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驚奇隊長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中,當薩諾斯彈指的灰飛煙滅後,神盾局局長呼叫器中出現的標誌正是驚奇隊長-卡蘿丹佛斯的徽章標誌,而這次的故事將帶我們認識這位漫威最強女英雄。

 

故事的背景在1990年代,講述當時地球陷入兩個外星世界的宇宙之戰,女飛官卡蘿丹佛斯如何成為漫威宇宙最強的女英雄- 驚奇隊長。這也是漫威電影宇宙中,首部女英雄的獨立電影。

 

統計時間 : 2019-03-16~2019-03-17
驚奇隊長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中,當薩諾斯彈指的灰飛煙滅後,神盾局局長呼叫器中出現的標誌正是驚奇隊長-卡蘿丹佛斯的徽章標誌,而這次的故事將帶我們認識這位漫威最強女英雄。

 

故事的背景在1990年代,講述當時地球陷入兩個外星世界的宇宙之戰,女飛官卡蘿丹佛斯如何成為漫威宇宙最強的女英雄- 驚奇隊長。這也是漫威電影宇宙中,首部女英雄的獨立電影。

 

統計時間 : 2019-03-15~2019-03-17
老大人

★ 今年春天,最值得陪父母進戲院的催淚電影!

★ 金獎製作陣容,攜手打造年度最揪心的親情電影!

★ 第55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提名!黃嘉千從影以來最動人演出!

 

老伴離世的八旬老翁金茂(小戽斗 飾),獨自一人住在平溪郊區的老厝裡。儘管身體大不如前,台北仍是一個他永遠都融入不了的地方。某日金茂又因胃痛住院,女兒玉珍(黃嘉千 飾)再度為了養老院的話題和兒子益正(喜翔 飾)爭吵不休。然而,一場意外讓金茂輾轉住進了安養院,即使孫子凱凱(曹晏豪 飾)捎來結婚喜訊,也絲毫沒有消弭金茂的低落情緒。這天,女兒玉珍推著輪椅帶金茂上街,想讓他為孫子的婚禮訂做新西裝。殊不知,對金茂而言,西裝早已有著完全不同的意涵…。

統計時間 : 2019-03-23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宮崎駿Hayao Miyazaki

生  日:1941-01-05
個人簡介:宮崎駿出生於日本東京。高中期間,他因看了東映1958年公映的動畫電影《白蛇傳》而深受感動,從此對動畫產生了興趣。宮崎駿於1963年畢業於學習院大學,主修政治學與經濟學。由於從小喜歡手塚治蟲與杉浦茂的漫畫作品,畢業後,宮崎駿以一個漫畫家的身份投入了東映動畫。精湛的素描技藝與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很快讓他在日本漫畫界嶄露了頭角。1971年,他與好友高?勳一起轉投A Pro動畫公司;兩年之後,他又再度跳槽到日本動畫,並在此期間接觸了大量的日本經典漫畫作品,且參與了原畫、美術設定、畫面設定、分鏡腳本等多項工作。1978年,宮崎駿執導了第一部電視劇集《未來少年柯南》Conan, The Boy in Future,一炮走紅。隔年,宮崎駿加入東京映畫新社並執導了他的第一部電影《魯邦三世:卡里奧斯特羅之城》Lupin the Third: The Castle of Cagliostro。畫風日漸成熟的宮崎駿,在完成具有奠基意味的作品《風之谷》Kaze no tani no Naushika之後,於1985年和好友高?勳聯合創辦了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此後,《龍貓》My Neighbor Totoro、《魔女宅急便》Kiki's Delivery Service、《紅豬》Crimson Pig、《魔法公主》Princess Mononoke等片相繼誕生在吉卜力的生產線上。千禧年之後,雖然宮崎駿已經享受「日本迪士尼」之美譽,但是他本人卻不以為然。繼續推出了《神隱少女》Spirited Away、《霍爾的移動城堡》Howl's Moving Castle 這兩部極具童話色彩的電影。2006年,宮崎駿受邀加入美國電影藝術和科學研究院(AMPAS)。雖然早在《魔法公主》之後宮崎駿便宣佈息影,但是他對於動畫的熱愛卻從來沒有消退。2008年,宮崎駿再度推出了他的全新作品《崖上的波妞》Ponyo on the Cliff By The Sea ,該片摒棄了當下好萊塢流行的CGI合成技術,採用全手工繪製,足見其用心程度。2013年,宮崎駿推出《風起》Aze Tachinu,根據他在月刊《Model Graphix》上連載漫畫《風起 妄想重返》 改編之電影動畫。2017年5月再度宣布復出,並召募新血團隊,希望和他一起繼續打造全新作品。   持續不懈打造成人童話之夢的宮崎駿獲獎無數,柏林影展金熊獎、威尼斯影展數位未來電影影展特別獎及Mimmo Rotella基金獎、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日本旬報等,甚至更曾以《神隱少女》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動畫片殊榮,2014年奧斯卡更頒給他終生成就獎,成為獲獎的日本第二人。當這個以造夢為己任的電影工業,與披著夢幻色彩的動畫世界串聯在一起的時候,宮崎駿沒有成為「幻覺」的俘虜,而是努力地從日常生活的細節之中攫取創作的養分。「我不是為了得獎而拍電影,」宮崎駿說道:「為了取悅兒童而拍電影的初衷,我是不會改變的。客觀地說,只有票房和時間才能定義一部電影到底好看不好看。」   人與動物、人與環境、人與科技,這些龐大的泛命題,一直是宮崎駿電影探討的主題。雖然主題宏大,但是宮崎駿的電影並沒有淪為說教的工具。其中,《風之谷》、《魔法公主》就是最典型的代表。《風之谷》與《魔法公主》這兩部電影巧妙地將人類、動物、大自然結合在了一起。《魔法公主》在《風之谷》的基礎上,加上了日本特有的武士元素。晚年的黑澤天皇在看過此片後,坦言道:「想不到我一直希望出現的人物出現在了動畫片裡。」退一步說,《魔法公主》不僅繼承了《風之谷》的「三位一體」論,更是像黑澤明的《蜘蛛巢城》、《七武士》做出了深刻的致敬。   此外,縱觀宮崎駿的電影,我們可以發現:榻榻米、藝伎、富士山、武士,這些傳統的日式印象幾乎鳳毛麟角。反之,歐陸風情成為了主角。這點,就宮崎駿的口述來說,很大程度上來源於他本人對歐洲動畫電影大師保羅葛林莫(Paul Grimault)的崇拜。退一步說,宮崎駿將自己的電影設置在歐陸的背景之中,是對老外的諂媚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相較那些為了競爭國際市場,將本國文化異化的電影人來說。宮崎駿將他的誠懇,他的所見、所感,描繪在那一張張翻動的畫紙上。《天空之城》裡的威爾斯礦鎮、《紅豬》裡的地中海之屬海亞德里亞海、《魔女宅急便》裡的斯德哥爾摩、《風之谷》裡的荷蘭小鎮、《霍爾的移動城堡》裡的維也納;這些歐陸風情之所以可以恰如其分地安插在這些電影裡,很大的原因來自於宮崎駿的親身感受。他不僅親自去過這些地方,更將自己兒時對歐洲童話王國的想像放置在影像之中。   「很多人都認為CG才是動畫的未來,其實未來是靠現在決定的。如果現在就放棄了手繪,未來是可以預見的。」宮崎駿平靜地說道。就好像,楊德昌透過《麻將》傳遞給我們的啟示:「我們到底要什麼?」。宮崎駿身體力行地向那些等待著科技進步的動畫工作者宣佈了他的選擇——手繪。樸素的質感、弧形的水準線、鉛筆的圓潤,都讓宮崎駿的電影迥別於任何迪士尼或皮克斯出品的動畫電影。
人氣:2415
相關文章
共5則
個人簡介:

宮崎駿出生於日本東京。高中期間,他因看了東映1958年公映的動畫電影《白蛇傳》而深受感動,從此對動畫產生了興趣。宮崎駿於1963年畢業於學習院大學,主修政治學與經濟學。由於從小喜歡手塚治蟲與杉浦茂的漫畫作品,畢業後,宮崎駿以一個漫畫家的身份投入了東映動畫。精湛的素描技藝與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很快讓他在日本漫畫界嶄露了頭角。1971年,他與好友高?勳一起轉投A Pro動畫公司;兩年之後,他又再度跳槽到日本動畫,並在此期間接觸了大量的日本經典漫畫作品,且參與了原畫、美術設定、畫面設定、分鏡腳本等多項工作。1978年,宮崎駿執導了第一部電視劇集《未來少年柯南》Conan, The Boy in Future,一炮走紅。隔年,宮崎駿加入東京映畫新社並執導了他的第一部電影《魯邦三世:卡里奧斯特羅之城》Lupin the Third: The Castle of Cagliostro。畫風日漸成熟的宮崎駿,在完成具有奠基意味的作品《風之谷》Kaze no tani no Naushika之後,於1985年和好友高?勳聯合創辦了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此後,《龍貓》My Neighbor Totoro、《魔女宅急便》Kiki's Delivery Service、《紅豬》Crimson Pig、《魔法公主》Princess Mononoke等片相繼誕生在吉卜力的生產線上。千禧年之後,雖然宮崎駿已經享受「日本迪士尼」之美譽,但是他本人卻不以為然。繼續推出了《神隱少女》Spirited Away、《霍爾的移動城堡》Howl's Moving Castle 這兩部極具童話色彩的電影。2006年,宮崎駿受邀加入美國電影藝術和科學研究院(AMPAS)。雖然早在《魔法公主》之後宮崎駿便宣佈息影,但是他對於動畫的熱愛卻從來沒有消退。2008年,宮崎駿再度推出了他的全新作品《崖上的波妞》Ponyo on the Cliff By The Sea ,該片摒棄了當下好萊塢流行的CGI合成技術,採用全手工繪製,足見其用心程度。2013年,宮崎駿推出《風起》Aze Tachinu,根據他在月刊《Model Graphix》上連載漫畫《風起 妄想重返》 改編之電影動畫。2017年5月再度宣布復出,並召募新血團隊,希望和他一起繼續打造全新作品。

 

持續不懈打造成人童話之夢的宮崎駿獲獎無數,柏林影展金熊獎、威尼斯影展數位未來電影影展特別獎及Mimmo Rotella基金獎、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日本旬報等,甚至更曾以《神隱少女》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動畫片殊榮,2014年奧斯卡更頒給他終生成就獎,成為獲獎的日本第二人。當這個以造夢為己任的電影工業,與披著夢幻色彩的動畫世界串聯在一起的時候,宮崎駿沒有成為「幻覺」的俘虜,而是努力地從日常生活的細節之中攫取創作的養分。「我不是為了得獎而拍電影,」宮崎駿說道:「為了取悅兒童而拍電影的初衷,我是不會改變的。客觀地說,只有票房和時間才能定義一部電影到底好看不好看。」

 

人與動物、人與環境、人與科技,這些龐大的泛命題,一直是宮崎駿電影探討的主題。雖然主題宏大,但是宮崎駿的電影並沒有淪為說教的工具。其中,《風之谷》、《魔法公主》就是最典型的代表。《風之谷》與《魔法公主》這兩部電影巧妙地將人類、動物、大自然結合在了一起。《魔法公主》在《風之谷》的基礎上,加上了日本特有的武士元素。晚年的黑澤天皇在看過此片後,坦言道:「想不到我一直希望出現的人物出現在了動畫片裡。」退一步說,《魔法公主》不僅繼承了《風之谷》的「三位一體」論,更是像黑澤明的《蜘蛛巢城》、《七武士》做出了深刻的致敬。

 

此外,縱觀宮崎駿的電影,我們可以發現:榻榻米、藝伎、富士山、武士,這些傳統的日式印象幾乎鳳毛麟角。反之,歐陸風情成為了主角。這點,就宮崎駿的口述來說,很大程度上來源於他本人對歐洲動畫電影大師保羅葛林莫(Paul Grimault)的崇拜。退一步說,宮崎駿將自己的電影設置在歐陸的背景之中,是對老外的諂媚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相較那些為了競爭國際市場,將本國文化異化的電影人來說。宮崎駿將他的誠懇,他的所見、所感,描繪在那一張張翻動的畫紙上。《天空之城》裡的威爾斯礦鎮、《紅豬》裡的地中海之屬海亞德里亞海、《魔女宅急便》裡的斯德哥爾摩、《風之谷》裡的荷蘭小鎮、《霍爾的移動城堡》裡的維也納;這些歐陸風情之所以可以恰如其分地安插在這些電影裡,很大的原因來自於宮崎駿的親身感受。他不僅親自去過這些地方,更將自己兒時對歐洲童話王國的想像放置在影像之中。

 

「很多人都認為CG才是動畫的未來,其實未來是靠現在決定的。如果現在就放棄了手繪,未來是可以預見的。」宮崎駿平靜地說道。就好像,楊德昌透過《麻將》傳遞給我們的啟示:「我們到底要什麼?」。宮崎駿身體力行地向那些等待著科技進步的動畫工作者宣佈了他的選擇——手繪。樸素的質感、弧形的水準線、鉛筆的圓潤,都讓宮崎駿的電影迥別於任何迪士尼或皮克斯出品的動畫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