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

★ 改編自LINE WEBTOON超人氣獲獎漫畫《與神同行-神的審判》!

★台灣影史最賣座南韓電影,正宗續集最終完結!

★韓式奇幻大片創新神話,年度必看最強鉅片!

★比第一集更深層、更糾結的感動,即將再掀全台催淚旋風!

★第49位貴人的終極審判,陰間使者即將面臨最嚴峻考驗!

★陰間使者三人組,最讓人意想不到的千年過往即將揭曉!

★最強陰差河正宇vs.最猛家神馬東石,激烈對決一觸即發!

★從冤鬼到貴人!金秀鴻尚未結束的陰間審判再度啟程!

★台灣版前導預告曝光六天,火速突破千萬曝光,榮登暑假大片之最!

★籌備拍攝6年,耗資400億韓圜,南韓近年最高製作預算電影!

★集結南韓最輝煌的演技派卡司,呈現最精彩絕倫的集體演出!

★《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智取威虎山》特效團隊打造華麗視覺!

★轟動全球話題延燒!國際版權狂銷北美、加拿大等世界百餘國!

 

千年謎團,即將揭曉

三位陰間使者江林(河正宇飾演)、解怨脈(朱智勛飾演)、德春(金香起飾演)即將帶領第49位「貴人」金秀鴻(金東旭飾演)進行地獄審判,他們同時發現人間有一位家神(馬東石飾演),試圖把早該陽壽已盡的老人強留人間。陰間使者為了帶走該名老人,開始與家神展開激烈決鬥,而在這個過程之中,三位陰間使者千年以前的前世之謎也將被一一揭開…。

 

【關於電影】

 

台灣影史最賣座南韓電影,正宗續集捲土回歸

《與神同行》以輪迴轉世為題材,結合一流演技派卡司、史詩般的奇幻場景、媲美好萊塢的震撼特效、驚險萬分的動作對決,以及感人催淚的劇情,在2017年底於台灣上映,隨即成為全民運動,全台最終票房熱賣直逼4.9億元,不僅成為台灣影史最賣座韓片,更是南韓影史賣座電影亞軍,在當地的最終累積觀眾數突破1440萬人。不僅如此,本片在香港、北美、澳洲、越南等國都接連開創票房佳績,充分展現南韓電影的絕佳魅力,也讓這部即將在8月8日於台灣上映的續集《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未演先轟動,受到全世界的廣大關注。

 

本片改編自漫畫家周浩旻的同名人氣漫畫,故事笑中帶淚,以陰間世界諷刺陽間,強烈翻轉人們對於地府的既定印象,並在神與人之間探討命運的牽連,深受各年齡層讀者喜愛。在「NAVER WEBTOON」上線後累積超過1億點擊次數,推出實體紙本漫畫更狂銷超過45萬冊,並接連榮獲韓國漫畫界的多項獎項殊榮,如「富川國際漫畫獎」、「韓國漫畫大賞-總統獎」等,在漫畫界享有高度聲譽(線上漫畫立即看:https://lin.ee/g1Bxh29/wttw)。本作如今翻拍成電影,製作團隊更花費6年時間籌備製作,並斥資400億韓圜(約新台幣10.8億元)預算,先後在首爾、京畿道、釜山、安城、平昌、平澤、益州等150多個地方取景拍攝。此外,更請來曾為《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智取威虎山》等片打造特效的南韓第一大特效公司「DexterStudios」,將漫畫中各式各樣的地獄場面,栩栩如生地還原在大銀幕上。

 

導演金容華表示《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可說是《與神同行》系列的出發點,為了串聯兩集故事,並更有效地運用電影背景,因此選擇「兩集同時拍攝」的艱鉅挑戰。尤其第一集必須奠定貫穿劇情的世界觀,並組織角色們的獨特風格,才能讓觀眾在觀賞第二集時,能更輕易地接受劇情想要傳達的訊息。因此,《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將可看到更細緻的情感密度,以及更深入的劇情敘述。在第一集所埋下的許多故事線索,都將在第二集如拼圖般拼湊完成。如果說第一集的劇情重點,是以貴人金自鴻轉世所經歷的七場地獄審判,那本片劇情則將更進一步,以陽間和陰間、現在和過去為背景展開浩瀚的故事。隨著陰間與陽間的劇情發展,三位陰間使者被隱藏的過去也將逐漸揭開,一千年來糾結著他們的緣分,以及他們所必須面對的身世之謎,都將帶給觀眾新鮮的樂趣與感動。

 

此外,在《與神同行》於陽世作亂,把陰間搞得亂七八糟的冤鬼「秀鴻」,這次反而成為了貴人。飾演秀鴻的金東旭,在第一集儼然是最重要的催淚劑角色,帶領全片邁向佳績;這次他的舞台搬到陰間,也將同時展現出獨特樣貌。如果說他在第一集用充滿怨氣的冤鬼模樣,讓觀眾陷入緊張當中,那這次他則會用難以捉摸的傲慢魅力,再度讓江林氣昏了頭。此外,秀鴻冤死的真相,也將隨著地獄審判的過程逐漸揭發,真實背後的故事,將再度讓觀眾感受到強大的戲劇張力。而在片中飾演家神「成造神」的馬東石,曾出現在《與神同行》最後的彩蛋當中,雖然僅有短短幾秒,卻讓觀眾留下強烈印象。本集當中,馬東石也將不會讓觀眾失望,是個在強而有力形象之下,藏有溫柔魅力與纖細心思的角色。全片集結南韓最輝煌的演技派卡司,共同呈現最精彩絕倫的集體演出,勢必是今年必看的最強檔鉅片,值得觀眾再度進戲院一同震撼!

統計時間 : 2018-08-18~2018-08-19
巨齒鯊

最新科幻動作驚悚片《巨齒鯊》由強托特陶(《國家寶藏》電影系列、《賭城大丈夫》)執導,傑森史塔森(《麻辣賤諜》、《玩命關頭7》、《浴血任務》電影系列)和得獎中國女演員李冰冰(《變形金剛4:絕跡重生》、《功夫之王》、《風聲》)主演。 

 

一艘屬於國際海底觀測計劃的深海潛艇遭受一隻大型怪獸的攻擊,那是一種原本認為已經絕種的動物。這艘破損的潛艇掉落在太平洋最深的海溝底下,人員被困在裡面。隨時黃金救援期限逼近,一名有遠見的中國海洋學家(趙文瑄 飾)招募了深海救援潛水專家喬納斯泰勒(傑森史塔森 飾),且不顧他女兒淑英(李冰冰 飾)的反對,決定要拯救這群潛艇人員,同時也要拯救這片海洋,以阻止這個勢不可當的威脅,也就是一隻名為巨齒鯊(Megalodon)的75呎長史前鯊魚,而且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其實早在幾年前,泰勒就遇過這隻可怕怪獸。不過這次,他會跟淑英合作,還必須克服自身的恐懼,冒著生命危險搶救困在海底的所有人,讓自己再次面對這隻史上最巨大最強大的掠食動物。

 

《巨齒鯊》的其他國際卡司包括雷恩威爾森(影集《辦公室瘋雲》、《犀利人夫》)、露比蘿絲(《限制級戰警:重返極限》、影集《女子監獄》)、趙文瑄(《絕地逃亡》、《卡巴力》)、佩吉甘迺迪(影集《尖峰時刻》)、潔西卡麥克納米(《愛.重來》、影集《急救警情》)、歐拉法達利歐拉夫森(《吹夢巨人》、影集《疑蹤》)、勞勃泰勒(《決勝焦點》、影集《西鎮警魂》)、蔡書雅(《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岡政偉(影集《檀島警騎2.0》、影集《超異能英雄》)和紐西蘭演員克里夫柯提斯(《黑暗之馬》、《復活之謎》、影集《驚嚇陰屍路》)。

 

編劇是狄恩喬格瑞和強霍伯與艾瑞克霍伯,改編自史提夫艾爾頓(Steve Alten)所寫的暢銷小說。製片人是羅倫佐迪波納文圖拉(《變形金剛》系列電影)、貝兒艾維利(《魔鬼知道你死前》)和柯林威爾森(《自殺突擊隊》、《阿凡達》);監製是傑拉德莫倫、Wei Jang、蘭迪格林伯格、和巴利奧斯朋;副監製是Jie Chen、Ming Beaver Kwei和Chunzi Wang。

 

幕後創意團隊包括奧斯卡獎提名的攝影指導湯姆史登(《陌生的孩子》、《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美國狙擊手》、《飢餓遊戲》);奧斯卡獎得獎的製作設計葛蘭梅傑(《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X戰警:天啟》);剪接史蒂芬坎普(《特務間諜》、《不可能的任務2》、《變臉》)和松本凱莉(《玩命關頭6》);以及服裝設計亞曼達尼爾(《真相急先鋒》、《尋龍傳說》、《吸血鬼家庭屍篇》)。配樂則是哈利葛瑞森威廉斯。

 

這部電影在中國和紐西蘭實地拍攝完成。 

《巨齒鯊》由華納兄弟影業與引力影視(華人文化控股公司)出品,di Bonaventura Pictures、Apelles Entertainment、Maeday Productions, Inc.及旗艦影業,聯合北京數字印象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製作。在中國由引力影視發行,全世界其他地區由華納兄弟影業發行,預計於2018年8月10日起上映,有2D、3D和IMAX版本。

 

統計時間 : 2018-08-10~2018-08-12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

★ 改編自LINE WEBTOON超人氣獲獎漫畫《與神同行-神的審判》!

★台灣影史最賣座南韓電影,正宗續集最終完結!

★韓式奇幻大片創新神話,年度必看最強鉅片!

★比第一集更深層、更糾結的感動,即將再掀全台催淚旋風!

★第49位貴人的終極審判,陰間使者即將面臨最嚴峻考驗!

★陰間使者三人組,最讓人意想不到的千年過往即將揭曉!

★最強陰差河正宇vs.最猛家神馬東石,激烈對決一觸即發!

★從冤鬼到貴人!金秀鴻尚未結束的陰間審判再度啟程!

★台灣版前導預告曝光六天,火速突破千萬曝光,榮登暑假大片之最!

★籌備拍攝6年,耗資400億韓圜,南韓近年最高製作預算電影!

★集結南韓最輝煌的演技派卡司,呈現最精彩絕倫的集體演出!

★《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智取威虎山》特效團隊打造華麗視覺!

★轟動全球話題延燒!國際版權狂銷北美、加拿大等世界百餘國!

 

千年謎團,即將揭曉

三位陰間使者江林(河正宇飾演)、解怨脈(朱智勛飾演)、德春(金香起飾演)即將帶領第49位「貴人」金秀鴻(金東旭飾演)進行地獄審判,他們同時發現人間有一位家神(馬東石飾演),試圖把早該陽壽已盡的老人強留人間。陰間使者為了帶走該名老人,開始與家神展開激烈決鬥,而在這個過程之中,三位陰間使者千年以前的前世之謎也將被一一揭開…。

 

【關於電影】

 

台灣影史最賣座南韓電影,正宗續集捲土回歸

《與神同行》以輪迴轉世為題材,結合一流演技派卡司、史詩般的奇幻場景、媲美好萊塢的震撼特效、驚險萬分的動作對決,以及感人催淚的劇情,在2017年底於台灣上映,隨即成為全民運動,全台最終票房熱賣直逼4.9億元,不僅成為台灣影史最賣座韓片,更是南韓影史賣座電影亞軍,在當地的最終累積觀眾數突破1440萬人。不僅如此,本片在香港、北美、澳洲、越南等國都接連開創票房佳績,充分展現南韓電影的絕佳魅力,也讓這部即將在8月8日於台灣上映的續集《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未演先轟動,受到全世界的廣大關注。

 

本片改編自漫畫家周浩旻的同名人氣漫畫,故事笑中帶淚,以陰間世界諷刺陽間,強烈翻轉人們對於地府的既定印象,並在神與人之間探討命運的牽連,深受各年齡層讀者喜愛。在「NAVER WEBTOON」上線後累積超過1億點擊次數,推出實體紙本漫畫更狂銷超過45萬冊,並接連榮獲韓國漫畫界的多項獎項殊榮,如「富川國際漫畫獎」、「韓國漫畫大賞-總統獎」等,在漫畫界享有高度聲譽(線上漫畫立即看:https://lin.ee/g1Bxh29/wttw)。本作如今翻拍成電影,製作團隊更花費6年時間籌備製作,並斥資400億韓圜(約新台幣10.8億元)預算,先後在首爾、京畿道、釜山、安城、平昌、平澤、益州等150多個地方取景拍攝。此外,更請來曾為《狄仁傑之神都龍王》、《智取威虎山》等片打造特效的南韓第一大特效公司「DexterStudios」,將漫畫中各式各樣的地獄場面,栩栩如生地還原在大銀幕上。

 

導演金容華表示《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可說是《與神同行》系列的出發點,為了串聯兩集故事,並更有效地運用電影背景,因此選擇「兩集同時拍攝」的艱鉅挑戰。尤其第一集必須奠定貫穿劇情的世界觀,並組織角色們的獨特風格,才能讓觀眾在觀賞第二集時,能更輕易地接受劇情想要傳達的訊息。因此,《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將可看到更細緻的情感密度,以及更深入的劇情敘述。在第一集所埋下的許多故事線索,都將在第二集如拼圖般拼湊完成。如果說第一集的劇情重點,是以貴人金自鴻轉世所經歷的七場地獄審判,那本片劇情則將更進一步,以陽間和陰間、現在和過去為背景展開浩瀚的故事。隨著陰間與陽間的劇情發展,三位陰間使者被隱藏的過去也將逐漸揭開,一千年來糾結著他們的緣分,以及他們所必須面對的身世之謎,都將帶給觀眾新鮮的樂趣與感動。

 

此外,在《與神同行》於陽世作亂,把陰間搞得亂七八糟的冤鬼「秀鴻」,這次反而成為了貴人。飾演秀鴻的金東旭,在第一集儼然是最重要的催淚劑角色,帶領全片邁向佳績;這次他的舞台搬到陰間,也將同時展現出獨特樣貌。如果說他在第一集用充滿怨氣的冤鬼模樣,讓觀眾陷入緊張當中,那這次他則會用難以捉摸的傲慢魅力,再度讓江林氣昏了頭。此外,秀鴻冤死的真相,也將隨著地獄審判的過程逐漸揭發,真實背後的故事,將再度讓觀眾感受到強大的戲劇張力。而在片中飾演家神「成造神」的馬東石,曾出現在《與神同行》最後的彩蛋當中,雖然僅有短短幾秒,卻讓觀眾留下強烈印象。本集當中,馬東石也將不會讓觀眾失望,是個在強而有力形象之下,藏有溫柔魅力與纖細心思的角色。全片集結南韓最輝煌的演技派卡司,共同呈現最精彩絕倫的集體演出,勢必是今年必看的最強檔鉅片,值得觀眾再度進戲院一同震撼!

統計時間 : 2018-08-22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大衛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

生  日:1943-03-15
個人簡介:大衛柯能堡1943年的春天出生於多倫多。父親是一名專欄作家,母親是鋼琴教師,從小良好的家庭文化氣氛影響了他日後的興趣。1963年就讀多倫多大學的他,起先只是一名攻讀生化專業的普通學生,畢業後拿到的卻是英國文學學位。作為一名酷愛科幻小說的大學生,雙魚座的柯能堡將自己大量的課餘時間花費在研讀電影製作上面,並製作了兩部16mm的「現代吸血鬼」電影:《Shivers》與《Rabid》。畢業後的柯能堡,更是一邊在加拿大電視臺工作一邊繼續拍攝短片。兩部超過60分鐘的實驗短片《Stereo》與《Crimes of the future》,以一種地下電影的姿態,打響了柯能堡在多倫多的知名度。由於受惠於CFDC的政策,柯能堡從那部投資18萬美金左右的處女短片《Shivers》(贏得了500萬美金的票房)直到另一部票房大賣的《The Brood》,順順當當地成為加拿大一線導演。此後的1980年代,除了那部改編自史蒂芬金(Stephen King)同名小說的《再死一次》(The Dead Zone),柯能堡相繼拍攝了《掃描者大決鬥》(Scanners)、《錄影帶謀殺案》(Videodrome)、《變蠅人》、《雙生兄弟》(Dead Ringers)等多部恐怖電影。九○年代柯能堡漸漸遠離了駕輕就熟的恐怖路子,根據William S. Burroughs原著小說改編的《裸體午餐》、講述兩性關係的《蝴蝶君》、被美國MPAA評為NC-17的《超速性追緝》,乃至那部集柯能堡前期電影風格大成的《X接觸-來自異世界》都向世界宣告著柯能堡的無所不能。其中,《超速性追緝》更是在第49屆坎城影展獲得評審團大獎。2001年,柯能堡被多倫多大學授予法學名譽博士學位。2005年,年過六十的柯能堡寶刀未老向影迷奉獻出一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暴力效應》。兩年之後,就連美國佬最引以為豪的黑幫類型電影,也被柯能堡用一部《巨塔殺機》獨具匠心地詮釋了一番。2011年的《危險方法》、2012年的《夢遊大都會》、2014年的《寂寞星圖》都再再證明了他的寶刀未老。   柯能堡的電影沒有《魔女嘉莉裡那些不情不願的嚇人,也沒有《德州電鋸殺人狂》裡的一路尖叫,柯能堡用了寫實的場景和連戲的剪輯以及沒有任何花俏的固定機位,強迫我們面對自己內心深處最隱私、最隱晦的恐懼。他的目的不是「驚嚇」,而是「思考」。柯能堡自己曾經說過,「我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我拒拍涉及鬼魂的電影。但我對那種揮之不去的幻覺充滿了好奇。我從來不會理會特效,我的電影蒙太奇都是輔助性的手段,戲劇張力與技法才是我感興趣的。」除此之外,柯能堡對於影像的色彩構圖也有著自己獨到的理解。人性化的暖色,以及象徵變異的「黯淡綠」(《變蠅人》)、「內臟黃」(《裸體午餐》)、「血漿紅」(《雙生兄弟》),都在柯能堡的影像裡交織成一幅幅風格特異的風景畫。再者,柯能堡對於編劇與敘事手法的運用也有著自己的模式。「設下問題—發展衝突—解決問題」,這一好萊塢濫俗的敘事結構,在柯能堡的電影裡被一種遵循古典文學的「抓貓法」所取代。關於劇本寫作,柯能堡曾答記者問道,「我憑直覺來挑選劇本。當我寫劇本的時候,在任何情況下我都會做到清白,將私有的感情從自己身上剝離。這部電影會受歡迎嗎?預算夠嗎?演員好不好?我必須停止這一切的擔心,專注地為創作一個人物而寫作。」   自從1981年,柯能堡在他的《掃描者大決鬥》中用一把十二尺遠的鳥槍、一袋狗食、一包兔子內臟、一個人頭橡膠腦袋,轟鳴出影史上最著名的爆頭畫面開始,「十秒疼痛、十五秒窒息、二十秒爆頭」的「高潮體驗」,就以一種寓言的方式貫穿了柯能堡的所有影片。如《超速性追緝》裡那些以極端的方式喚醒肉身快感的主角們。不甘被生活麻木的他們,用死亡來迎合著生命的高潮。柯能堡說,「性不僅是身體健康和愉悅的保證,它還是一條戰勝死亡的途徑。」同樣,對於性的隱喻還出現在那部被譽為「卡夫卡式的影像倒影」的電影《裸體午餐》中。此外,《X接觸-來自異世界》中的遊戲手柄、《雙生兄弟》中的手術工具、《Rabid》中的傷口、都能讓觀眾聯想到各種性器。死亡與高潮,被柯能堡濃墨重彩地放置到了他的影像之中。《裸體午餐》裡基基與怪物發生同性性行為的時候,明明基基的腦漿已經快被怪物吸光,他還在那裡哼哼唧唧地享受著肉欲的豐饒;《超速性追緝》更是以一種近乎癲狂的狀態,將死亡與高潮捆綁在一起。對此,柯能堡說過,「生命、死亡與性本來就是相關的。我不會去拍那些手淫式的色情電影,機械和人的結合是一個進化過程,是對達爾文進化論的挑戰。當某種新的性行為和性快感誕生之後,到那時我們還會對人的性行為感到驚訝嗎?」高潮滌蕩著死亡也好,死亡遏制著高潮也罷,柯能堡依然用他手上的攝影機,血肉模糊地實驗著人性最隱晦的底線。   純粹的孤獨、暴力與良心的搖擺,犯罪與道德的抉擇,也同時讓柯能堡的電影顯得更加的豐滿和真實。六十二歲的柯能堡說:「我正處在一個人生的關鍵時刻。那些在我成長階段的人都不在了,以前還只是理論的東西都已經『實驗』了出來。而我必須說的是,那些想證明我之前的努力都是錯的東西,在我的有生之年還沒有出現。」   在柯能堡執導的電影《變蠅人》裡聽到了柯能堡借劇中人布朗多之口說出的設問,「我是一隻昆蟲,夢見自己是人,渴望變成人。但這個夢結束了,昆蟲大夢已醒。」幻象世界與真實生活的溝壑縱橫,緊緊地例證著柯能堡的思維取向。《錄影帶謀殺案》中被電視訊號所控制的麥斯;《X接觸-來自異世界》中不知肉身所在的遊戲者;《雙生兄弟》中的雙胞胎;《童魘》中跌落記憶深淵的「精神病患者」等等。尤其是《超速性追緝》,那些模擬名人車禍的肇事者,只有在那些極端的瘋狂之中才能感受到自身的存在。關於真相,柯能堡曾說,「我相信所有的真實都是虛擬的,絕對的真實並不存在。每個人眼中的真實都不一樣,不僅電子遊戲會扭曲真實,而且任何藝術也都會如此。」柯能堡的《巨塔殺機》用一個黑社會家族裡的小司機,講述了一個內心良心平衡的故事。《巨塔殺機》淡化了以往柯能堡電影中的情欲與暴力元素,但是一股「下落不明」的身份失調,仍舊是影片的核心思想。紐約客評論《巨塔殺機》說,「當影片結束之後,你就好像從一場噩夢中醒來。」   自小在書香裡泡大的柯能堡,對音樂、科學、文學、電影這幾個領域都有很深的涉獵。十歲開始悶頭寫作科幻小說的柯能堡,之所以與電影結下緣份,主要是他經常泡在加拿大的Cinecity電影院。當時的地下電影,留給了柯能堡難以磨滅的印記。他先是閱讀坊間出版的電影百科、電影製作手冊之類的書籍,後又大量的翻閱了〈美國攝影師〉雜誌以及三番兩次地前往Janet Good電影公司,向他人請教攝影機的實際操作。在完成兩部短片之後,「腋下攜著膠捲,內心懷有抱負」的理想主義青年柯能堡來到了坎城。然而坎城浮華的氣象與濃重的商業氣氛,嚇壞了這個加拿大小伙子。什麼時候柯能堡決定製作商業電影,想必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1972年,柯能堡回到多倫多。恰逢加拿大電影發展基金會(Canadian Film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發展新政策,協助本土電影從業人員製作商業電影。柯能堡的第一部商業影片《Shivers》即由CFDC出資拍攝。直到《The Brood》為止,由於柯能堡電影的製作費用與日俱增才與CFDC停止合作。   柯能堡的妹妹這樣評論他的哥哥,「你別想聽到他的尖聲驚叫。沒有大嗓門,沒有戲劇性事件,如手術刀一般精確,這就是他的做事方式。」終於在1999年,這個德國與荷蘭人後裔的加拿大人在坎城影展擔任了評審團主席。當年的無辜理想主義,轉身為鎂光燈前的萬人之上,其中滋味,只得自知。於是1999年,無可避免地成了柯能堡電影的分水嶺。之後的《童魘》、《暴力效應》、《巨塔殺機》再也看不到那些血淋淋的性器了,柯能堡解釋道:「我是一個愛開玩笑的人。喜歡和像約翰卡本特(John Carpenter)、喬治羅米洛(George A. Romero)等人聚在一起玩,可以在彼此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從一個類型片導演到在坎城影展獲得肯定,這中間有很長一段路,但我絕不會回到從前的恐怖片路子了。」的確,柯能堡言出必行地履行著自己的諾言。惡言也隨之而來,「柯能堡被好萊塢招安了,就像那個導演了北京奧運會的陜西人」。不過柯能堡卻依舊按照自己的世界觀選取著拍攝的題材,他說:「我不會對美國有太多的排斥。這個世界上哪個國家不拿本土的神話做宣傳,正如英國還是帝國的時候,它自己的正義標準也就油然而起了。」   大衛柯能堡被一些影評認為是「英語世界中最大膽、具有挑戰力的導演。」也經常出現在各種「最偉大導演」名單。2004年大衛柯能堡被《衛報》選為「世界上最優秀的40位導演」。在2007年,《Total Film》選他為歷史上第17偉大的電影導演。2009年,大衛柯能堡獲得法國政府榮譽軍團勳章。在2012年,他獲得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登基鑽禧紀念勳章。
人氣:1730
相關文章
共3則
個人簡介:

大衛柯能堡1943年的春天出生於多倫多。父親是一名專欄作家,母親是鋼琴教師,從小良好的家庭文化氣氛影響了他日後的興趣。1963年就讀多倫多大學的他,起先只是一名攻讀生化專業的普通學生,畢業後拿到的卻是英國文學學位。作為一名酷愛科幻小說的大學生,雙魚座的柯能堡將自己大量的課餘時間花費在研讀電影製作上面,並製作了兩部16mm的「現代吸血鬼」電影:《Shivers》與《Rabid》。畢業後的柯能堡,更是一邊在加拿大電視臺工作一邊繼續拍攝短片。兩部超過60分鐘的實驗短片《Stereo》與《Crimes of the future》,以一種地下電影的姿態,打響了柯能堡在多倫多的知名度。由於受惠於CFDC的政策,柯能堡從那部投資18萬美金左右的處女短片《Shivers》(贏得了500萬美金的票房)直到另一部票房大賣的《The Brood》,順順當當地成為加拿大一線導演。此後的1980年代,除了那部改編自史蒂芬金(Stephen King)同名小說的《再死一次》(The Dead Zone),柯能堡相繼拍攝了《掃描者大決鬥》(Scanners)、《錄影帶謀殺案》(Videodrome)、《變蠅人》、《雙生兄弟》(Dead Ringers)等多部恐怖電影。九○年代柯能堡漸漸遠離了駕輕就熟的恐怖路子,根據William S. Burroughs原著小說改編的《裸體午餐》、講述兩性關係的《蝴蝶君》、被美國MPAA評為NC-17的《超速性追緝》,乃至那部集柯能堡前期電影風格大成的《X接觸-來自異世界》都向世界宣告著柯能堡的無所不能。其中,《超速性追緝》更是在第49屆坎城影展獲得評審團大獎。2001年,柯能堡被多倫多大學授予法學名譽博士學位。2005年,年過六十的柯能堡寶刀未老向影迷奉獻出一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暴力效應》。兩年之後,就連美國佬最引以為豪的黑幫類型電影,也被柯能堡用一部《巨塔殺機》獨具匠心地詮釋了一番。2011年的《危險方法》、2012年的《夢遊大都會》、2014年的《寂寞星圖》都再再證明了他的寶刀未老。

 

柯能堡的電影沒有《魔女嘉莉裡那些不情不願的嚇人,也沒有《德州電鋸殺人狂》裡的一路尖叫,柯能堡用了寫實的場景和連戲的剪輯以及沒有任何花俏的固定機位,強迫我們面對自己內心深處最隱私、最隱晦的恐懼。他的目的不是「驚嚇」,而是「思考」。柯能堡自己曾經說過,「我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我拒拍涉及鬼魂的電影。但我對那種揮之不去的幻覺充滿了好奇。我從來不會理會特效,我的電影蒙太奇都是輔助性的手段,戲劇張力與技法才是我感興趣的。」除此之外,柯能堡對於影像的色彩構圖也有著自己獨到的理解。人性化的暖色,以及象徵變異的「黯淡綠」(《變蠅人》)、「內臟黃」(《裸體午餐》)、「血漿紅」(《雙生兄弟》),都在柯能堡的影像裡交織成一幅幅風格特異的風景畫。再者,柯能堡對於編劇與敘事手法的運用也有著自己的模式。「設下問題—發展衝突—解決問題」,這一好萊塢濫俗的敘事結構,在柯能堡的電影裡被一種遵循古典文學的「抓貓法」所取代。關於劇本寫作,柯能堡曾答記者問道,「我憑直覺來挑選劇本。當我寫劇本的時候,在任何情況下我都會做到清白,將私有的感情從自己身上剝離。這部電影會受歡迎嗎?預算夠嗎?演員好不好?我必須停止這一切的擔心,專注地為創作一個人物而寫作。」

 

自從1981年,柯能堡在他的《掃描者大決鬥》中用一把十二尺遠的鳥槍、一袋狗食、一包兔子內臟、一個人頭橡膠腦袋,轟鳴出影史上最著名的爆頭畫面開始,「十秒疼痛、十五秒窒息、二十秒爆頭」的「高潮體驗」,就以一種寓言的方式貫穿了柯能堡的所有影片。如《超速性追緝》裡那些以極端的方式喚醒肉身快感的主角們。不甘被生活麻木的他們,用死亡來迎合著生命的高潮。柯能堡說,「性不僅是身體健康和愉悅的保證,它還是一條戰勝死亡的途徑。」同樣,對於性的隱喻還出現在那部被譽為「卡夫卡式的影像倒影」的電影《裸體午餐》中。此外,《X接觸-來自異世界》中的遊戲手柄、《雙生兄弟》中的手術工具、《Rabid》中的傷口、都能讓觀眾聯想到各種性器。死亡與高潮,被柯能堡濃墨重彩地放置到了他的影像之中。《裸體午餐》裡基基與怪物發生同性性行為的時候,明明基基的腦漿已經快被怪物吸光,他還在那裡哼哼唧唧地享受著肉欲的豐饒;《超速性追緝》更是以一種近乎癲狂的狀態,將死亡與高潮捆綁在一起。對此,柯能堡說過,「生命、死亡與性本來就是相關的。我不會去拍那些手淫式的色情電影,機械和人的結合是一個進化過程,是對達爾文進化論的挑戰。當某種新的性行為和性快感誕生之後,到那時我們還會對人的性行為感到驚訝嗎?」高潮滌蕩著死亡也好,死亡遏制著高潮也罷,柯能堡依然用他手上的攝影機,血肉模糊地實驗著人性最隱晦的底線。

 

純粹的孤獨、暴力與良心的搖擺,犯罪與道德的抉擇,也同時讓柯能堡的電影顯得更加的豐滿和真實。六十二歲的柯能堡說:「我正處在一個人生的關鍵時刻。那些在我成長階段的人都不在了,以前還只是理論的東西都已經『實驗』了出來。而我必須說的是,那些想證明我之前的努力都是錯的東西,在我的有生之年還沒有出現。」

 

在柯能堡執導的電影《變蠅人》裡聽到了柯能堡借劇中人布朗多之口說出的設問,「我是一隻昆蟲,夢見自己是人,渴望變成人。但這個夢結束了,昆蟲大夢已醒。」幻象世界與真實生活的溝壑縱橫,緊緊地例證著柯能堡的思維取向。《錄影帶謀殺案》中被電視訊號所控制的麥斯;《X接觸-來自異世界》中不知肉身所在的遊戲者;《雙生兄弟》中的雙胞胎;《童魘》中跌落記憶深淵的「精神病患者」等等。尤其是《超速性追緝》,那些模擬名人車禍的肇事者,只有在那些極端的瘋狂之中才能感受到自身的存在。關於真相,柯能堡曾說,「我相信所有的真實都是虛擬的,絕對的真實並不存在。每個人眼中的真實都不一樣,不僅電子遊戲會扭曲真實,而且任何藝術也都會如此。」柯能堡的《巨塔殺機》用一個黑社會家族裡的小司機,講述了一個內心良心平衡的故事。《巨塔殺機》淡化了以往柯能堡電影中的情欲與暴力元素,但是一股「下落不明」的身份失調,仍舊是影片的核心思想。紐約客評論《巨塔殺機》說,「當影片結束之後,你就好像從一場噩夢中醒來。」

 

自小在書香裡泡大的柯能堡,對音樂、科學、文學、電影這幾個領域都有很深的涉獵。十歲開始悶頭寫作科幻小說的柯能堡,之所以與電影結下緣份,主要是他經常泡在加拿大的Cinecity電影院。當時的地下電影,留給了柯能堡難以磨滅的印記。他先是閱讀坊間出版的電影百科、電影製作手冊之類的書籍,後又大量的翻閱了〈美國攝影師〉雜誌以及三番兩次地前往Janet Good電影公司,向他人請教攝影機的實際操作。在完成兩部短片之後,「腋下攜著膠捲,內心懷有抱負」的理想主義青年柯能堡來到了坎城。然而坎城浮華的氣象與濃重的商業氣氛,嚇壞了這個加拿大小伙子。什麼時候柯能堡決定製作商業電影,想必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1972年,柯能堡回到多倫多。恰逢加拿大電影發展基金會(Canadian Film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發展新政策,協助本土電影從業人員製作商業電影。柯能堡的第一部商業影片《Shivers》即由CFDC出資拍攝。直到《The Brood》為止,由於柯能堡電影的製作費用與日俱增才與CFDC停止合作。

 

柯能堡的妹妹這樣評論他的哥哥,「你別想聽到他的尖聲驚叫。沒有大嗓門,沒有戲劇性事件,如手術刀一般精確,這就是他的做事方式。」終於在1999年,這個德國與荷蘭人後裔的加拿大人在坎城影展擔任了評審團主席。當年的無辜理想主義,轉身為鎂光燈前的萬人之上,其中滋味,只得自知。於是1999年,無可避免地成了柯能堡電影的分水嶺。之後的《童魘》、《暴力效應》、《巨塔殺機》再也看不到那些血淋淋的性器了,柯能堡解釋道:「我是一個愛開玩笑的人。喜歡和像約翰卡本特(John Carpenter)、喬治羅米洛(George A. Romero)等人聚在一起玩,可以在彼此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從一個類型片導演到在坎城影展獲得肯定,這中間有很長一段路,但我絕不會回到從前的恐怖片路子了。」的確,柯能堡言出必行地履行著自己的諾言。惡言也隨之而來,「柯能堡被好萊塢招安了,就像那個導演了北京奧運會的陜西人」。不過柯能堡卻依舊按照自己的世界觀選取著拍攝的題材,他說:「我不會對美國有太多的排斥。這個世界上哪個國家不拿本土的神話做宣傳,正如英國還是帝國的時候,它自己的正義標準也就油然而起了。」

 

大衛柯能堡被一些影評認為是「英語世界中最大膽、具有挑戰力的導演。」也經常出現在各種「最偉大導演」名單。2004年大衛柯能堡被《衛報》選為「世界上最優秀的40位導演」。在2007年,《Total Film》選他為歷史上第17偉大的電影導演。2009年,大衛柯能堡獲得法國政府榮譽軍團勳章。在2012年,他獲得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登基鑽禧紀念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