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角頭-浪流連

《角頭》系列作品不斷警惕世人「今天公祭,明天忘記」、「歹路不可行」。而《角頭-浪流連》則以女性、愛情的角度切入,讓觀眾以不同的視角,卻更加看清這個混沌的角頭世界。

 

阿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沒想到連談戀愛都身不由己......」

 

小淇:「愛上江湖人之後,才知道愛情可以這麼難、這麼苦。」

 

《角頭-浪流連》故事描述阿慶(鄭人碩 飾演)在北館角頭大哥 仁哥的女兒滿月宴上,偶遇攝影師小淇(謝欣穎 飾演)進而衍生出一段相愛卻不能相守的愛情故事。

 

身為角頭的阿慶遇到了小淇,原本水火不容的兩人,再一次次的爭吵中發現其實自己最在乎對方。阿慶與小淇相愛、相知、相惜、互相扶持,阿慶為小淇解決困難、小淇在阿慶事業遇到瓶頸時給予鼓勵。但就在此時湳沆的世界在背地裡陷害北館販毒,不僅讓北館深陷危機,仁哥與五虎們相繼誤解阿慶,小淇也因為阿慶受重傷。阿慶分身乏術,痛定思痛決定奮力一搏。

 

統計時間 : 2021-02-20~2021-02-21
古魯家族:新石代

古魯家族曾經遇到不少危險和災難,像是從滿口尖牙的史前怪獸嘴裡驚險逃生,並且在世界末日中倖免於難,但是他們現在將面對最大的挑戰:另一個家族。

 

古魯家族需要找到一個全新的地方生活,於是這個史前時代的第一家族就勇闖新世界,尋找一個全新的家園。當他們找到一個受到周全保護,風景優美、氣候宜人,完全符合他們需求的人間樂園的時候,他們都覺得他們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除了一件麻煩事,那就是有另一個家族已經住在那裡:郝野人家族。

 

郝野人家族顧名思義就是他們的生活過得比古魯家族好太多了,他們有豪華的樹屋、各種先進的發明,以及擁有人工灌溉系統,一望無際的新鮮菜園。換句話說,他們比古魯家族進步太多了。當他們招待古魯家族成為史上第一個到別人家作客的客人之後,古魯這個山頂洞人家族和郝野人這個現代家族很快就產生了越來越激烈的衝突和矛盾。

當這兩個家族看似水火不容的時候,一個全新的威脅即將迫使他們遠離安逸的田園生活,前往危險的外面世界展開一場史詩級的冒險旅程。他們不只是必須接受和擁抱彼此之間的不同、從對方身上得到力量,而且必須共同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古魯家族:新石代》一片堅強的配音演員陣容包括尼可拉斯凱吉再度為咕嚕配音、凱薩琳凱娜再度為娥姐配音、艾瑪史東再度為一妹配音、萊恩雷諾斯再度為一妹的男友阿蓋配音、克拉克杜克(《扭轉時光機》)再度為坦克配音,以及克蘿麗絲莉姬曼再度為可人配音。全新加入的配音演員則包括彼得汀克萊傑(《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為菲爾配音、萊絲里曼恩(《圍雞總動員》)為希旺配音,以及凱莉瑪麗陳(《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為他們的女兒棠棠配音。

這部動畫喜劇片的導演是喬伊克勞福德,他曾經參與多部夢工廠動畫電影的製作,包括《魔髮精靈》以及《功夫熊貓》系列電影,製片則是馬克斯威(《內褲隊長》、《馬達加斯加3:歐洲大圍捕》)。

 

統計時間 : 2021-02-19~2021-02-21
複身犯

是無辜的受害者?還是心懷不軌的加害者?

 

一場離奇的意外爆炸車禍,竟牽扯出駭人聽聞的連環兒童失蹤案件。

 

警方為了追查失蹤兒童的下落,五名罹難乘客被迫死而復生,利用意識上傳技術借屍還魂。

 

五名人格就這樣上傳至一副軀殼:一個被判死刑的腦死植物人。五個嫌疑犯、五種版本的「真相」,卻讓案件更撲朔迷離。

 

統計時間 : 2021-02-26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

The Silent Teacher

上映日期:2017-03-24 片  長:01時15分 發行公司: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導演:
陳志漢
演員:
官方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thesilentteacher/
期待度

電影已上映,不開放投票

(共34人投票)
74%
想看
滿意度

請給這部電影評分:

尚未開放網友評分

(共148人投票)
3.6
綜合評分
精彩劇照
共12張
劇情介紹
游泳教練林惠宗專程從嘉義開車北上,到輔大醫學院看他結縭23載的太太徐玉娥女士。

有時候他只是看著太太,什麼也沒講。有時候他報告生活瑣事:「孩子們和我都還好,妳放心。」這樣的事一年之內他幾乎每個月都去做。直到這次,林惠宗再也壓抑不住,過去沒有把握機會或不懂得表達的,愧疚、遺憾、思念,都隨著決堤的淚水傾瀉而出。

因為,徐玉娥是具大體老師,下星期就要被送上解剖台,這是林惠宗最後一次機會對著「完整的」老婆說話……

這是一對平凡的台灣夫妻~最不平凡的故事:先生忙於工作與社交,太太打理家務帶小孩,甚至太太死後,先生會去對遺體講很多話,但回到家裡,面對子女卻沒什麼交流。

女兒林映汝回憶媽媽走的那天,全家人都忙著處理事情、忙到忘記悲傷,直到把遺體送去輔大醫學院後,生活恢復平靜,家裡少了個人,突然覺得失魂落魄,才發現原來有好多話,沒來得及向媽媽說。她甚至有點怨懟父親,認為媽媽已經不在那具浸泡福馬林的遺體裡了,所以對父親的許多作法不是很領情。但隨著大體老師在解剖課的啟用,林映汝開始思考生命的「終點」到底在哪裡?「活著」又是什麼意思?母親的離開,竟成了修補父女關係的機會。

另一方面,醫學系學生上解剖課前的暑假,必須拜訪大體老師的家庭,了解死者從前生活。於是,教育的意義從知識上的追求,變成對生命的同理心,解剖刀下的老師不再只是冰冷的遺體,而是一位認識的朋友的親人,在在刺激學生對未來工作「醫病關係」的思考。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不是一部宣傳捐贈大體的紀錄片,導演陳志漢帶領觀眾深入解剖課,凝視死亡,但還活著的人才是鏡頭關注的焦點,他們的感情、他們的領悟,告訴我們人生還是會繼續,謝謝大體老師,更感謝所有那些認真活著的生命。

【製作源起】
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的片名,是導演陳志漢去輔仁大學醫學院田調的那個夏天,因為醫學系的解剖課在每週一下午,每次他經過醫學院前的中美堂,看見陽光大片灑落,整個校園籠罩在一種恬靜的氛圍中,就跟解剖課課堂氣氛一樣,當下他總是很有感覺,故取名為《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

很多人以為「大體老師」是教解剖課的老師,不知道其實是指躺在那邊用自己的身體給學生上課的遺體。在台灣的醫療教學中,大體與學生比例嚴重不平衡,或許是受傳統觀念影響,社會上願意死後捐出身體作教學使用的人非常少。大體是對遺體的尊稱,捐贈遺體做為醫學生解剖課教材使用的亡者,在台灣我們尊稱為「大體老師」。

「我一直很想探討生命要做什麼?很多年輕人不知道,很迷惘。」導演陳志漢曾經採訪某位婦產科名醫,他坦承門診時和每個病人講話最多不超過五分鐘,所以一個病人都不熟識。「我很驚訝,台灣的醫病關係竟如此疏離,你如果不認識這個病人,你要如何好好去對待他呢?」

陳志漢進一步想:「人一般都是活著才能對世界有點貢獻,但大體老師死了才開始發揮影響力,這很奇妙。而這些醫學院學生本來不認識大體老師,但按照課程的設計,上解剖課前的暑假,學生必須去找大體老師的家屬,探訪生平,所以當大體老師變成你間接認識的朋友後,你會用什麼心態去面對他?這剛好符合我對醫病關係的思考。」

「生命要做什麼」與「醫病關係」這兩項思考,在「大體老師」這題材上形成匯流點,陳志漢覺得有深挖的潛力,因此產生拍攝動機,於是一家一家醫學院打電話問,最後透過輔大醫學院找到了紀錄片中的受訪主角。

拍這部片的過程中,陳志漢的外公腦中風,以前外公曾經說:「若發生什麼事,不要救我。」結果中風送醫時,陳志漢的媽媽在急診室看著父親,心裡很不捨,於是跟醫生說:「救!」於是陳志漢的外公就這樣在病榻上再躺兩年才走。「事後我媽很難過這個決定,她也告訴我:『相同的事,你一定不要救我。』我發現我也不行耶!這才了解到,人沒有真正面對死亡時,真的很難放下,所以我拍林惠宗先生時,很著墨在他和他的家人,是否真的放下了?」

【拍攝過程】
導演陳志漢跟攝影師兩人,從2013年12月開始採訪林惠宗一家人與輔大醫學院的師生,整個拍攝直到2015年5月結束。

選拍林惠宗先生是因為他最特別,當時徐玉娥女士的大體已經做防腐一年了,正好移出來再放兩年,這兩年家屬可以去探望。醫學院曾遇過家屬事後反悔的案例,通常是聽到大體要先泡福馬林一年,觀念上覺得無法「入土為安」,像是一件後事一直沒有完成。林惠宗先生不但不會這樣想,還常常去看老婆,而且一直對大體講話,一般人不會這樣。

影片裡林惠宗先生看起來很樂觀,「拍的時候我覺得他好像已經走出喪妻傷痛,拍到後來,甚至一度覺得沒有故事了,可以結束了。」導演回憶他決心跟下去的原因:「直到2014年8月,林惠宗先生去輔大見老婆最後一面那次,在外面他還跟我嘻嘻哈哈,沒想到一走進去存放室,他看著老婆,說著說著突然痛哭流涕,感覺他心中其實還有很多不捨。」這個點完全打中了導演:「那時候我才真正決定要繼續拍,所以我取決的點還是在於活著的人的感情。」陳志漢說。

根據導演觀察,林惠宗先生私下很重朋友,愛外出,喜歡有一大群人的感覺,但他做很多事都不在家,回到家裡就默默的做家事,存在感很低,兒子似乎都在打電動,女兒似乎最有主張,講話最大聲。有次導演想拍他們全家人一起吃飯,沒想到他們都回答:「沒有,我們家很少這樣,都各自在外面吃。」

所以,當觀眾看到林惠宗先生4次去對老婆大體說話,力量一次比一次更強。影片這時候交叉剪接林惠宗先生唱卡拉OK、開車、與朋友泡茶等社交生活,會拍到他眼神、嘴角很細微的情緒變化。導演說:「他永遠笑笑的,但有某種內在落寞沒表現出來,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才會表現一點點。」譬如追問他為何唱這首情歌?是不是歌詞代表了什麼?他會笑笑地回說:「沒啦,只是剛好會唱。」他不是愛講內心話的人。

這是為何林惠宗先生對亡妻的追念如此動人的原因,原來有這麼多的情感想對老婆的大體說出來,這些話肯定是以前沒有把握機會、或不懂得表達出來的,不管是愧疚或遺憾,看著眼前的大體,依然當她是老婆,「這就是林先生一直去找大體說話的原因吧,好像有某種情感找不到出口。」導演說:「本來我一直期待拍到什麼『經典畫面』,但拍著拍著,決定放棄這個念頭,我只要隨著林先生心情起伏,跟著角色走,跟著他和他的家人一起經歷這件事就好了。」

至於深入醫學院教室的解剖課,對拍攝人員來說是衝擊性極高的生命教育,導演發現解剖室的角落有個櫃子,裡頭放滿各種工具,有電鑽、鋸子、鐵鎚...等,「沒真的看到,你很難相信五、六個年輕人用盡力氣,才能鋸開一顆頭蓋骨,他們必須很很用力地去把身體切開,感覺學生們好像汽車修理工。」

拍的時候,導演和攝影師就站在解剖台旁邊,一人拿一台攝影機,最震撼的是看到一個死人,很脆弱地接受很多人的擺佈,導演陳志漢當下想:「原來,死也只是這樣,生命到最後也只能這樣,但這已經是這具遺體所能發揮的極限影響力。」拍完到現在,陳志漢的生命觀有很大的變化,「有時候覺得很重,有時候覺得很輕。」怎麼說呢?導演抓抓他的大光頭,想了一會兒,緩緩說:「譬如面對挫折的時候,我會想,生命再苦也不過如此,輕鬆的時刻則會想,生命如何才能過得更深刻?」

 片中出現一個很震撼的鏡頭是徐玉娥女士遺容,問導演為什麼要用這顆鏡頭?他這麼回答:「你很難直視一個人這樣被肢解,我知道她最後連臉都會被解剖掉,所以我想留住她最後一次完整的樣子,因為我採訪她的家人好久了,聽說了好多她的故事,雖然沒跟她講過話,彷彿就當她是朋友。所以,我唯一能為她做的事,就是把她的容顏完整地保存在影片中。」
詳全文
展開劇情簡介
網友短評
共102則
  • 網友評分:

    回應評論
    檢舉
    很有人情溫度的題材和內涵,很值得大力支持
    發表人:cici
    發表時間:2017-05-13 23:43:53
    顯示回應(0)
    顯示更多內容
  • 網友評分:

    回應評論
    檢舉
    意義深遠的雋永紀錄片,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發想!
    發表人:小辣椒
    發表時間:2017-04-20 20:02:23
    顯示回應(0)
    顯示更多內容
  • 網友評分:

    回應評論
    檢舉
    天啊!想像著自己深愛的人,要像生物課的青蛙一樣被解剖肢解,好痛好難以承受,離開對活著的人已經是難以接受的事實⋯⋯真的好痛
    發表人:哈尼浩
    發表時間:2017-04-20 17:55:46
    顯示回應(0)
    顯示更多內容
  • 與本電影無關、捏造假冒、不實敘述
  • 具有廣告性質或大量重複散布
  • 相互惡意攻訐、猥褻騷擾、人身攻擊
  • 侵犯隱私權、違反智慧財產權、涉及違法情事
  • 違背善良風俗
確認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