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玩命關頭:特別行動

《玩命關頭》電影系列推出八部電影,在全球總共累積了高達50億美元的驚人票房成績之後,即將推出第一部獨立的番外篇電影:巨石強森以及傑森史塔森領銜主演的《玩命關頭:特別行動》,他們在這部全新動作片中再度飾演他們各別的角色路克哈柏和戴克蕭。

 

自從大隻佬執法人員哈柏(巨石強森 飾),一名忠心耿耿的美國外交安全局(DSS)菁英探員,以及無法無天的不法之徒戴克蕭(傑森史塔森 飾),一名前任英國軍方特種部隊菁英隊員,首次在2015年的《玩命關頭7》針鋒相對之後,這一對死對頭就一直在嗆來嗆去、拳來拳往,試圖把對方打趴。但是當一名經過電腦生化基因改造並增強體能的無政府主義者布列斯頓(伊卓瑞斯艾巴 飾)掌握了一項陰險惡毒,很可能將對人類造成無法逆轉的改變的生化威脅,並且打敗了一名聰明絕頂、無畏無懼的叛變軍情六處探員(熱門影集《王冠》凡妮莎寇比 飾),而她正好是戴克蕭的妹妹海蒂蕭,這一對本來勢不兩立的死對頭就必須攜手合作、聯手出擊,擊敗唯一一個可能比他們更狠的狠角色。

 

《玩命關頭:特別行動》為《玩命關頭》宇宙打開了一個全新格局,在全球各地展開驚險刺激的冒險動作,從洛杉磯到倫敦,又從受到輻射汙染的荒蕪之地車諾比,一直到風景優美的人間樂土薩摩亞。

 

《玩命關頭:特別行動》一片的導演是大衛雷奇(《死侍2》),編劇則是《玩命關頭》電影系列長久以來的故事構思者克里斯摩根。這部電影的製片包括克里斯摩根、巨石強森、傑森史塔森以及海朗賈西亞,執行製片則包括丹妮賈西亞、凱莉麥考密克、史蒂芬查斯曼、伊森史密斯以及安斯利戴維斯。

 

統計時間 : 2019-08-17~2019-08-18
好小男孩

究竟這一天會有多糟糕呢?《男孩我最壞》、《菠蘿快遞》和《腸腸搞轟趴》的幕後創意團隊,在這部勁爆誇張的喜劇片《好小男孩》中,把小六生壞壞的一面玩到極致。

 

今年才十二歲大的小六生麥斯(《不存在的房間》雅各特倫布雷 飾)第一次受邀參加喇舌趴,結果被嚇到差點剉賽,因為他根本就不會喇舌,更別說親吻女生了。為了偷學步,麥斯和他的兩個好麻吉索爾(HBO影集《海濱帝國》布萊迪努恩 飾)和盧卡斯(美劇《一個人的地球》基斯威廉斯 飾)就決定偷用麥斯老爸不准他碰的無人機,偷拍住在他家隔壁,正在喇舌的一對青少年情侶。

 

但是當事情出了天大的差錯,麥斯老爸的寶貝無人機全毀之後,這三個小六生為了趕在麥斯老爸回家之前找到一個替代品,於是就決定翹課,從此展開一場驚險刺激的冒險之旅。但是他們做出一些糟糕的決定,害他們不小心偷走一些毒品、跟一群兄弟會大學生玩漆彈遊戲,並且急著逃離警察杯杯和兩個可怕的青少女(《派對人生》莫莉戈登和《瞞天過海:八面玲瓏》蜜朵莉法蘭西斯分別飾演)的追逐。

 

《好小男孩》一片由環球影業暨Good Universe電影公司出品,製片包括Point Grey Pictures的塞斯羅根和伊凡戈博(《男孩我最壞》、《菠蘿快遞》和《腸腸搞轟趴》編劇搭檔)以及詹姆斯威佛(《惡鄰纏身》系列電影),劇本來自李艾森柏格與吉恩斯普尼斯基(《辦公室瘋雲》、《霸凌女教師》),李艾森柏格也是其中一名製片,吉恩斯普尼斯基則是這部電影的導演。

 

統計時間 : 2019-08-16~2019-08-18
全面攻佔3:天使救援

★ 億萬票房《全面攻佔》系列續集

★ 麥克班寧謀殺美國總統未遂,最強特務淪為全球通緝犯

 

這次恐怖分子頭號目標,竟是最強特務-麥克班寧!

《全面攻佔3:天使救援》故事時間設定在倫敦淪陷的兩年後,當年的副總統-艾倫(摩根費里曼 飾)已經變成美國總統,麥克班寧(傑瑞德巴特勒 飾)晉升為特勤局局長。恐怖份子這次盯上麥克,陷害他成為謀殺總統的通緝犯,被全球通緝!

 

麥克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為了保護家人與總統,找上許久未見的父親結盟,揪出敵人並洗刷自己的汙名。

統計時間 : 2019-08-22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不即不離

Absent without Leave

上映日期:2016-11-25 片  長:01時24分 發行公司: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導演:
諶靜蓮 、 廖克發
演員:
官方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monkeymovies/
期待度

電影已上映,不開放投票

(共13人投票)
15%
想看
滿意度

請給這部電影評分:

尚未開放網友評分

(共16人投票)
1.7
總評分
精彩劇照
共8張
劇情介紹
「親愛的祖父 你的死亡 不再是家族和國族的禁忌...」

導演廖克發從小與父親疏離,從馬來西亞來到台灣學電影後,帶著攝影機回到家鄉追尋答案。他從生命中缺席的父親,一路追溯到在家族中被視為禁忌話題的祖父,卻發現個人家族歷史的背後,隱藏的竟是馬來西亞一整個世代不願面對的過去,以及一群曾經付出熱血、卻彷彿消失於世間的人們。

廖克發的祖父當年加入馬來亞共產黨,年僅29歲就英年早逝。祖母從此絕口不提丈夫,家中連一張祖父的照片都沒有,僅存一張畫像。祖父所加入的馬共,真如課本所說是群恐怖分子嗎?是怎樣的信念,讓祖父毅然決然拋家棄子甚至犧牲生命?為了尋找答案,廖克發卻得踏出馬來西亞,遠赴廣州、香港與泰國邊境,才能找到那群與祖父一樣曾為革命揮灑青春的馬共。

二次世戰時日本侵華,珍珠港事變後,在中國受挫的日軍大舉南下大馬,馬來人、華人、印度人等不同族群組成了馬共抗日軍,廖克發的祖父正是其中一員。戰爭結束後,這群對社會公義心懷理想的馬共,轉而以武裝游擊隊對抗英國殖民政府的壓迫不公,從此成了被逮捕的恐怖份子,僥倖沒死的被遣送出境,一生未再踏上馬國土地。

談起當年革命的熱情,這群遲暮之年的馬共雙眼散發光芒,從不後悔曾為理想飄盪一生。他們有一個可以犧牲一切去追尋的馬來亞夢,但下一代還敢去夢想、去追問、去質疑、去挑戰不公嗎?廖克發以《不即不離》中從塵封中發掘出的家族記憶,獻給那塊土地上曾經勇敢活過、愛過、抗爭過的人們。

製作紀錄

廖克發的電影生涯啟蒙得很晚。他在馬來西亞讀國、高中,到新加坡念大學後,在當地當了四年小學老師,才決定放棄老師穩定且優渥的薪水,到台灣的台藝大念電影,當時已是27歲「高齡」。

當時的他其實並沒有電影夢,雖曾到台北光點買了《悲情城市》的光碟回去看,卻甚至不知是侯孝賢導演拍的,對台灣的228事件與白色恐怖也不了解,只是看了之後卻發覺,片中家人吃飯時以及整個社會環境的壓抑氛圍,竟跟自己成長的環境很像。他原本只想離開星馬,試試看是否真有另一種生活,電影卻非他追求的首選。星馬一般人都很務實,會選擇醫生、會計、企管等一畢業就能找到工作的人生規劃,他到台灣才知道,原來念書可以有那麼多選擇,連電影也是可以「讀」的。他原想嘗試中文、哲學等系,但都有不同門檻,只好去考台藝大研究所,拿了學校的錄影機拍小學生演戲,作為短片作品送到台藝大,還專程搭機一天往返台藝大面試,終究還是沒考上研究所。他反正只是想要離開星馬,就乾脆從大學念起,就這樣成了班上最老的學生。

巧合的是,廖克發從新加坡飛來台灣讀北藝大的那天,就是從小帶他長大的祖母過世的那天。他臨行前去北馬跟病重的祖母見最後一面,心中隱約知道此行回來她大概已不在,沒想到真的在新加坡機場接到電話,知道祖母去世了。當時他從不確定往後是否會把電影作為志業,也不知會拍自己祖母的故事。然而也就在那一天,他揮別了最愛他的祖母,前往台灣開始了電影之路,彷彿在同一天揮別了過去,開始了另一個新的生命。

他在台灣拍的第一部以墮胎女子為題材的實驗短片《鼠》,就讓他得到了2010年金穗獎優等學生作品和學生作品最佳導演。然而宣布得獎時,他早已因拍片積蓄用完,念完大三就休學回新加坡工作。他在新加坡電視台的減肥美容節目,做製作助理兼攝助,有天加班到深夜,接到台藝大指導老師吳秀菁的電話,告知他《鼠》得了金穗獎,並把他罵了一頓:「不是每個人第一部片就能很幸運地得獎,你有這個機運,你應該要回來把書唸完。」他終於靠著《鼠》的獎金回台念完大學,進了當年沒考上的研究所,在貴人相助的刺激下,從此踏入拍片生涯。

廖克發在《雨落誰家》(2012)、《一起去看海》(2013)等短片中,持續關注外籍移工與新住民等題材。然而其實在《鼠》之後的第二部短片《愛在森林邊境》(2009)中,他就已開始嘗試從個人家族歷史中取材,以祖父母的故事為藍本,首度碰觸了馬共的議題。他接著以祖父的人生發展首部長片劇本《菠蘿蜜飄香的漫長等待》(獲101年度優良電影劇本獎),卻在尋找馬來西亞歷史素材時不斷碰壁。現存記載不僅有限且說法不一,難以讓人信服。且因從來無人拍攝過那個年代的題材,他根本無從參考。他選了一個清明節,返鄉訪問親友談他們認識的祖父,才陸續知道原來泰國、廣州、香港等地,都還有老一輩的馬共依然健在。他就這樣在接下來幾年內,輾轉開始了奔走各地訪談馬共成員的拍攝工作。

這些已近遲暮之年的馬共,忽然見到一個馬來西亞導演來訪問他們,都感到相當驚訝。廣州與香港的老馬共們,早已習慣長年低調生活,隻字不提過往,因為中國並不承認馬共,也不承認跟東南亞共產黨的兄弟黨關係,馬共在文革時期常因身分遭到迫害,往往連子女也因而受累,從此對父母心懷怨懟,親子情感疏離。就連馬來西亞也不承認這群曾經獻身獨立運動的馬共,他們的存在不論在哪裡,竟然都是無人能夠考證的故事。直到廖克發來採訪他們,他們沉默半生無人訴說無人相信的故事,才終於找到了一個出口,北京腔彷彿被喚醒般轉為故鄉的馬來西亞口音。廖克發說:「我發現他們很多人,都很想在離開這個世界以前,把所有故事都交託給一個人,剛好我這個人就奇怪地出現了。」

這群馬共曾經將生命中最燦爛的一段時光,熱血地投入他們所深信的理想,如今這一切在世上卻無人承認。在廖克發帶著攝影機出現之前,沒有人為他們的故事留下紀錄。廖克發認為,不論立場是否認同,至少他們曾經勇敢地去夢,而且至今從不後悔,今天的馬來西亞人卻已連夢都不敢去夢,這才是最大的問題:「如果我有下一代,我要怎麼跟他說這些故事?我想讓下一代至少看得懂,知道那一代的人曾經做過這些事情。我覺得過幾年我再看這部片,就算它沒有達到什麼藝術成就,但我不會後悔我拍過這部片,而且我很慶幸是由我拍出來的。」

廖克發認為,說出當年這群馬共的故事,對現代的馬來西亞相當重要:「這些人很多後來都被鎮壓清算,這跟現在華人的處境以及在憲法裡的地位,是有直接關聯的,但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好像我們出生在這裡,就應該被當作二等公民,卻不去追問為什麼,但其實都有原因的。」他到了台灣才發現,原來很多事情可以自由地說,自由地去問。但馬來西亞人普遍自卑,因為對自己的過去不了解,文化都由港、台、好萊塢等地輸入,在追求溫飽之外沒有建立自己的文化,也不認為自己的故事會有人想聽,年輕人普遍想往外跑,找不到愛這塊土地的理由。「拍這部片我看到那些老人,就覺得他們那種精神是有感染力的,會讓你覺得我應該愛那個地方的,雖然它不是最完美的。他們愛它的時候更不完美,怎麼可以愛到那個程度?我真的相信如果有一天他們離開這個世界,他們的靈魂就像片中結尾一樣,是回去森林裡面跳舞的。我相信在他們的人生裡,那段時光是巔峰,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候。」

廖克發從小由祖母帶大,祖母每天傍晚都會在房子周遭的橡膠林裡,一面繞著房子散步,順便巡視拔野草。祖母每次走到林後一條小路,都會停在那裡駐足良久,然後才繼續走。小時候他常不明白:她看那條小路那麼久,是在等人來嗎?會有人回來嗎?是有人走這條小路離開的嗎?後來長大他才慢慢知道有個祖父,才知道祖父是馬共,但這數十年間祖父雖然死了,靈魂卻好像一直在那房子裡不曾離開。他因此以語出佛經的「不即不離」,作為這部紀錄片的片名:「我祖母雖恨他一輩子,但臨終前卻說我祖父躺在她身邊。而且不只祖母一個人,好多家人都說,他們曾看到祖父坐在他過去那張椅子上。真有靈魂在那裏嗎?還是這些人都被情感感染,或者是思念太深,而覺得祖父應該在那裡?這是東方人情感很美的地方,我也很想拍這樣的情感,就是一個看不見的男人,在微微的月光下坐在窗戶旁陪他的太太。也許因為有這樣的個性,我才會想拍電影吧。」
詳全文
展開劇情簡介
相關文章
共3則
網友短評
共0則
排序:
  • 發表時間
    (新到舊)
  • 評分
    (低到高)
  • 熱門
  • 與本電影無關、捏造假冒、不實敘述
  • 具有廣告性質或大量重複散布
  • 相互惡意攻訐、猥褻騷擾、人身攻擊
  • 侵犯隱私權、違反智慧財產權、涉及違法情事
  • 違背善良風俗
確認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