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黑魔女2

迪士尼最知名的反派黑魔女回來了!除了安潔莉娜裘莉再度回歸飾演黑魔女梅菲瑟,艾兒芬妮演出睡美人公主奧蘿拉,續集還加入蜜雪兒菲佛飾演的英格麗皇后。對人類還是存有戒心的梅菲瑟,一心想保護奧蘿拉公主,卻適得其反,不但與公主的關係岌岌可危,還可能引發一場牽連無辜的大戰…

統計時間 : 2019-10-19~2019-10-20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1~2019-10-13
藍波:最後一滴血

★跨越37年,銀幕傳奇英雄,正宗系列震撼最終章

★1982年,我們有《第一滴血》

★1985年,我們有《第一滴血2》

★198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3》

★200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4》

★2019年,終於等到 最終章《藍波:最後一滴血》

 

養精蓄銳,整裝待戰,精彩完結,不容錯過

遠離血腥戰場的英雄藍波(席維斯史特龍 飾),深陷創傷症候群(PTSD)的困擾,獨居在偏僻的農場中,過著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但當藍波得知朋友女兒遭到墨西哥毒販的綁架,他立刻展開調查與救援,與毒梟殊死搏鬥。 這次他將再次運用精湛的機關與戰鬥技巧,完成最後一次營救任務。

 

【幕後花絮】

 

藍波第五集,其實從2015年就已經宣佈過要開拍,當時史特龍透漏,這將會是「最後一滴血」,表示這會是藍波的最後一部電影。只是中間史特龍跑去拍洛基的衍生片《金牌拳手2》,才再回過頭來拍攝藍波,因此才讓觀眾等這麼久的時間。

統計時間 : 2019-10-22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韋納潘索Werner Penzel

生  日:1950
個人簡介:1950年生於德國科隆,1960年正值少年的韋納開始醉心於音樂和文學,玩樂團和寫詩成了他最大的興趣,作品也曾見刊於當地獨立刊物,後來無意間開始接觸影像藝術,便開始對影像創作產生莫大的興趣。1970年代於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劇團工作,一段時間後回到德國,於慕尼黑電影學院接受電影正規教育。之後開始走訪世界各地,足跡踏遍中南美洲、北非、印度、美國和日本,其中他花了最多時間在日本的禪寺修行。1987年他和長期合作的夥伴尼可拉斯亨伯特創立了公司「CineNomad」,並於1995年開始開班授課,於慕尼黑、柏林、蘇黎士、日內瓦、盧卡諾、洛桑等地教授電影藝術。2005年首次造訪安泰寺,深受其獨特文化吸引。2009年移居日本淡路島,和日本合作夥伴茂木綾子繼續致力於電影工作,以及音樂和藝術的創作,並做了一系列日本文化及人文研究計畫,包括兩人合作的另一部作品《幸福,每一天》,紀錄日本鹿兒島身心障礙者的居所「Shobu學園」,透過四年貼身紀錄的日常來反映現代社會的景象。導演韋納潘索:「我並不是要拍一部『關於』安泰寺的電影,像個旁觀者看著美麗的風景、緩步的僧人、精巧的廟宇建築;我們要紀錄的是在此地身在其中一起修行的過程,所以這是一部『在』安泰寺之中的電影。」
人氣:1859
相關文章
共2則
個人簡介:

1950年生於德國科隆,1960年正值少年的韋納開始醉心於音樂和文學,玩樂團和寫詩成了他最大的興趣,作品也曾見刊於當地獨立刊物,後來無意間開始接觸影像藝術,便開始對影像創作產生莫大的興趣。1970年代於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劇團工作,一段時間後回到德國,於慕尼黑電影學院接受電影正規教育。

之後開始走訪世界各地,足跡踏遍中南美洲、北非、印度、美國和日本,其中他花了最多時間在日本的禪寺修行。1987年他和長期合作的夥伴尼可拉斯亨伯特創立了公司「CineNomad」,並於1995年開始開班授課,於慕尼黑、柏林、蘇黎士、日內瓦、盧卡諾、洛桑等地教授電影藝術。

2005年首次造訪安泰寺,深受其獨特文化吸引。2009年移居日本淡路島,和日本合作夥伴茂木綾子繼續致力於電影工作,以及音樂和藝術的創作,並做了一系列日本文化及人文研究計畫,包括兩人合作的另一部作品《幸福,每一天》,紀錄日本鹿兒島身心障礙者的居所「Shobu學園」,透過四年貼身紀錄的日常來反映現代社會的景象。

導演韋納潘索:「我並不是要拍一部『關於』安泰寺的電影,像個旁觀者看著美麗的風景、緩步的僧人、精巧的廟宇建築;我們要紀錄的是在此地身在其中一起修行的過程,所以這是一部『在』安泰寺之中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