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靈魂急轉彎

本片由金獎導演同時也是現今皮克斯的創意長彼特達克特執導,他可以說是皮克斯的創意指標,從玩具總動員系列到怪獸電力公司、天外奇蹟與腦筋急轉彎這些作品就可知道他說故事的功力,這次原創故事的《靈魂急轉彎》 更是會顛覆觀眾的想像。

 

《靈魂急轉彎》 故事想探討一個非常抽像的話題- 人的靈魂! 因為在我們來到這個世界前,都會在一個「關於你研討會」參加培訓,在這裡,靈魂會被賦予特徵、興趣和能力、以及基本的性格屬性,正是這一切,造就了你的樣子。

 

一但準備就緒,你的靈魂就畢業,隨後降臨到這個世界,開啟有意義的一生。但在故事主角喬賈德納的身上,卻出了差錯,他是天生的爵士鋼琴好手,卻一直不得志,只能在中學擔任樂團老師的工作,有一天,他獲得了千載難逢的演奏機會,還沒享受到成功的果實,就失足受傷陷入昏迷,一系列的陰錯陽差,喬來到了投胎先修班,被誤認為是啟發新靈魂的導師,並碰到了始終無法在投胎先修班畢業的靈魂22號,師徒二人想盡辦法要讓喬回到真實世界,這場特別的旅程,更讓喬重新審視人生的意義…

 

統計時間 : 2021-01-23~2021-01-24
捍衛救援

★ 《美國狙擊手》《會計師》製作團隊開春動作鉅獻

★ 《人生決勝球》導演鐵漢柔情新作

★ 《即刻救援》地表最強硬漢連恩尼遜火拼墨西哥毒梟

 

海軍陸戰隊退役的神射手吉姆(連恩尼遜 飾)在亞利桑那州邊境擁有一座牧場,過著離群索居生活的吉姆,某日目睹11歲男孩米格爾和母親蘿莎遭到墨西哥毒販追殺。在一場激烈槍戰後,奄奄一息的蘿莎將米格爾托付給吉姆,吉姆決定帶著米格爾橫跨半個美國,前往芝加哥與家人團聚,兩人也建立起一段不平凡的友誼。然而,面對窮追不捨的毒販殺手,吉姆一路上將運用自己過去在海軍陸戰隊習得的戰鬥技巧,與這群殺手展開一場生死之戰,誓死護送米格爾安全回家……

 

統計時間 : 2021-01-22~2021-01-24
角頭–浪流連

《角頭》系列作品不斷警惕世人「今天公祭,明天忘記」、「歹路不可行」。而《角頭-浪流連》則以女性、愛情的角度切入,讓觀眾以不同的視角,卻更加看清這個混沌的角頭世界。

 

阿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沒想到連談戀愛都身不由己......」

 

小淇:「愛上江湖人之後,才知道愛情可以這麼難、這麼苦。」

 

《角頭-浪流連》故事描述阿慶(鄭人碩 飾演)在北館角頭大哥 仁哥的女兒滿月宴上,偶遇攝影師小淇(謝欣穎 飾演)進而衍生出一段相愛卻不能相守的愛情故事。

 

身為角頭的阿慶遇到了小淇,原本水火不容的兩人,再一次次的爭吵中發現其實自己最在乎對方。阿慶與小淇相愛、相知、相惜、互相扶持,阿慶為小淇解決困難、小淇在阿慶事業遇到瓶頸時給予鼓勵。但就在此時湳沆的世界在背地裡陷害北館販毒,不僅讓北館深陷危機,仁哥與五虎們相繼誤解阿慶,小淇也因為阿慶受重傷。阿慶分身乏術,痛定思痛決定奮力一搏。

 

統計時間 : 2021-01-27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

生  日:1964-10-09
個人簡介:吉勒摩戴托羅生於墨西哥瓜達拉哈拉,為墨西哥知名電影導演和編劇,自小受到信奉天主教的祖母的影響,從青少年時期起就對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長大後,戴托羅跟著化妝大師迪克史密斯(Dick Smith)學習化妝和特效,並拍攝了一些短片。21歲時,製作了第一部影片《多娜和她的兒子》Dona Herlinda and Her Son。經過將近10年的特效製作,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公司Necropia。期間,他還導演並製作了一些墨西哥本土電視劇及相關電影理論講座。1993年的《魔鬼銀爪》Cronos是戴托羅揚名立萬的作品。該片不僅使戴托羅贏得了墨西哥電影學院獎,更在坎城影展引起轟動。之後戴托羅雖以《秘密客》Mimic一片進軍好萊塢,但反應卻未如己意。一怒之下,戴托羅回到墨西哥成立了自己的製作公司「The Tequila Gang」。不久,一部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的魔幻電影《The Devil's Backbone》再次為戴托羅贏得了評論界和觀眾的一致好評,於是他決定再次挺進好萊塢。2002年,戴托羅與衛斯理史奈普(Wesley Snipes)連袂打造了經典吸血鬼電影《刀鋒戰士2》,影片獲得巨大成功,戴托羅總算在好萊塢站穩腳跟。之後他拍攝的《地獄怪客》、《羊男的迷宮》都是備受好評的奇幻驚悚佳作,更開啟了吉勒摩戴托羅似的不思議視覺效果。2013年他拍攝電影《環太平洋》,2014年則與導演彼得傑克森合作,擔任《哈比人:五軍之戰》的共同編劇之一。2015年則執導電影《腥紅山莊》,以及擔任《功夫熊貓3》的監製。   吉勒摩戴托羅是個土生土長的墨西哥人,可是他最主要的電影作品幾乎全是用英語來拍攝的。無法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語來進行創作,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戴托羅坦言道:「這的確有點彆扭,英語的節奏和西班牙語不同,英語是那種很有攻擊性的語言,每一個詞都有一個重音,都產生一種語氣的效果。而西班牙語往往需要四到五個單詞才有這種語言效果。」為此,戴托羅親自製作了《羊男的迷宮》的英文字幕。《羊男的迷宮》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孤獨、敏感的Ofelia每天都目睹著悲劇的上演,於是她在內心深處創造出了一個奇幻的世界。電影對青少年成長問題的關注與對戰爭的批判精神,充分顯示出了戴托羅的人文關懷精神。《羊男的迷宮》也入圍2006年坎城影展正式競賽單元,並在2007年入圍該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追根溯源的話,早在2001年戴托羅就在《The Devil's Backbone》裡透過一個兒童的眼光來審視了一段國破家亡的悲慘經歷。蒼涼的人性、恐怖的氛圍、超現實的描述,本片絕對是戴托羅最被忽視的作品。儘管,製作稍許粗糙。「我喜歡閱讀最初版本的〈格林童話〉,安徒生和王爾德的部分童話也不無恐怖和殘酷,我在嘗試將多種童話元素都融入到電影中。」   關於《地獄怪客2》的拍攝,戴托羅說:「現在看第一集的拍攝,我發現有些東西那時候無法拍得深刻,所以我很願意拍攝續集。如果你把兩部電影放在一起看,你會發現它們之間不是前後的關係,而是一種互補的關係。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在這一集裡,我會對人物內心做更深的挖掘,並且把動作場面做得更漂亮。」戴托羅常常在《地獄怪客2》的現場與那些怪物玩具玩成一片。對他來說,可以用電影膠捲將童年起就飛翔在腦海裡的一個個鮮活、詭異的臆想抒映下來,是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從某種程度上說,戴托羅本身就是一個來自墨西哥的,滿腦子鬼主意而又童心未泯的老男孩。「我一直想拍攝一部怪物電影,」戴托羅說,「《地獄怪客》裡具有各種奇特的怪物和充滿奇幻色彩的劇情設定,為了將故事和觀眾聯繫在一起,我必須找到兩條貫穿始終的情感線索。一是Broom教授與地獄怪客的父子情,雖然Broom教授挽救並撫養了地獄怪客,而且深愛著他的養子,但同時他也懼怕這地獄怪客的邪惡天性;另一個是地獄怪客對Liz Sherman的迷戀,美女與野獸的故事,在《地獄怪客》裡更像野獸與野獸的故事。」   話說當年,戴托羅以《羊男的迷宮》重新殺回好萊塢,眼急手快的華納迅速將拖遝已久的《我是傳奇》、《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擺在戴托羅的面前。但故事本身都不算算是戴托羅習慣的敘事風格。只有《地獄怪客2》對上了戴托羅的胃口,他說:「地獄男孩抽著煙,嘀咕髒話的樣子是我見過最偉大的畫面,就像我自己的孩子。」此外,戴托羅為了拍攝《地獄怪客2》還拒絕了《最後一戰》、《鬼鈴聲》、《刀鋒戰士3》等製片商的邀約。如果說《羊男的迷宮》是戴托羅的小試牛刀,那麼《地獄怪客》就是戴托羅的重拳出擊。其實,原漫畫作者麥克米格諾拉(Mike Mignola)起初並不贊成戴托羅對自己原著小說的「添油加醋」。那些被戴托羅憑空臆想出來的怪獸,在麥克看來就像「被人賞了一個耳光」。不過,當麥克參觀過片場時候,他收回了曾經說過的話,反而表示出「那些怪物簡直比漫畫裡的還要好看」。   縱觀戴托羅的電影作品,詭異的色彩、誇張的造型、精細的化妝,多變的取景角度,都是他電影作品的本質標籤。戴托羅解釋道:「我從小跟著祖母長大,她總喜歡對我說一些恐怖的故事,聽著這些長大,我也就成了一個『怪』導演。」無論如何,戴托羅電影裡的怪物是最獨一無二的。先不論《羊男的迷宮》裡那個半人半羊的農牧神多麼令人毛骨悚然,光《地獄怪客2》就有一大堆怪物夠我們數。紅小子、噴火女、魚人、燈泡頭、盧阿達王子、巨魔頭、死亡天使、狂戰士,等等等等,戴托羅的想像力得到了空前的發揮。   戴托羅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個靠《地獄怪客》一舉在好萊塢發跡的男人,在他身後站著的是阿利安卓岡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和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on)兩個男人。確切地說,他們是被墨西哥人視為「墨西哥電影復興」或被美國人調侃為「墨西哥革命」的龍舌蘭幫。戴托羅、伊納利圖、柯朗之間的友誼更像一個傳統的墨西哥幫派。只是,他們將傳統幫派玩味的大麻、妓女、槍械改換成了:出點子、改本子、剪片子。2006年戴托羅的《羊男的迷宮》被坎城影展競賽單元提名,眼看第二天就要遞送拷貝,剪輯工作卻還沒有完成。兩個朋友就陪他一起,點了外賣,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準時參賽。2000年伊納利圖的《愛是一條狗》Amores perros進入後期製作,戴托羅專程搭飛機從德州趕到墨西哥城,倆人窩在剪輯室裡,四天四夜。此外,戴托羅還幫柯朗操辦了2006年7月的聖地牙哥國際動漫展;每天都在倫敦拍攝《人類之子》的柯朗亦會與戴托羅互通進度,商量拍片細節。待到《羊男的迷宮》的後期,戴托羅更是從伊納利圖的《火線交錯》「搶」來了音效師和報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資格。「這就是我們三個的友誼,它讓我們永遠年輕」戴托羅如是說。   想當初,戴托羅的《魔鬼銀爪》成為墨西哥票房史上的亞軍。只有二十九歲的戴托羅藉此機會進軍好萊塢,結果一向以大膽鼓勵獨立製作的米拉麥克斯卻無法接受這種「另類主流」的市場前景。鮑勃溫斯頓(Bob Weinstein)在面對戴托羅的交涉中,竟然只答應在DVD市場上架。灰心的戴托羅,一怒之下回到墨西哥,聯合柯朗成立了屬於自己的電影製作公司。其實,早在1980年代末期戴托羅與柯朗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當時倆人在同一部墨西哥影集裡打工,柯朗是編導,戴托羅是化妝,倆人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劇本。後來,轉行電視廣告文案的伊納利圖也加入了他們。至此,被戴托羅稱為「歷久彌新」的友誼開始了。「我所有的朋友都是幻想的。直到現在,我還沒有弄清楚柯朗是否真實存在」,這句戴托羅半開玩笑的話,恰如其分地道出了戴托羅以幻想為樂的生活方式。戴托羅與柯朗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柯朗是用好萊塢的瓶子裝龍舌蘭,戴托羅則是用龍舌蘭的瓶子裝好萊塢。出道於電視劇的柯朗,好萊塢之路相對比較平坦,因為他無論「瓶子」怎麼換,內裡的味道始終是純粹。出道相對較晚的伊納利圖則又是另一番氣象。多線敘事的影像風格,彷彿一瓶碎在好萊塢的龍舌蘭,香氣四溢。
人氣:8998
個人簡介:

吉勒摩戴托羅生於墨西哥瓜達拉哈拉,為墨西哥知名電影導演和編劇,自小受到信奉天主教的祖母的影響,從青少年時期起就對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長大後,戴托羅跟著化妝大師迪克史密斯(Dick Smith)學習化妝和特效,並拍攝了一些短片。21歲時,製作了第一部影片《多娜和她的兒子》Dona Herlinda and Her Son。經過將近10年的特效製作,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公司Necropia。期間,他還導演並製作了一些墨西哥本土電視劇及相關電影理論講座。1993年的《魔鬼銀爪》Cronos是戴托羅揚名立萬的作品。該片不僅使戴托羅贏得了墨西哥電影學院獎,更在坎城影展引起轟動。之後戴托羅雖以《秘密客》Mimic一片進軍好萊塢,但反應卻未如己意。一怒之下,戴托羅回到墨西哥成立了自己的製作公司「The Tequila Gang」。不久,一部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的魔幻電影《The Devil's Backbone》再次為戴托羅贏得了評論界和觀眾的一致好評,於是他決定再次挺進好萊塢。2002年,戴托羅與衛斯理史奈普(Wesley Snipes)連袂打造了經典吸血鬼電影《刀鋒戰士2》,影片獲得巨大成功,戴托羅總算在好萊塢站穩腳跟。之後他拍攝的《地獄怪客》、《羊男的迷宮》都是備受好評的奇幻驚悚佳作,更開啟了吉勒摩戴托羅似的不思議視覺效果。2013年他拍攝電影《環太平洋》,2014年則與導演彼得傑克森合作,擔任《哈比人:五軍之戰》的共同編劇之一。2015年則執導電影《腥紅山莊》,以及擔任《功夫熊貓3》的監製。

 

吉勒摩戴托羅是個土生土長的墨西哥人,可是他最主要的電影作品幾乎全是用英語來拍攝的。無法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語來進行創作,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戴托羅坦言道:「這的確有點彆扭,英語的節奏和西班牙語不同,英語是那種很有攻擊性的語言,每一個詞都有一個重音,都產生一種語氣的效果。而西班牙語往往需要四到五個單詞才有這種語言效果。」為此,戴托羅親自製作了《羊男的迷宮》的英文字幕。《羊男的迷宮》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孤獨、敏感的Ofelia每天都目睹著悲劇的上演,於是她在內心深處創造出了一個奇幻的世界。電影對青少年成長問題的關注與對戰爭的批判精神,充分顯示出了戴托羅的人文關懷精神。《羊男的迷宮》也入圍2006年坎城影展正式競賽單元,並在2007年入圍該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追根溯源的話,早在2001年戴托羅就在《The Devil's Backbone》裡透過一個兒童的眼光來審視了一段國破家亡的悲慘經歷。蒼涼的人性、恐怖的氛圍、超現實的描述,本片絕對是戴托羅最被忽視的作品。儘管,製作稍許粗糙。「我喜歡閱讀最初版本的〈格林童話〉,安徒生和王爾德的部分童話也不無恐怖和殘酷,我在嘗試將多種童話元素都融入到電影中。」

 

關於《地獄怪客2》的拍攝,戴托羅說:「現在看第一集的拍攝,我發現有些東西那時候無法拍得深刻,所以我很願意拍攝續集。如果你把兩部電影放在一起看,你會發現它們之間不是前後的關係,而是一種互補的關係。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在這一集裡,我會對人物內心做更深的挖掘,並且把動作場面做得更漂亮。」戴托羅常常在《地獄怪客2》的現場與那些怪物玩具玩成一片。對他來說,可以用電影膠捲將童年起就飛翔在腦海裡的一個個鮮活、詭異的臆想抒映下來,是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從某種程度上說,戴托羅本身就是一個來自墨西哥的,滿腦子鬼主意而又童心未泯的老男孩。「我一直想拍攝一部怪物電影,」戴托羅說,「《地獄怪客》裡具有各種奇特的怪物和充滿奇幻色彩的劇情設定,為了將故事和觀眾聯繫在一起,我必須找到兩條貫穿始終的情感線索。一是Broom教授與地獄怪客的父子情,雖然Broom教授挽救並撫養了地獄怪客,而且深愛著他的養子,但同時他也懼怕這地獄怪客的邪惡天性;另一個是地獄怪客對Liz Sherman的迷戀,美女與野獸的故事,在《地獄怪客》裡更像野獸與野獸的故事。」

 

話說當年,戴托羅以《羊男的迷宮》重新殺回好萊塢,眼急手快的華納迅速將拖遝已久的《我是傳奇》、《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擺在戴托羅的面前。但故事本身都不算算是戴托羅習慣的敘事風格。只有《地獄怪客2》對上了戴托羅的胃口,他說:「地獄男孩抽著煙,嘀咕髒話的樣子是我見過最偉大的畫面,就像我自己的孩子。」此外,戴托羅為了拍攝《地獄怪客2》還拒絕了《最後一戰》、《鬼鈴聲》、《刀鋒戰士3》等製片商的邀約。如果說《羊男的迷宮》是戴托羅的小試牛刀,那麼《地獄怪客》就是戴托羅的重拳出擊。其實,原漫畫作者麥克米格諾拉(Mike Mignola)起初並不贊成戴托羅對自己原著小說的「添油加醋」。那些被戴托羅憑空臆想出來的怪獸,在麥克看來就像「被人賞了一個耳光」。不過,當麥克參觀過片場時候,他收回了曾經說過的話,反而表示出「那些怪物簡直比漫畫裡的還要好看」。

 

縱觀戴托羅的電影作品,詭異的色彩、誇張的造型、精細的化妝,多變的取景角度,都是他電影作品的本質標籤。戴托羅解釋道:「我從小跟著祖母長大,她總喜歡對我說一些恐怖的故事,聽著這些長大,我也就成了一個『怪』導演。」無論如何,戴托羅電影裡的怪物是最獨一無二的。先不論《羊男的迷宮》裡那個半人半羊的農牧神多麼令人毛骨悚然,光《地獄怪客2》就有一大堆怪物夠我們數。紅小子、噴火女、魚人、燈泡頭、盧阿達王子、巨魔頭、死亡天使、狂戰士,等等等等,戴托羅的想像力得到了空前的發揮。

 

戴托羅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個靠《地獄怪客》一舉在好萊塢發跡的男人,在他身後站著的是阿利安卓岡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和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on)兩個男人。確切地說,他們是被墨西哥人視為「墨西哥電影復興」或被美國人調侃為「墨西哥革命」的龍舌蘭幫。戴托羅、伊納利圖、柯朗之間的友誼更像一個傳統的墨西哥幫派。只是,他們將傳統幫派玩味的大麻、妓女、槍械改換成了:出點子、改本子、剪片子。2006年戴托羅的《羊男的迷宮》被坎城影展競賽單元提名,眼看第二天就要遞送拷貝,剪輯工作卻還沒有完成。兩個朋友就陪他一起,點了外賣,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準時參賽。2000年伊納利圖的《愛是一條狗》Amores perros進入後期製作,戴托羅專程搭飛機從德州趕到墨西哥城,倆人窩在剪輯室裡,四天四夜。此外,戴托羅還幫柯朗操辦了2006年7月的聖地牙哥國際動漫展;每天都在倫敦拍攝《人類之子》的柯朗亦會與戴托羅互通進度,商量拍片細節。待到《羊男的迷宮》的後期,戴托羅更是從伊納利圖的《火線交錯》「搶」來了音效師和報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資格。「這就是我們三個的友誼,它讓我們永遠年輕」戴托羅如是說。

 

想當初,戴托羅的《魔鬼銀爪》成為墨西哥票房史上的亞軍。只有二十九歲的戴托羅藉此機會進軍好萊塢,結果一向以大膽鼓勵獨立製作的米拉麥克斯卻無法接受這種「另類主流」的市場前景。鮑勃溫斯頓(Bob Weinstein)在面對戴托羅的交涉中,竟然只答應在DVD市場上架。灰心的戴托羅,一怒之下回到墨西哥,聯合柯朗成立了屬於自己的電影製作公司。其實,早在1980年代末期戴托羅與柯朗就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當時倆人在同一部墨西哥影集裡打工,柯朗是編導,戴托羅是化妝,倆人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劇本。後來,轉行電視廣告文案的伊納利圖也加入了他們。至此,被戴托羅稱為「歷久彌新」的友誼開始了。「我所有的朋友都是幻想的。直到現在,我還沒有弄清楚柯朗是否真實存在」,這句戴托羅半開玩笑的話,恰如其分地道出了戴托羅以幻想為樂的生活方式。戴托羅與柯朗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柯朗是用好萊塢的瓶子裝龍舌蘭,戴托羅則是用龍舌蘭的瓶子裝好萊塢。出道於電視劇的柯朗,好萊塢之路相對比較平坦,因為他無論「瓶子」怎麼換,內裡的味道始終是純粹。出道相對較晚的伊納利圖則又是另一番氣象。多線敘事的影像風格,彷彿一瓶碎在好萊塢的龍舌蘭,香氣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