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心傾聽您的建議
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自從侏羅紀世界主題樂園與豪華渡假村,被逃出牢籠的恐龍徹底摧毀之後,三年已經過去了,努布拉島也早就遭道人類遺棄,放任存活下來的各種恐龍在叢林中自生自滅。當島上的休眠火山又開始蠢蠢欲動,歐文(克里斯普拉特 飾)和克萊兒(布萊絲達拉斯霍華 飾)便展開一項救援行動,率隊前往努布拉島,拯救島上的恐龍免於這場足以讓恐龍再度滅絕的大災難。歐文一心一意只想找到小藍,他從小養大的一隻迅猛龍,也是他訓練的那群迅猛龍小隊的隊長,牠目前仍在荒野叢林中獨自求生。克萊兒則是因為出於她對恐龍這個物種的尊敬參與這項行動。

 

當他們一群人來到這座危機四伏的小島,岩漿開始到處噴發,他們在試圖搶救小島上的恐龍之際,竟然發掘了一項天大的陰謀,很可能讓全地球陷入自從史前時期以來最可怕的危險處境。這部全新暑假大片和影史最受歡迎、最賣座的經典名片之一《侏羅紀公園》,同樣有令人嘆為觀止的奇觀,以及驚心動魄的刺激動作場面,大受全球觀眾喜愛的角色和恐龍將強勢回歸,另外還有更駭人的全新恐龍加入,帶領觀眾踏上一場令人心驚膽戰、精彩刺激的冒險之旅。

 

歡迎來到《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侏羅紀世界》的男女主角克里斯普拉特和布萊絲達拉斯霍華再度回歸演出,執行製片史蒂芬史匹柏與柯林崔佛洛也再度參與製作這部史詩動作冒險鉅片。這部電影的導演是J.A.巴亞納(《浩劫奇蹟》、《靈異孤兒院》),編劇則是《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一片的導演柯林崔佛洛,以及該片的共同編劇德瑞克康納。製片法蘭克馬歇爾和派特克勞利也再度和史蒂芬史匹柏與柯林崔佛洛合作,共同製作這部精彩絕倫、驚險刺激的續集電影。

 

製片蓓蘭亞提恩莎也加入製作團隊。堅強的演員陣容還有詹姆斯克隆威爾(《我不笨,我有話要說》),他飾演班傑明洛克伍德,一名超級有錢的企業家,曾經和約翰哈蒙德博士合作,共同創造侏羅紀公園;賈斯提斯史密斯(Netflix原創影集《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他飾演法蘭克林韋伯,他是克萊兒創辦的恐龍保護組織裡聰明絕頂的電腦駭客,他寧願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面,而不是參與危險的救援任務;丹妮拉皮內達(喜劇影集《一路繞行》),她飾演奇亞羅德里格茲博士,一名天才型的古生物獸醫,但是她尚未在活生生的恐龍身上發揮她這項特殊的專長;瑞夫史波(《普羅米修斯》),他飾演伊萊米爾斯,洛克伍德的左右手,他負責招募克萊兒和歐文,前往努布拉島,把恐龍帶到一處私人的的保護區;泰德李凡(《隔離島》),他飾演威特利,一名冷酷無情的傭兵,米爾斯派他指揮努布拉島的地面行動;陶比瓊斯(《美國隊長》),他飾演艾佛索,米爾斯請他來負責監督恐龍救援行動結束之後,在洛克伍德莊園進行的秘密行動;潔拉汀卓別林(《怪物來敲門》),她飾演愛莉絲,洛克伍德莊園的女管家,她也守護著洛克伍德家族的重大秘密;以及伊莎貝拉瑟曼,這是她首度演出電影,她飾演洛克伍德樂觀活潑的外孫女梅西,一個十歲大的小女孩,這一輩子都住在這座占地寬廣的奢華莊園。

 

《侏羅紀》系列電影的老臉孔黃榮亮和傑夫高布倫分別再度飾演他們各自的角色,吳亨利博士和伊恩馬科姆博士。吳亨利博士是一名墮落的遺傳學家,一提到他的名字就讓人想到一開始創造出活生生恐龍的國際基因科技公司,他在追尋重大科學突破的同時,卻也變得自私短視,一心只想滿足他個人的野心。至於伊恩馬科姆博士,他早就在25年前預料到約翰哈蒙德創立的侏羅紀公園會成為大災難,而他對於混沌理論以及人類濫用權力的深入理解極具洞悉性,由其是當歐文和克萊兒發掘了一項史上最致命的陰謀。

 

導演J.A.巴亞納率領的幕後工作團隊包括攝影指導奧斯卡法拉(《怪物來敲門》、《靈異孤兒院》)、美術指導安迪尼可森(《地心引力》、《美國隊長》)、服裝設計師珊咪薛頓狄佛(《人造意識》、《模仿遊戲》)、曾經榮獲奧斯獎的特效總監尼爾史坎倫(《STAR WARS:原力覺醒》、《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以及曾經榮獲奧斯卡獎的配樂師麥可吉亞奇諾(《天外奇蹟》、《侏羅紀世界》)。《侏羅紀公園》主題音樂則是由曾經贏得五座奧斯卡獎的配樂大師約翰威廉斯(《星際大戰》系列電影、《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編寫。《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一片在英國和夏威夷群島拍攝。

 

統計時間 : 2018-06-16~2018-06-17
超人特攻隊2

最受觀眾喜歡的超人家族回來了! 睽違13年,皮克斯終於重啟本系列。《超人特攻隊2》故事設定在第一集結束後,民眾們對超級英雄的想法改觀,一連串的事件讓本來在家當家庭主婦的超能太太反而成為超級英雄代言人,四處奔走。超能先生則是在家當超級奶爸,雖然心有不甘,卻意外發現小兒子小杰超驚人的超能力,這次他們又會碰到甚麼挑戰呢? 

 

《超人特攻隊》導演與角色將全數回歸,再次為觀眾帶來充滿冒險又笑料十足的《超人特攻隊2》。

 

統計時間 : 2018-06-15~2018-06-17
蟻人與黃蜂女

故事接續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之後,史考特朗恩因為參與了內戰判刑,帶上電子腳鐐,居家監禁,在父親和蟻人兩個角色中左支右絀。眼看刑期終於快服滿,皮姆博士和荷普又帶著危急的任務找上門,史考特不得不再次穿上蟻人裝束,與黃蜂女一起對抗來自過去的黑暗秘密。

統計時間 : 2018-06-22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麥克李Mike Leigh
生  日:1943-02-20
個人簡介:麥克李最早在倫敦的皇家藝術學院接受戲劇方面的表演訓練,後因興趣轉往電影,故轉投倫敦電影學院學習。1972年執導第一部作品《暗淡時刻》Bleak Moments,因票房不佳以及英國電影工業的不景氣,麥克李之後長達十幾年的時間一直在電視界以及戲劇界發展。直到1988年,一次突如其來的機會,讓他獲得了第二次執導影片的機會,拍攝了他之後一直最擅長的家庭類題材影片《厚望》High Hopes。雖然影片票房仍舊不太讓人如意,但評論界的反應卻相當不錯。1993年,麥克李因執導《赤裸》在坎城影展大獲成功,一舉奠定了其在國際藝術電影界的地位。1996年,因為敏感的種族倫理片《秘密與謊言》,一舉斬獲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至高榮譽。之後幾年,為尋求突破家庭題材的瓶頸,麥克李多次嘗試了不同風格的影片,尤其是1999年的《酣歌暢戲》一片,不僅歌舞奢華,而且以其罕見的古裝風格上陣,讓很多麥克李的忠實影迷跌破眼鏡。但影片實際成效除了讓影片主角獲得不少殊榮之外,評論界對影片本身並未有多大好評。也因此,麥克李看準了自己的道路,之後一心一意地往家庭倫理劇方面發展了。於是在2004年,憑藉一部與墮胎有關的敏感題材影片《天使薇拉卓克》,麥克李再次獲得了另一國際影展威尼斯影展的最佳影片金獅大獎的至高殊榮。   麥克李出身於猶太移民家庭,父親早年是英國皇家海軍的一名上尉,戰後卻改行當起了外科醫生。麥克李的幼年時光過得相當愉快。他就讀的中學Salford Grammar是一所有著悠久戲劇教育傳統的學校,這所男校的圖書館裡藏有最經典以及最時新的戲劇劇本供學生閱讀。而學校之外的業餘生活也異常豐富,除了參加夏令營,麥克李的父母還常常在冬季耶誕節的時候帶著他到全國旅遊。並且,他們一家還特別喜歡遊覽博物館,正是在這段時期,小麥克李喜歡上了畢卡索、超現實主義等現代派繪畫。更有意思的是,父親甚至還帶著他去觀摩當地著名的哈雷管弦樂隊(Halle Orchestra)表演。當然,所有的藝文活動中,最讓麥克李沉醉的還是莫過於看電影。 一九六○年,麥克李「大大出人意料之外」地獲得了著名的倫敦皇家戲劇學院的獎學金,更加令人吃驚的是,他考上的還是表演科系。可是進了學院之後,麥克李漸漸發現,無論自己多麼努力,卻始終對表演提不起興趣來。於是在一九六三年,他轉投Camberwell工藝學院學習。再之後,又轉到專業性更強的倫敦電影學院學習導演技術。不過,據事後的回憶,對他來說,初到倫敦最受到震撼的還是莫過於一些特別的電影。比如約翰卡薩維提(John Cassavetes)拍攝的《影子》Shadows,影片以非常散漫即興的方式拍攝了紐約街頭一些陌生人的爭吵、生活的場面。這讓麥克李感覺到「和演員一起從零開始創作一個完整劇本的可能性」。另外戲劇大師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的「看門人」The Caretaker、荒誕派劇作家山繆貝克特(Samuel Beckett)的小說、愛爾蘭諷刺作家歐布萊恩(Flann O'Brien)的悲喜劇寫作方式都不僅讓麥克李神魂顛倒,還奠定了日後創作的靈感基礎。   一九六○年代初期,麥克李與其當年求學時一樣,以演員的身份參加了幾部英國電影(《West 11》、《Two Left Feet》)的拍攝。尤其是BBC製作的電視影集《Maigret》,他在劇中扮演一位被人審問的聾啞人,給當時不少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九六四至六五年期間,麥克李進行了最初的導演創作,與David Halliwell一起執導了舞臺劇「Little Malcolm and his Struggle Against the Eunuchs」。 大概是想多豐富一下創作經驗的緣故,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七○年這段時間,麥克李一直在尋求不同的創作方式。一九六五年,他在伯明罕的Midlands Art Centre劇院當助理導演,這樣可以使自己有機會去驗證一下自己謀劃已久的藝術觀念。比如他當時執導的「The Box Play」這齣小劇場話劇,將整個家庭故事放在一個籠子般的空間中去表現,「我當時對當代藝術中Roland Pichet的景框觀念非常著迷,於是實驗了一番,真的很令人激動。」除此之外,他還實驗了兩部「即興創作」作品。一九六六年麥克李轉到皇家莎士比亞劇院工作,輔助Peter Hall導演排演了「馬克白」、「考利歐雷諾斯」Coriolanus,輔助Trevor Nunn導演排演了「馴悍記」The Taming of the Shrew等經典莎翁劇碼。一九六八年,麥克李回到曼徹斯特。他在一家天主教女教師師資培訓學校找了個兼職授課的工作,並且還為倫敦青年劇院排演了「Big Basil」、「Glum Victoria and the Lad with Specs」兩齣大戲。而就在整個六○年代行將落幕的時候,麥克李忽然感覺到自己應該去執導電影。「工作的方式我終於固定下來了。就是不管是戲劇還是電影,都需要與演員一起討論、排練。」但是由於機會很少,整個七○年代,麥克李還是以執導電視作品為主。不過他的作品風格也漸漸顯露,像「Nuts in May」、「Abigail's Party」這兩部作品都以諷刺的方法描繪了中產階級家庭的生活「Goose-Pimples」更是聚焦於忙於參與派對的平庸中產階級的空虛人生。另外,在一九七二年,因為一次非常幸運的機會,麥克李獲得了執導電影長片的機會,這就是《暗淡時刻》。影片主角是一位從事會計工作的未婚女性,她長年與姐姐住在一起,劇情著力於描寫兩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由於票房不佳,麥克李的電影夢暫時熄滅。八○年代初,麥克李再次雲遊四方,受邀赴雪梨的澳洲電影學院授課。講課空檔還去峇里島、香港、新加坡、中國大陸遊玩了一番。   值得注意的是,這段時期,評論界已經對麥克李的電視以及舞臺劇作品做出了不少評價。諷刺的是,雖然他一直關注於中產階級,藍領階層,但許多英國的社會主義傾向、左翼傾向的評論家卻一點也不喜歡他的作品,原因在於,他總是負面性地描寫他們。Chris Savage King在〈New Statesman & Society〉上寫道:「麥克李的作品描繪社會的疾病,中產階級的精神困擾,很特別很容易讓人記住。演員的表演都很投入,能輕而易舉地進入到壓抑的情境之中去。」一九八八年,在久違了十六年之後,麥克李終於再次獲得了執導電影的機會,這就是輕喜劇影片《厚望》。影片背景設定於柴契爾夫人保守時代的倫敦,敘述一對中產階級夫婦,面對富翁姐姐家庭以及麻煩不斷的母親的情感糾纏,卻仍保有遠大理想的故事。《厚望》在英國評論口碑甚佳,也讓麥克李的名聲傳到了美國。影評人Jay Carr在〈波士頓全球報〉上撰文寫道:「麥克李是一位既溫和又仁愛的戰鬥者,他極力於在他視為保守自私日益嚴重的柴契爾英國時代,保持住中產階級的希望與理想。」不過,此片過後,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麥克李回到舞臺劇,為雪梨的Belvoir Street劇院執導了一齣名為「希臘悲劇」Greek Tragedy的喜劇舞臺劇,以紀念澳洲建國兩百週年。雖然澳洲不少劇評家對此劇做了負面評價,但麥克李自己卻認為收穫不少,因為執導此劇,讓他瞭解了不少希臘與澳洲兩國的歷史與文化。   一九九一年,麥克李執導了《生活是甜蜜的》Life Is Sweet,美國媒體再次對麥克李影片予以了高度評價,〈紐約時報〉的著名影評人Vincent Canby寫道:「麥克李的電影顯得無法定形,缺乏詩意。他總是描繪骯髒的事物。但是他每部電影都會有那麼一個瞬間,當這些無助與無可忍受聚集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會創作出一種驚人的令人無可置信的情感爆發力。」   麥克李的下一部影片是更加黑暗的《赤裸》,影片的主角是流浪漢強尼,他漫步在滿是工人階級的倫敦街頭,走投無路之際住到了前女友寓所裡,不想又愛上了前女友的室友。可以說,強尼既是施暴者,又是受害者。就是這麼一部極度冷酷的影片,獲得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而Vincent Canby繼續力捧影片:「影片充滿了荒誕的修辭,人物之間的邂逅足夠荒誕,卻是直接源自於真實的生活。除了麥克李,無人可以想像得出這樣的世界。」   一九九六年,麥克李因一部種族問題影片《秘密與謊言》邁向了事業的最高峰,不僅獲得了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至高榮譽,還獲得了最主流的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劇本的提名。影片在英國本國也票房大賣座。但正所謂高處不勝寒,雖然麥克李主動改變風格,尋求突破,但之後的兩部作品非但沒有獲得評論界的褒獎,還認為他其實已江郎才盡。於是在新世紀初,麥克李又回到了家庭劇題材。二○○四年的《天使薇拉卓克》再次證明了他在這方面的深厚功底。此片帶給觀眾的震撼程度不亞於《秘密與謊言》,敘述一位溫情善良的老年主婦,為幫助他人而進行被視為非法的墮胎活動,最後受到法律審判的倫理故事。《天使薇拉卓克》顯示出麥克李無以倫比的情感控制力,無數觀眾被感動得潸然淚下。而影片上映時也遇到過一些小插曲。由於坎城影展一直希望變革,所以在二○○四年那一屆,主動拒絕了此片。選片負責人Thierry Frémaux甚至對外表示「我們不能老是選一些老人參加影展,必須有新的變化。」《天使薇拉卓克》於是參加了威尼斯影展,結果居然一舉獲得了金獅大獎。更諷刺的是,頒獎當晚,Frémaux受邀坐在觀禮嘉賓席中。2010年他執導《又一年》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的提名;2014年的《畫世紀:透納先生》則入圍2014年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
人氣:448
個人簡介:

麥克李最早在倫敦的皇家藝術學院接受戲劇方面的表演訓練,後因興趣轉往電影,故轉投倫敦電影學院學習。1972年執導第一部作品《暗淡時刻》Bleak Moments,因票房不佳以及英國電影工業的不景氣,麥克李之後長達十幾年的時間一直在電視界以及戲劇界發展。直到1988年,一次突如其來的機會,讓他獲得了第二次執導影片的機會,拍攝了他之後一直最擅長的家庭類題材影片《厚望》High Hopes。雖然影片票房仍舊不太讓人如意,但評論界的反應卻相當不錯。1993年,麥克李因執導《赤裸》在坎城影展大獲成功,一舉奠定了其在國際藝術電影界的地位。1996年,因為敏感的種族倫理片《秘密與謊言》,一舉斬獲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至高榮譽。之後幾年,為尋求突破家庭題材的瓶頸,麥克李多次嘗試了不同風格的影片,尤其是1999年的《酣歌暢戲》一片,不僅歌舞奢華,而且以其罕見的古裝風格上陣,讓很多麥克李的忠實影迷跌破眼鏡。但影片實際成效除了讓影片主角獲得不少殊榮之外,評論界對影片本身並未有多大好評。也因此,麥克李看準了自己的道路,之後一心一意地往家庭倫理劇方面發展了。於是在2004年,憑藉一部與墮胎有關的敏感題材影片《天使薇拉卓克》,麥克李再次獲得了另一國際影展威尼斯影展的最佳影片金獅大獎的至高殊榮。

 

麥克李出身於猶太移民家庭,父親早年是英國皇家海軍的一名上尉,戰後卻改行當起了外科醫生。麥克李的幼年時光過得相當愉快。他就讀的中學Salford Grammar是一所有著悠久戲劇教育傳統的學校,這所男校的圖書館裡藏有最經典以及最時新的戲劇劇本供學生閱讀。而學校之外的業餘生活也異常豐富,除了參加夏令營,麥克李的父母還常常在冬季耶誕節的時候帶著他到全國旅遊。並且,他們一家還特別喜歡遊覽博物館,正是在這段時期,小麥克李喜歡上了畢卡索、超現實主義等現代派繪畫。更有意思的是,父親甚至還帶著他去觀摩當地著名的哈雷管弦樂隊(Halle Orchestra)表演。當然,所有的藝文活動中,最讓麥克李沉醉的還是莫過於看電影。 一九六年,麥克李「大大出人意料之外」地獲得了著名的倫敦皇家戲劇學院的獎學金,更加令人吃驚的是,他考上的還是表演科系。可是進了學院之後,麥克李漸漸發現,無論自己多麼努力,卻始終對表演提不起興趣來。於是在一九六三年,他轉投Camberwell工藝學院學習。再之後,又轉到專業性更強的倫敦電影學院學習導演技術。不過,據事後的回憶,對他來說,初到倫敦最受到震撼的還是莫過於一些特別的電影。比如約翰卡薩維提(John Cassavetes)拍攝的《影子》Shadows,影片以非常散漫即興的方式拍攝了紐約街頭一些陌生人的爭吵、生活的場面。這讓麥克李感覺到「和演員一起從零開始創作一個完整劇本的可能性」。另外戲劇大師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的「看門人」The Caretaker、荒誕派劇作家山繆貝克特(Samuel Beckett)的小說、愛爾蘭諷刺作家歐布萊恩(Flann O'Brien)的悲喜劇寫作方式都不僅讓麥克李神魂顛倒,還奠定了日後創作的靈感基礎。

 

一九六年代初期,麥克李與其當年求學時一樣,以演員的身份參加了幾部英國電影(《West 11》、《Two Left Feet》)的拍攝。尤其是BBC製作的電視影集《Maigret》,他在劇中扮演一位被人審問的聾啞人,給當時不少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九六四至六五年期間,麥克李進行了最初的導演創作,與David Halliwell一起執導了舞臺劇「Little Malcolm and his Struggle Against the Eunuchs」。


大概是想多豐富一下創作經驗的緣故,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七年這段時間,麥克李一直在尋求不同的創作方式。一九六五年,他在伯明罕的Midlands Art Centre劇院當助理導演,這樣可以使自己有機會去驗證一下自己謀劃已久的藝術觀念。比如他當時執導的「The Box Play」這齣小劇場話劇,將整個家庭故事放在一個籠子般的空間中去表現,「我當時對當代藝術中Roland Pichet的景框觀念非常著迷,於是實驗了一番,真的很令人激動。」除此之外,他還實驗了兩部「即興創作」作品。一九六六年麥克李轉到皇家莎士比亞劇院工作,輔助Peter Hall導演排演了「馬克白」、「考利歐雷諾斯」Coriolanus,輔助Trevor Nunn導演排演了「馴悍記」The Taming of the Shrew等經典莎翁劇碼。一九六八年,麥克李回到曼徹斯特。他在一家天主教女教師師資培訓學校找了個兼職授課的工作,並且還為倫敦青年劇院排演了「Big Basil」、「Glum Victoria and the Lad with Specs」兩齣大戲。而就在整個六年代行將落幕的時候,麥克李忽然感覺到自己應該去執導電影。「工作的方式我終於固定下來了。就是不管是戲劇還是電影,都需要與演員一起討論、排練。」但是由於機會很少,整個七年代,麥克李還是以執導電視作品為主。不過他的作品風格也漸漸顯露,像「Nuts in May」、「Abigail's Party」這兩部作品都以諷刺的方法描繪了中產階級家庭的生活「Goose-Pimples」更是聚焦於忙於參與派對的平庸中產階級的空虛人生。另外,在一九七二年,因為一次非常幸運的機會,麥克李獲得了執導電影長片的機會,這就是《暗淡時刻》。影片主角是一位從事會計工作的未婚女性,她長年與姐姐住在一起,劇情著力於描寫兩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由於票房不佳,麥克李的電影夢暫時熄滅。八年代初,麥克李再次雲遊四方,受邀赴雪梨的澳洲電影學院授課。講課空檔還去峇里島、香港、新加坡、中國大陸遊玩了一番。

 

值得注意的是,這段時期,評論界已經對麥克李的電視以及舞臺劇作品做出了不少評價。諷刺的是,雖然他一直關注於中產階級,藍領階層,但許多英國的社會主義傾向、左翼傾向的評論家卻一點也不喜歡他的作品,原因在於,他總是負面性地描寫他們。Chris Savage King在〈New Statesman & Society〉上寫道:「麥克李的作品描繪社會的疾病,中產階級的精神困擾,很特別很容易讓人記住。演員的表演都很投入,能輕而易舉地進入到壓抑的情境之中去。」一九八八年,在久違了十六年之後,麥克李終於再次獲得了執導電影的機會,這就是輕喜劇影片《厚望》。影片背景設定於柴契爾夫人保守時代的倫敦,敘述一對中產階級夫婦,面對富翁姐姐家庭以及麻煩不斷的母親的情感糾纏,卻仍保有遠大理想的故事。《厚望》在英國評論口碑甚佳,也讓麥克李的名聲傳到了美國。影評人Jay Carr在〈波士頓全球報〉上撰文寫道:「麥克李是一位既溫和又仁愛的戰鬥者,他極力於在他視為保守自私日益嚴重的柴契爾英國時代,保持住中產階級的希望與理想。」不過,此片過後,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麥克李回到舞臺劇,為雪梨的Belvoir Street劇院執導了一齣名為「希臘悲劇」Greek Tragedy的喜劇舞臺劇,以紀念澳洲建國兩百週年。雖然澳洲不少劇評家對此劇做了負面評價,但麥克李自己卻認為收穫不少,因為執導此劇,讓他瞭解了不少希臘與澳洲兩國的歷史與文化。

 

一九九一年,麥克李執導了《生活是甜蜜的》Life Is Sweet,美國媒體再次對麥克李影片予以了高度評價,〈紐約時報〉的著名影評人Vincent Canby寫道:「麥克李的電影顯得無法定形,缺乏詩意。他總是描繪骯髒的事物。但是他每部電影都會有那麼一個瞬間,當這些無助與無可忍受聚集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會創作出一種驚人的令人無可置信的情感爆發力。」

 

麥克李的下一部影片是更加黑暗的《赤裸》,影片的主角是流浪漢強尼,他漫步在滿是工人階級的倫敦街頭,走投無路之際住到了前女友寓所裡,不想又愛上了前女友的室友。可以說,強尼既是施暴者,又是受害者。就是這麼一部極度冷酷的影片,獲得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而Vincent Canby繼續力捧影片:「影片充滿了荒誕的修辭,人物之間的邂逅足夠荒誕,卻是直接源自於真實的生活。除了麥克李,無人可以想像得出這樣的世界。」

 

一九九六年,麥克李因一部種族問題影片《秘密與謊言》邁向了事業的最高峰,不僅獲得了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至高榮譽,還獲得了最主流的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劇本的提名。影片在英國本國也票房大賣座。但正所謂高處不勝寒,雖然麥克李主動改變風格,尋求突破,但之後的兩部作品非但沒有獲得評論界的褒獎,還認為他其實已江郎才盡。於是在新世紀初,麥克李又回到了家庭劇題材。二○○四年的《天使薇拉卓克》再次證明了他在這方面的深厚功底。此片帶給觀眾的震撼程度不亞於《秘密與謊言》,敘述一位溫情善良的老年主婦,為幫助他人而進行被視為非法的墮胎活動,最後受到法律審判的倫理故事。《天使薇拉卓克》顯示出麥克李無以倫比的情感控制力,無數觀眾被感動得潸然淚下。而影片上映時也遇到過一些小插曲。由於坎城影展一直希望變革,所以在二○○四年那一屆,主動拒絕了此片。選片負責人Thierry Frémaux甚至對外表示「我們不能老是選一些老人參加影展,必須有新的變化。」《天使薇拉卓克》於是參加了威尼斯影展,結果居然一舉獲得了金獅大獎。更諷刺的是,頒獎當晚,Frémaux受邀坐在觀禮嘉賓席中。2010年他執導《又一年》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的提名;2014年的《畫世紀:透納先生》則入圍2014年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