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2~2019-10-13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1~2019-10-13
藍波:最後一滴血

★跨越37年,銀幕傳奇英雄,正宗系列震撼最終章

★1982年,我們有《第一滴血》

★1985年,我們有《第一滴血2》

★198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3》

★200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4》

★2019年,終於等到 最終章《藍波:最後一滴血》

 

養精蓄銳,整裝待戰,精彩完結,不容錯過

遠離血腥戰場的英雄藍波(席維斯史特龍 飾),深陷創傷症候群(PTSD)的困擾,獨居在偏僻的農場中,過著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但當藍波得知朋友女兒遭到墨西哥毒販的綁架,他立刻展開調查與救援,與毒梟殊死搏鬥。 這次他將再次運用精湛的機關與戰鬥技巧,完成最後一次營救任務。

 

【幕後花絮】

 

藍波第五集,其實從2015年就已經宣佈過要開拍,當時史特龍透漏,這將會是「最後一滴血」,表示這會是藍波的最後一部電影。只是中間史特龍跑去拍洛基的衍生片《金牌拳手2》,才再回過頭來拍攝藍波,因此才讓觀眾等這麼久的時間。

統計時間 : 2019-10-19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朗帕曼Ron Perlman

生  日:1950-04-13
個人簡介:朗帕曼出生於紐約曼哈頓的華盛頓山莊(Washington Heights)區。母親曾經是政府醫療部門的秘書,退休以後一直住在紐約,早逝的父親是一名修理工,也做過著名樂隊Artie Shaw的樂手。帕曼年輕時雖然長相一般,但卻憑著高聳挺拔的身材以及那深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成為校園內的活躍分子。高中畢業之後,帕曼先是在Lehman大學學習戲劇,後又轉到了明尼蘇達大學,在那裡他獲得了劇場藝術的碩士學位。畢業之後,帕曼就職於紐約的經典舞臺公司(Classic Stage Company),這家公司是專門研究伊麗莎白一世時代以及文藝復興時代戲劇劇本的。隨後,他就漸漸開始在曼哈頓的一些舞臺劇中謀得幾個演出機會,1981年,帕曼在影片《人類創世:求火》(Quest for Fire)獲得了第一個電影角色,也是電影史上罕見的角色:尼安德塔人。因為首次演出過於緊張和激動,帕曼覺得自己的體力被耗盡了,於是又休息了一段時間。但沒過多久,他即以容光煥發的姿態了回到了大銀幕和小螢光幕的世界,尤其是1986年那部《薔薇的記號》(The Name of the Rose)裡的駝背人Salvatore這個角色給人印象深刻。也正是因為這個角色,帕曼開始漸漸被定義為惡魔,大奸大惡的壞人角色。帕曼在1987年因為在電視影集「美女與野獸」中飾演獅面人身的文森而取得重大突破,該角色為他贏得了一個金球獎外,也培養出了眾多死忠影迷。九○年代之後,帕曼演出的獨立電影以及其他商業類型片多得數不勝數。2000年之後,帕曼比較代表性的作品是《刀鋒戰士2》與《地獄怪客》,更讓他的知名度再次提升。   朗帕曼最擅長飾演的是那種經過大幅度化妝之後原本容貌已無法辨認的邪惡角色,這些角色甚至連身體都要被層層的特殊服裝包裹住。其中最著名的自然當屬《地獄怪客》系列裡的「地獄男爵」一角。《地獄怪客》的導演為墨西哥鬼才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在影片的籌備過程中,戴托羅和編劇曾經為「地獄男爵」的選角討論多次,最後兩人約定共同寫一個名字,結果居然都是朗帕曼,因為他們實在是被帕曼在《刀鋒戰士2》中的表演吸引住了,他們都覺得帕曼具有人物要求的特質,從性格、作風到特有的聲音,都再合適不過了。但是影片的製片商卻要求一個稍微有點名氣的演員,比如他們所中意的馮迪索(Vin Diesel),為此戴托羅還花了大量精力來說服他們,直到最後向他們展示了《刀鋒戰士2》這部影片,才獲得了通過。而帕曼在得悉自己獲得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後,也不負眾望。為了扮演好這個強壯的角色,帕曼整整準備了一年,每週都要訓練五、六天。在影片拍攝過程中,帕曼在演出一段跳上時速四十五英里的列車的戲時還摔斷了一根肋骨。如此的盡心盡力,換回的自然是高回報。2004年12月,紐約每日新聞將地獄男爵這個角色評選為「百獸之王」。除了參演電影電視之外,受過專業藝術訓練的帕曼還出現在其他媒介之中。其中最重要的兩項是視頻遊戲和動畫片的配音工作。他配音過的知名動畫片有美國的超人氣動畫系列《Teen Titans》中的Slade一角,《Danny Phantom》中的Lancer副首相。知名視頻遊戲角色則有「最後一戰」Halo 2和3裡的Lord Hood一角。另外,帕曼還因為擔任一些電影宣傳的口白配音工作而為人知曉,他最廣為人知的一句解說詞是,「War. War never changes.」。
人氣:5699
個人簡介:

朗帕曼出生於紐約曼哈頓的華盛頓山莊(Washington Heights)區。母親曾經是政府醫療部門的秘書,退休以後一直住在紐約,早逝的父親是一名修理工,也做過著名樂隊Artie Shaw的樂手。帕曼年輕時雖然長相一般,但卻憑著高聳挺拔的身材以及那深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成為校園內的活躍分子。高中畢業之後,帕曼先是在Lehman大學學習戲劇,後又轉到了明尼蘇達大學,在那裡他獲得了劇場藝術的碩士學位。畢業之後,帕曼就職於紐約的經典舞臺公司(Classic Stage Company),這家公司是專門研究伊麗莎白一世時代以及文藝復興時代戲劇劇本的。隨後,他就漸漸開始在曼哈頓的一些舞臺劇中謀得幾個演出機會,1981年,帕曼在影片《人類創世:求火》(Quest for Fire)獲得了第一個電影角色,也是電影史上罕見的角色:尼安德塔人。因為首次演出過於緊張和激動,帕曼覺得自己的體力被耗盡了,於是又休息了一段時間。但沒過多久,他即以容光煥發的姿態了回到了大銀幕和小螢光幕的世界,尤其是1986年那部《薔薇的記號》(The Name of the Rose)裡的駝背人Salvatore這個角色給人印象深刻。也正是因為這個角色,帕曼開始漸漸被定義為惡魔,大奸大惡的壞人角色。帕曼在1987年因為在電視影集「美女與野獸」中飾演獅面人身的文森而取得重大突破,該角色為他贏得了一個金球獎外,也培養出了眾多死忠影迷。九○年代之後,帕曼演出的獨立電影以及其他商業類型片多得數不勝數。2000年之後,帕曼比較代表性的作品是《刀鋒戰士2》與《地獄怪客》,更讓他的知名度再次提升。

 

朗帕曼最擅長飾演的是那種經過大幅度化妝之後原本容貌已無法辨認的邪惡角色,這些角色甚至連身體都要被層層的特殊服裝包裹住。其中最著名的自然當屬《地獄怪客》系列裡的「地獄男爵」一角。《地獄怪客》的導演為墨西哥鬼才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在影片的籌備過程中,戴托羅和編劇曾經為「地獄男爵」的選角討論多次,最後兩人約定共同寫一個名字,結果居然都是朗帕曼,因為他們實在是被帕曼在《刀鋒戰士2》中的表演吸引住了,他們都覺得帕曼具有人物要求的特質,從性格、作風到特有的聲音,都再合適不過了。但是影片的製片商卻要求一個稍微有點名氣的演員,比如他們所中意的馮迪索(Vin Diesel),為此戴托羅還花了大量精力來說服他們,直到最後向他們展示了《刀鋒戰士2》這部影片,才獲得了通過。而帕曼在得悉自己獲得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後,也不負眾望。為了扮演好這個強壯的角色,帕曼整整準備了一年,每週都要訓練五、六天。在影片拍攝過程中,帕曼在演出一段跳上時速四十五英里的列車的戲時還摔斷了一根肋骨。如此的盡心盡力,換回的自然是高回報。2004年12月,紐約每日新聞將地獄男爵這個角色評選為「百獸之王」。除了參演電影電視之外,受過專業藝術訓練的帕曼還出現在其他媒介之中。其中最重要的兩項是視頻遊戲和動畫片的配音工作。他配音過的知名動畫片有美國的超人氣動畫系列《Teen Titans》中的Slade一角,《Danny Phantom》中的Lancer副首相。知名視頻遊戲角色則有「最後一戰」Halo 2和3裡的Lord Hood一角。另外,帕曼還因為擔任一些電影宣傳的口白配音工作而為人知曉,他最廣為人知的一句解說詞是,「War. War never chan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