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全球觀眾引僅期盼,最〝燃〞神作動畫首部劇場版 

★《獵人》作者「富堅義博」感動力推 

★日本漫畫總銷量 5 年內突破 6 千萬

 

《鬼滅之刃》是家人慘遭鬼殺害的少年-竈門炭治郎,為了讓化為鬼的妹妹禰豆子恢復回人 類,自願加入「鬼殺隊」的故事。以人鬼間的悲痛故事、驚心動魄的劍戰,以及偶然穿插的 滑稽場景,贏得廣大人氣,不僅紅遍日本,更掀起全球觀眾的熱烈討論。 

 

緊接在電視版動畫《竈門炭治郎‧立志篇》之後的故事《無限列車篇》,即將登上大銀幕。 炭治郎等人完成「蝴蝶屋」的訓練,下一個目的地是開往黑暗的「無限列車」。 

 

以多人行蹤不明的這輛列車為舞台,炭治郎帶著禰豆子與善逸、伊之助一行人,與鬼殺隊最 強劍士〝柱〞其中之一「炎柱‧煉獄杏壽郎」會合, 新的任務即將開始! 

 

統計時間 : 2020-11-21~2020-11-22
換人殺砍砍

《換人殺砍砍》是一部翻轉砍殺恐怖片類型,讓一名青少女和一個冷血無情的連環殺手互換身體。

正值17歲的米莉凱斯勒(《圍雞總動員》、HBO《美麗心計》凱瑟琳紐頓 飾)努力想要熬過充滿明爭暗鬥、勾心鬥角,比紅比美比受歡迎的美國高中時,她竟然成為一個惡名昭彰的恐怖殺手屠夫(文斯范恩 飾)的最新目標,這下子她根本就不必擔心準備考大學的事情了。

 

當屠夫使用的一把古代神秘匕首,讓她和米莉隔天醒來後,赫然發現他們互換身體了。米莉也發現她只有24小時的時候能夠把身體換回來,不然她就會永遠困在一個中年瘋狂殺手的身體裡面。唯一的問題是,她現在看起來明明就是那個遭到全面通緝的兇惡瘋狂殺手,同時真的的殺手屠夫卻看起來像個美少女,正準備在高中的返校日舞會上大開殺戒。

 

米莉靠著好朋友的幫助-正義魔人奈拉(《魔鬼剋星未來世》賽麗絲歐康納 飾)、帥到爆炸的喬許約(《金翅雀》米夏歐斯洛維奇 飾)以及她暗戀的對象布克(《勇士之門》烏瑞亞謝爾頓 飾)-必須和時間賽跑,及時逆轉這個詛咒,但是屠夫卻發現變身成一個美少女是他在返校日舞會上大開殺戒的最佳掩飾。

這部電影的演員陣容還包括亞倫盧克(HBO影集《繼承之戰》)、凱蒂芬納蘭(電視影集《致命女人》)以及黛娜杜洛里(喜劇影集《失戀排行榜》)。

 

專門以另類角度拍攝恐怖片的編導克里斯多福藍登(《忌日快樂》、《鬼入鏡》系列電影),這次則打造出一部充滿黑色幽默的恐怖喜劇片,片中有一個殺人魔、一個高中畢業生,和關於高中的殘酷現實。

 

《換人殺砍砍》的編劇是克里斯多福藍登和麥可甘乃迪(FOX影集《邊城勇探》),製片是傑森布倫(《月光光新慌慌》、《隱形人》)。這部電影由布倫屋製作公司暨David/Conquer電影公司製作。執行製片是庫珀爾薩繆爾森以及珍妮特瓦特諾。

 

統計時間 : 2020-11-20~2020-11-22
同學麥娜絲

★本屆金馬影展開幕電影!

★《大佛普拉斯》金獎製作團隊原班人馬最新力作!

★億萬監製葉如芬X金馬導演鍾孟宏X金馬最佳新導演黃信堯再度攜手!

★《大佛普拉斯》金馬最佳新導演黃信堯自編自導第二部劇情長片!

★金馬最佳男配角劉冠廷、鄭人碩、納豆、施名帥首度同台飆戲!

 

人會老 存錢也要存一些老朋友

從同學 看見現代人的人生百態…

 

四個高中同學畢業後常常聚在泡沫紅茶店刁牌、唬爛三小,但聚會後他們還是要繼續面對生活的艱難…電風(鄭人碩飾)是保險業務員,領著微薄薪水省吃儉用買了新房,因為女友懷孕將步入婚姻的人生階段;從事紙紮屋行業又有陰陽眼的閉結(劉冠廷飾),因長期照顧臥病在床的阿嬤錯過婚姻,想尋求婚姻介紹所找一個好女人結婚;罐頭(納豆飾)在一次吞藥自殺後洗心革面,接下了戶政所的工作,因此與他心目中的女神校花麥娜絲重逢;添仔(施名帥飾)是懷才不遇的導演,卻在機緣下被政客(陳以文飾)相中開始選舉之路…

 

四個人各自遇上人生事業、婚姻、愛情、夢想的難題,唯一不變的是他們從學生時期到現在仍相約在泡沫紅茶店。同學聚在一起雖然幹話滿天,但這些幽默的五四三,卻展現相互扶持的真摯友情,也透露了長大後面對困頓人生的徬徨與無奈,而人生的重重關卡,正考驗著這四位同學真摯的情誼…

 

統計時間 : 2020-11-29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白色大地

The white planet

上映日期:2007-01-05 片  長:01時18分 發行公司:前景娛樂 IMDb分數:6.8 導演:
演員:
官方連結: http://whiteplanet.miniworld.com.tw
期待度

電影已上映,不開放投票

(共0人投票)
0%
想看
滿意度

請給這部電影評分:

尚未開放網友評分

(共21人投票)
3.8
綜合評分
精彩劇照
共9張
劇情介紹
白色大地不是陸地,也不是海洋,是存在地球上逐漸凋零的角落。

漫漫長日裡,在北方極地,我們旅行到世界的盡頭,尋找白色大地。歷經狂風暴雪、寒冷徹骨無數的極地夜晚,在冰漠上,傾聽這雪白天堂低訴著她的秘密。

年復一年,冰層無情的消融,海平面悄然的昇高,人類造成氣候日漸暖化,極地深受其害,而投訴無門,她默默的承受了這一切,然而如果我們繼續袖手旁觀不想想辦法,北極的夏日冰層在本世紀結束之前恐怕就要消失,無數物種也將跟著大地之火的熄滅,面臨絕跡的遺憾。 

在這,我看到無數無辜的表情,我聽到動物們聲聲呼喚:別讓白色大地消失!零下五十度初生的北極熊寶寶,長途跋涉不辭千里的麋鹿、群聚照應的鯨群,更有滿天蓋地的鳥禽,他們如何在這片白藹藹的大地找到生命的出路;才適應大地如母親召喚般溫柔的洗禮,瞬間卻又轉為狂野的千變萬化,我們親身體驗白色大地上生命的艱難,每每只能在陽光和雪封的空隙中探個頭喘口氣,生態環境肉弱強危機四伏,不一樣的聲調,同樣鬥志高昂的生命之歌不時響起。

這是一片蘊藏生命奧妙的淨土,這是一個充滿冒險與希望的大地,白色大地的勇士們用五億年的時間與勇氣向人類展現了生命的美與驕傲直到今天…

拍攝場景:
本片拍攝地點絕大部分取景於在加拿大境內的努勒維特、魁北克省北部,以及西北地方。部分場景在阿拉斯加以及丹麥的格林蘭島拍。歷時三年,在冰天雪地的極地,攝影隊常常一待就是好幾個月都沒離開過拍攝場景。

北極的風采,是絕無僅有的壯麗遼闊,看似一望無際的寂寥,卻蘊藏著最美麗的色彩以及最神奇的力量;魔幻極光(aurora borealis),被公認為自然界奇景,只出現在地球南北兩極極冷的冬夜裡。

又熱衷捕捉日出日落攝影愛好者在北極無須辛苦等待多日,這裡黃昏季節,每個黎明或者日落都能持續一兩個月,這麼長的時間足夠攝影家們細細地品味,無需憑藉運氣強留寶貴幾秒鐘的美麗瞬間,北極的美瞬息萬變,豐富的叫人應接不暇;然而所有的美景看似唾手可得,卻也有醞釀的過程,在秋季的黃昏之後,隨之而來的將是漫漫長夜。極夜又冷又寂寞,漆黑的夜空可持續五六個月之久,這樣的變化無常也增添了拍攝過程中的艱困與不確定性,因此團隊屏氣凝神的等待與煎熬,不只是一部紀錄片的誕生,更是全人類生態寶藏的鉅獻。

拍攝花絮:
零下50℃的苛刻環境

「在攝氏零下50℃、且完全沒有陽光的黑暗中進行攝影工作,是要有賭上性命的覺悟的。」攝影師回憶在極地的拍攝經驗時說,「當時速100公里的暴風雪朝你、朝著攝影機的鏡頭迎面吹來的時候,你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冰漠了。你不僅要顧好自己、還必須想盡各種辦法保護攝影機。在黑暗中,讓攝影機在暴露在空氣最小的情況下進行拍攝,真的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因此,在寒冬中的拍攝便不得不使用較不耗費電池的超16釐米底片及紅外線攝影機。

與野生動物相遇的奇蹟與困難

製作團隊非常希望能夠捕捉到大規模的馴鹿移動,但是類似這樣大規模的動物移動,除了坦尚尼亞的牛羚群以外,都是極為罕見的。製作團隊從2002年開始,就不斷嚐試拍攝,歷經三年,終究都失敗了。但就在2005年的時候,事情出現了轉機,在加拿大北方的魁北克,竟然突然出現了多達50萬頭的馴鹿!這對工作人員來說,是莫大的鼓舞。
詳全文
展開劇情簡介
網友短評
共0則
排序:
  • 發表時間
    (新到舊)
  • 評分
    (低到高)
  • 熱門
  • 與本電影無關、捏造假冒、不實敘述
  • 具有廣告性質或大量重複散布
  • 相互惡意攻訐、猥褻騷擾、人身攻擊
  • 侵犯隱私權、違反智慧財產權、涉及違法情事
  • 違背善良風俗
確認送出
原聲帶
布魯諾寇萊的音樂人生與《白色大地》

1954年在法國巴黎出生的布魯諾.寇萊(Bruno Coulais)是法國當代影壇著名的電影配樂家,替紀錄片配樂,兩度改變了他的人生方向,替劇情片配樂,則讓他的名聲傳遍了全球。

2006年,布魯諾為紀錄片《白色大地》La planeete Blanche來配樂,交出了一張音樂形式更複雜,揉合更多元素於其中的作品。首先,他找到了母親是愛斯基摩的原住民依努義族樂手伊麗莎珮.伊薩克(Elisaple Isaac),她有極其美麗的嗓音,從小就在教堂裡唱著聖詩,其次則是請到了魁北克出生,擅長大提琴的加拿大歌手喬蓮(Jorane),一起進入巴黎的錄音室,要借重她們方血緣和天賦來替帶有他們家鄉風味的電影《白色大地》添加更濃烈的民族色彩。

布魯諾對於北極的描寫也另具隻眼,與片名相符的「白色大地」La Planete Blanche樂章,先是人聲喘息,還有幾聲輕吼交替,然而人聲甫落,弦樂立刻接替而上,在鼓聲敲打中翻滾出磅磅?史詩韻味。至於「夏末」La Fin De L'ete則在提琴的琴弦上奏出了時光苦短,美景匆匆的極地風情了;短短只有一分鐘的「警戒」Alerte則是有如心跳的節拍跳動,再轉為人聲歌詠;壓軸的「片尾字幕」Generique Fin則是以美妙的旋律,搭配甜美的女聲,為這部耗時五年拍攝的動物紀錄片做了最深情、最動人的結語。(整理自藍祖蔚專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