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2~2019-10-13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1~2019-10-13
藍波:最後一滴血

★跨越37年,銀幕傳奇英雄,正宗系列震撼最終章

★1982年,我們有《第一滴血》

★1985年,我們有《第一滴血2》

★198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3》

★200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4》

★2019年,終於等到 最終章《藍波:最後一滴血》

 

養精蓄銳,整裝待戰,精彩完結,不容錯過

遠離血腥戰場的英雄藍波(席維斯史特龍 飾),深陷創傷症候群(PTSD)的困擾,獨居在偏僻的農場中,過著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但當藍波得知朋友女兒遭到墨西哥毒販的綁架,他立刻展開調查與救援,與毒梟殊死搏鬥。 這次他將再次運用精湛的機關與戰鬥技巧,完成最後一次營救任務。

 

【幕後花絮】

 

藍波第五集,其實從2015年就已經宣佈過要開拍,當時史特龍透漏,這將會是「最後一滴血」,表示這會是藍波的最後一部電影。只是中間史特龍跑去拍洛基的衍生片《金牌拳手2》,才再回過頭來拍攝藍波,因此才讓觀眾等這麼久的時間。

統計時間 : 2019-10-19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威廉達佛Willem Dafoe

生  日:1955-07-22
個人簡介:威廉達佛是一名美國男演員,在紐約展開演藝生涯,當時他在紐約劇團The Performance的導演 Richard Schechner的指導下學習表演技能。他生平演出的第一部作品是《天堂之門》Heaven's Gate,遺憾的是,影片最終的完成版本,把他演出的角色給刪掉了。1986年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執導的《前進高棉》是他的第一個知名角色,在片中他扮演了一位英雄人物,這個角色讓他獲得了奧斯卡提名。1988年,他又演出了越戰片《禁區》Off Limits,這一次他扮演的是間諜。1990年他演出了大衛林區(David Lynch)執導的著名電影《我心狂野》。這幾部電影使他成為好萊塢知名的性格演員。90年代是達佛不斷積累表演經驗的十年,他演出的《肉體證據》Body of Evidence、《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輕狂歲月》Basquiat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0年他因為《我和吸血鬼有份合約》Shadow of the Vampire一片再度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提名,並拿下獨立精神獎與洛杉磯影評人協會最佳男配角等多項肯定。   進入新世紀之後,達佛仍舊保持著旺盛的精力,幾乎成為高品質獨立電影的最愛。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的《神鬼玩家》、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希臘二部曲:時光灰燼》、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 的《撒旦的情與慾》與《性愛成癮的女人》、艾柏法瑞拉(Abel Ferrara)的《四點四十四地球上的最後一日》4:44 Last Day on Earth、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等,這一連串作品足以證明他的實力。威廉達佛同時亦參演了《異星戰場:強卡特戰記》、《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捍衛任務》、《正義聯盟》、《東方快車謀殺案》等電影作品。不過在2002年他演出《蜘蛛人》片中的超級反派最為商業觀眾熟知,該演出更讓他獲得了衛星獎最佳男配角。   威廉達佛是好萊塢著名的性格演員,也是獨立製片的最愛,許多國際級藝術片導演執導的英語電影都會看到他的身影。達佛對自己有個這樣的評價,「我覺得人們並不會把我當作正常人看待,但其實在生活中我是個非常正常的人。我只是想在作品中不正常而已。」達佛飾演的許多爭議性角色中,最突出的一個可能是史柯西斯執導的《基督最後的誘惑》中的耶穌。影片敘述耶穌帶人圍攻耶路撒冷神殿,令猶大去羅馬當局告發自己,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得到天使的訊息,他走下十字架,過著平凡的生活,直到多年以後,耶穌發現了事情的真相,重新回到了自己命運中。史柯西斯在這部電影當中塑造了一個異常真實的基督形象,但卻引發了軒然大波,而整部影片的拍攝過程也讓達佛倍感艱難。「我知道威廉演出這部電影在精神和肉體上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當時我確實覺得整個好萊塢只有他才能演好這角色,他在詮釋一些極端痛苦情緒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狀態在好萊塢無人能敵。」史柯西斯說道。同樣令人震撼的是另一在片名上與基督有關的作品,《撒旦的情與慾》,達佛扮演妻子精神失控的丈夫,影片中有極端裸露暴力的場景,而拍攝的難度在於導演拉斯馮提爾要求即興發揮,「拉斯拍攝電影的方式太奇怪了,他很多時候都是在大家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開始的。但我後來還是漸漸適應了他的拍攝方式。
人氣:15543
相關文章
共5則
個人簡介:

威廉達佛是一名美國男演員,在紐約展開演藝生涯,當時他在紐約劇團The Performance的導演 Richard Schechner的指導下學習表演技能。他生平演出的第一部作品是《天堂之門》Heaven's Gate,遺憾的是,影片最終的完成版本,把他演出的角色給刪掉了。1986年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執導的《前進高棉》是他的第一個知名角色,在片中他扮演了一位英雄人物,這個角色讓他獲得了奧斯卡提名。1988年,他又演出了越戰片《禁區》Off Limits,這一次他扮演的是間諜。1990年他演出了大衛林區(David Lynch)執導的著名電影《我心狂野》。這幾部電影使他成為好萊塢知名的性格演員。90年代是達佛不斷積累表演經驗的十年,他演出的《肉體證據》Body of Evidence、《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輕狂歲月》Basquiat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0年他因為《我和吸血鬼有份合約》Shadow of the Vampire一片再度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提名,並拿下獨立精神獎與洛杉磯影評人協會最佳男配角等多項肯定。

 

進入新世紀之後,達佛仍舊保持著旺盛的精力,幾乎成為高品質獨立電影的最愛。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的《神鬼玩家》、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希臘二部曲:時光灰燼》、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 的《撒旦的情與慾》與《性愛成癮的女人》、艾柏法瑞拉(Abel Ferrara)的《四點四十四地球上的最後一日》4:44 Last Day on Earth、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等,這一連串作品足以證明他的實力。威廉達佛同時亦參演了《異星戰場:強卡特戰記》、《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捍衛任務》、《正義聯盟》、《東方快車謀殺案》等電影作品。不過在2002年他演出《蜘蛛人》片中的超級反派最為商業觀眾熟知,該演出更讓他獲得了衛星獎最佳男配角。

 

威廉達佛是好萊塢著名的性格演員,也是獨立製片的最愛,許多國際級藝術片導演執導的英語電影都會看到他的身影。達佛對自己有個這樣的評價,「我覺得人們並不會把我當作正常人看待,但其實在生活中我是個非常正常的人。我只是想在作品中不正常而已。」達佛飾演的許多爭議性角色中,最突出的一個可能是史柯西斯執導的《基督最後的誘惑》中的耶穌。影片敘述耶穌帶人圍攻耶路撒冷神殿,令猶大去羅馬當局告發自己,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得到天使的訊息,他走下十字架,過著平凡的生活,直到多年以後,耶穌發現了事情的真相,重新回到了自己命運中。史柯西斯在這部電影當中塑造了一個異常真實的基督形象,但卻引發了軒然大波,而整部影片的拍攝過程也讓達佛倍感艱難。「我知道威廉演出這部電影在精神和肉體上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當時我確實覺得整個好萊塢只有他才能演好這角色,他在詮釋一些極端痛苦情緒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狀態在好萊塢無人能敵。」史柯西斯說道。同樣令人震撼的是另一在片名上與基督有關的作品,《撒旦的情與慾》,達佛扮演妻子精神失控的丈夫,影片中有極端裸露暴力的場景,而拍攝的難度在於導演拉斯馮提爾要求即興發揮,「拉斯拍攝電影的方式太奇怪了,他很多時候都是在大家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開始的。但我後來還是漸漸適應了他的拍攝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