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保羅范赫文Paul Verhoeven
生  日:1938-07-18
個人簡介:保羅范赫文出生於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儘管出生在阿姆斯特丹,但是保羅范赫文的童年卻是在一個名叫Slikkerveer的邊陲小鎮度過。1943年,保羅范赫文的全家搬到了海牙。正值二戰的歐洲,海牙恰好是德軍駐紮在荷蘭的軍事基地。隆隆的炮火和燃燒的房屋,成為保羅范赫文最印象深刻的童年記憶。此時保羅范赫文的父親成了當地Va... 詳全文
人氣:82
個人簡介:

保羅范赫文出生於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儘管出生在阿姆斯特丹,但是保羅范赫文的童年卻是在一個名叫Slikkerveer的邊陲小鎮度過。1943年,保羅范赫文的全家搬到了海牙。正值二戰的歐洲,海牙恰好是德軍駐紮在荷蘭的軍事基地。隆隆的炮火和燃燒的房屋,成為保羅范赫文最印象深刻的童年記憶。此時保羅范赫文的父親成了當地Van Heutszschool學校的校長。一向喜歡電影的父親在校期間常常帶兒子一同觀看美國電影,諸如《紅海盜》(The Crimson Pirate)、1953年《世界大戰》(The War of the Worlds)。同樣,保羅范赫文的中學也在海牙的Gymnasium Haganum學校度過。直到1960年代初,保羅范赫文在萊頓大學(University of Leiden)獲得了數學及物理學碩士的雙重學位。之後,他參加了荷蘭皇家海軍,退伍後為電視臺製作節目。終於,執導的《土耳其狂歡》獲得了1973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以及當年荷蘭電影節的世紀最佳荷蘭電影獎。之後范赫文還執導了《娼婦凱蒂》、《第四個男人》、《冷血奇兵》等片,逐步確立了荷蘭第一導演的地位。

 

1983年,范赫文來到好萊塢,分別執導了《機器戰警》(1987年)、《魔鬼總動員》(1990年)、《第六感追緝令》(1992年)、《艷舞女郎》(1995年)、《星艦戰將》(1997年)以及《透明人》(2000年)。赤裸的性愛和粗獷的暴力鏡頭,頓時引起了美國乃至全世界的廣泛討論。值得一提的是,儘管保羅范赫文的《機器戰警》與《魔鬼總動員》贏得了奧斯卡特效類的特別成就獎,但他的《美國舞孃》也得到不少負評。在好萊塢闖蕩了20年後,保羅范赫文回到了荷蘭,與御用編劇傑拉索特曼(Gerard Soeteman)合力打造的電影《黑書》2006年再次在荷蘭電影節大放光彩,奪得了最佳導演大獎。2007年范赫文被授予荷蘭獅勳章騎士的殊榮。2017年,他則受邀擔任柏林影展評審團主席。

 

縱觀保羅范赫文的電影,暴力與情色從來不是以一種取悅觀眾的姿態出現的。它們是生命的本質,亦是創作的源泉。驚悚片,槍戰片,科幻片,情色片,各種類型的電影,無非是保羅范赫文用來探討「人類在各種生存環境狀態下的狀態」的戲劇舞臺。顯而易見,保羅范赫文用他的鏡頭向我們展現了一種真實的情愛語境。從范赫文在荷蘭開拍的首部劇情長片《在商言商》(Business Is Business)說起。《在商言商》描寫上個世紀六○年代的紅燈區。一對同操皮肉生意的姐妹,一方面他們廝守著真愛的降臨,另一方面他們又要周旋在各種身份不同的嫖客之間。誰知,他們的真心卻付給了只想性愛的偽君子。雖然該片的製作水準一般,穿幫鏡頭無數,但是已經可以看出日後那部遭到全世界炮轟的「NC-17」級電影《美國舞孃》的基本雛形。隨後的《土耳其狂歡》更是將這樣的迷茫升華為一種絕望。開場的虐殺戲、赤裸而頹廢的男主人公表情特寫、長達八分鐘的情慾鏡頭,《土耳其狂歡》以一種極其強烈的視覺對比來強調男女主人公內心的困頓與絕望。《土耳其狂歡》並沒有陷入文藝腔十足的無病呻吟,也沒有刻意賣弄某某理論的論據,只是以一種強調生命自由的姿態,譜寫了一曲絕望的輓歌。該片在荷蘭影展上贏得了世紀最佳荷蘭電影獎。

 

從此以後,強烈的感官刺激成為范赫文電影不二的標籤。然,這個標籤底下卻是一種對待生命的真實思考。緊接著,范赫文又將女作家妮爾多芙(Neel Doff)的自傳小說改編成電影《娼婦凱蒂》,再次對下層社會為生計所迫賣肉維生的婦女,賦予了深刻的同情。只是,《娼婦凱蒂》的劇情過於俗套,以至於「尋找真愛」的主題被大量的性愛鏡頭喧賓奪主。當然這一切的發生都不能離開七○年代末期西方社會對「性愛自由運動」的大張旗鼓。《橘兵》裡的制服性愛、《絕命飛輪》裡屢次出現的輪姦鏡頭、《第四個男人》裡曖昧的同性之戀以及酷似日後《第六感追緝令》的冷豔床戲,極其強勢地將保羅范赫文的影像灌入了濃墨重彩的荷爾蒙氣味。相較以上的幾部「荷蘭製造」,來到好萊塢的保羅范赫文卻表現出了明顯的水土不服。《第六感追緝令》雖然火爆,但充其量也只能算得上《第四個男人》的「導演剪輯之好萊塢大明星版」。可惜的是,原本應該出類拔萃的《美國舞孃》卻在結尾處加上了謀殺、吸毒、SM等美式文化的情節,以至於影片最後那句「我找到了自己」顯得蒼白而無力。意料之中的是,《美國舞孃》仍舊以大量的全裸鏡頭挑逗著觀眾的視覺神經。於是,在宣稱「我不能充分地表達自我」後,保羅范赫文回到他的祖國荷蘭。2006年,他向全世界影迷奉獻了一部荷蘭歷史上投資製作費最高的影片《黑書》。《黑書》是部成功的商業電影,它也是2006年荷蘭電影節取得最多獎項的電影。

 

「一個好導演會迎合任何題材的需要,這是關鍵所在;如果他是天才,他什麼都會做得到,」保羅范赫文說道:「我嘗試著將我生命中厭惡或崇尚的東西放在我的電影之中,他們可能是暴力也可能是色情。因為,我就是我,我是個男人,我不是拒絕這些來自我內心深處的觸動。於是,我做了。」縱觀保羅范赫文的電影,暴力與情色從來不是以一種取悅觀眾的姿態出現的。它們是生命的本質,亦是創作的源泉。驚悚片,槍戰片,科幻片,情色片,各種類型的電影,無非是保羅范赫文用來探討「人類在各種生存環境狀態下的狀態」的戲劇舞臺。《機器戰警》裡的未來世界,《魔鬼總動員》裡的火星,《星艦戰將》裡的宇宙空間包括《美國舞孃》裡的賭城,這些故事發生地不是簡單的設置,而是與男女主人公的內心世界息息相關的。其中,最被影迷津津樂道的絕對是那部2006年的電影《黑書》。《黑書》的故事啟發自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真實事件,美麗的猶太裔女歌手瑞秋在避難所被轟炸後,決定和一群猶太同胞們一起逃到已被自由解放的荷蘭南區,然而他們的逃亡船不幸被德軍巡邏艦發現,瑞秋的家人慘遭無情屠殺,只有瑞秋僥倖逃過一劫。「在《黑書》裡,認為敵人也有人性的觀點是被接受的,而對敵人的同情和憐憫並非無論如何都要避免的事。我不相信關於人性的黑白分明的觀點。我認為所有的人都是好壞的混合物。將你的敵人稱為邪惡的即意味著你用不著再考慮他們。」范赫文如是說。

 

眾所周知,范赫文是在二戰的炮火聲中長大的。童年的經歷,讓這部《黑書》怎麼看都有一種洗盡鉛華的蒼涼之美。我們可以先來看看美國主流網站〈綜藝〉對這部電影的評價:「《黑書》是美國核心、歐洲視覺的保羅范赫文式電影;並以其圓熟的技巧、主流的製作高明地遊走於類型電影間。」《黑書》對於保羅范赫文個人來說,絕對是一種往事的回眸。該片不僅是范赫文二十年之後的又一部德語電影,更在鏡頭語言方面發揮到了極致。快速跳切、平移、搖鏡、縫合剪輯,保羅范赫文表現出了一種渾然天成的技術技巧。我們說《黑書》是一部極具美感的作品,並不是指那些女性的胴體和狂野的暴力。《黑書》與李安的《色戒》一樣,將一個「納粹的女人」放到了歷史的縱深處。並且,保羅范赫文用了一系列女性特有的「優勢」,通過顫抖嘴唇、靡靡的歌聲、鏗鏘的高跟鞋、輕佻的微笑等特寫鏡頭放大了出來。她用性來復仇,同時她更用良知去愛。慾望的晦澀,在這部《黑書》中被明朗的愛情所取代了。

 

保羅范赫文在2016年執導了由法國影后伊莎貝雨蓓主演的心理驚悚類型電影《她的危險遊戲》,該片更代表法國角逐第89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以及獲得第69屆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提名,並且贏得該年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女主角等獎項,與第42屆凱薩獎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等。《她的危險遊戲》的成功亦證明了保羅范赫文駕馭這類驚悚爭議電影的寶刀未老,始終能挑中影迷一觸即發的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