侍》、影集《矽谷群瞎傳》),還有賽門佩吉(《星際爭霸戰》電影系列、《不可能的任務》電影系列)及奧斯卡獎得主馬克勞倫斯(《間諜橋》、新片《敦克爾克大行動》)。

 

幕後方面,三度奧斯卡獎得主史蒂芬史匹柏(《辛德勒的名單》、《搶救雷恩大兵》)找來與他合作過《間諜橋》的創意團隊,包括奧斯卡獎得獎的攝影指導亞努斯卡明斯基(《辛德勒的名單》、《搶救雷恩大兵》)、奧斯卡獎得獎的製作設計亞當斯托克豪森(《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奧斯卡獎得獎的剪接麥可•卡恩(《搶救雷恩大兵》、《法櫃奇兵》)及服裝設計凱西亞華力卡馬蒙妮(《月昇冒險王國》)。配樂則是奧斯卡獎提名的亞倫席維斯崔(《回到未來》電影系列、《阿甘正傳》)。

 

統計時間 : 2018-04-21~2018-04-22

噤界

一個大規模的入侵行動發生,讓地球幾乎全滅,倖存的這一家人過著安靜無聲的生活,一發出聲音就會被怪物抓走,《噤界》中的家庭必須時時保持安靜,這一家人必須搞清楚哪些聲音可以發出,哪些不行,父親鋪了沙子路來消音,全家人必須使用手語,還有用來溝通的照明系統…等,才能避免可怕的事情發生,因為獵殺他們的怪物無所不在,這是真正的挑戰,他們必須克服生死難關,想盡辦法活下去。

統計時間 : 2018-04-20~2018-04-22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

一部集漫威電影宇宙10年之大成的宏偉鉅作,《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將帶來前所未見,最極致、最致命的存亡對決。復仇者聯盟和他們的超級英雄盟友們必須要不顧一切攜手合作才有可能組止最強的終極反派薩諾斯將整個宇宙毀滅。

統計時間 : 2018-04-26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
生  日:1959-01-26
個人簡介:努瑞貝其錫蘭是當今土耳其影壇最著名的藝術片導演,是世界影壇最頂級的藝術片導演之一。錫蘭是絕對的作者類型導演,在他的電影作品中,他往往一人身兼導演、編劇、演員數職,他的電影帶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對於日常生活中最幽微難言的部分,錫蘭有著最強大的展現能力。錫蘭早年是因為熱愛攝影而入行,1995年以短片《Koza》入圍坎城影展後迅速站穩腳跟。1997年的長片處女作《與大地共舞》Kasaba就建立了個人風格。2002年的《遠方》入選坎城影展競賽單元後,他就成為坎城影展新世紀頭一個十年最受信賴的導演之一。2008年後的錫蘭,創作漸入高潮,《3隻猴子》、《安那托利亞故事》連續在坎城獲得大獎。2014年作品《冬日甦醒》一舉在在坎城拿下金棕櫚的最高榮譽。   努瑞貝其錫蘭是當今土耳其最具世界知名度的電影導演,也是當今最頂級的藝術片導演之一。錫蘭對電影的熱愛最早是源於攝影,十五歲那年他愛上了攝影,在土耳其知名的博斯普魯斯海峽大學(Boğaziçi University)讀書期間,他參加了學校的電影、攝影愛好者俱樂部,並在業餘時間以幫助別人拍攝護照證件照賺取零用錢。不過,錫蘭在大學時候就讀的卻是理工科的電機工程。畢業之後他前往倫敦、尼泊爾遊歷了一番,最後還是回到土耳其,他參軍服役。在服役期間,錫蘭發現他最愛的是電影,他覺得只有電影才能將他的生活定型,於是他決定投身電影行業。錫蘭在後來的採訪中還曾提到過一個細節,對他從事電影工作很大的一個啟發,是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的傳記〈羅曼〉Roman,這本書講述了波蘭斯基如何從集中營到好萊塢發展的過程,這讓錫蘭感受到電影的巨大力量。   錫蘭的第一部短片,一九九五年的《Koza》就入圍了坎城影展短片競賽單元,這個如此高的起步為他後來拍攝長片奠定了基礎。一九九七年,他拍攝了長片處女作《與大地共舞》,在這部處女作中,錫蘭已經非常完整地建立了他強烈的個人風格:極端細膩的描繪日常生活的細節,固定鏡頭搭配長鏡頭,對於自然景觀有著深情的眷戀,酷愛拍攝角色的背面,不讓觀眾看到角色的表情,造成表達的多義性,經常使用朋友、家人演出他的電影。《與大地共舞》入圍了柏林影展的競賽單元,並且獲得了卡里加利獎、國際費比西影評人獎。一九九九年錫蘭拍攝了《五月的雲》Clouds of May,從故事來說,影片有點類似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作品,描寫九歲的侄兒隨身帶著一個雞蛋,要安然渡過四十天,好讓其父放心給他買只音樂手錶。不過影片的風格依舊保持不變。本片依舊入圍了柏林影展的競賽單元。   錫蘭正式在藝術電影圈嶄露頭角,成為土耳其電影在國際電影界的代表人物,是從二○○二年的《遠方》開始,這部電影入圍了坎城影展的競賽單元,這部電影之後的《適合分手的天氣》Climates、《3隻猴子》、《安那托利亞故事》一直到最新拿下金棕櫚獎的《冬日甦醒》,通通都入圍了坎城影展的競賽單元,而且每一部都有獎項方面的斬獲。錫蘭毫無疑問是坎城影展新世紀以來最受寵愛的導演之一。這其中《3隻猴子》還是第一部獲得進入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九部電影提名名單的土耳其電影。《3隻猴子》還獲得了坎城影展的最佳導演獎,錫蘭在台上領獎的時候發表了感人的獲獎詞,「我深情地愛著我那美麗而孤獨的國家。」   努瑞貝其錫蘭在訪談中談到:「對我而言,拍電影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創造某種情境。因為情境是刻畫人物最好的方式。」
人氣:200
個人簡介:

努瑞貝其錫蘭是當今土耳其影壇最著名的藝術片導演,是世界影壇最頂級的藝術片導演之一。錫蘭是絕對的作者類型導演,在他的電影作品中,他往往一人身兼導演、編劇、演員數職,他的電影帶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對於日常生活中最幽微難言的部分,錫蘭有著最強大的展現能力。錫蘭早年是因為熱愛攝影而入行,1995年以短片《Koza》入圍坎城影展後迅速站穩腳跟。1997年的長片處女作《與大地共舞》Kasaba就建立了個人風格。2002年的《遠方》入選坎城影展競賽單元後,他就成為坎城影展新世紀頭一個十年最受信賴的導演之一。2008年後的錫蘭,創作漸入高潮,《3隻猴子》、《安那托利亞故事》連續在坎城獲得大獎。2014年作品《冬日甦醒》一舉在在坎城拿下金棕櫚的最高榮譽。

 

努瑞貝其錫蘭是當今土耳其最具世界知名度的電影導演,也是當今最頂級的藝術片導演之一。錫蘭對電影的熱愛最早是源於攝影,十五歲那年他愛上了攝影,在土耳其知名的博斯普魯斯海峽大學(Boğaziçi University)讀書期間,他參加了學校的電影、攝影愛好者俱樂部,並在業餘時間以幫助別人拍攝護照證件照賺取零用錢。不過,錫蘭在大學時候就讀的卻是理工科的電機工程。畢業之後他前往倫敦、尼泊爾遊歷了一番,最後還是回到土耳其,他參軍服役。在服役期間,錫蘭發現他最愛的是電影,他覺得只有電影才能將他的生活定型,於是他決定投身電影行業。錫蘭在後來的採訪中還曾提到過一個細節,對他從事電影工作很大的一個啟發,是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的傳記〈羅曼〉Roman,這本書講述了波蘭斯基如何從集中營到好萊塢發展的過程,這讓錫蘭感受到電影的巨大力量。

 

錫蘭的第一部短片,一九九五年的《Koza》就入圍了坎城影展短片競賽單元,這個如此高的起步為他後來拍攝長片奠定了基礎。一九九七年,他拍攝了長片處女作《與大地共舞》,在這部處女作中,錫蘭已經非常完整地建立了他強烈的個人風格:極端細膩的描繪日常生活的細節,固定鏡頭搭配長鏡頭,對於自然景觀有著深情的眷戀,酷愛拍攝角色的背面,不讓觀眾看到角色的表情,造成表達的多義性,經常使用朋友、家人演出他的電影。《與大地共舞》入圍了柏林影展的競賽單元,並且獲得了卡里加利獎、國際費比西影評人獎。一九九九年錫蘭拍攝了《五月的雲》Clouds of May,從故事來說,影片有點類似阿巴斯(Abbas Kiarostami)作品,描寫九歲的侄兒隨身帶著一個雞蛋,要安然渡過四十天,好讓其父放心給他買只音樂手錶。不過影片的風格依舊保持不變。本片依舊入圍了柏林影展的競賽單元。

 

錫蘭正式在藝術電影圈嶄露頭角,成為土耳其電影在國際電影界的代表人物,是從二○○二年的《遠方》開始,這部電影入圍了坎城影展的競賽單元,這部電影之後的《適合分手的天氣》Climates、《3隻猴子》、《安那托利亞故事》一直到最新拿下金棕櫚獎的《冬日甦醒》,通通都入圍了坎城影展的競賽單元,而且每一部都有獎項方面的斬獲。錫蘭毫無疑問是坎城影展新世紀以來最受寵愛的導演之一。這其中《3隻猴子》還是第一部獲得進入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九部電影提名名單的土耳其電影。《3隻猴子》還獲得了坎城影展的最佳導演獎,錫蘭在台上領獎的時候發表了感人的獲獎詞,「我深情地愛著我那美麗而孤獨的國家。」

 

努瑞貝其錫蘭在訪談中談到:「對我而言,拍電影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創造某種情境。因為情境是刻畫人物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