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驚奇隊長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中,當薩諾斯彈指的灰飛煙滅後,神盾局局長呼叫器中出現的標誌正是驚奇隊長-卡蘿丹佛斯的徽章標誌,而這次的故事將帶我們認識這位漫威最強女英雄。

 

故事的背景在1990年代,講述當時地球陷入兩個外星世界的宇宙之戰,女飛官卡蘿丹佛斯如何成為漫威宇宙最強的女英雄- 驚奇隊長。這也是漫威電影宇宙中,首部女英雄的獨立電影。

 

統計時間 : 2019-03-16~2019-03-17
驚奇隊長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中,當薩諾斯彈指的灰飛煙滅後,神盾局局長呼叫器中出現的標誌正是驚奇隊長-卡蘿丹佛斯的徽章標誌,而這次的故事將帶我們認識這位漫威最強女英雄。

 

故事的背景在1990年代,講述當時地球陷入兩個外星世界的宇宙之戰,女飛官卡蘿丹佛斯如何成為漫威宇宙最強的女英雄- 驚奇隊長。這也是漫威電影宇宙中,首部女英雄的獨立電影。

 

統計時間 : 2019-03-15~2019-03-17
老大人

★ 今年春天,最值得陪父母進戲院的催淚電影!

★ 金獎製作陣容,攜手打造年度最揪心的親情電影!

★ 第55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提名!黃嘉千從影以來最動人演出!

 

老伴離世的八旬老翁金茂(小戽斗 飾),獨自一人住在平溪郊區的老厝裡。儘管身體大不如前,台北仍是一個他永遠都融入不了的地方。某日金茂又因胃痛住院,女兒玉珍(黃嘉千 飾)再度為了養老院的話題和兒子益正(喜翔 飾)爭吵不休。然而,一場意外讓金茂輾轉住進了安養院,即使孫子凱凱(曹晏豪 飾)捎來結婚喜訊,也絲毫沒有消弭金茂的低落情緒。這天,女兒玉珍推著輪椅帶金茂上街,想讓他為孫子的婚禮訂做新西裝。殊不知,對金茂而言,西裝早已有著完全不同的意涵…。

統計時間 : 2019-03-23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

生  日:1969-05-19
個人簡介:世界影壇重量級導演湯瑪斯凡提柏格出身哥本哈根,在就讀丹麥國家電影學院時,便展現了編導的驚人才華,他的畢業作品《最後一輪》(Last Round)也是他早期作品的代表作之一。另一部短片《向後走的男孩》(The Boy Who Walked Backwards)更再下一城,獲得丹麥最高電影榮譽羅伯獎的最佳短片獎。1995年時,他與拉斯馮提爾共同起創逗馬95宣言(Dogme 95),向影壇重申導演在電影藝術中的地位,他也隨即在1998年推出《那一個晚上》(The Celebration),大致遵守宣言中的九個信條,被視為逗馬宣言的第一號作品,也替凡提柏格打響全球的知名度,不只在國內榮獲羅伯獎七項加冕,更在坎城影展奪下評審團大獎,是他導演生涯的轉捩點。2012年的《謊言的烙印》堪稱他目前的生涯代表作之一,由丹麥演技派一哥麥德米克山主演,這部電影不只榮獲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獎,更入圍當年金球獎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奠定凡提柏格在當今影壇的重要地位。凡提柏格穩定的產量和品質也讓他有多次拍攝英語電影,除了2003年的《愛再大雪紛飛時》、2005年《性、手槍、俱樂部》,2015年則拍攝了經典名著改編的《遠離塵囂:珍愛相隨》,2016年《丹麥共居生活》為一部幽默感人的喜劇作品。   湯瑪斯凡提柏格父親還是一位影評人。一九九三年他畢業於丹麥國立電影學院,畢業作品《Last Round》就獲得了很大的成功,影片獲得了慕尼黑電影學院國際影展評審團獎、製片人獎,特拉維夫處女作獎。畢業的當年凡提柏格就正式投入了創作,他為丹麥廣播電台拍攝了個人首部電視電影,並且還拍攝了首部電影短片《The Boy Who Walked Backwards》。這部饒富詩意的短片在國際影展圈也獲得了很大的好評, Clermont-Ferrand國際短片展、多倫多影展都將他列為一顆亟待升起的新人。   一九九六年,凡提柏格拍攝了首部個人長片,《The Biggest Heroes》,這是一部快節奏的公路驚悚片,影片在丹麥本地受到好評。在這之前,凡提柏格參與了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所發起的著名的「逗馬95」運動,此運動提倡一種最自然主義的方式拍攝電影,這種風格可以在凡提柏格下一部長片中看到。這就是一九九八年的《那一個晚上》以獨特的風格在國際影壇引起熱烈觀注,影片一舉在坎城影展獲得了評審團獎。   不過《那一個晚上》的成功卻並沒有讓凡提柏格乘勝追擊,之後他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也告別了逗馬運動,直到二○○三年他才復出。這一年他拍攝了一部啟示錄風格的科幻愛情片《愛在大雪紛飛時》,影片是他自編自導,他後來說之所以六年後才繼續拍片是因為把太多經歷放在這部電影上。《愛在大雪紛飛時》為全英語對白,喬昆菲尼斯、克萊兒丹妮絲、西恩潘等好萊塢實力派明星參與演出。不過影片上映的反應口碑平平,觀眾表示很難理解劇情。   二○○五年凡提柏格拍攝了《性、手槍、俱樂部》,這又是一部英語片,劇本是好友拉斯馮提爾寫的,但依舊失敗,甚至在丹麥本土,影片的票房也很糟糕,唯一值得安慰的大概就是得到了一座莫斯科影展的最佳導演獎。之後凡提柏格回到了丹麥拍攝丹麥語製作的小成本電影《老爸靠邊站》When a Man Comes Home,影片依舊遭遇滑鐵盧。為了轉變狀態,凡提柏格在二○○八年拍攝了幾部音樂錄影帶。   二○一○年,凡提柏格以一部冷峻的兄弟情電影《傷心潛水艇》重回國際影壇,影片入圍了柏林影展競賽單元。二○一二年,凡提柏格再上一層樓,拍攝了討論倫理問題的《謊言的烙印》The Hunt,這部影片非但入圍當年坎城影展競賽單元,還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   丹麥名導湯瑪斯凡提柏格也是逗馬95宣言發起人之一,繼《遠離塵囂》後,又以這部《丹麥共居生活》幽默感人的喜劇重回柏林影展,充滿理想色彩映照了現實的歐洲,儘管是根基於導演年幼時的故事,卻猶如獻給終生尋覓港灣的新世代的浪漫之作。
人氣:3855
個人簡介:

世界影壇重量級導演湯瑪斯凡提柏格出身哥本哈根,在就讀丹麥國家電影學院時,便展現了編導的驚人才華,他的畢業作品《最後一輪》(Last Round)也是他早期作品的代表作之一。另一部短片《向後走的男孩》(The Boy Who Walked Backwards)更再下一城,獲得丹麥最高電影榮譽羅伯獎的最佳短片獎。1995年時,他與拉斯馮提爾共同起創逗馬95宣言(Dogme 95),向影壇重申導演在電影藝術中的地位,他也隨即在1998年推出《那一個晚上》(The Celebration),大致遵守宣言中的九個信條,被視為逗馬宣言的第一號作品,也替凡提柏格打響全球的知名度,不只在國內榮獲羅伯獎七項加冕,更在坎城影展奪下評審團大獎,是他導演生涯的轉捩點。2012年的《謊言的烙印》堪稱他目前的生涯代表作之一,由丹麥演技派一哥麥德米克山主演,這部電影不只榮獲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獎,更入圍當年金球獎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奠定凡提柏格在當今影壇的重要地位。凡提柏格穩定的產量和品質也讓他有多次拍攝英語電影,除了2003年的《愛再大雪紛飛時》、2005年《性、手槍、俱樂部》,2015年則拍攝了經典名著改編的《遠離塵囂:珍愛相隨》,2016年《丹麥共居生活》為一部幽默感人的喜劇作品。

 

湯瑪斯凡提柏格父親還是一位影評人。一九九三年他畢業於丹麥國立電影學院,畢業作品《Last Round》就獲得了很大的成功,影片獲得了慕尼黑電影學院國際影展評審團獎、製片人獎,特拉維夫處女作獎。畢業的當年凡提柏格就正式投入了創作,他為丹麥廣播電台拍攝了個人首部電視電影,並且還拍攝了首部電影短片《The Boy Who Walked Backwards》。這部饒富詩意的短片在國際影展圈也獲得了很大的好評, Clermont-Ferrand國際短片展、多倫多影展都將他列為一顆亟待升起的新人。

 

一九九六年,凡提柏格拍攝了首部個人長片,《The Biggest Heroes》,這是一部快節奏的公路驚悚片,影片在丹麥本地受到好評。在這之前,凡提柏格參與了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所發起的著名的「逗馬95」運動,此運動提倡一種最自然主義的方式拍攝電影,這種風格可以在凡提柏格下一部長片中看到。這就是一九九八年的《那一個晚上》以獨特的風格在國際影壇引起熱烈觀注,影片一舉在坎城影展獲得了評審團獎。

 

不過《那一個晚上》的成功卻並沒有讓凡提柏格乘勝追擊,之後他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也告別了逗馬運動,直到二○○三年他才復出。這一年他拍攝了一部啟示錄風格的科幻愛情片《愛在大雪紛飛時》,影片是他自編自導,他後來說之所以六年後才繼續拍片是因為把太多經歷放在這部電影上。《愛在大雪紛飛時》為全英語對白,喬昆菲尼斯、克萊兒丹妮絲、西恩潘等好萊塢實力派明星參與演出。不過影片上映的反應口碑平平,觀眾表示很難理解劇情。

 

二○○五年凡提柏格拍攝了《性、手槍、俱樂部》,這又是一部英語片,劇本是好友拉斯馮提爾寫的,但依舊失敗,甚至在丹麥本土,影片的票房也很糟糕,唯一值得安慰的大概就是得到了一座莫斯科影展的最佳導演獎。之後凡提柏格回到了丹麥拍攝丹麥語製作的小成本電影《老爸靠邊站》When a Man Comes Home,影片依舊遭遇滑鐵盧。為了轉變狀態,凡提柏格在二○○八年拍攝了幾部音樂錄影帶。

 

二○一○年,凡提柏格以一部冷峻的兄弟情電影《傷心潛水艇》重回國際影壇,影片入圍了柏林影展競賽單元。二○一二年,凡提柏格再上一層樓,拍攝了討論倫理問題的《謊言的烙印》The Hunt,這部影片非但入圍當年坎城影展競賽單元,還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

 

丹麥名導湯瑪斯凡提柏格也是逗馬95宣言發起人之一,繼《遠離塵囂》後,又以這部《丹麥共居生活》幽默感人的喜劇重回柏林影展,充滿理想色彩映照了現實的歐洲,儘管是根基於導演年幼時的故事,卻猶如獻給終生尋覓港灣的新世代的浪漫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