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絕地戰警FOR LIFE

《絕地戰警》系列電影自1995年問世以來,靠著喜劇元素與兩位主角幹話無極限的超強默契,再融入暢快刺激及拳拳到肉的動作場面,成功風靡全球創下逾4.14億美元(約新台幣128億元)的傲人票房。本系列除了讓威爾史密斯與馬汀勞倫斯交出大銀幕的代表作外,威爾史密斯更靠著本片躋身好萊塢一線巨星的行列。暌違17年系列電影重起上路,影迷們除可看到兩位巨星賣弄身手外,兩位大叔還得對上由凡妮莎哈金斯所率領的新世代警探的挑釁,新舊世代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動作火花?

統計時間 : 2020-01-18~2020-01-19
絕地戰警FOR LIFE

《絕地戰警》系列電影自1995年問世以來,靠著喜劇元素與兩位主角幹話無極限的超強默契,再融入暢快刺激及拳拳到肉的動作場面,成功風靡全球創下逾4.14億美元(約新台幣128億元)的傲人票房。本系列除了讓威爾史密斯與馬汀勞倫斯交出大銀幕的代表作外,威爾史密斯更靠著本片躋身好萊塢一線巨星的行列。暌違17年系列電影重起上路,影迷們除可看到兩位巨星賣弄身手外,兩位大叔還得對上由凡妮莎哈金斯所率領的新世代警探的挑釁,新舊世代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動作火花?

統計時間 : 2020-01-17~2020-01-19
杜立德

小勞勃道尼即將扮演文學史上最令人難忘的角色,並且以豐富的想像力,重新敘述一個男人能夠和動物說話的經典故事: 《杜立德》。

 

性情古怪、特立獨行的著名醫師與獸醫約翰杜立德(小勞勃道尼 飾)活在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他於七年前痛失愛妻之後就一個人住在杜立德莊園的高牆之內,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只有一群珍奇異獸陪在他身邊。但是當年輕的維多利亞女王(《鏗鏘玫瑰》潔絲芭克莉 飾)得了重病,心不甘情不願的杜立德就被迫乘船,踏上一場史詩般的冒險旅程,前往一座神祕小島尋找解藥,當他遇到可怕的宿敵並且發掘令人驚豔的神奇生物,他就重拾了以往的機智與勇氣。

 

杜立德的同伴是一個自命為他的實習生的年輕小夥子(《敦克爾克大行動》哈利柯萊特 飾),以及一群吵吵鬧鬧的動物朋友,包括一隻焦慮的大猩猩(金獎影帝雷米馬利克 配音)、一隻衝動腦殘的鴨子(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奧塔薇亞史班森 配音)、一對老是在拌嘴歡喜冤家:一隻尖酸刻薄的鴕鳥(《愛情昏迷中》庫梅爾南賈尼 配音)和一隻積極樂觀的北極熊(《大黃蜂》約翰西南 配音),以及一隻任性固執的鸚鵡(奧斯卡金像獎得主艾瑪湯普遜 配音),她也是杜立德最信任的顧問和知己。

 

這部電影豪華的演員陣容還包括安東尼奧班德拉斯、麥可辛(《黛妃與女皇》)以及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吉姆布洛班特,並且還有更多的配音演員,包括金獎影后瑪莉詠柯蒂亞、湯姆霍蘭德、賽琳娜戈梅茲以及雷夫范恩斯。

 

《杜立德》一片的導演是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史蒂芬葛漢(《諜對諜》、《天人交戰》),製片則是路斯/基爾斯鮑姆製作公司(《魔境夢遊》、《黑魔女:沉睡魔咒》)的喬路斯與傑夫基爾斯鮑姆;道尼團隊製作公司(《福爾摩斯》系列電影、《大法官》)的蘇珊道尼。執行製片則是莎拉布萊德蕭(《神鬼傳奇》、《黑魔女:沉睡魔咒》)和柴克瑞羅斯(《黑魔女2》)。

 

統計時間 : 2020-01-25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

生  日:1964-10-09
個人簡介:吉勒摩戴托羅生於墨西哥瓜達拉哈拉,為墨西哥知名電影導演和編劇,自小受到信奉天主教的祖母的影響,從青少年時期起就對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長大後,戴托羅跟著化妝大師迪克史密斯(Dick Smith)學習化妝和特效,並拍攝了一些短片。21歲時,製作了第一部影片《多娜和她的兒子》Dona Herlinda and Her Son。經過將近10年的特效製作,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公司Necropia。期間,他還導演並製作了一些墨西哥本土電視劇及相關電影理論講座。1993年的《魔鬼銀爪》Cronos是戴托羅揚名立萬的作品。該片不僅使戴托羅贏得了墨西哥電影學院獎,更在坎城影展引起轟動。之後戴托羅雖以《秘密客》Mimic一片進軍好萊塢,但反應卻未如己意。一怒之下,戴托羅回到墨西哥成立了自己的製作公司「The Tequila Gang」。不久,一部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的魔幻電影《The Devil's Backbone》再次為戴托羅贏得了評論界和觀眾的一致好評,於是他決定再次挺進好萊塢。2002年,戴托羅與衛斯理史奈普(Wesley Snipes)連袂打造了經典吸血鬼電影《刀鋒戰士2》,影片獲得巨大成功,戴托羅總算在好萊塢站穩腳跟。之後他拍攝的《地獄怪客》、《羊男的迷宮》都是備受好評的奇幻驚悚佳作,更開啟了吉勒摩戴托羅似的不思議視覺效果。2013年他拍攝電影《環太平洋》,2014年則與導演彼得傑克森合作,擔任《哈比人:五軍之戰》的共同編劇之一。2015年則執導電影《腥紅山莊》,以及擔任《功夫熊貓3》的監製。   吉勒摩戴托羅是個土生土長的墨西哥人,可是他最主要的電影作品幾乎全是用英語來拍攝的。無法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語來進行創作,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戴托羅坦言道:「這的確有點彆扭,英語的節奏和西班牙語不同,英語是那種很有攻擊性的語言,每一個詞都有一個重音,都產生一種語氣的效果。而西班牙語往往需要四到五個單詞才有這種語言效果。」為此,戴托羅親自製作了《羊男的迷宮》的英文字幕。《羊男的迷宮》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孤獨、敏感的Ofelia每天都目睹著悲劇的上演,於是她在內心深處創造出了一個奇幻的世界。電影對青少年成長問題的關注與對戰爭的批判精神,充分顯示出了戴托羅的人文關懷精神。《羊男的迷宮》也入圍2006年坎城影展正式競賽單元,並在2007年入圍該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追根溯源的話,早在2001年戴托羅就在《The Devil's Backbone》裡透過一個兒童的眼光來審視了一段國破家亡的悲慘經歷。蒼涼的人性、恐怖的氛圍、超現實的描述,本片絕對是戴托羅最被忽視的作品。儘管,製作稍許粗糙。「我喜歡閱讀最初版本的〈格林童話〉,安徒生和王爾德的部分童話也不無恐怖和殘酷,我在嘗試將多種童話元素都融入到電影中。」   關於《地獄怪客2》的拍攝,戴托羅說:「現在看第一集的拍攝,我發現有些東西那時候無法拍得深刻,所以我很願意拍攝續集。如果你把兩部電影放在一起看,你會發現它們之間不是前後的關係,而是一種互補的關係。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在這一集裡,我會對人物內心做更深的挖掘,並且把動作場面做得更漂亮。」戴托羅常常在《地獄怪客2》的現場與那些怪物玩具玩成一片。對他來說,可以用電影膠捲將童年起就飛翔在腦海裡的一個個鮮活、詭異的臆想抒映下來,是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從某種程度上說,戴托羅本身就是一個來自墨西哥的,滿腦子鬼主意而又童心未泯的老男孩。「我一直想拍攝一部怪物電影,」戴托羅說,「《地獄怪客》裡具有各種奇特的怪物和充滿奇幻色彩的劇情設定,為了將故事和觀眾聯繫在一起,我必須找到兩條貫穿始終的情感線索。一是Broom教授與地獄怪客的父子情,雖然Broom教授挽救並撫養了地獄怪客,而且深愛著他的養子,但同時他也懼怕這地獄怪客的邪惡天性;另一個是地獄怪客對Liz Sherman的迷戀,美女與野獸的故事,在《地獄怪客》裡更像野獸與野獸的故事。」   話說當年,戴托羅以《羊男的迷宮》重新殺回好萊塢,眼急手快的華納迅速將拖遝已久的《我是傳奇》、《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擺在戴托羅的面前。但故事本身都不算算是戴托羅習慣的敘事風格。只有《地獄怪客2》對上了戴托羅的胃口,他說:「地獄男孩抽著煙,嘀咕髒話的樣子是我見過最偉大的畫面,就像我自己的孩子。」此外,戴托羅為了拍攝《地獄怪客2》還拒絕了《最後一戰》、《鬼鈴聲》、《刀鋒戰士3》等製片商的邀約。如果說《羊男的迷宮》是戴托羅的小試牛刀,那麼《地獄怪客》就是戴托羅的重拳出擊。其實,原漫畫作者麥克米格諾拉(Mike Mignola)起初並不贊成戴托羅對自己原著小說的「添油加醋」。那些被戴托羅憑空臆想出來的怪獸,在麥克看來就像「被人賞了一個耳光」。不過,當麥克參觀過片場時候,他收回了曾經說過的話,反而表示出「那些怪物簡直比漫畫裡的還要好看」。   縱觀戴托羅的電影作品,詭異的色彩、誇張的造型、精細的化妝,多變的取景角度,都是他電影作品的本質標籤。戴托羅解釋道:「我從小跟著祖母長大,她總喜歡對我說一些恐怖的故事,聽著這些長大,我也就成了一個『怪』導演。」無論如何,戴托羅電影裡的怪物是最獨一無二的。先不論《羊男的迷宮》裡那個半人半羊的農牧神多麼令人毛骨悚然,光《地獄怪客2》就有一大堆怪物夠我們數。紅小子、噴火女、魚人、燈泡頭、盧阿達王子、巨魔頭、死亡天使、狂戰士,等等等等,戴托羅的想像力得到了空前的發揮。   戴托羅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個靠《地獄怪客》一舉在好萊塢發跡的男人,在他身後站著的是阿利安卓岡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和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on)兩個男人。確切地說,他們是被墨西哥人視為「墨西哥電影復興」或被美國人調侃為「墨西哥革命」的龍舌蘭幫。戴托羅、伊納利圖、柯朗之間的友誼更像一個傳統的墨西哥幫派。只是,他們將傳統幫派玩味的大麻、妓女、槍械改換成了:出點子、改本子、剪片子。2006年戴托羅的《羊男的迷宮》被坎城影展競賽單元提名,眼看第二天就要遞送拷貝,剪輯工作卻還沒有完成。兩個朋友就陪他一起,點了外賣,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準時參賽。2000年伊納利圖的《愛是一條狗》Amores perros進入後期製作,戴托羅專程搭飛機從德州趕到墨西哥城,倆人窩在剪輯室裡,四天四夜。此外,戴托羅還幫柯朗操辦了2006年7月的聖地牙哥國際動漫展;每天都在倫敦拍攝《人類之子》的柯朗亦會與戴托羅互通進度,商量拍片細節。待到《羊男的迷宮》的後期,戴托羅更是從伊納利圖的《火線交錯》「搶」來了音效師和報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資格。「這就是我們三個的友誼,它讓我們永遠年輕」戴托羅如是說。   想當初,戴托羅的《魔鬼銀爪》成為墨西哥票房史上的亞軍。只有二十九歲的戴托羅藉此機會進軍好萊塢,結果一向以大膽鼓勵獨立製作的米拉麥克斯卻無法接受這種「另類主流」的市場前景。鮑勃溫斯頓(Bob Weinstein)在面對戴托羅的交涉中,竟然只答應在DVD市場上架。灰心的戴托羅,一怒之下回到墨西哥,聯合柯朗成立了屬於自己的電影製作公司。其實,早在1980年代末期戴托羅與柯朗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當時倆人在同一部墨西哥影集裡打工,柯朗是編導,戴托羅是化妝,倆人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劇本。後來,轉行電視廣告文案的伊納利圖也加入了他們。至此,被戴托羅稱為「歷久彌新」的友誼開始了。「我所有的朋友都是幻想的。直到現在,我還沒有弄清楚柯朗是否真實存在」,這句戴托羅半開玩笑的話,恰如其分地道出了戴托羅以幻想為樂的生活方式。戴托羅與柯朗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柯朗是用好萊塢的瓶子裝龍舌蘭,戴托羅則是用龍舌蘭的瓶子裝好萊塢。出道於電視劇的柯朗,好萊塢之路相對比較平坦,因為他無論「瓶子」怎麼換,內裡的味道始終是純粹。出道相對較晚的伊納利圖則又是另一番氣象。多線敘事的影像風格,彷彿一瓶碎在好萊塢的龍舌蘭,香氣四溢。
人氣:7769
相關文章
共5則
個人簡介:

吉勒摩戴托羅生於墨西哥瓜達拉哈拉,為墨西哥知名電影導演和編劇,自小受到信奉天主教的祖母的影響,從青少年時期起就對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長大後,戴托羅跟著化妝大師迪克史密斯(Dick Smith)學習化妝和特效,並拍攝了一些短片。21歲時,製作了第一部影片《多娜和她的兒子》Dona Herlinda and Her Son。經過將近10年的特效製作,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公司Necropia。期間,他還導演並製作了一些墨西哥本土電視劇及相關電影理論講座。1993年的《魔鬼銀爪》Cronos是戴托羅揚名立萬的作品。該片不僅使戴托羅贏得了墨西哥電影學院獎,更在坎城影展引起轟動。之後戴托羅雖以《秘密客》Mimic一片進軍好萊塢,但反應卻未如己意。一怒之下,戴托羅回到墨西哥成立了自己的製作公司「The Tequila Gang」。不久,一部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的魔幻電影《The Devil's Backbone》再次為戴托羅贏得了評論界和觀眾的一致好評,於是他決定再次挺進好萊塢。2002年,戴托羅與衛斯理史奈普(Wesley Snipes)連袂打造了經典吸血鬼電影《刀鋒戰士2》,影片獲得巨大成功,戴托羅總算在好萊塢站穩腳跟。之後他拍攝的《地獄怪客》、《羊男的迷宮》都是備受好評的奇幻驚悚佳作,更開啟了吉勒摩戴托羅似的不思議視覺效果。2013年他拍攝電影《環太平洋》,2014年則與導演彼得傑克森合作,擔任《哈比人:五軍之戰》的共同編劇之一。2015年則執導電影《腥紅山莊》,以及擔任《功夫熊貓3》的監製。

 

吉勒摩戴托羅是個土生土長的墨西哥人,可是他最主要的電影作品幾乎全是用英語來拍攝的。無法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語來進行創作,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戴托羅坦言道:「這的確有點彆扭,英語的節奏和西班牙語不同,英語是那種很有攻擊性的語言,每一個詞都有一個重音,都產生一種語氣的效果。而西班牙語往往需要四到五個單詞才有這種語言效果。」為此,戴托羅親自製作了《羊男的迷宮》的英文字幕。《羊男的迷宮》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孤獨、敏感的Ofelia每天都目睹著悲劇的上演,於是她在內心深處創造出了一個奇幻的世界。電影對青少年成長問題的關注與對戰爭的批判精神,充分顯示出了戴托羅的人文關懷精神。《羊男的迷宮》也入圍2006年坎城影展正式競賽單元,並在2007年入圍該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追根溯源的話,早在2001年戴托羅就在《The Devil's Backbone》裡透過一個兒童的眼光來審視了一段國破家亡的悲慘經歷。蒼涼的人性、恐怖的氛圍、超現實的描述,本片絕對是戴托羅最被忽視的作品。儘管,製作稍許粗糙。「我喜歡閱讀最初版本的〈格林童話〉,安徒生和王爾德的部分童話也不無恐怖和殘酷,我在嘗試將多種童話元素都融入到電影中。」

 

關於《地獄怪客2》的拍攝,戴托羅說:「現在看第一集的拍攝,我發現有些東西那時候無法拍得深刻,所以我很願意拍攝續集。如果你把兩部電影放在一起看,你會發現它們之間不是前後的關係,而是一種互補的關係。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在這一集裡,我會對人物內心做更深的挖掘,並且把動作場面做得更漂亮。」戴托羅常常在《地獄怪客2》的現場與那些怪物玩具玩成一片。對他來說,可以用電影膠捲將童年起就飛翔在腦海裡的一個個鮮活、詭異的臆想抒映下來,是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從某種程度上說,戴托羅本身就是一個來自墨西哥的,滿腦子鬼主意而又童心未泯的老男孩。「我一直想拍攝一部怪物電影,」戴托羅說,「《地獄怪客》裡具有各種奇特的怪物和充滿奇幻色彩的劇情設定,為了將故事和觀眾聯繫在一起,我必須找到兩條貫穿始終的情感線索。一是Broom教授與地獄怪客的父子情,雖然Broom教授挽救並撫養了地獄怪客,而且深愛著他的養子,但同時他也懼怕這地獄怪客的邪惡天性;另一個是地獄怪客對Liz Sherman的迷戀,美女與野獸的故事,在《地獄怪客》裡更像野獸與野獸的故事。」

 

話說當年,戴托羅以《羊男的迷宮》重新殺回好萊塢,眼急手快的華納迅速將拖遝已久的《我是傳奇》、《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擺在戴托羅的面前。但故事本身都不算算是戴托羅習慣的敘事風格。只有《地獄怪客2》對上了戴托羅的胃口,他說:「地獄男孩抽著煙,嘀咕髒話的樣子是我見過最偉大的畫面,就像我自己的孩子。」此外,戴托羅為了拍攝《地獄怪客2》還拒絕了《最後一戰》、《鬼鈴聲》、《刀鋒戰士3》等製片商的邀約。如果說《羊男的迷宮》是戴托羅的小試牛刀,那麼《地獄怪客》就是戴托羅的重拳出擊。其實,原漫畫作者麥克米格諾拉(Mike Mignola)起初並不贊成戴托羅對自己原著小說的「添油加醋」。那些被戴托羅憑空臆想出來的怪獸,在麥克看來就像「被人賞了一個耳光」。不過,當麥克參觀過片場時候,他收回了曾經說過的話,反而表示出「那些怪物簡直比漫畫裡的還要好看」。

 

縱觀戴托羅的電影作品,詭異的色彩、誇張的造型、精細的化妝,多變的取景角度,都是他電影作品的本質標籤。戴托羅解釋道:「我從小跟著祖母長大,她總喜歡對我說一些恐怖的故事,聽著這些長大,我也就成了一個『怪』導演。」無論如何,戴托羅電影裡的怪物是最獨一無二的。先不論《羊男的迷宮》裡那個半人半羊的農牧神多麼令人毛骨悚然,光《地獄怪客2》就有一大堆怪物夠我們數。紅小子、噴火女、魚人、燈泡頭、盧阿達王子、巨魔頭、死亡天使、狂戰士,等等等等,戴托羅的想像力得到了空前的發揮。

 

戴托羅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個靠《地獄怪客》一舉在好萊塢發跡的男人,在他身後站著的是阿利安卓岡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和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on)兩個男人。確切地說,他們是被墨西哥人視為「墨西哥電影復興」或被美國人調侃為「墨西哥革命」的龍舌蘭幫。戴托羅、伊納利圖、柯朗之間的友誼更像一個傳統的墨西哥幫派。只是,他們將傳統幫派玩味的大麻、妓女、槍械改換成了:出點子、改本子、剪片子。2006年戴托羅的《羊男的迷宮》被坎城影展競賽單元提名,眼看第二天就要遞送拷貝,剪輯工作卻還沒有完成。兩個朋友就陪他一起,點了外賣,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準時參賽。2000年伊納利圖的《愛是一條狗》Amores perros進入後期製作,戴托羅專程搭飛機從德州趕到墨西哥城,倆人窩在剪輯室裡,四天四夜。此外,戴托羅還幫柯朗操辦了2006年7月的聖地牙哥國際動漫展;每天都在倫敦拍攝《人類之子》的柯朗亦會與戴托羅互通進度,商量拍片細節。待到《羊男的迷宮》的後期,戴托羅更是從伊納利圖的《火線交錯》「搶」來了音效師和報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資格。「這就是我們三個的友誼,它讓我們永遠年輕」戴托羅如是說。

 

想當初,戴托羅的《魔鬼銀爪》成為墨西哥票房史上的亞軍。只有二十九歲的戴托羅藉此機會進軍好萊塢,結果一向以大膽鼓勵獨立製作的米拉麥克斯卻無法接受這種「另類主流」的市場前景。鮑勃溫斯頓(Bob Weinstein)在面對戴托羅的交涉中,竟然只答應在DVD市場上架。灰心的戴托羅,一怒之下回到墨西哥,聯合柯朗成立了屬於自己的電影製作公司。其實,早在1980年代末期戴托羅與柯朗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當時倆人在同一部墨西哥影集裡打工,柯朗是編導,戴托羅是化妝,倆人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劇本。後來,轉行電視廣告文案的伊納利圖也加入了他們。至此,被戴托羅稱為「歷久彌新」的友誼開始了。「我所有的朋友都是幻想的。直到現在,我還沒有弄清楚柯朗是否真實存在」,這句戴托羅半開玩笑的話,恰如其分地道出了戴托羅以幻想為樂的生活方式。戴托羅與柯朗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柯朗是用好萊塢的瓶子裝龍舌蘭,戴托羅則是用龍舌蘭的瓶子裝好萊塢。出道於電視劇的柯朗,好萊塢之路相對比較平坦,因為他無論「瓶子」怎麼換,內裡的味道始終是純粹。出道相對較晚的伊納利圖則又是另一番氣象。多線敘事的影像風格,彷彿一瓶碎在好萊塢的龍舌蘭,香氣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