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猛禽小隊: 小丑女大解放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構想來自DC同名漫畫,敘述一個不可能的組合,小丑女哈莉奎茵、黑金絲雀、女獵手與芮妮蒙托亞聯手,企圖從高譚市著名的犯罪首腦:「黑面具」手中拯救出一位名為卡珊卓拉該隱的小女孩。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演員陣容包括瑪格羅比飾演小丑女哈利奎茵、朱妮絲莫利特飾演黑金絲雀、瑪麗伊莉莎白文斯蒂德飾演女獵手、蘿西培瑞茲飾演芮妮蒙托亞、伊旺麥奎格在片中飾演反派:「黑面具」。瑪格羅比同時擔任製片,電影由華裔女導演閻羽茜執導,克麗絲汀哈德森擔任編劇。

統計時間 : 2020-02-15~2020-02-16
音速小子

★《死侍》、《玩命關頭》幕後團隊最新力作

 ★智慧大反派金凱瑞端出高科技武器 PK 全新超級快英雄音速小子超能量

 

派拉蒙影業2020年2月推出一部真人動作冒險喜劇《音速小子》,根據全球知名SEGA電玩改編,由《玩命關頭》和《死侍》製作團隊特別量身打造經典角色,一隻家喻戶曉的亮藍色刺蝟,全新超級快英雄“音速小子”,準備飆速新世界!!《音速小子》敘述誤闖地球的音速小子和新認識的人類朋友湯姆華卓斯基(詹姆斯馬斯登 飾),兩人要聯手阻止邪惡的蛋頭博士(搞笑天王金凱瑞 飾),利用音速小子的巨大力量來統治全世界。這部電影導演是傑夫富勒,其他演員還有蒂卡桑普特和為音速小子配音的班許瓦茲。

統計時間 : 2020-02-14~2020-02-16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構想來自DC同名漫畫,敘述一個不可能的組合,小丑女哈莉奎茵、黑金絲雀、女獵手與芮妮蒙托亞聯手,企圖從高譚市著名的犯罪首腦:「黑面具」手中拯救出一位名為卡珊卓拉該隱的小女孩。

 

《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演員陣容包括瑪格羅比飾演小丑女哈利奎茵、朱妮絲莫利特飾演黑金絲雀、瑪麗伊莉莎白文斯蒂德飾演女獵手、蘿西培瑞茲飾演芮妮蒙托亞、伊旺麥奎格在片中飾演反派:「黑面具」。瑪格羅比同時擔任製片,電影由華裔女導演閻羽茜執導,克麗絲汀哈德森擔任編劇。

統計時間 : 2020-02-19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瀨瀨敬久

生  日:
個人簡介:瀨瀨敬久最新作《罪樂園》,將吉田修一〈犯罪小說集〉中收錄的《青田Y字路》、《萬屋善次郎》兩部短篇小說合而為一,由綾野剛、佐藤浩市領銜主演平凡鄉間的負罪之人。這也是瀨瀨敬久繼名作《陌路。天堂》、《64:史上最凶惡綁架撕票事件》、《友罪》之後,再次以「罪」為主題的作品。   《陌路。天堂》與《罪樂園》相互輝映,吉田修一「說話文學」精神映画化    身為吉田修一的書迷,瀨瀨敬久在讀完〈犯罪小說集〉後,主動與出版社洽談電影改編計畫。瀨瀨敬久對於人口老化、青年出走的「凋零村落」成長經驗與文本不謀而合,加上小說中呈現日本社會現況的縮影,讓瀨瀨敬久主動希望能將故事翻拍成電影。最初,瀨瀨敬久期待能改編〈犯罪小說集〉中的三篇作品,以類似《暴雨將至》(Before the Rain,1994)從馬其頓出發,轉至倫敦再回到馬其頓的敘事結構,讓《罪樂園》能從鄉間前往東京再回到鄉間,以呼應日本整體現況。但原作者吉田修一則希望《罪樂園》能更有一體性,最終決議割捨《曼珠姬午睡》,以《青田Y字路》、《萬屋善次郎》為主,讓角色前往東京,保留城鄉的描寫與對照,呵成一氣。   吉田修一的日本「說話文學」寫作風格也成為《罪樂園》的特色。富有寓言性質的「說話文學」,淡化描寫人物的心理狀態,著重敘述事件、行為本身,類似街坊鄰居口耳相傳的地方傳說。《罪樂園》將「說話文學」的特質移植在電影敘事中,加以闡述事件經過,並且在角色的行動中,讓觀眾自行延伸、體悟其心境。例如在短篇《萬屋善次郎》與《罪樂園》中皆有描述情節,當田中善次郎豢養的家犬雷歐在主人被捕後奮不顧身追上前,便是以狗的行動代表牠內心的抉擇,更讓狗象徵人內心的情感。如此的改編方式,更是與吉田修一小說改編作品《怒》、《惡人》最為不同之處。多次改編小說作品的瀨瀨敬久認為,文學改編電影最困難之處便在於兩種體材在構成方面的差異。當電影礙與篇幅需要濃縮文字詳細的描述時,便需要透過角色的行為推動故事。例如《64:史上最凶惡綁架撕票事件》原著中依靠刑警的推理與想像推動故事,電影則改為安排刑警與罪犯實際互動、交鋒。  
人氣:106
相關文章
共5則
個人簡介:

瀨瀨敬久最新作《罪樂園》,將吉田修一〈犯罪小說集〉中收錄的《青田Y字路》、《萬屋善次郎》兩部短篇小說合而為一,由綾野剛、佐藤浩市領銜主演平凡鄉間的負罪之人。這也是瀨瀨敬久繼名作《陌路。天堂》、《64:史上最凶惡綁架撕票事件》、《友罪》之後,再次以「罪」為主題的作品。

 

《陌路。天堂》與《罪樂園》相互輝映,吉田修一「說話文學」精神映画化 

 

身為吉田修一的書迷,瀨瀨敬久在讀完〈犯罪小說集〉後,主動與出版社洽談電影改編計畫。瀨瀨敬久對於人口老化、青年出走的「凋零村落」成長經驗與文本不謀而合,加上小說中呈現日本社會現況的縮影,讓瀨瀨敬久主動希望能將故事翻拍成電影。最初,瀨瀨敬久期待能改編〈犯罪小說集〉中的三篇作品,以類似《暴雨將至》(Before the Rain,1994)從馬其頓出發,轉至倫敦再回到馬其頓的敘事結構,讓《罪樂園》能從鄉間前往東京再回到鄉間,以呼應日本整體現況。但原作者吉田修一則希望《罪樂園》能更有一體性,最終決議割捨《曼珠姬午睡》,以《青田Y字路》、《萬屋善次郎》為主,讓角色前往東京,保留城鄉的描寫與對照,呵成一氣。

 

吉田修一的日本「說話文學」寫作風格也成為《罪樂園》的特色。富有寓言性質的「說話文學」,淡化描寫人物的心理狀態,著重敘述事件、行為本身,類似街坊鄰居口耳相傳的地方傳說。《罪樂園》將「說話文學」的特質移植在電影敘事中,加以闡述事件經過,並且在角色的行動中,讓觀眾自行延伸、體悟其心境。例如在短篇《萬屋善次郎》與《罪樂園》中皆有描述情節,當田中善次郎豢養的家犬雷歐在主人被捕後奮不顧身追上前,便是以狗的行動代表牠內心的抉擇,更讓狗象徵人內心的情感。如此的改編方式,更是與吉田修一小說改編作品《怒》、《惡人》最為不同之處。多次改編小說作品的瀨瀨敬久認為,文學改編電影最困難之處便在於兩種體材在構成方面的差異。當電影礙與篇幅需要濃縮文字詳細的描述時,便需要透過角色的行為推動故事。例如《64:史上最凶惡綁架撕票事件》原著中依靠刑警的推理與想像推動故事,電影則改為安排刑警與罪犯實際互動、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