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心傾聽您的建議
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自從侏羅紀世界主題樂園與豪華渡假村,被逃出牢籠的恐龍徹底摧毀之後,三年已經過去了,努布拉島也早就遭道人類遺棄,放任存活下來的各種恐龍在叢林中自生自滅。當島上的休眠火山又開始蠢蠢欲動,歐文(克里斯普拉特 飾)和克萊兒(布萊絲達拉斯霍華 飾)便展開一項救援行動,率隊前往努布拉島,拯救島上的恐龍免於這場足以讓恐龍再度滅絕的大災難。歐文一心一意只想找到小藍,他從小養大的一隻迅猛龍,也是他訓練的那群迅猛龍小隊的隊長,牠目前仍在荒野叢林中獨自求生。克萊兒則是因為出於她對恐龍這個物種的尊敬參與這項行動。

 

當他們一群人來到這座危機四伏的小島,岩漿開始到處噴發,他們在試圖搶救小島上的恐龍之際,竟然發掘了一項天大的陰謀,很可能讓全地球陷入自從史前時期以來最可怕的危險處境。這部全新暑假大片和影史最受歡迎、最賣座的經典名片之一《侏羅紀公園》,同樣有令人嘆為觀止的奇觀,以及驚心動魄的刺激動作場面,大受全球觀眾喜愛的角色和恐龍將強勢回歸,另外還有更駭人的全新恐龍加入,帶領觀眾踏上一場令人心驚膽戰、精彩刺激的冒險之旅。

 

歡迎來到《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侏羅紀世界》的男女主角克里斯普拉特和布萊絲達拉斯霍華再度回歸演出,執行製片史蒂芬史匹柏與柯林崔佛洛也再度參與製作這部史詩動作冒險鉅片。這部電影的導演是J.A.巴亞納(《浩劫奇蹟》、《靈異孤兒院》),編劇則是《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一片的導演柯林崔佛洛,以及該片的共同編劇德瑞克康納。製片法蘭克馬歇爾和派特克勞利也再度和史蒂芬史匹柏與柯林崔佛洛合作,共同製作這部精彩絕倫、驚險刺激的續集電影。

 

製片蓓蘭亞提恩莎也加入製作團隊。堅強的演員陣容還有詹姆斯克隆威爾(《我不笨,我有話要說》),他飾演班傑明洛克伍德,一名超級有錢的企業家,曾經和約翰哈蒙德博士合作,共同創造侏羅紀公園;賈斯提斯史密斯(Netflix原創影集《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他飾演法蘭克林韋伯,他是克萊兒創辦的恐龍保護組織裡聰明絕頂的電腦駭客,他寧願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面,而不是參與危險的救援任務;丹妮拉皮內達(喜劇影集《一路繞行》),她飾演奇亞羅德里格茲博士,一名天才型的古生物獸醫,但是她尚未在活生生的恐龍身上發揮她這項特殊的專長;瑞夫史波(《普羅米修斯》),他飾演伊萊米爾斯,洛克伍德的左右手,他負責招募克萊兒和歐文,前往努布拉島,把恐龍帶到一處私人的的保護區;泰德李凡(《隔離島》),他飾演威特利,一名冷酷無情的傭兵,米爾斯派他指揮努布拉島的地面行動;陶比瓊斯(《美國隊長》),他飾演艾佛索,米爾斯請他來負責監督恐龍救援行動結束之後,在洛克伍德莊園進行的秘密行動;潔拉汀卓別林(《怪物來敲門》),她飾演愛莉絲,洛克伍德莊園的女管家,她也守護著洛克伍德家族的重大秘密;以及伊莎貝拉瑟曼,這是她首度演出電影,她飾演洛克伍德樂觀活潑的外孫女梅西,一個十歲大的小女孩,這一輩子都住在這座占地寬廣的奢華莊園。

 

《侏羅紀》系列電影的老臉孔黃榮亮和傑夫高布倫分別再度飾演他們各自的角色,吳亨利博士和伊恩馬科姆博士。吳亨利博士是一名墮落的遺傳學家,一提到他的名字就讓人想到一開始創造出活生生恐龍的國際基因科技公司,他在追尋重大科學突破的同時,卻也變得自私短視,一心只想滿足他個人的野心。至於伊恩馬科姆博士,他早就在25年前預料到約翰哈蒙德創立的侏羅紀公園會成為大災難,而他對於混沌理論以及人類濫用權力的深入理解極具洞悉性,由其是當歐文和克萊兒發掘了一項史上最致命的陰謀。

 

導演J.A.巴亞納率領的幕後工作團隊包括攝影指導奧斯卡法拉(《怪物來敲門》、《靈異孤兒院》)、美術指導安迪尼可森(《地心引力》、《美國隊長》)、服裝設計師珊咪薛頓狄佛(《人造意識》、《模仿遊戲》)、曾經榮獲奧斯獎的特效總監尼爾史坎倫(《STAR WARS:原力覺醒》、《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以及曾經榮獲奧斯卡獎的配樂師麥可吉亞奇諾(《天外奇蹟》、《侏羅紀世界》)。《侏羅紀公園》主題音樂則是由曾經贏得五座奧斯卡獎的配樂大師約翰威廉斯(《星際大戰》系列電影、《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編寫。《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一片在英國和夏威夷群島拍攝。

 

統計時間 : 2018-06-16~2018-06-17
超人特攻隊2

最受觀眾喜歡的超人家族回來了! 睽違13年,皮克斯終於重啟本系列。《超人特攻隊2》故事設定在第一集結束後,民眾們對超級英雄的想法改觀,一連串的事件讓本來在家當家庭主婦的超能太太反而成為超級英雄代言人,四處奔走。超能先生則是在家當超級奶爸,雖然心有不甘,卻意外發現小兒子小杰超驚人的超能力,這次他們又會碰到甚麼挑戰呢? 

 

《超人特攻隊》導演與角色將全數回歸,再次為觀眾帶來充滿冒險又笑料十足的《超人特攻隊2》。

 

統計時間 : 2018-06-15~2018-06-17
蟻人與黃蜂女

故事接續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之後,史考特朗恩因為參與了內戰判刑,帶上電子腳鐐,居家監禁,在父親和蟻人兩個角色中左支右絀。眼看刑期終於快服滿,皮姆博士和荷普又帶著危急的任務找上門,史考特不得不再次穿上蟻人裝束,與黃蜂女一起對抗來自過去的黑暗秘密。

統計時間 : 2018-06-25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
生  日:1937-11-30
個人簡介:雷利史考特於1937年11月30日出生在英格蘭的港口城市South Shields。由於自小鍾情美術藝術,1954至1958年,史考特就讀於West Hartlepool College of Art主攻設計。1960至1962年,史考特又在倫敦的Royal College of Art進修平面設計。期間,他發表了一部由他弟弟東尼史考特和他父親主演的短片《Boy and Bicycle》。這部短片所呈現出的視覺元素,奠定了史考特日後電影作品獨一無二的影像風格。畢業後,史考特作為一名設計師來到了BBC,但卻被培訓成一個通俗劇的導演(執導了《Z-Cars》、《Softly, Softly》、《Adam Adamant Lives!》等影集)。1968年,史考特離開BBC,建立了一家廣告製作公司Ridley Scott Associates。於是乎,整個1970年代,史考特在歐洲拍攝了大量的電視廣告。1977年,史考特開始進軍大銀幕,處女作《決鬥的人》一經推出便全票通過,獲得了坎城影展的評審團處女作大獎。1979年,由史考特執導的《異形》再次大獲成功。一時之間,片約不斷。就在這時,《銀翼殺手》卻實實在在地給史考特上演了一齣「滑鐵盧戰役」。然而,史考特依舊在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推出了眾多佳片。包括:《黑雨》、《末路狂花》、《1492》。儘管後來由傑夫布里吉主演的《巨浪》與黛咪摩兒主演的《魔鬼女大兵》差強人意,但千禧年之後史考特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銀幕轟炸。傳記類的《神鬼戰士》、驚悚類的《人魔》、戰爭類的《黑鷹計畫》、史詩類的《王者天下》、犯罪類的《美國黑幫》、政治驚悚類的《謊言對決》,更曾以《神鬼戰士》獲得2000年奧斯卡最佳影片。近年代表作為科幻片《普羅米修斯》、《絕地救援》、《異形:聖約》等。雷利史考特於2016年獲得美國導演工會終身成就獎。   很難用「作者論」的方法去定義史考特的影視作品。「大師,一生只拍一部作品」的響亮口號在史考特的身上,顯然是不適用的。從史考特的處女作《決鬥的人》算起,短短31年之間,史考特用他手上的導筒創造了一部又一部類型各異、品質精良的電影作品。用「類型片」全能導演來形容史考特的創作生涯,是一點也不為過的。自上個世紀七○年代以來,影展儼然扮演著跳板的功能,向好萊塢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外援」。而史考特就是其中的先驅,之後的諾蘭、古勒摩無不走著跟史考特相同的道路。隨著《決鬥的人》在坎城的一鳴驚人,史考特很快就接到了來自好萊塢的邀約。於是,我們看到了後被〈娛樂週刊〉評為影史第三恐怖的電影《異形》。時隔三年之後,史考特帶來了一部純屬原創的科幻電影《銀翼殺手》。這部改編自菲立普K迪克(Philip K. Dick)的科幻小說〈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1968)的電影用一種無比宏偉而又精雕細琢的鏡頭展現了一個烏煙瘴氣、人性墮落的未來社會。   此後幾年,史考特相繼打造了《黑魔王》、《黑雨》等幾部Cult電影。史考特的好萊塢之路真正得以開啟,還得算那部1991年的公路電影《末路狂花》,這部被譽為「女權主義」代表作的影片,一經推出便票房大捷(美國票房:四千五百萬美元)。該片的成功,極大地開拓了以往史考特影片陰沈、黑暗、晦澀的敘事構造。這點在2000年的《神鬼戰士》得到了極大的發揚。史考特開始一發不可收拾地朝著「類型片」全能的導演之路邁進。2001年史考特以紀錄片的拍攝方式導演了一場最為逼真的中東戰爭《黑鷹計劃》;同年,史考特用迥別於以往好萊塢式的「噁心死人不償命」的恐怖片《人魔》,宣告了「心理懸念」之於恐怖片的致命要素。2003年的黑色幽默電影《火柴人》,2005年的史詩片《王者天下》,史考特一次又一次地用他獨一無二的視角闡述著那些日漸老邁的「類型片」。當然,老美玩「類型片」玩得最出色的還得算黑幫犯罪電影。於是,史考特在完成了那部「陽光燦爛」的《美好的一年》之後,邀來了羅素克洛和丹佐華盛頓打造了一部混合了《教父》、《疤面煞星》、《四海好傢伙》等眾多美國經典犯罪電影元素的黑幫片《美國黑幫》。到此,史考特對於「類型片」的操控如火純青。史考特不只一次地說過,「好萊塢是一個產業,不是藝術形式,很多人反復強調這一底線。但從另一面看,翻來覆去重拍「類型片」太可悲了」。   就好像勞勃狄尼洛之於馬丁史柯西斯,羅素克洛亦是史考特影片當仁不讓的「御用演員」。一個英國人,一個澳洲人,卻在好萊塢向全球影迷奉獻了四部佳作。《謊言對決》裡的CIA內部上司、《美國黑幫》裡的落魄員警、《美好的一年》裡的自大銀行家以及《神鬼戰士》裡的古羅馬奴隸,他們的之間的合作關係,已經很難說清到底是克洛的演技成就了史考特的作品,還是史考特的導筒成就了克洛的演技。史考特在接受美國〈時代〉雜誌採訪時說:「我覺得我們的脖子都很痛苦,這可能是我們相處融洽的唯一一個原因吧。當然,這只是一句玩笑話。克洛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總是能問出一些充滿智慧的問題。經常,你還沒有準備好,便發現自己已經身陷唇槍舌劍之中了,所以你必須時刻準備著。從本質上說,克洛就像是一隻稍顯自負的小狗。」那麼克洛又是如何評價這個只會用左手畫分鏡頭的老頭呢?「他是個實幹家…其他沒了。」這句極其簡單的評價,其實恰如其分地表現出了史考特在工作中的勤勉。「我的一個朋友說,藝術就像鯊魚,你必須不停的游,否則就會被吃掉。保持活躍是重要的。人們常常會問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沒什麼打算,讓我著迷的東西出現時,我就在那兒了。」史考特如是說。當然,克洛也並沒有只是一味地對著攝影機擺酷,拍攝《神鬼戰士》期間,為了追求逼真的效果,克洛的腳部和臀部多處在打鬥中骨折,肱二頭肌也被拉傷數次。更別提克洛為了拍攝《驚爆內幕》The Insider增肥的40磅在《神鬼戰士》拍攝期間,灰飛煙滅。   除了那二部彌漫著男性荷爾蒙氣息的《黑鷹計劃》與《神鬼戰士》,史考特的早期影片似乎更著重在女性心理世界的描寫。《異形》、《末路狂花》、《魔鬼女大兵》就可稱之為此中代表。「有人問為什麼我的電影裡沒有床戲,我是這麼看的:床戲其實是一件無聊的事,除非你親自做。」史考特如是說。顯而易見,史考特電影裡的女性從來不是那些妖嬈著腰肢,賣弄著屁股的金髮美女。上床,這件透過影像被小資意淫的橋段,與史考特的電影是絕緣的。   1982年史考特執導科幻電影《銀翼殺手》影片一上映,卻因為陰鬱的影像風格、晦澀的故事情節、凝重的哲學思索,所獲掌聲寥寥。也難怪,上個世紀八○年代,全美的主流院線幾乎家家臣服在《星際大戰》的絢麗世界與《印第安納瓊斯》的冒險刺激之下。被「視覺特效」寵壞的觀眾一時之間很難接受這部影像與內在思想異常前衛的電影亦屬正常。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視覺特效」的審美疲勞,2004年由英國〈衛報〉發起,60位頂尖科學家投票產生的影史最佳科幻電影的評選中,《銀翼殺手》拔得頭籌。2007年,當克里斯多福諾蘭在香港為《蝙蝠俠: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取景時,更是對他的班底製作人員反復播放《銀翼殺手》,說「這就是我們拍《黑暗騎士》的路子。」電影更在2017年推出《銀翼殺手2049》,不過導演則是由加拿大籍的丹尼維勒納夫執導,雷利史考特擔任製片。   「我見過你們人類無法想像的事情,在烈火中攻擊船隻,我看過海中電波在黑暗裡喋喋不休,那些時刻將在時光的洪流中消失,就像雨中的淚水。」這段影片結尾時洛伊噙著眼淚,哀婉的獨白,更是成為影史上最為悲愴而蒼涼的獨白。《銀翼殺手》淋漓盡致地藉由一連串長鏡頭呈現了出來。25年之後,2007年史考特終於在製片公司的協助下推出了《銀翼殺手:終極剪輯版》。當史考特被記者問及:時隔25年重新製作「終極剪輯版」的感想時,史考特說:「我從來就沒有忘記過它。《銀翼殺手》的設定充滿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可能是我做過最難的工作,因為當初沒有任何可供借鏡的東西。」   當然,這個修「平面美術設計」出身的男人,常常喜歡在自己的電影中加入帶有濃重寫實色彩的視覺構圖。一面是沈浸在鵝黃色裡屏息凝神的槍戰,一面是穿過斷壁殘垣的稀疏藍光,一種神秘而充滿浪漫氣息的美感,躍然銀幕。透過史考特的鏡頭,色彩出色地被當作一種傳遞情感的方式遞延了出來。以微縮模型和光學特效為主的《異形》,以幽藍和橙紅勾勒出的《銀翼殺手》,以及《神鬼戰士》臉上的血光,尤其是《末路狂花》的結尾:藍色與紅色構織成的警示燈圍繞在畫面下方,日落的黃、棕、紅色調隨著汽車揚起的塵土混合在了一起,整個色調將這一場景賦予了寧靜、祥和的氣氛。人物的內心世界與外界的現實世界,兩個強大的空間頃刻之間轟然坍塌。僅用一個畫面就可以輕易地詮釋出人物的心理活動,這是任何其他綜合藝術都無法做到的。2017年雷利史考特在美國洛杉磯「星光大道」(Hollywood Walk Of Fame)留名,為自己入行40年留下一隅見證。
人氣:2711
相關文章
共3則
個人簡介:

雷利史考特於1937年11月30日出生在英格蘭的港口城市South Shields。由於自小鍾情美術藝術,1954至1958年,史考特就讀於West Hartlepool College of Art主攻設計。1960至1962年,史考特又在倫敦的Royal College of Art進修平面設計。期間,他發表了一部由他弟弟東尼史考特和他父親主演的短片《Boy and Bicycle》。這部短片所呈現出的視覺元素,奠定了史考特日後電影作品獨一無二的影像風格。畢業後,史考特作為一名設計師來到了BBC,但卻被培訓成一個通俗劇的導演(執導了《Z-Cars》、《Softly, Softly》、《Adam Adamant Lives!》等影集)。1968年,史考特離開BBC,建立了一家廣告製作公司Ridley Scott Associates。於是乎,整個1970年代,史考特在歐洲拍攝了大量的電視廣告。1977年,史考特開始進軍大銀幕,處女作《決鬥的人》一經推出便全票通過,獲得了坎城影展的評審團處女作大獎。1979年,由史考特執導的《異形》再次大獲成功。一時之間,片約不斷。就在這時,《銀翼殺手》卻實實在在地給史考特上演了一齣「滑鐵盧戰役」。然而,史考特依舊在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推出了眾多佳片。包括:《黑雨》、《末路狂花》、《1492》。儘管後來由傑夫布里吉主演的《巨浪》與黛咪摩兒主演的《魔鬼女大兵》差強人意,但千禧年之後史考特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銀幕轟炸。傳記類的《神鬼戰士》、驚悚類的《人魔》、戰爭類的《黑鷹計畫》、史詩類的《王者天下》、犯罪類的《美國黑幫》、政治驚悚類的《謊言對決》,更曾以《神鬼戰士》獲得2000年奧斯卡最佳影片。近年代表作為科幻片《普羅米修斯》、《絕地救援》、《異形:聖約》等。雷利史考特於2016年獲得美國導演工會終身成就獎。

 

很難用「作者論」的方法去定義史考特的影視作品。「大師,一生只拍一部作品」的響亮口號在史考特的身上,顯然是不適用的。從史考特的處女作《決鬥的人》算起,短短31年之間,史考特用他手上的導筒創造了一部又一部類型各異、品質精良的電影作品。用「類型片」全能導演來形容史考特的創作生涯,是一點也不為過的。自上個世紀七○年代以來,影展儼然扮演著跳板的功能,向好萊塢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外援」。而史考特就是其中的先驅,之後的諾蘭、古勒摩無不走著跟史考特相同的道路。隨著《決鬥的人》在坎城的一鳴驚人,史考特很快就接到了來自好萊塢的邀約。於是,我們看到了後被〈娛樂週刊〉評為影史第三恐怖的電影《異形》。時隔三年之後,史考特帶來了一部純屬原創的科幻電影《銀翼殺手》。這部改編自菲立普K迪克(Philip K. Dick)的科幻小說〈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1968)的電影用一種無比宏偉而又精雕細琢的鏡頭展現了一個烏煙瘴氣、人性墮落的未來社會。

 

此後幾年,史考特相繼打造了《黑魔王》、《黑雨》等幾部Cult電影。史考特的好萊塢之路真正得以開啟,還得算那部1991年的公路電影《末路狂花》,這部被譽為「女權主義」代表作的影片,一經推出便票房大捷(美國票房:四千五百萬美元)。該片的成功,極大地開拓了以往史考特影片陰沈、黑暗、晦澀的敘事構造。這點在2000年的《神鬼戰士》得到了極大的發揚。史考特開始一發不可收拾地朝著「類型片」全能的導演之路邁進。2001年史考特以紀錄片的拍攝方式導演了一場最為逼真的中東戰爭《黑鷹計劃》;同年,史考特用迥別於以往好萊塢式的「噁心死人不償命」的恐怖片《人魔》,宣告了「心理懸念」之於恐怖片的致命要素。2003年的黑色幽默電影《火柴人》,2005年的史詩片《王者天下》,史考特一次又一次地用他獨一無二的視角闡述著那些日漸老邁的「類型片」。當然,老美玩「類型片」玩得最出色的還得算黑幫犯罪電影。於是,史考特在完成了那部「陽光燦爛」的《美好的一年》之後,邀來了羅素克洛和丹佐華盛頓打造了一部混合了《教父》、《疤面煞星》、《四海好傢伙》等眾多美國經典犯罪電影元素的黑幫片《美國黑幫》。到此,史考特對於「類型片」的操控如火純青。史考特不只一次地說過,「好萊塢是一個產業,不是藝術形式,很多人反復強調這一底線。但從另一面看,翻來覆去重拍「類型片」太可悲了」。

 

就好像勞勃狄尼洛之於馬丁史柯西斯,羅素克洛亦是史考特影片當仁不讓的「御用演員」。一個英國人,一個澳洲人,卻在好萊塢向全球影迷奉獻了四部佳作。《謊言對決》裡的CIA內部上司、《美國黑幫》裡的落魄員警、《美好的一年》裡的自大銀行家以及《神鬼戰士》裡的古羅馬奴隸,他們的之間的合作關係,已經很難說清到底是克洛的演技成就了史考特的作品,還是史考特的導筒成就了克洛的演技。史考特在接受美國〈時代〉雜誌採訪時說:「我覺得我們的脖子都很痛苦,這可能是我們相處融洽的唯一一個原因吧。當然,這只是一句玩笑話。克洛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總是能問出一些充滿智慧的問題。經常,你還沒有準備好,便發現自己已經身陷唇槍舌劍之中了,所以你必須時刻準備著。從本質上說,克洛就像是一隻稍顯自負的小狗。」那麼克洛又是如何評價這個只會用左手畫分鏡頭的老頭呢?「他是個實幹家…其他沒了。」這句極其簡單的評價,其實恰如其分地表現出了史考特在工作中的勤勉。「我的一個朋友說,藝術就像鯊魚,你必須不停的游,否則就會被吃掉。保持活躍是重要的。人們常常會問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沒什麼打算,讓我著迷的東西出現時,我就在那兒了。」史考特如是說。當然,克洛也並沒有只是一味地對著攝影機擺酷,拍攝《神鬼戰士》期間,為了追求逼真的效果,克洛的腳部和臀部多處在打鬥中骨折,肱二頭肌也被拉傷數次。更別提克洛為了拍攝《驚爆內幕》The Insider增肥的40磅在《神鬼戰士》拍攝期間,灰飛煙滅。

 

除了那二部彌漫著男性荷爾蒙氣息的《黑鷹計劃》與《神鬼戰士》,史考特的早期影片似乎更著重在女性心理世界的描寫。《異形》、《末路狂花》、《魔鬼女大兵》就可稱之為此中代表。「有人問為什麼我的電影裡沒有床戲,我是這麼看的:床戲其實是一件無聊的事,除非你親自做。」史考特如是說。顯而易見,史考特電影裡的女性從來不是那些妖嬈著腰肢,賣弄著屁股的金髮美女。上床,這件透過影像被小資意淫的橋段,與史考特的電影是絕緣的。

 

1982年史考特執導科幻電影《銀翼殺手》影片一上映,卻因為陰鬱的影像風格、晦澀的故事情節、凝重的哲學思索,所獲掌聲寥寥。也難怪,上個世紀八○年代,全美的主流院線幾乎家家臣服在《星際大戰》的絢麗世界與《印第安納瓊斯》的冒險刺激之下。被「視覺特效」寵壞的觀眾一時之間很難接受這部影像與內在思想異常前衛的電影亦屬正常。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視覺特效」的審美疲勞,2004年由英國〈衛報〉發起,60位頂尖科學家投票產生的影史最佳科幻電影的評選中,《銀翼殺手》拔得頭籌。2007年,當克里斯多福諾蘭在香港為《蝙蝠俠: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取景時,更是對他的班底製作人員反復播放《銀翼殺手》,說「這就是我們拍《黑暗騎士》的路子。」電影更在2017年推出《銀翼殺手2049》,不過導演則是由加拿大籍的丹尼維勒納夫執導,雷利史考特擔任製片。

 

「我見過你們人類無法想像的事情,在烈火中攻擊船隻,我看過海中電波在黑暗裡喋喋不休,那些時刻將在時光的洪流中消失,就像雨中的淚水。」這段影片結尾時洛伊噙著眼淚,哀婉的獨白,更是成為影史上最為悲愴而蒼涼的獨白。《銀翼殺手》淋漓盡致地藉由一連串長鏡頭呈現了出來。25年之後,2007年史考特終於在製片公司的協助下推出了《銀翼殺手:終極剪輯版》。當史考特被記者問及:時隔25年重新製作「終極剪輯版」的感想時,史考特說:「我從來就沒有忘記過它。《銀翼殺手》的設定充滿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可能是我做過最難的工作,因為當初沒有任何可供借鏡的東西。」

 

當然,這個修「平面美術設計」出身的男人,常常喜歡在自己的電影中加入帶有濃重寫實色彩的視覺構圖。一面是沈浸在鵝黃色裡屏息凝神的槍戰,一面是穿過斷壁殘垣的稀疏藍光,一種神秘而充滿浪漫氣息的美感,躍然銀幕。透過史考特的鏡頭,色彩出色地被當作一種傳遞情感的方式遞延了出來。以微縮模型和光學特效為主的《異形》,以幽藍和橙紅勾勒出的《銀翼殺手》,以及《神鬼戰士》臉上的血光,尤其是《末路狂花》的結尾:藍色與紅色構織成的警示燈圍繞在畫面下方,日落的黃、棕、紅色調隨著汽車揚起的塵土混合在了一起,整個色調將這一場景賦予了寧靜、祥和的氣氛。人物的內心世界與外界的現實世界,兩個強大的空間頃刻之間轟然坍塌。僅用一個畫面就可以輕易地詮釋出人物的心理活動,這是任何其他綜合藝術都無法做到的。2017年雷利史考特在美國洛杉磯「星光大道」(Hollywood Walk Of Fame)留名,為自己入行40年留下一隅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