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我們都值得,一次奮不顧身的愛

同居不交往,還沒有上床!?張哲凱(K)和宋媛媛(Cream)真的就這樣過了十年!兩人自高中失去家人後就成為彼此最親密的朋友、唯一的家人,他們相愛相依,卻不是戀人,只因K不定時復發的疾病讓他不敢承諾!為了讓Cream擁有他給不起的幸福,他決定隱瞞病情,擅自為心愛的人找到其他可以託付一生的對象......與其自私為對方規劃幸福,何不奮不顧身勇敢愛一次?

 

【關於電影】

 

關於電影

由mm2滿滿額娛樂 / 好好看文創聯合出品、製作偶像浪漫愛情新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改編自韓國爆紅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是近期韓片熱潮中,台灣近十年來首部翻拍韓國賣座片的電影作品,原版電影中令人爆淚的超感人情節不僅完整保留,更加入全新的角色及元素,將虐戀的揪心情節重新升級!

 

改編自韓國同名破億電影

陳意涵、劉以豪聯手演「虐心情侶」 台版比原版更催淚感人!

韓版《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2009年上映時,深刻動人的感人情節轟動全韓,票房突破354.1萬美金(台幣約1.05億),時隔超過10年,擅長刻畫人物感情的療癒系導演林孝謙、編劇呂安弦重新將原本故事改編,並特別邀來擅長詩意光影的香港攝影師關本良掌鏡,由劉以豪及陳意涵攜手主演片中賺人熱淚的「虐心情侶」,讓觀眾見證年度最偉大無悔的愛情!除此之外,張書豪、陳庭妮、吳映潔(鬼鬼)、禾浩辰(布魯斯)、大慶、石知田、姚愛甯都將現身電影當中,和男女主角同台飆戲,共度最悲傷感動的時刻!最強主創團隊及豪華演員卡司全部到位,目標超越韓版票房紀錄,成為今年最感人肺腑的必看電影!

 

世界首映最高規格!登釜山國際影展「Open Cinema」單元

 一票難求瞬間秒殺!5000名觀眾全場淚崩

國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入選亞洲最大影展之一的釜山國際影展,將在影展年度最具指標性的「Open Cinema」單元展開世界首映!該單元是每年釜山影展最熱門的活動,能入選此單元的電影,將會在能容納5000人的超大場地舉辦首映,為最高規格的待遇!以往入選此單元的台灣電影,還包括《我的少女時代》及《六弄咖啡館》兩部賣座強片,且《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挾著原版的超高人氣,5000張票券一開賣,5分鐘內便即刻秒殺!

 

天生歌姬A-Lin 獻唱電影主題曲「有一種悲傷」

獻出電影大銀幕演出初體驗!

天生歌姬A-Lin為《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獻唱原創電影主題曲〈有一種悲傷〉,由導演林孝謙為電影量身打造、親自填詞。透過A-Lin的天籟美聲,感受男女主角間深刻而密不可分的感情。A-Lin更是為電影獻出首次的銀幕初體驗,在片中就是飾演「自己」,演一位著名的實力派歌手。談起拍電影的感想,A-Lin熱情表示,此次擔任歌手的角色,於電影中呈現的橋段,非常像自己實際的生活經驗。其實A-Lin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嘗試戲劇的演出,此次能在鏡頭前展現自己,也希望觀眾能從電影中看見不一樣的A-Lin!

 

 

統計時間 : 2018-12-08~2018-12-09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

上次見到破壞王後,他和雲妮露在電玩店的生活非常愜意,但雲妮露的機台方向盤居然被玩家弄壞了,工廠已不再生產,因此「甜蜜衝刺」遊戲機台面臨被拔插頭的命運。破壞王與雲妮露打算利用立瓦新買的無線網路進入網路世界,再到網路拍賣上找到替代零件,這樣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進入網路世界的兩人大開眼界,一路上受到了網路賽車遊戲「致命關頭」的賽車手與熱門網站爆音的演算總監讚讚姐幫助,過關斬將籌集資金…。雲妮露在「致命關頭」中體會到久未感受的刺激,不確定自己是否想回到機台的世界,兩個好友對未來與夢想的理念因此分歧,他們該怎麼面對友情的挑戰?「甜蜜衝刺」會不會面臨GAME OVER的命運呢?

 

創意十足,惡搞無限的《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由第一集同時也是《動物方城市》導演瑞奇摩爾執導。這次找來女神蓋兒加朵為「致命關頭」賽車手配音,更將14位迪士尼公主齊聚一堂…《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將會在今年11月29日全面升級登場!

 

統計時間 : 2018-12-07~2018-12-09
水行俠

DC最新動作冒險片《水行俠》由溫子仁執導,傑森摩莫亞領銜主演片名角色,會帶領觀眾跨越七個海底王國中浩瀚、視覺上令人屏息的水中世界。這部電影將揭露半人類、半亞特蘭提斯人亞瑟庫瑞(Arthur Curry傑森摩莫亞 飾) 的起源故事,跟隨他踏上他畢生的旅程,這不只會迫使他面對自己的出身,也會讓他發現自己有沒有資格登上他與生俱來的……國王寶座。

 

這部電影的主要卡司還包括安柏赫德(《正義聯盟》、《舞力麥克:尺度極限》)飾演梅拉(Mera),勇猛的女戰士和水行俠旅程中的盟友;奧斯卡獎提名男演員威廉達佛(《前進高棉》、《蜘蛛人2》)飾演瓦寇博士(Vulko),亞特蘭提斯王權的顧問;派屈克威爾森(《厲陰宅》電影系列、《守護者》)飾演奥姆/海洋領主(Orm/Ocean Master),亞特蘭提斯的現任國王;杜夫朗格(《浴血任務》電影系列)飾演涅羅斯王(Nereus),亞特蘭提斯澤貝爾(Xebel)部族的國王;葉海亞阿巴杜馬汀二世(Netflix音樂影集《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飾演充滿復仇心的黑蝠鱝(Black Manta);以及奧斯卡獎影后妮可基嫚(《時時刻刻》、《漫漫回家路》)飾演亞瑟的母親亞特蘭娜女王(Atlanna);還有林路迪(《金剛戰士》)飾演莫克隊長(Captain Murk),亞特蘭提斯的突擊隊員;以及泰姆拉莫里森(《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綠光戰警隊》)飾演亞瑟的父親湯姆庫瑞(Tom Curry)。

 

編劇是大衛雷斯里強森麥高德瑞克(《厲陰宅2》)和威爾貝爾(《風雲男人幫》、電視影集《震撼教育》),故事來自傑夫強斯與溫子仁和威爾貝爾,改編自DC漫畫的人物,水行俠角色是由保羅諾里斯(Paul Norris)和摩特魏辛格(Mort Weisinger)創造。製片人是彼得沙弗蘭和羅布考恩,監製是黛博拉史耐德、查克史耐德、瓊柏格、傑夫強斯和濱田華特。

 

幕後創意團隊方面,溫子仁找來他的老班底,包括奧斯卡獎提名的攝影指導唐伯吉斯(《厲陰宅2》、《阿甘正傳》);跟他五度合作的剪接師寇克莫瑞(《厲陰宅》電影系列、《玩命關頭7》、《陰兒房》電影系列);以及製作設計比爾布雷斯基(《玩命關頭7》)。這次還加入服裝設計凱姆巴雷特(《駭客任務》三部曲、《蜘蛛人:驚奇再起》);以及配樂家魯柏葛雷森威廉斯(《神力女超人》)。

統計時間 : 2018-12-15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

生  日:1942-11-17
個人簡介:史柯西斯出生於美國紐約市的一個熨衣工家庭,父母都是製衣廠工人。整個童年幾乎都在電影院度過,1966年拿下紐約大學電影系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不久後受到歐洲新浪潮電影感召,開始自主拍片。1967年拍攝了長片處女作《誰在敲我的門?》(Who's That Knocking at My Door?),但直到1970年代才得以發行。1973年的《殘酷大街》(Mean Streets)開始顯現個人暴力抒情與解剖社會的風格。1976年的極端暴力憤怒,也是整個七○年代最令人難以忘懷的影片《計程車司機》出爐,一舉為其奠定影史地位。此片也點燃了創作激情,《蠻牛》、《喜劇之王》、《下班後》皆成為影迷心頭寶典,但是在票房方面卻屢遭重創。1988年又因為《基督最後的誘惑》引發宗教爭端。1990年的黑幫片《四海好傢伙》是最後一部口碑票房雙雙奏捷的影片。之後,開始漸漸步入主流好萊塢導演的創作軌跡,早年的電影創作激情開始漸漸淡漠。1990年代之後的史柯西斯很大程度上是為獲奧斯卡獎而努力拍片。2007年的春天,翻拍自港片《無間道》的警匪片《神鬼無間》,終於為他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2010年,馬丁史柯西斯獲得第67屆金球獎終身成就獎。2012年憑著《雨果的冒險》再次獲得第69屆金球獎最佳導演獎,以及第84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等11項提名,成為該屆提名最多的電影。其他著名執導電影則包含《紐約,紐約》、《四海好傢伙》、《神鬼玩家》、《隔離島》、《華爾街之狼》、《沉默》等。此外,馬丁史柯西斯也在年參與日本導演黑澤明的電影《夢》,在片中飾演荷蘭畫家梵谷。   史柯西斯的電影具有強烈以電影表現自傳的潛意識追求,其對義大利族裔身份的尋找與認同從《誰在敲我的門?》開始,始終貫穿在史柯西斯的電影中。在拍攝於一九九九年《我的義大利之旅》的記錄片中,史柯西斯回憶了家族的美國移民史。他的父母都是一九一○年左右定居紐約的西西里移民之後,並且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史柯西斯從小生活在紐約皇后區的「小義大利」社區裡,當時義裔美國人社區約有十條街大。史柯西斯在日後回憶自己成長之地時說,「在這個地方,居民有他們自己的一套法律。我們不會理會什麼政府、什麼政界顯要、什麼警察,我們覺得這樣子是天經地義的。」在《誰在敲我的門?》中,故事發生的背景就在「小義大利」區;而《殘酷大街》中部分劇情更是根據史柯西斯童年的一個叫喬伊的朋友塑造的,其中影片的結尾部分也是改編自史柯西斯和喬伊當年的真實經歷。一九八○年,處在低潮期的史柯西斯在好友勞勃狄尼洛的幫助下,拍攝了影片《蠻牛》。這部根據真人真實經歷改編的影片中,主人公的原型前世界中量級拳王拉莫塔本人也是一位義大利後裔。影片拍攝之前,由於上一部影片《紐約,紐約》票房上的失利,使史柯西斯陷入了創作的低潮期,情緒十分低迷。而當狄尼洛拿來拉莫塔的自傳後,失意的史柯西斯似乎找到了一種共鳴,於是他下定決心拍攝《蠻牛》。在這部利用黑白底片極具力度和詩意的畫面的影片裡,史柯西斯充分展現了他高超的藝術技巧,運用了各種藝術手段以及無懈可擊的電影語言,包括快速的主觀鏡頭、閃爍飛逝的畫面、慢動作的影像等。   到了一九九○年的《四海好傢伙》中,史柯西斯對匪盜片的駕馭到達了一個新高度。這部描述義大利黑手黨前後三十年興衰歷程的電影,共投資二千五百萬美金。在影片中活動在義大利社區裡的黑幫份子生活在自己創造的地下秩序中,雖然他們表現上看上去風光無比,習慣了槍林彈雨紙醉金迷的日子,但內裡一樣的虛弱無奈甚至困惑。在這樣一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中,即使是再牢靠的友情在利益面前也難逃破裂的噩運。影片的最後,當利益和生命同時放在天平上稱量的時候,殺人滅口謀求自保成了唯一的選擇。這樣的結局正是史柯西斯追求的,這樣的結尾也更接近史柯西斯所理解的生活的本質。史柯西斯當年去歐洲宣傳自己的影片《金錢本色》時,曾有尊敬他的觀眾問他:「難道那位拍過《殘酷大街》、《計程車司機》、《蠻牛》的導演真的把自己出賣給好萊塢了嗎?」而史柯西斯斷然回答:「我是一位美國導演,那也就是說:我是一位好萊塢導演。」史柯西斯的這種身份認同,其實更準確的說,是童年電影經驗的一種投射。而就電影史來講,首先,在史柯西斯的熱衷於借用好萊塢特殊的類型片模式:歌舞片(《紐約》);聖經片(《基督最後的誘惑》);史詩片(《紐約黑幫》);傳記片(《神鬼玩家》The Aviator》);《金錢本色》是經典賭片《江湖浪子》的續集;《恐怖角》Cape Fear是一九六二年原名恐怖片的重拍版。其次,史柯西斯喜愛引用經典好萊塢電影的橋段:比如《再見愛麗絲》的片頭模仿《綠野仙蹤》;《紐約,紐約》採用《花都舞影》的結構;《蠻牛》中主人公念起《岸上風雲》的台詞;而他的首部長片《誰在敲我的門?》裡更是大談特談約翰韋恩和西部片。    史柯西斯對經典好萊塢代表獎項奧斯卡的追求和嚮往更是人所共知,他在〈紐約時報〉上非常真摯說:「但願我也能像別人一樣,輕鬆地說:『我才不在乎什麼奧斯卡呢!』但我從小就在電視上看每一屆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他伴著我長大,這玩意對我確實有難以言喻的魔力」。最能代表史柯西斯美國夢的影片還是要數《神鬼玩家》。他在片中盡情宣洩對美國夢的渴望,以及糾纏不清的失落,並且他將主人公霍華休斯的精神狀態曖昧得歸結其童年記憶。史柯西斯在這個神鬼玩家的夢中延續了他的恐懼。迄今為止在史柯西斯的所有作品中,只有兩部純女性題材的電影,分別是《冷血霹靂火》和《再見愛麗絲》。這兩部電影都拍攝於一九七○年代,屬於史柯西斯的早期作品。從此之後,史柯西斯就再也沒有拍攝過類似題材的影片。可以說,史柯西斯拍這兩部電影,跟當時美國社會風起雲湧的女性主義運動有很大關係。在《誰在敲我的門?》沒有引起太大迴響的情況下,當時著名的B級片導演和製片商羅傑考曼(Roger Corman)找到史柯西斯,希望他能為其公司拍攝《冷血霹靂火》。《冷血霹靂火》很明顯受到了《我倆沒有明天》的影響。在當時這是一種新型的電影。這類電影以極其真實的寫實手法表現血腥和暴力鏡頭,槍戰、刀斧砍殺、軟色情充斥整部影片。但《冷血霹靂火》並不是一味地以簡單的視覺衝擊作為賣點,它還是一部以劇情取勝的影片。像他大多數影片一樣,《冷血霹靂火》傳達了史柯西斯鍾愛的主題:負罪之人如何在最後得到救贖。   史柯西斯電影中的人物,幾乎都陷入一種無助:《殘酷大街》裡黑社會統轄下成長的混混;《計程車司機》中越戰歸來不滿都市畸形生活的青年;《蠻牛》中只能依靠暴力宣洩而活著的拳王;《喜劇之王》中那個為成為風雲人物而不顧一切的青年;《基督最後的誘惑》中受到特殊使命召喚而困惑疑慮的耶穌;《神鬼玩家》中生活在鎂光燈下心靈卻與世隔絕的霍華休斯,或者說史柯西斯是如此。早年在《基督最後的誘惑》的倫敦記者招待會上,一個記者大膽地說:史柯西斯本人是擔任這部電影主角的最佳人選。其實這些主人公每一個人都成為某種意義上的英雄。在關於這些英雄的塑造上,史柯西斯的手法和普通好萊塢電影並無不同。典型的例子是《基督最後的誘惑》中,他用了五次疊化的手法描述耶穌基督/傳奇英雄越走越近,追隨者越來越多的情形,這個場面和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得主《阿甘正傳》中阿甘跑遍美國的那個段落幾乎一致。只是好萊塢製造英雄的手法是向上的,而史柯西斯製造英雄的手法是向下的,後者更接近於我們普通人。   馬丁史柯西斯執導生涯也經常與勞勃狄尼洛合作。他們由1970年代認識後,史柯西斯開始選狄尼洛演出1973年的《窮街陋巷》。三年後,狄尼洛在《計程車司機》中擔任主角。他於1977年再次演出史柯西斯的電影《紐約,紐約》但票房慘淡。然而他們的合作關係繼續維持到1980年代,包括《蠻牛》及《喜劇之王》,前者更獲得高度成功。1990年,狄尼洛主演《四海好傢伙》,該電影帶來一致好評,其後也在1991年的《恐怖角》及1995年的《賭國風雲》中演出。他們兩人也於2004年共同為動畫電影《鯊魚黑幫》擔任配音。
人氣:5376
相關文章
共5則
個人簡介:

史柯西斯出生於美國紐約市的一個熨衣工家庭,父母都是製衣廠工人。整個童年幾乎都在電影院度過,1966年拿下紐約大學電影系碩士學位後留校任教,不久後受到歐洲新浪潮電影感召,開始自主拍片。1967年拍攝了長片處女作《誰在敲我的門?》(Who's That Knocking at My Door?),但直到1970年代才得以發行。1973年的《殘酷大街》(Mean Streets)開始顯現個人暴力抒情與解剖社會的風格。1976年的極端暴力憤怒,也是整個七○年代最令人難以忘懷的影片《計程車司機》出爐,一舉為其奠定影史地位。此片也點燃了創作激情,《蠻牛》、《喜劇之王》、《下班後》皆成為影迷心頭寶典,但是在票房方面卻屢遭重創。1988年又因為《基督最後的誘惑》引發宗教爭端。1990年的黑幫片《四海好傢伙》是最後一部口碑票房雙雙奏捷的影片。之後,開始漸漸步入主流好萊塢導演的創作軌跡,早年的電影創作激情開始漸漸淡漠。1990年代之後的史柯西斯很大程度上是為獲奧斯卡獎而努力拍片。2007年的春天,翻拍自港片《無間道》的警匪片《神鬼無間》,終於為他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2010年,馬丁史柯西斯獲得第67屆金球獎終身成就獎。2012年憑著《雨果的冒險》再次獲得第69屆金球獎最佳導演獎,以及第84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等11項提名,成為該屆提名最多的電影。其他著名執導電影則包含《紐約,紐約》、《四海好傢伙》、《神鬼玩家》、《隔離島》、《華爾街之狼》、《沉默》等。此外,馬丁史柯西斯也在年參與日本導演黑澤明的電影《夢》,在片中飾演荷蘭畫家梵谷。

 

史柯西斯的電影具有強烈以電影表現自傳的潛意識追求,其對義大利族裔身份的尋找與認同從《誰在敲我的門?》開始,始終貫穿在史柯西斯的電影中。在拍攝於一九九九年《我的義大利之旅》的記錄片中,史柯西斯回憶了家族的美國移民史。他的父母都是一九一○年左右定居紐約的西西里移民之後,並且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史柯西斯從小生活在紐約皇后區的「小義大利」社區裡,當時義裔美國人社區約有十條街大。史柯西斯在日後回憶自己成長之地時說,「在這個地方,居民有他們自己的一套法律。我們不會理會什麼政府、什麼政界顯要、什麼警察,我們覺得這樣子是天經地義的。」在《誰在敲我的門?》中,故事發生的背景就在「小義大利」區;而《殘酷大街》中部分劇情更是根據史柯西斯童年的一個叫喬伊的朋友塑造的,其中影片的結尾部分也是改編自史柯西斯和喬伊當年的真實經歷。一九八○年,處在低潮期的史柯西斯在好友勞勃狄尼洛的幫助下,拍攝了影片《蠻牛》。這部根據真人真實經歷改編的影片中,主人公的原型前世界中量級拳王拉莫塔本人也是一位義大利後裔。影片拍攝之前,由於上一部影片《紐約,紐約》票房上的失利,使史柯西斯陷入了創作的低潮期,情緒十分低迷。而當狄尼洛拿來拉莫塔的自傳後,失意的史柯西斯似乎找到了一種共鳴,於是他下定決心拍攝《蠻牛》。在這部利用黑白底片極具力度和詩意的畫面的影片裡,史柯西斯充分展現了他高超的藝術技巧,運用了各種藝術手段以及無懈可擊的電影語言,包括快速的主觀鏡頭、閃爍飛逝的畫面、慢動作的影像等。

 

到了一九九○年的《四海好傢伙》中,史柯西斯對匪盜片的駕馭到達了一個新高度。這部描述義大利黑手黨前後三十年興衰歷程的電影,共投資二千五百萬美金。在影片中活動在義大利社區裡的黑幫份子生活在自己創造的地下秩序中,雖然他們表現上看上去風光無比,習慣了槍林彈雨紙醉金迷的日子,但內裡一樣的虛弱無奈甚至困惑。在這樣一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中,即使是再牢靠的友情在利益面前也難逃破裂的噩運。影片的最後,當利益和生命同時放在天平上稱量的時候,殺人滅口謀求自保成了唯一的選擇。這樣的結局正是史柯西斯追求的,這樣的結尾也更接近史柯西斯所理解的生活的本質。史柯西斯當年去歐洲宣傳自己的影片《金錢本色》時,曾有尊敬他的觀眾問他:「難道那位拍過《殘酷大街》、《計程車司機》、《蠻牛》的導演真的把自己出賣給好萊塢了嗎?」而史柯西斯斷然回答:「我是一位美國導演,那也就是說:我是一位好萊塢導演。」史柯西斯的這種身份認同,其實更準確的說,是童年電影經驗的一種投射。而就電影史來講,首先,在史柯西斯的熱衷於借用好萊塢特殊的類型片模式:歌舞片(《紐約》);聖經片(《基督最後的誘惑》);史詩片(《紐約黑幫》);傳記片(《神鬼玩家》The Aviator》);《金錢本色》是經典賭片《江湖浪子》的續集;《恐怖角》Cape Fear是一九六二年原名恐怖片的重拍版。其次,史柯西斯喜愛引用經典好萊塢電影的橋段:比如《再見愛麗絲》的片頭模仿《綠野仙蹤》;《紐約,紐約》採用《花都舞影》的結構;《蠻牛》中主人公念起《岸上風雲》的台詞;而他的首部長片《誰在敲我的門?》裡更是大談特談約翰韋恩和西部片。 

 

史柯西斯對經典好萊塢代表獎項奧斯卡的追求和嚮往更是人所共知,他在〈紐約時報〉上非常真摯說:「但願我也能像別人一樣,輕鬆地說:『我才不在乎什麼奧斯卡呢!』但我從小就在電視上看每一屆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他伴著我長大,這玩意對我確實有難以言喻的魔力」。最能代表史柯西斯美國夢的影片還是要數《神鬼玩家》。他在片中盡情宣洩對美國夢的渴望,以及糾纏不清的失落,並且他將主人公霍華休斯的精神狀態曖昧得歸結其童年記憶。史柯西斯在這個神鬼玩家的夢中延續了他的恐懼。迄今為止在史柯西斯的所有作品中,只有兩部純女性題材的電影,分別是《冷血霹靂火》和《再見愛麗絲》。這兩部電影都拍攝於一九七○年代,屬於史柯西斯的早期作品。從此之後,史柯西斯就再也沒有拍攝過類似題材的影片。可以說,史柯西斯拍這兩部電影,跟當時美國社會風起雲湧的女性主義運動有很大關係。在《誰在敲我的門?》沒有引起太大迴響的情況下,當時著名的B級片導演和製片商羅傑考曼(Roger Corman)找到史柯西斯,希望他能為其公司拍攝《冷血霹靂火》。《冷血霹靂火》很明顯受到了《我倆沒有明天》的影響。在當時這是一種新型的電影。這類電影以極其真實的寫實手法表現血腥和暴力鏡頭,槍戰、刀斧砍殺、軟色情充斥整部影片。但《冷血霹靂火》並不是一味地以簡單的視覺衝擊作為賣點,它還是一部以劇情取勝的影片。像他大多數影片一樣,《冷血霹靂火》傳達了史柯西斯鍾愛的主題:負罪之人如何在最後得到救贖。

 

史柯西斯電影中的人物,幾乎都陷入一種無助:《殘酷大街》裡黑社會統轄下成長的混混;《計程車司機》中越戰歸來不滿都市畸形生活的青年;《蠻牛》中只能依靠暴力宣洩而活著的拳王;《喜劇之王》中那個為成為風雲人物而不顧一切的青年;《基督最後的誘惑》中受到特殊使命召喚而困惑疑慮的耶穌;《神鬼玩家》中生活在鎂光燈下心靈卻與世隔絕的霍華休斯,或者說史柯西斯是如此。早年在《基督最後的誘惑》的倫敦記者招待會上,一個記者大膽地說:史柯西斯本人是擔任這部電影主角的最佳人選。其實這些主人公每一個人都成為某種意義上的英雄。在關於這些英雄的塑造上,史柯西斯的手法和普通好萊塢電影並無不同。典型的例子是《基督最後的誘惑》中,他用了五次疊化的手法描述耶穌基督/傳奇英雄越走越近,追隨者越來越多的情形,這個場面和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得主《阿甘正傳》中阿甘跑遍美國的那個段落幾乎一致。只是好萊塢製造英雄的手法是向上的,而史柯西斯製造英雄的手法是向下的,後者更接近於我們普通人。

 

馬丁史柯西斯執導生涯也經常與勞勃狄尼洛合作。他們由1970年代認識後,史柯西斯開始選狄尼洛演出1973年的《窮街陋巷》。三年後,狄尼洛在《計程車司機》中擔任主角。他於1977年再次演出史柯西斯的電影《紐約,紐約》但票房慘淡。然而他們的合作關係繼續維持到1980年代,包括《蠻牛》及《喜劇之王》,前者更獲得高度成功。1990年,狄尼洛主演《四海好傢伙》,該電影帶來一致好評,其後也在1991年的《恐怖角》及1995年的《賭國風雲》中演出。他們兩人也於2004年共同為動畫電影《鯊魚黑幫》擔任配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