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心傾聽您的建議
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自從侏羅紀世界主題樂園與豪華渡假村,被逃出牢籠的恐龍徹底摧毀之後,三年已經過去了,努布拉島也早就遭道人類遺棄,放任存活下來的各種恐龍在叢林中自生自滅。當島上的休眠火山又開始蠢蠢欲動,歐文(克里斯普拉特 飾)和克萊兒(布萊絲達拉斯霍華 飾)便展開一項救援行動,率隊前往努布拉島,拯救島上的恐龍免於這場足以讓恐龍再度滅絕的大災難。歐文一心一意只想找到小藍,他從小養大的一隻迅猛龍,也是他訓練的那群迅猛龍小隊的隊長,牠目前仍在荒野叢林中獨自求生。克萊兒則是因為出於她對恐龍這個物種的尊敬參與這項行動。

 

當他們一群人來到這座危機四伏的小島,岩漿開始到處噴發,他們在試圖搶救小島上的恐龍之際,竟然發掘了一項天大的陰謀,很可能讓全地球陷入自從史前時期以來最可怕的危險處境。這部全新暑假大片和影史最受歡迎、最賣座的經典名片之一《侏羅紀公園》,同樣有令人嘆為觀止的奇觀,以及驚心動魄的刺激動作場面,大受全球觀眾喜愛的角色和恐龍將強勢回歸,另外還有更駭人的全新恐龍加入,帶領觀眾踏上一場令人心驚膽戰、精彩刺激的冒險之旅。

 

歡迎來到《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侏羅紀世界》的男女主角克里斯普拉特和布萊絲達拉斯霍華再度回歸演出,執行製片史蒂芬史匹柏與柯林崔佛洛也再度參與製作這部史詩動作冒險鉅片。這部電影的導演是J.A.巴亞納(《浩劫奇蹟》、《靈異孤兒院》),編劇則是《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一片的導演柯林崔佛洛,以及該片的共同編劇德瑞克康納。製片法蘭克馬歇爾和派特克勞利也再度和史蒂芬史匹柏與柯林崔佛洛合作,共同製作這部精彩絕倫、驚險刺激的續集電影。

 

製片蓓蘭亞提恩莎也加入製作團隊。堅強的演員陣容還有詹姆斯克隆威爾(《我不笨,我有話要說》),他飾演班傑明洛克伍德,一名超級有錢的企業家,曾經和約翰哈蒙德博士合作,共同創造侏羅紀公園;賈斯提斯史密斯(Netflix原創影集《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他飾演法蘭克林韋伯,他是克萊兒創辦的恐龍保護組織裡聰明絕頂的電腦駭客,他寧願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面,而不是參與危險的救援任務;丹妮拉皮內達(喜劇影集《一路繞行》),她飾演奇亞羅德里格茲博士,一名天才型的古生物獸醫,但是她尚未在活生生的恐龍身上發揮她這項特殊的專長;瑞夫史波(《普羅米修斯》),他飾演伊萊米爾斯,洛克伍德的左右手,他負責招募克萊兒和歐文,前往努布拉島,把恐龍帶到一處私人的的保護區;泰德李凡(《隔離島》),他飾演威特利,一名冷酷無情的傭兵,米爾斯派他指揮努布拉島的地面行動;陶比瓊斯(《美國隊長》),他飾演艾佛索,米爾斯請他來負責監督恐龍救援行動結束之後,在洛克伍德莊園進行的秘密行動;潔拉汀卓別林(《怪物來敲門》),她飾演愛莉絲,洛克伍德莊園的女管家,她也守護著洛克伍德家族的重大秘密;以及伊莎貝拉瑟曼,這是她首度演出電影,她飾演洛克伍德樂觀活潑的外孫女梅西,一個十歲大的小女孩,這一輩子都住在這座占地寬廣的奢華莊園。

 

《侏羅紀》系列電影的老臉孔黃榮亮和傑夫高布倫分別再度飾演他們各自的角色,吳亨利博士和伊恩馬科姆博士。吳亨利博士是一名墮落的遺傳學家,一提到他的名字就讓人想到一開始創造出活生生恐龍的國際基因科技公司,他在追尋重大科學突破的同時,卻也變得自私短視,一心只想滿足他個人的野心。至於伊恩馬科姆博士,他早就在25年前預料到約翰哈蒙德創立的侏羅紀公園會成為大災難,而他對於混沌理論以及人類濫用權力的深入理解極具洞悉性,由其是當歐文和克萊兒發掘了一項史上最致命的陰謀。

 

導演J.A.巴亞納率領的幕後工作團隊包括攝影指導奧斯卡法拉(《怪物來敲門》、《靈異孤兒院》)、美術指導安迪尼可森(《地心引力》、《美國隊長》)、服裝設計師珊咪薛頓狄佛(《人造意識》、《模仿遊戲》)、曾經榮獲奧斯獎的特效總監尼爾史坎倫(《STAR WARS:原力覺醒》、《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以及曾經榮獲奧斯卡獎的配樂師麥可吉亞奇諾(《天外奇蹟》、《侏羅紀世界》)。《侏羅紀公園》主題音樂則是由曾經贏得五座奧斯卡獎的配樂大師約翰威廉斯(《星際大戰》系列電影、《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編寫。《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一片在英國和夏威夷群島拍攝。

 

統計時間 : 2018-06-16~2018-06-17
超人特攻隊2

最受觀眾喜歡的超人家族回來了! 睽違13年,皮克斯終於重啟本系列。《超人特攻隊2》故事設定在第一集結束後,民眾們對超級英雄的想法改觀,一連串的事件讓本來在家當家庭主婦的超能太太反而成為超級英雄代言人,四處奔走。超能先生則是在家當超級奶爸,雖然心有不甘,卻意外發現小兒子小杰超驚人的超能力,這次他們又會碰到甚麼挑戰呢? 

 

《超人特攻隊》導演與角色將全數回歸,再次為觀眾帶來充滿冒險又笑料十足的《超人特攻隊2》。

 

統計時間 : 2018-06-15~2018-06-17
蟻人與黃蜂女

故事接續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之後,史考特朗恩因為參與了內戰判刑,帶上電子腳鐐,居家監禁,在父親和蟻人兩個角色中左支右絀。眼看刑期終於快服滿,皮姆博士和荷普又帶著危急的任務找上門,史考特不得不再次穿上蟻人裝束,與黃蜂女一起對抗來自過去的黑暗秘密。

統計時間 : 2018-06-25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韋納荷索Werner Herzog
生  日:1942-09-05
個人簡介:韋納荷索是著名德國新電影四傑之一。荷索拍片經歷與其本人生平一樣傳奇。17歲打了人生一通電話,19歲以打工掙得的零用錢拍攝電影處女作,也因此被美國航空總署聘為短片執導人。1968年,以長片處女作《生命的訊息》轟動柏林,登上國際影壇,從此一發不可收拾。1972年在秘魯拍攝的《天譴》,以最頑強的方式考察人與歷史、自然的關係以及帝國殖民的主題。整個1970年代至80年代,荷索電影都圍繞著這一主題。其中1982年的《陸上行舟》更以搏命方式完成,鑄就影壇神話。90年代後,荷索以拍攝紀錄片為主,《荷索的尼斯湖水怪之謎》Incident at Loch Ness、《冰旅紀事》Encounters at the End of the World都是最典型不過的荷索作品。此外,偶而為之的劇情片像《搶救黎明》Rescue Dawn、《爆裂警官》Bad Lieutenant: Port of Call New Orleans也獲得了極佳的好評。亦嘗試3D紀錄片《荷索之3D秘境夢遊》Cave of Forgotten Dreams。2017年韋納荷索獲得了第70屆的坎城影展導演雙周之「金馬車獎」象徵終身成就之最高榮譽獎項,他同時也是歷年首位獲獎的德國人。   韋納荷索剛出世,父母就離異。在年少成長階段,他一直使用Werner Stipetic這個名字,Stipetic是他母親出嫁前的姓。後來他自己把姓改成了現在的「荷索」(Herzog),因為這個詞在德語中有公爵的意思,而且他認為還代表著戲劇天分。荷索出生時正值德國納粹全力投入二戰的時刻,甚至他出生的那幾天空襲炸彈就轟掉了他家鄰居的房子。母親為了保護家人安全,帶著小荷索和他的弟弟搬到了德國、奧地利邊境Sachrang小鎮中的小村莊居住。事後證明,這是一個非常安全的抉擇,但是地處偏遠的Sachrang也同時帶來了另外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的童年時代與外界完全是隔離的,」荷索曾如此告訴〈荷索談荷索〉Herzog on Herzog的編輯Paul Cronin。「童年時代,我對電影一無所知,甚至連電話都沒見過。汽車對我來說完全是轟動一時的東西……我十二歲才第一次見到香蕉,十七歲才第一次打電話。」他們住的房子甚至沒有自來水,母親用有些乾燥的蕨類植物做成的布袋代替了床墊。   荷索後來說,在一個不方便的環境長大,對他日後想像力的激發與愛思考習慣的養成,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荷索還曾告訴Cronin,一座廢墟般的城市對成人來說是劫難,小孩子卻很開心。「孩子們接管了所有被炸彈轟炸過的街區,在那裡他們盡情的模仿表演那曾發生過的無數災難。我認識過的每一個童年時代生在戰後德國的人,談起那段時光無不神情陶醉。這是一個最混亂的時代。沒有管束的父輩,沒有可以依循的法則。我們必須從廢墟中建立一切。」到了1954年,荷索一家才搬到了慕尼黑,住進寬敞的大屋子裡。根據荷索的描述,回到慕尼黑後,他主要的時光都花在了閱讀上。 其實荷索的母親也注意到了他兒子與同齡人的迥異,她曾經對Cronin這樣說過:「荷索在學校讀書的時候,什麼也沒學到。他好像從來不讀應該要讀的書,從來不學習,從來不知道應該要知道的事情。但實際上,韋納什麼都明白。他的敏感度異常強大。即使是最細微的聲音,他聽到之後哪怕過了十年都會記得,並且會用某個方式運用它。但他完全沒有解釋東西的能力。他明白,他看到,他理解,但解釋不了。」   荷索生平第一次看到電影是十一歲那年,影片都是關於愛斯基摩(Eskimos)人、埤格米人(pygmies)什麼的,對此他沒有留下什麼印象。之後還看了不少像《泰山》Tarzan這樣的B級美國片,但仍舊沒有引發他對電影媒介的興趣。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一部《傅滿州》Fu Manchu 電影,他才有所觸動。片中有一幕是,一位替身演員從60英尺高空跳下來,同時還不斷地翻筋斗,做踢腿動作。這一幕後來在影片中還重複出現了一次,這讓荷索有點匪夷所思。「看到這一幕之前,我覺得這只是我一直在銀幕上看到的一些寫實性的東西,電影不過是在紀錄一些東西,」〈荷索談荷索〉中的荷索如此說道。「但是突然我就覺得電影是如何敘述,如何剪輯,及其張力與懸疑是如何建構的了,從那一天開始電影對我來說就完全是另一樣東西了。」在青年時代,荷索就開始週期性的消失一陣子。他會步行或者搭便車周遊全國。十六歲那年,他一個人跑到英國的曼徹斯特港一個碼頭打工。十七歲那年,他開始為拍電影存錢,白天上學,晚上到鋼鐵廠打工。之前,他有個劇本還獲得了某個製片人的認可,但最後發現他不過是個小毛頭,就取消了拍片計畫。這件事情讓荷索明白,要拍電影,就只能自己出錢幹。十九歲那年,在沒有接受任何訓練的條件下,荷索拍攝了生平第一部作品,一部名為「Herakles」的短片。這部短片充滿了大量的剪輯技巧,當時在利曼(Le Mans)大賽發生過一起交通事故,他把這起事故的一些畫面與建築工人的身體反復剪輯,以產生化學效應。雖然荷索後來認為自己這部電影很愚蠢,但他也承認這次拍攝經歷是一次很美妙的見習。二十二歲那年,荷索接受富布萊特法案基金提供的獎學金到美國留學。他在匹茲堡選擇了一所學校,這所工人階級性格鮮明的城市吸引了他。但沒想到只呆了三天他就膩了,離開了這座城市。他沒有足夠的回家路費。幸運的是,他馬上獲得了為NASA拍攝電影的工作。不過正當他開始工作的時候,一份安全調查卻顯示,荷索有退學紀錄,這嚴重有悖於他的學生護照。當意識到自己有可能被遣送回國之後,荷索馬上開著他那輛生銹的大眾汽車前往紐約,幾乎是在車上度過了一整個冬天。接著,荷索又流浪到墨西哥,靠在邊境走私物品(主要是電視機)謀生過活。   荷索認為他的遊蕩生活是人類一種基本的生活經驗,這是電影拍攝的重要源泉。在〈荷索談荷索〉中,他給那些有抱負的電影人如此的建議:「到真實的世界去,在色情俱樂部當個保鏢,在瘋人院、屠宰場當看門人。靠雙腳行走,學習語言,學習與電影無關的手藝或者謀生技巧。電影必須以真實的生活經驗為依託。我知道我電影中大部分東西都不僅僅是虛構,它很多就是生活本身,我的生活。當你讀了康拉德(Joseph Conrad)或者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書後,你會明白包含了多少真實生活。」   1966,荷索建立了韋納荷索電影製作公司,正式開始拍攝電影。1967年,他拍攝的又一部短片《Last Words》,獲得了德國奧伯豪森影展大獎。1968年,他拍攝了生平第一部長片《生命的訊息》,這是一部帶有強烈自我表現主義的電影,敘述一位療傷的士兵來到希臘某個小島後,逐漸無法忍受壓抑的氣氛,精神瀕臨失控,最後爆發關頭被逮捕的故事。影片不僅榮獲了德國國家電影獎最佳影片獎,還獲得了柏林影展銀熊獎,這代表著荷索電影生涯的正式起步。1970年,荷索拍攝了第二部長片,即備受爭議的《侏儒也是從小長大》Even Dwarfs Started Small,這部以一黨制獨裁政府為背景的影片因為有宣揚法西斯主義嫌疑,被德國政府禁映。但其實影片不過是世界政治的象徵而已,他中心內容描寫的其實是瘋人院裡侏儒的反叛行為。1972年,因為《天譴》一片,荷索獲得了國際性的聲譽。本片也是荷索與著名演員克勞金斯基(Klaus Kinski)的初次合作。但其實兩人早在多年前就應該有交集,因為他們曾經共住過同一幢公寓。《天譴》描寫1650到1651年當中,西班牙遠征者Gonzalo Pizarro帶領一支部隊,遠赴秘魯叢林探尋寶藏的故事。影片觸及了疾病,殘忍以及殖民主義的主題。1975年,荷索的《賈斯柏荷西之謎》獲得了更大的榮譽,在坎城影展斬獲了評審團大獎。雖然這不是一部紀錄片,講述的卻是一個發生在1828年的真實故事:德國紐倫堡有一個小男孩荷西,由於自幼孤獨地生活在黑暗的地窖中,不能行走不能說話。荷索挑選了一名真正曾經患有精神病的演員飾演這個角色。結果是異常震撼的。1982年,荷索又以一部描述愛爾蘭僑民企圖在叢林中建造一座歌劇院,最後被大自然擊敗的故事的瘋狂影片《陸上行舟》,在坎城影展獲得了最佳導演獎。荷索拍攝本片的過程與影片內容一樣瘋狂,整個攝製組居然將一艘重達320噸的氣墊船拖到了亞馬遜叢林的山頂。   《陸上行舟》是荷索電影前半程重要的一個句點。之後,他開始漸漸往紀錄片方向探尋。1992年執導的《黑暗的教訓》Lessons of Darkness,探討了波斯灣戰爭對科威特造成的環境問題,影片在Discovery頻道播出後獲得了極大的好評。1998年,執導的《小小迪特想要飛》Little Dieter Needs to Fly獲得了國際紀錄片協會傑出紀錄片獎。這是一部敘述越戰倖存囚徒故事的紀錄片。2004年拍攝的《白鑽石》The White Diamond仍舊是一部雄心勃勃主題的紀錄片,描寫工程師葛雷道林頓博士,計畫在南美蓋亞那的凱亞特瀑布區,乘坐滿載著夢想的自製氦氣飛船,飛過雨林頂端。荷索的大部分電影都不賺錢,不過一旦有盈利,他必定會把利潤拿出來投資到下一部電影中去。無數次,荷索知道根本就沒有錢去拍電影,但他卻堅持開機,但睡不起旅館的時候就睡在汽車裡。「電影投資只有當一把火點燃另一把火的時候,才會來到。」荷索曾如此說道。荷索早年拍片的時候,看到很多擁有抱負的影人最終以失敗而歸,他就堅持認為,這絕非因為金錢問題,而是管理和奉獻問題。荷索的作品雖然在世界影壇享有盛譽,但在德國國內其實從未被待見,甚至是被漠視。電影學者Michael Atkinson曾經在〈Film Comment〉如此撰文高度評價荷索:「絕少有電影人擁有像他那樣充滿力量、清晰的視野,能夠拍攝好每一個畫面,對每一個發現的外景、自然景色、意外事故以及蝴蝶都能抱有巨大的激情……荷索電影的關鍵理念不是敘述,而是他的凝視,他對所看所感投入的激情的再現,這是他在電影世界中的分量所在。這不是風格,是本質。」  
人氣:712
相關文章
共3則
個人簡介:

韋納荷索是著名德國新電影四傑之一。荷索拍片經歷與其本人生平一樣傳奇。17歲打了人生一通電話,19歲以打工掙得的零用錢拍攝電影處女作,也因此被美國航空總署聘為短片執導人。1968年,以長片處女作《生命的訊息》轟動柏林,登上國際影壇,從此一發不可收拾。1972年在秘魯拍攝的《天譴》,以最頑強的方式考察人與歷史、自然的關係以及帝國殖民的主題。整個1970年代至80年代,荷索電影都圍繞著這一主題。其中1982年的《陸上行舟》更以搏命方式完成,鑄就影壇神話。90年代後,荷索以拍攝紀錄片為主,《荷索的尼斯湖水怪之謎》Incident at Loch Ness、《冰旅紀事》Encounters at the End of the World都是最典型不過的荷索作品。此外,偶而為之的劇情片像《搶救黎明》Rescue Dawn、《爆裂警官》Bad Lieutenant: Port of Call New Orleans也獲得了極佳的好評。亦嘗試3D紀錄片《荷索之3D秘境夢遊》Cave of Forgotten Dreams。2017年韋納荷索獲得了第70屆的坎城影展導演雙周之「金馬車獎」象徵終身成就之最高榮譽獎項,他同時也是歷年首位獲獎的德國人。

 

韋納荷索剛出世,父母就離異。在年少成長階段,他一直使用Werner Stipetic這個名字,Stipetic是他母親出嫁前的姓。後來他自己把姓改成了現在的「荷索」(Herzog),因為這個詞在德語中有公爵的意思,而且他認為還代表著戲劇天分。荷索出生時正值德國納粹全力投入二戰的時刻,甚至他出生的那幾天空襲炸彈就轟掉了他家鄰居的房子。母親為了保護家人安全,帶著小荷索和他的弟弟搬到了德國、奧地利邊境Sachrang小鎮中的小村莊居住。事後證明,這是一個非常安全的抉擇,但是地處偏遠的Sachrang也同時帶來了另外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的童年時代與外界完全是隔離的,」荷索曾如此告訴〈荷索談荷索〉Herzog on Herzog的編輯Paul Cronin。「童年時代,我對電影一無所知,甚至連電話都沒見過。汽車對我來說完全是轟動一時的東西……我十二歲才第一次見到香蕉,十七歲才第一次打電話。」他們住的房子甚至沒有自來水,母親用有些乾燥的蕨類植物做成的布袋代替了床墊。

 

荷索後來說,在一個不方便的環境長大,對他日後想像力的激發與愛思考習慣的養成,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荷索還曾告訴Cronin,一座廢墟般的城市對成人來說是劫難,小孩子卻很開心。「孩子們接管了所有被炸彈轟炸過的街區,在那裡他們盡情的模仿表演那曾發生過的無數災難。我認識過的每一個童年時代生在戰後德國的人,談起那段時光無不神情陶醉。這是一個最混亂的時代。沒有管束的父輩,沒有可以依循的法則。我們必須從廢墟中建立一切。」到了1954年,荷索一家才搬到了慕尼黑,住進寬敞的大屋子裡。根據荷索的描述,回到慕尼黑後,他主要的時光都花在了閱讀上。 其實荷索的母親也注意到了他兒子與同齡人的迥異,她曾經對Cronin這樣說過:「荷索在學校讀書的時候,什麼也沒學到。他好像從來不讀應該要讀的書,從來不學習,從來不知道應該要知道的事情。但實際上,韋納什麼都明白。他的敏感度異常強大。即使是最細微的聲音,他聽到之後哪怕過了十年都會記得,並且會用某個方式運用它。但他完全沒有解釋東西的能力。他明白,他看到,他理解,但解釋不了。」

 

荷索生平第一次看到電影是十一歲那年,影片都是關於愛斯基摩(Eskimos)人、埤格米人(pygmies)什麼的,對此他沒有留下什麼印象。之後還看了不少像《泰山》Tarzan這樣的B級美國片,但仍舊沒有引發他對電影媒介的興趣。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一部《傅滿州》Fu Manchu 電影,他才有所觸動。片中有一幕是,一位替身演員從60英尺高空跳下來,同時還不斷地翻筋斗,做踢腿動作。這一幕後來在影片中還重複出現了一次,這讓荷索有點匪夷所思。「看到這一幕之前,我覺得這只是我一直在銀幕上看到的一些寫實性的東西,電影不過是在紀錄一些東西,」〈荷索談荷索〉中的荷索如此說道。「但是突然我就覺得電影是如何敘述,如何剪輯,及其張力與懸疑是如何建構的了,從那一天開始電影對我來說就完全是另一樣東西了。」在青年時代,荷索就開始週期性的消失一陣子。他會步行或者搭便車周遊全國。十六歲那年,他一個人跑到英國的曼徹斯特港一個碼頭打工。十七歲那年,他開始為拍電影存錢,白天上學,晚上到鋼鐵廠打工。之前,他有個劇本還獲得了某個製片人的認可,但最後發現他不過是個小毛頭,就取消了拍片計畫。這件事情讓荷索明白,要拍電影,就只能自己出錢幹。十九歲那年,在沒有接受任何訓練的條件下,荷索拍攝了生平第一部作品,一部名為「Herakles」的短片。這部短片充滿了大量的剪輯技巧,當時在利曼(Le Mans)大賽發生過一起交通事故,他把這起事故的一些畫面與建築工人的身體反復剪輯,以產生化學效應。雖然荷索後來認為自己這部電影很愚蠢,但他也承認這次拍攝經歷是一次很美妙的見習。二十二歲那年,荷索接受富布萊特法案基金提供的獎學金到美國留學。他在匹茲堡選擇了一所學校,這所工人階級性格鮮明的城市吸引了他。但沒想到只呆了三天他就膩了,離開了這座城市。他沒有足夠的回家路費。幸運的是,他馬上獲得了為NASA拍攝電影的工作。不過正當他開始工作的時候,一份安全調查卻顯示,荷索有退學紀錄,這嚴重有悖於他的學生護照。當意識到自己有可能被遣送回國之後,荷索馬上開著他那輛生銹的大眾汽車前往紐約,幾乎是在車上度過了一整個冬天。接著,荷索又流浪到墨西哥,靠在邊境走私物品(主要是電視機)謀生過活。

 

荷索認為他的遊蕩生活是人類一種基本的生活經驗,這是電影拍攝的重要源泉。在〈荷索談荷索〉中,他給那些有抱負的電影人如此的建議:「到真實的世界去,在色情俱樂部當個保鏢,在瘋人院、屠宰場當看門人。靠雙腳行走,學習語言,學習與電影無關的手藝或者謀生技巧。電影必須以真實的生活經驗為依託。我知道我電影中大部分東西都不僅僅是虛構,它很多就是生活本身,我的生活。當你讀了康拉德(Joseph Conrad)或者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書後,你會明白包含了多少真實生活。」

 

1966,荷索建立了韋納荷索電影製作公司,正式開始拍攝電影。1967年,他拍攝的又一部短片《Last Words》,獲得了德國奧伯豪森影展大獎。1968年,他拍攝了生平第一部長片《生命的訊息》,這是一部帶有強烈自我表現主義的電影,敘述一位療傷的士兵來到希臘某個小島後,逐漸無法忍受壓抑的氣氛,精神瀕臨失控,最後爆發關頭被逮捕的故事。影片不僅榮獲了德國國家電影獎最佳影片獎,還獲得了柏林影展銀熊獎,這代表著荷索電影生涯的正式起步。1970年,荷索拍攝了第二部長片,即備受爭議的《侏儒也是從小長大》Even Dwarfs Started Small,這部以一黨制獨裁政府為背景的影片因為有宣揚法西斯主義嫌疑,被德國政府禁映。但其實影片不過是世界政治的象徵而已,他中心內容描寫的其實是瘋人院裡侏儒的反叛行為。1972年,因為《天譴》一片,荷索獲得了國際性的聲譽。本片也是荷索與著名演員克勞金斯基(Klaus Kinski)的初次合作。但其實兩人早在多年前就應該有交集,因為他們曾經共住過同一幢公寓。《天譴》描寫1650到1651年當中,西班牙遠征者Gonzalo Pizarro帶領一支部隊,遠赴秘魯叢林探尋寶藏的故事。影片觸及了疾病,殘忍以及殖民主義的主題。1975年,荷索的《賈斯柏荷西之謎》獲得了更大的榮譽,在坎城影展斬獲了評審團大獎。雖然這不是一部紀錄片,講述的卻是一個發生在1828年的真實故事:德國紐倫堡有一個小男孩荷西,由於自幼孤獨地生活在黑暗的地窖中,不能行走不能說話。荷索挑選了一名真正曾經患有精神病的演員飾演這個角色。結果是異常震撼的。1982年,荷索又以一部描述愛爾蘭僑民企圖在叢林中建造一座歌劇院,最後被大自然擊敗的故事的瘋狂影片《陸上行舟》,在坎城影展獲得了最佳導演獎。荷索拍攝本片的過程與影片內容一樣瘋狂,整個攝製組居然將一艘重達320噸的氣墊船拖到了亞馬遜叢林的山頂。

 

《陸上行舟》是荷索電影前半程重要的一個句點。之後,他開始漸漸往紀錄片方向探尋。1992年執導的《黑暗的教訓》Lessons of Darkness,探討了波斯灣戰爭對科威特造成的環境問題,影片在Discovery頻道播出後獲得了極大的好評。1998年,執導的《小小迪特想要飛》Little Dieter Needs to Fly獲得了國際紀錄片協會傑出紀錄片獎。這是一部敘述越戰倖存囚徒故事的紀錄片。2004年拍攝的《白鑽石》The White Diamond仍舊是一部雄心勃勃主題的紀錄片,描寫工程師葛雷道林頓博士,計畫在南美蓋亞那的凱亞特瀑布區,乘坐滿載著夢想的自製氦氣飛船,飛過雨林頂端。荷索的大部分電影都不賺錢,不過一旦有盈利,他必定會把利潤拿出來投資到下一部電影中去。無數次,荷索知道根本就沒有錢去拍電影,但他卻堅持開機,但睡不起旅館的時候就睡在汽車裡。「電影投資只有當一把火點燃另一把火的時候,才會來到。」荷索曾如此說道。荷索早年拍片的時候,看到很多擁有抱負的影人最終以失敗而歸,他就堅持認為,這絕非因為金錢問題,而是管理和奉獻問題。荷索的作品雖然在世界影壇享有盛譽,但在德國國內其實從未被待見,甚至是被漠視。電影學者Michael Atkinson曾經在〈Film Comment〉如此撰文高度評價荷索:「絕少有電影人擁有像他那樣充滿力量、清晰的視野,能夠拍攝好每一個畫面,對每一個發現的外景、自然景色、意外事故以及蝴蝶都能抱有巨大的激情……荷索電影的關鍵理念不是敘述,而是他的凝視,他對所看所感投入的激情的再現,這是他在電影世界中的分量所在。這不是風格,是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