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我們都值得,一次奮不顧身的愛

同居不交往,還沒有上床!?張哲凱(K)和宋媛媛(Cream)真的就這樣過了十年!兩人自高中失去家人後就成為彼此最親密的朋友、唯一的家人,他們相愛相依,卻不是戀人,只因K不定時復發的疾病讓他不敢承諾!為了讓Cream擁有他給不起的幸福,他決定隱瞞病情,擅自為心愛的人找到其他可以託付一生的對象......與其自私為對方規劃幸福,何不奮不顧身勇敢愛一次?

 

【關於電影】

 

關於電影

由mm2滿滿額娛樂 / 好好看文創聯合出品、製作偶像浪漫愛情新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改編自韓國爆紅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是近期韓片熱潮中,台灣近十年來首部翻拍韓國賣座片的電影作品,原版電影中令人爆淚的超感人情節不僅完整保留,更加入全新的角色及元素,將虐戀的揪心情節重新升級!

 

改編自韓國同名破億電影

陳意涵、劉以豪聯手演「虐心情侶」 台版比原版更催淚感人!

韓版《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2009年上映時,深刻動人的感人情節轟動全韓,票房突破354.1萬美金(台幣約1.05億),時隔超過10年,擅長刻畫人物感情的療癒系導演林孝謙、編劇呂安弦重新將原本故事改編,並特別邀來擅長詩意光影的香港攝影師關本良掌鏡,由劉以豪及陳意涵攜手主演片中賺人熱淚的「虐心情侶」,讓觀眾見證年度最偉大無悔的愛情!除此之外,張書豪、陳庭妮、吳映潔(鬼鬼)、禾浩辰(布魯斯)、大慶、石知田、姚愛甯都將現身電影當中,和男女主角同台飆戲,共度最悲傷感動的時刻!最強主創團隊及豪華演員卡司全部到位,目標超越韓版票房紀錄,成為今年最感人肺腑的必看電影!

 

世界首映最高規格!登釜山國際影展「Open Cinema」單元

 一票難求瞬間秒殺!5000名觀眾全場淚崩

國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入選亞洲最大影展之一的釜山國際影展,將在影展年度最具指標性的「Open Cinema」單元展開世界首映!該單元是每年釜山影展最熱門的活動,能入選此單元的電影,將會在能容納5000人的超大場地舉辦首映,為最高規格的待遇!以往入選此單元的台灣電影,還包括《我的少女時代》及《六弄咖啡館》兩部賣座強片,且《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挾著原版的超高人氣,5000張票券一開賣,5分鐘內便即刻秒殺!

 

天生歌姬A-Lin 獻唱電影主題曲「有一種悲傷」

獻出電影大銀幕演出初體驗!

天生歌姬A-Lin為《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獻唱原創電影主題曲〈有一種悲傷〉,由導演林孝謙為電影量身打造、親自填詞。透過A-Lin的天籟美聲,感受男女主角間深刻而密不可分的感情。A-Lin更是為電影獻出首次的銀幕初體驗,在片中就是飾演「自己」,演一位著名的實力派歌手。談起拍電影的感想,A-Lin熱情表示,此次擔任歌手的角色,於電影中呈現的橋段,非常像自己實際的生活經驗。其實A-Lin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嘗試戲劇的演出,此次能在鏡頭前展現自己,也希望觀眾能從電影中看見不一樣的A-Lin!

 

 

統計時間 : 2018-12-08~2018-12-09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

上次見到破壞王後,他和雲妮露在電玩店的生活非常愜意,但雲妮露的機台方向盤居然被玩家弄壞了,工廠已不再生產,因此「甜蜜衝刺」遊戲機台面臨被拔插頭的命運。破壞王與雲妮露打算利用立瓦新買的無線網路進入網路世界,再到網路拍賣上找到替代零件,這樣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進入網路世界的兩人大開眼界,一路上受到了網路賽車遊戲「致命關頭」的賽車手與熱門網站爆音的演算總監讚讚姐幫助,過關斬將籌集資金…。雲妮露在「致命關頭」中體會到久未感受的刺激,不確定自己是否想回到機台的世界,兩個好友對未來與夢想的理念因此分歧,他們該怎麼面對友情的挑戰?「甜蜜衝刺」會不會面臨GAME OVER的命運呢?

 

創意十足,惡搞無限的《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由第一集同時也是《動物方城市》導演瑞奇摩爾執導。這次找來女神蓋兒加朵為「致命關頭」賽車手配音,更將14位迪士尼公主齊聚一堂…《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將會在今年11月29日全面升級登場!

 

統計時間 : 2018-12-07~2018-12-09
水行俠

DC最新動作冒險片《水行俠》由溫子仁執導,傑森摩莫亞領銜主演片名角色,會帶領觀眾跨越七個海底王國中浩瀚、視覺上令人屏息的水中世界。這部電影將揭露半人類、半亞特蘭提斯人亞瑟庫瑞(Arthur Curry傑森摩莫亞 飾) 的起源故事,跟隨他踏上他畢生的旅程,這不只會迫使他面對自己的出身,也會讓他發現自己有沒有資格登上他與生俱來的……國王寶座。

 

這部電影的主要卡司還包括安柏赫德(《正義聯盟》、《舞力麥克:尺度極限》)飾演梅拉(Mera),勇猛的女戰士和水行俠旅程中的盟友;奧斯卡獎提名男演員威廉達佛(《前進高棉》、《蜘蛛人2》)飾演瓦寇博士(Vulko),亞特蘭提斯王權的顧問;派屈克威爾森(《厲陰宅》電影系列、《守護者》)飾演奥姆/海洋領主(Orm/Ocean Master),亞特蘭提斯的現任國王;杜夫朗格(《浴血任務》電影系列)飾演涅羅斯王(Nereus),亞特蘭提斯澤貝爾(Xebel)部族的國王;葉海亞阿巴杜馬汀二世(Netflix音樂影集《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飾演充滿復仇心的黑蝠鱝(Black Manta);以及奧斯卡獎影后妮可基嫚(《時時刻刻》、《漫漫回家路》)飾演亞瑟的母親亞特蘭娜女王(Atlanna);還有林路迪(《金剛戰士》)飾演莫克隊長(Captain Murk),亞特蘭提斯的突擊隊員;以及泰姆拉莫里森(《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綠光戰警隊》)飾演亞瑟的父親湯姆庫瑞(Tom Curry)。

 

編劇是大衛雷斯里強森麥高德瑞克(《厲陰宅2》)和威爾貝爾(《風雲男人幫》、電視影集《震撼教育》),故事來自傑夫強斯與溫子仁和威爾貝爾,改編自DC漫畫的人物,水行俠角色是由保羅諾里斯(Paul Norris)和摩特魏辛格(Mort Weisinger)創造。製片人是彼得沙弗蘭和羅布考恩,監製是黛博拉史耐德、查克史耐德、瓊柏格、傑夫強斯和濱田華特。

 

幕後創意團隊方面,溫子仁找來他的老班底,包括奧斯卡獎提名的攝影指導唐伯吉斯(《厲陰宅2》、《阿甘正傳》);跟他五度合作的剪接師寇克莫瑞(《厲陰宅》電影系列、《玩命關頭7》、《陰兒房》電影系列);以及製作設計比爾布雷斯基(《玩命關頭7》)。這次還加入服裝設計凱姆巴雷特(《駭客任務》三部曲、《蜘蛛人:驚奇再起》);以及配樂家魯柏葛雷森威廉斯(《神力女超人》)。

統計時間 : 2018-12-14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甄子丹Donnie Yen

生  日:1963-07-27
個人簡介:甄子丹出生於中國廣東廣州,2歲時遷居香港。早年接受過非常嚴格的武術訓練,12歲後赴美生活,後來因為朋友的介紹認識袁和平而進入電影界發展。1989年的《皇家師姐IV直擊證人》是他第一部展露真正水準的電影。1992年《新龍門客棧》、《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中兩次扮演大反派角色,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1994年與楊紫瓊聯合演出的《詠春》顯示了他的喜劇表演天分。九○年代後期他前往好萊塢發展,在《刀鋒戰士2》中擔任了動作指導一職。後來參演張藝謀導演的《英雄》,令甄子丹再次引起注意,並且從《千機變》開始,履次獲得動作設計類獎項。2008年,擔任電影《葉問》男主角,飾演詠春宗師葉問成名。2010年,他連續演出了四部動作片,展現了強勁的表演實力。之後幾年,他減少工作量,但《武俠》仍舊證明了他的實力。2016年甄子丹參演國際大型製作電影《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以及《限制級戰警:重返極限》,以武打明星再次開啟好萊塢的動作之門。   身為一名動作明星,甄子丹完全是繼承了父母的基因。甄子丹的父親是星島日報駐波士頓編輯,同時是一名小提琴手,母親是世界級武術家。表演與功夫就這麼一分為二的遺傳給了甄子丹。幼年的甄子丹生活在香港,當時的香港因為李小龍走紅掀起功夫片熱潮,再加上父母的影響,使得甄子丹瘋狂迷戀上功夫。一九七四年,甄子丹全家移民美國波士頓,而李小龍電影當時也風靡全美,這使得甄子丹更加的熱愛功夫。但是受李小龍影響的甄子丹酷愛的是自由搏擊,對於此道並不擅長的母親在一九七八年把甄子丹送到中國的北京什剎海體育運動學校受訓。兩年之後,甄子丹來到香港,希望能像李小龍一樣被電影界接納,成為功夫明星。但明星不是那麼好當的。在香港一無所獲的甄子丹最後還是回到了波士頓。明星夢做不成的甄子丹並沒有放棄武術,兩年後他再次回到了大陸,來到西安,向武術學院院長趙長軍求教傳統武術的技藝。之後在香港轉機回美國的時候,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著名的武術指導袁和平。而此時的袁和平正在尋找一位武術新人,甄子丹的出現正所謂可遇不可求,雙方一拍即合。   一九八四年袁和平自編自導的《醉太極》是甄子丹與袁和平的首次合作,也是甄子丹的電影處女作。影片講的是孤寒鹽莊老闆的獨子錢鐸常愛抱打不平,一次衝突中將惡少陶學打成白癡,陶父憤怒下,買通殺手鐵無情殘害錢家老少。錢鐸比武得勝回家時,只見家破人亡,被迫流浪街頭,受盡委屈。後巧遇太極拳高手陳皮梅,拜師勤練武功。此時,鐵無情找來欲斬草除根,展開一場正邪大戰。甄子丹在片中扮演錢鐸。就風格而言,這是一部典型的雜耍動作喜劇,袁和平想複製他與成龍合作的《蛇形刁手》式的動作喜劇。遺憾的是,甄子丹是正宗科班出身,他不像成龍那樣從京戲班子出來,有表演的底子,而且他本人氣質比較偏向正路,裝瘋賣傻並非他所擅長的。所以這部處女作絕非甄子丹的成功作品。一九八五年,甄子丹與袁和平再度合作,拍攝的動作片《情逢敵手》。這部電影有許多年少輕狂的玩笑以及非常喜劇化的笑料,展現了甄子丹輕捷靈活的身手和青春活力。此外,甄子丹別出心裁地將霹靂舞和功夫結合在一起,創造出獨一無二的霹靂功夫。最後的打鬥中融合了西式拳擊和跆拳道腿法,同時還使用許多道具,從拳擊場四面的圍欄、啞鈴到彈簧床,就連跳繩都被當做武器,相當創新又緊張刺激。《情逢敵手》的成績要比《醉太極》出色,香港電影界因此也接納了甄子丹,另外這最初的成功也證明了一件事情,甄子丹其實更適合演時裝片,而不是古裝片,正如他自我剖析的,「首先古裝片我覺得有一定的包袱在裡面,比如說它要根據這個人物的歷史背景,甚至有一些禮節都要有根據,你要演一個古裝人,你講話走路,所有一切包括武俠小說裡的禮儀都要保存著,因為觀眾不希望看到一個大俠他做一個不大俠的事情吧?但是在現代生活裡面,很多變數,和隨意的東西,對於演出來說,更有自由度,在武打設計和演出方面,變化更多,所以我更喜歡拍時裝片」。   與袁和平的兩次合作讓甄子丹順利入行,但之後幾年,他的演藝事業並不順利。一九八八年,在《特警屠龍》和《刑警本色》這兩部電影中,他連續擔任綠葉。一九八九年,甄子丹再次與老搭檔袁和平合作,演出當時在香港很受歡迎的「霸王花」系列電影《小蝦米對大鯨魚4直擊證人》。在本片中,甄子丹扮演脾氣火爆的美國警察Donny,與楊麗菁扮演的頭腦冷靜的香港皇家警察督察搭檔,共同保護一位被黑白兩道追殺的香港移民阿六。在這部電影,甄子丹展現出第一流的自由搏鬥技巧,一方面他展露了快如閃電的凌厲身手,另一方面多年來在美國的生活,也讓他扮演起美國警察來毫無障礙。《直擊證人》後來被公認為整個系列中最高品質的一部,這與甄子丹的加盟不可分開。一九九○年,甄子丹第四度與袁和平合作,演出了影片《洗黑錢》。這部影片對甄子丹的重要性,並非是他塑造角色如何具有突破性,而是他首次在一部動作片中擔任武術指導。他設計的動作場景,打破了傳統功夫片的武打模式,融合現代格鬥技巧與各種武術招式,展現出過人的腿功和武打技巧。此片被譽為動作影史的經典作。這之後香港電影進入最後的瘋狂歲月,幾乎每一位稍微有點名氣的演員都處於瘋狂接戲的狀態,這自然也使得甄子丹接演了很多品質不高的電影。像一九九一年的《魔唇劫》、《怒火威龍》就是如此,兩部影片的導演都沒什麼名氣,整個製作也非常廉價,所以擔綱主演的甄子丹也沒什麼發揮的空間。   一九九二年的兩部電影《新龍門客棧》、《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甄子丹雖然都沒有擔綱主角,而且扮演的都是大反派,但卻是他早年最具代表性的兩部作品。在《新龍門客棧》中,甄子丹扮演了頭號大反派,東廠首領曹少欽。這個角色異常的奸邪,這讓之前一直演出英武正面角色的甄子丹起初有些不適應,但後來他私下看了幾段京戲之後,漸漸領略到了角色的要點,終於成功塑造了這個角色。在《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中,甄子丹扮演清朝大臣納蘭元述。影片中有三場李連杰飾演的黃飛鴻與甄子丹的大戰戲,這三場打鬥戲是香港電影動作片歷史上最精彩的打鬥戲。不論是演員自身超強的武術功力,還是徐克超一流的剪輯與佈景技巧,都發揮到了極致。李連杰剛中帶柔的木棍與甄子丹的柔中帶剛的布棍,是一代動作片影迷難以忘懷的記憶。   一九九四年,甄子丹再與老搭檔袁和平合作,演出了《詠春》。影片描述出生在雲南一個偏僻山鎮中的詠春自幼習武,令前來搔擾的山賊心驚膽顫。鄰鎮富家黃學州一面對青年寡婦萬豔娘心懷垂涎,一面又想娶詠春為妻;詠春的姑姑芳姑則對黃暗自鍾情,有意投懷送抱;而與詠春自幼訂婚的梁博滔此時也來湊熱鬧,卻誤認萬豔娘為情侶,把男裝的詠春視為情敵。甄子丹在片中飾演梁博滔,女星楊紫瓊飾演詠春。嚴格來說,這部電影甄子丹的動作戲並不多,但卻是他演藝生涯中期很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因為此片很難得的讓觀眾見識到了他的喜劇表演功力。「這部戲演的很開心,主要是與楊紫瓊配合的很有默契,我本來對自己的喜劇表演沒什麼信心,但沒想到效果那麼好。」甄子丹多年後如此回憶道。   九○年代中後期,香港電影漸漸陷入低谷,每年的電影產量急遽下滑,這也嚴重威脅到了演員的生存。甄子丹在這個時期,一方面不斷的累積能量,另一方面盡可能地拓展自己的事業。他甚至還演出了幾部電視劇。一九九七年,甄子丹執導了自己的電影處女作《戰狼傳說》,影片使用了一種類似王家衛的炫目風格,但講的卻是十分老套的故事,也因此沒有獲得成功。一九九八年,不服輸的甄子丹執導了第二部導演作品,《殺殺人,跳跳舞》。令人奇怪的是,影片幾乎複製了《戰狼傳說》的失敗,這次失敗讓甄子丹看到了自己的能力所在,日後他雖然還有兩部導演掛名,但其實都是與他人合導。九○年代,香港電影幾乎已經瀕臨死亡,大批香港電影人前往好萊塢發展,甄子丹也不例外。他在新世紀初,在兩部好萊塢動作片中擔任了動作指導。一部是《超時空聖戰》Highlander: Endgame另一部是《刀鋒戰士2》。相較而言,《刀鋒戰士2》的成績更加突出一點,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是亞洲電影發燒友,是他想到邀請甄子丹擔任動作指導,「其實這是我的一個夢,因為甄子丹一直以來都是我最喜歡的動作明星之一。我本人尤其欣賞他那怪異的風格,但是為了符合我這部影片的風格,不得不讓他做了一點妥協,雜技式的格鬥是美國觀眾無法接受的,他們要看的是更暴力更真實的動作場景。而這對甄子丹來說,反而更加輕鬆。」在擔任《刀鋒戰士2》武術指導的這一年,甄子丹還抽空回中國,接受導演張藝謀的邀請,在開創中國大片紀元的《英雄》中扮演了一個份量不輕的配角:長空。在片中他與老搭檔李連杰有著精彩的對手戲。而且這對手戲與當年《黃飛鴻》中電光石火的正面較量非常不一樣,是那種非常寫意的風格,對演員身形的美感要求非常高,有過藝術訓練、會彈鋼琴的甄子丹演出這樣的角色也根本不是問題。「《英雄》我拍的很輕鬆,主要是動作戲導演不要求高難度的打鬥,只要求動作的美感,這要求對我來說真的一點都不高。」   二○○三年,香港電影來到了合拍片時代,兩大動作明星成龍、李連杰仍舊在好萊塢拍片,回到香港的甄子丹終於等到了爆發的時刻。從這一年開始,甄子丹不斷的挑戰自我,漸漸的成為香港動作片的代言人。第一部讓廣大動作片影迷感覺到耳目一新的甄子丹動作片,是二○○五年葉偉信執導的《殺破狼》,整部電影在劇情方面並沒有太多新意,但是動作戲實在令人歎為觀止,影片當年在多倫多影展放映後,影展官方便給予極高的評價,「這部電影不僅讓觀眾重新見識到了香港動作片精華所在,而且在原有的基礎上又有了重大的突破。」這一切當然歸功於動作指導以及演員甄子丹。影片最精彩的部分莫過於甄子丹與洪金寶、吳京的打鬥戲。尤其是與吳京在結尾處的後巷對打戲,被影評人認為是「兩位主角沒有任何編排的硬橋硬馬發揮」。但這一切都是錯覺,一切都是甄子丹精心編排設計的結果。他根據吳京慣常的打鬥風格,為他設計的動作,既具有專業武術運動員所獨有的觀賞性,同時又有實戰選手的狠勁和暴力感。而兩人具體的打鬥戲,甄子丹設計了一些似乎只有在真實搏鬥中才會出現的扭打戲,通常動作片中你來一拳我還一擊的場景,在本片中很少出現。此外,整個拍攝過程,甄子丹的團隊也顯示出當年香港電影劇組的作風,極端的敬業,連續十幾天的作業,高效率地拍完了動作戲。二○○八年,甄子丹擔任動作指導並主演的《導火線》,又將國際流行的混合格鬥引入了香港電影中,「這次我特地請來韓、日、美、泰等諸國搏擊高手,更突出力的美感,而不是賣弄血腥和暴力。」在整部電影中,甄子丹顯示出他在武術方面的天分,柔術、泰拳、摔跤,通通都難不倒他。他最後與反派鄒兆龍那場搏鬥戲,幾乎讓觀眾分辨不出這是真打還是假打。   當然,二○○八年對甄子丹來說,最引以為傲的,當然還是演出了《葉問》。影片主要敘述中日戰爭時期,佛山的詠春拳大師葉問向好友工廠的職員教授詠春拳以自保,免於土匪的一再侵擾。日軍將領三蒲派人來捉拿葉問,希望他將自身武術傳授給日本軍隊,葉問不願成為漢奸,因此公開挑戰三蒲,不料三蒲親信為保將軍能夠致勝而暗設埋伏,二人就此展開生死之戰!葉問是香港武術界大名鼎鼎的宗師級人物,能夠有機會演出這樣的角色,意義不亞於李連杰當年演出黃飛鴻,因此甄子丹倍感珍惜。甄子丹十多年前雖然演出過影片《詠春》,但從未研習過詠春拳,所以為了在外型上與武術大師葉問身形相似,一收到劇本便開始學習詠春拳,並大量細讀關於葉問及詠春的書籍,為演活葉問此角而做足了萬全準備。甄子丹在接受採訪時曾說,為了打好詠春拳,他每天都勤練木人樁,有練武底子的他學詠春並不感到困難,最難的是把過往所學的功夫全部拋開,腦海裡只有詠春拳法。《葉問》上映之後在中港臺三地都取得了極佳的票房和評價。甄子丹也一躍成為華語片最紅的動作明星!
人氣:6990
相關文章
共5則
個人簡介:

甄子丹出生於中國廣東廣州,2歲時遷居香港。早年接受過非常嚴格的武術訓練,12歲後赴美生活,後來因為朋友的介紹認識袁和平而進入電影界發展。1989年的《皇家師姐IV直擊證人》是他第一部展露真正水準的電影。1992年《新龍門客棧》、《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中兩次扮演大反派角色,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1994年與楊紫瓊聯合演出的《詠春》顯示了他的喜劇表演天分。九○年代後期他前往好萊塢發展,在《刀鋒戰士2》中擔任了動作指導一職。後來參演張藝謀導演的《英雄》,令甄子丹再次引起注意,並且從《千機變》開始,履次獲得動作設計類獎項。2008年,擔任電影《葉問》男主角,飾演詠春宗師葉問成名。2010年,他連續演出了四部動作片,展現了強勁的表演實力。之後幾年,他減少工作量,但《武俠》仍舊證明了他的實力。2016年甄子丹參演國際大型製作電影《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以及《限制級戰警:重返極限》,以武打明星再次開啟好萊塢的動作之門。

 

身為一名動作明星,甄子丹完全是繼承了父母的基因。甄子丹的父親是星島日報駐波士頓編輯,同時是一名小提琴手,母親是世界級武術家。表演與功夫就這麼一分為二的遺傳給了甄子丹。幼年的甄子丹生活在香港,當時的香港因為李小龍走紅掀起功夫片熱潮,再加上父母的影響,使得甄子丹瘋狂迷戀上功夫。一九七四年,甄子丹全家移民美國波士頓,而李小龍電影當時也風靡全美,這使得甄子丹更加的熱愛功夫。但是受李小龍影響的甄子丹酷愛的是自由搏擊,對於此道並不擅長的母親在一九七八年把甄子丹送到中國的北京什剎海體育運動學校受訓。兩年之後,甄子丹來到香港,希望能像李小龍一樣被電影界接納,成為功夫明星。但明星不是那麼好當的。在香港一無所獲的甄子丹最後還是回到了波士頓。明星夢做不成的甄子丹並沒有放棄武術,兩年後他再次回到了大陸,來到西安,向武術學院院長趙長軍求教傳統武術的技藝。之後在香港轉機回美國的時候,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著名的武術指導袁和平。而此時的袁和平正在尋找一位武術新人,甄子丹的出現正所謂可遇不可求,雙方一拍即合。

 

一九八四年袁和平自編自導的《醉太極》是甄子丹與袁和平的首次合作,也是甄子丹的電影處女作。影片講的是孤寒鹽莊老闆的獨子錢鐸常愛抱打不平,一次衝突中將惡少陶學打成白癡,陶父憤怒下,買通殺手鐵無情殘害錢家老少。錢鐸比武得勝回家時,只見家破人亡,被迫流浪街頭,受盡委屈。後巧遇太極拳高手陳皮梅,拜師勤練武功。此時,鐵無情找來欲斬草除根,展開一場正邪大戰。甄子丹在片中扮演錢鐸。就風格而言,這是一部典型的雜耍動作喜劇,袁和平想複製他與成龍合作的《蛇形刁手》式的動作喜劇。遺憾的是,甄子丹是正宗科班出身,他不像成龍那樣從京戲班子出來,有表演的底子,而且他本人氣質比較偏向正路,裝瘋賣傻並非他所擅長的。所以這部處女作絕非甄子丹的成功作品。一九八五年,甄子丹與袁和平再度合作,拍攝的動作片《情逢敵手》。這部電影有許多年少輕狂的玩笑以及非常喜劇化的笑料,展現了甄子丹輕捷靈活的身手和青春活力。此外,甄子丹別出心裁地將霹靂舞和功夫結合在一起,創造出獨一無二的霹靂功夫。最後的打鬥中融合了西式拳擊和跆拳道腿法,同時還使用許多道具,從拳擊場四面的圍欄、啞鈴到彈簧床,就連跳繩都被當做武器,相當創新又緊張刺激。《情逢敵手》的成績要比《醉太極》出色,香港電影界因此也接納了甄子丹,另外這最初的成功也證明了一件事情,甄子丹其實更適合演時裝片,而不是古裝片,正如他自我剖析的,「首先古裝片我覺得有一定的包袱在裡面,比如說它要根據這個人物的歷史背景,甚至有一些禮節都要有根據,你要演一個古裝人,你講話走路,所有一切包括武俠小說裡的禮儀都要保存著,因為觀眾不希望看到一個大俠他做一個不大俠的事情吧?但是在現代生活裡面,很多變數,和隨意的東西,對於演出來說,更有自由度,在武打設計和演出方面,變化更多,所以我更喜歡拍時裝片」。

 

與袁和平的兩次合作讓甄子丹順利入行,但之後幾年,他的演藝事業並不順利。一九八八年,在《特警屠龍》和《刑警本色》這兩部電影中,他連續擔任綠葉。一九八九年,甄子丹再次與老搭檔袁和平合作,演出當時在香港很受歡迎的「霸王花」系列電影《小蝦米對大鯨魚4直擊證人》。在本片中,甄子丹扮演脾氣火爆的美國警察Donny,與楊麗菁扮演的頭腦冷靜的香港皇家警察督察搭檔,共同保護一位被黑白兩道追殺的香港移民阿六。在這部電影,甄子丹展現出第一流的自由搏鬥技巧,一方面他展露了快如閃電的凌厲身手,另一方面多年來在美國的生活,也讓他扮演起美國警察來毫無障礙。《直擊證人》後來被公認為整個系列中最高品質的一部,這與甄子丹的加盟不可分開。一九九○年,甄子丹第四度與袁和平合作,演出了影片《洗黑錢》。這部影片對甄子丹的重要性,並非是他塑造角色如何具有突破性,而是他首次在一部動作片中擔任武術指導。他設計的動作場景,打破了傳統功夫片的武打模式,融合現代格鬥技巧與各種武術招式,展現出過人的腿功和武打技巧。此片被譽為動作影史的經典作。這之後香港電影進入最後的瘋狂歲月,幾乎每一位稍微有點名氣的演員都處於瘋狂接戲的狀態,這自然也使得甄子丹接演了很多品質不高的電影。像一九九一年的《魔唇劫》、《怒火威龍》就是如此,兩部影片的導演都沒什麼名氣,整個製作也非常廉價,所以擔綱主演的甄子丹也沒什麼發揮的空間。

 

一九九二年的兩部電影《新龍門客棧》、《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甄子丹雖然都沒有擔綱主角,而且扮演的都是大反派,但卻是他早年最具代表性的兩部作品。在《新龍門客棧》中,甄子丹扮演了頭號大反派,東廠首領曹少欽。這個角色異常的奸邪,這讓之前一直演出英武正面角色的甄子丹起初有些不適應,但後來他私下看了幾段京戲之後,漸漸領略到了角色的要點,終於成功塑造了這個角色。在《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中,甄子丹扮演清朝大臣納蘭元述。影片中有三場李連杰飾演的黃飛鴻與甄子丹的大戰戲,這三場打鬥戲是香港電影動作片歷史上最精彩的打鬥戲。不論是演員自身超強的武術功力,還是徐克超一流的剪輯與佈景技巧,都發揮到了極致。李連杰剛中帶柔的木棍與甄子丹的柔中帶剛的布棍,是一代動作片影迷難以忘懷的記憶。

 

一九九四年,甄子丹再與老搭檔袁和平合作,演出了《詠春》。影片描述出生在雲南一個偏僻山鎮中的詠春自幼習武,令前來搔擾的山賊心驚膽顫。鄰鎮富家黃學州一面對青年寡婦萬豔娘心懷垂涎,一面又想娶詠春為妻;詠春的姑姑芳姑則對黃暗自鍾情,有意投懷送抱;而與詠春自幼訂婚的梁博滔此時也來湊熱鬧,卻誤認萬豔娘為情侶,把男裝的詠春視為情敵。甄子丹在片中飾演梁博滔,女星楊紫瓊飾演詠春。嚴格來說,這部電影甄子丹的動作戲並不多,但卻是他演藝生涯中期很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因為此片很難得的讓觀眾見識到了他的喜劇表演功力。「這部戲演的很開心,主要是與楊紫瓊配合的很有默契,我本來對自己的喜劇表演沒什麼信心,但沒想到效果那麼好。」甄子丹多年後如此回憶道。

 

九○年代中後期,香港電影漸漸陷入低谷,每年的電影產量急遽下滑,這也嚴重威脅到了演員的生存。甄子丹在這個時期,一方面不斷的累積能量,另一方面盡可能地拓展自己的事業。他甚至還演出了幾部電視劇。一九九七年,甄子丹執導了自己的電影處女作《戰狼傳說》,影片使用了一種類似王家衛的炫目風格,但講的卻是十分老套的故事,也因此沒有獲得成功。一九九八年,不服輸的甄子丹執導了第二部導演作品,《殺殺人,跳跳舞》。令人奇怪的是,影片幾乎複製了《戰狼傳說》的失敗,這次失敗讓甄子丹看到了自己的能力所在,日後他雖然還有兩部導演掛名,但其實都是與他人合導。九○年代,香港電影幾乎已經瀕臨死亡,大批香港電影人前往好萊塢發展,甄子丹也不例外。他在新世紀初,在兩部好萊塢動作片中擔任了動作指導。一部是《超時空聖戰》Highlander: Endgame另一部是《刀鋒戰士2》。相較而言,《刀鋒戰士2》的成績更加突出一點,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是亞洲電影發燒友,是他想到邀請甄子丹擔任動作指導,「其實這是我的一個夢,因為甄子丹一直以來都是我最喜歡的動作明星之一。我本人尤其欣賞他那怪異的風格,但是為了符合我這部影片的風格,不得不讓他做了一點妥協,雜技式的格鬥是美國觀眾無法接受的,他們要看的是更暴力更真實的動作場景。而這對甄子丹來說,反而更加輕鬆。」在擔任《刀鋒戰士2》武術指導的這一年,甄子丹還抽空回中國,接受導演張藝謀的邀請,在開創中國大片紀元的《英雄》中扮演了一個份量不輕的配角:長空。在片中他與老搭檔李連杰有著精彩的對手戲。而且這對手戲與當年《黃飛鴻》中電光石火的正面較量非常不一樣,是那種非常寫意的風格,對演員身形的美感要求非常高,有過藝術訓練、會彈鋼琴的甄子丹演出這樣的角色也根本不是問題。「《英雄》我拍的很輕鬆,主要是動作戲導演不要求高難度的打鬥,只要求動作的美感,這要求對我來說真的一點都不高。」

 

二○○三年,香港電影來到了合拍片時代,兩大動作明星成龍、李連杰仍舊在好萊塢拍片,回到香港的甄子丹終於等到了爆發的時刻。從這一年開始,甄子丹不斷的挑戰自我,漸漸的成為香港動作片的代言人。第一部讓廣大動作片影迷感覺到耳目一新的甄子丹動作片,是二○○五年葉偉信執導的《殺破狼》,整部電影在劇情方面並沒有太多新意,但是動作戲實在令人歎為觀止,影片當年在多倫多影展放映後,影展官方便給予極高的評價,「這部電影不僅讓觀眾重新見識到了香港動作片精華所在,而且在原有的基礎上又有了重大的突破。」這一切當然歸功於動作指導以及演員甄子丹。影片最精彩的部分莫過於甄子丹與洪金寶、吳京的打鬥戲。尤其是與吳京在結尾處的後巷對打戲,被影評人認為是「兩位主角沒有任何編排的硬橋硬馬發揮」。但這一切都是錯覺,一切都是甄子丹精心編排設計的結果。他根據吳京慣常的打鬥風格,為他設計的動作,既具有專業武術運動員所獨有的觀賞性,同時又有實戰選手的狠勁和暴力感。而兩人具體的打鬥戲,甄子丹設計了一些似乎只有在真實搏鬥中才會出現的扭打戲,通常動作片中你來一拳我還一擊的場景,在本片中很少出現。此外,整個拍攝過程,甄子丹的團隊也顯示出當年香港電影劇組的作風,極端的敬業,連續十幾天的作業,高效率地拍完了動作戲。二○○八年,甄子丹擔任動作指導並主演的《導火線》,又將國際流行的混合格鬥引入了香港電影中,「這次我特地請來韓、日、美、泰等諸國搏擊高手,更突出力的美感,而不是賣弄血腥和暴力。」在整部電影中,甄子丹顯示出他在武術方面的天分,柔術、泰拳、摔跤,通通都難不倒他。他最後與反派鄒兆龍那場搏鬥戲,幾乎讓觀眾分辨不出這是真打還是假打。

 

當然,二○○八年對甄子丹來說,最引以為傲的,當然還是演出了《葉問》。影片主要敘述中日戰爭時期,佛山的詠春拳大師葉問向好友工廠的職員教授詠春拳以自保,免於土匪的一再侵擾。日軍將領三蒲派人來捉拿葉問,希望他將自身武術傳授給日本軍隊,葉問不願成為漢奸,因此公開挑戰三蒲,不料三蒲親信為保將軍能夠致勝而暗設埋伏,二人就此展開生死之戰!葉問是香港武術界大名鼎鼎的宗師級人物,能夠有機會演出這樣的角色,意義不亞於李連杰當年演出黃飛鴻,因此甄子丹倍感珍惜。甄子丹十多年前雖然演出過影片《詠春》,但從未研習過詠春拳,所以為了在外型上與武術大師葉問身形相似,一收到劇本便開始學習詠春拳,並大量細讀關於葉問及詠春的書籍,為演活葉問此角而做足了萬全準備。甄子丹在接受採訪時曾說,為了打好詠春拳,他每天都勤練木人樁,有練武底子的他學詠春並不感到困難,最難的是把過往所學的功夫全部拋開,腦海裡只有詠春拳法。《葉問》上映之後在中港臺三地都取得了極佳的票房和評價。甄子丹也一躍成為華語片最紅的動作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