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2~2019-10-13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1~2019-10-13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6
電影原聲帶

Cars3閃電再起

★收錄葛萊美獎多項肯定The Black Keys藍調搖滾樂團主唱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等音樂巨星為電影量身訂作歌曲 ★吉他小清新James Bay、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爵士巨匠Lea DeLaria翻作多首跨世代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電影界的傳奇動畫名廠皮克斯,以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系列打動全球數億人的心,並且在之後接連以《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料理鼠王》、《天外奇蹟》等知名動畫電影,成功開拓出自己的王國。在2006年,皮克斯開發了全新系列動畫《Cars》,締造出完全車子為主角的劃時代電影作品,而2011年推出的續作《Cars 2:世界大賽》,在全球總計賣出超過170億的驚人票房,再次成功地將皮克斯推往高峰;睽違了6年,皮克斯原班人馬回歸,帶來了《Cars 3:閃電再起》。在《Cars 3:閃電再起》中,已成為世界知名超級巨星的主角閃電麥坤(Lighting McQueen),遇上了具有全新升級配備、超跑賽車等級的無敵新秀「暴風傑克森(Jackson Storm)」,為了不讓傑克森搶走風頭,焦急無比的麥坤挺而走險,沒想到竟在賽車場上發生了重大的車禍,而被迫退出比賽。喪失了一切資源的麥坤必須要從頭來過,慢慢地讓歸零的自己重新容光煥發;但一切充滿了重重阻礙,閃電麥坤是否能再次回到賽車場上馳騁?又是否能打敗全新勁敵傑克森呢?   《關於音樂》 《Cars 3:閃電再起》的電影原聲帶總共有8首歌曲,由The Black Keys的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英國吉他小清新James Bay、藍調搖滾中生代女力ZZ Ward等人,共同為電影量身訂作譜寫全新作品,與重新翻作許多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The Black Keys的主唱Dan Auerbach在與製片會面後所為電影訂做譜寫的"Run That Race",一首傳遞決不放棄、堅定信念的正能量歌曲,充滿著十足的爆發力,替閃電麥坤的開場營造了最佳的氣勢,也鋪陳了電影所具備了速度感張力;已經為《Cars》、《Cars 2》獻出4首作品的鄉村樂界的天王人物Brad Paisley,這次依舊獻出"Truckaroo"與"Thunder Hollow Breakdown"兩首演奏曲穿插在破壞車賽的橋段中,不僅展現了他高超的音樂功力,更替電影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備受迪士尼推崇的創作女歌手ZZ Ward與葛萊美鄉村藍調歌手Gary Clark Jr.合唱片尾曲"Ride";除此之外亦收錄多首驚喜翻作:Stevie Wonder提拔葛萊美獎提名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不僅在電影中配音Sweet Tea一角之外,也貢獻一首她翻唱工人皇帝Bruce Springsteen 1984年名曲"Glory Days"的全新版本;吉他小清新James Bay翻唱美國草根天王樂團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 1991年的"Kings Highway",以些許Indie Rock的風格點綴,凸顯了眾賽車於狂奔時的最佳氛圍;另也收錄迪士尼墨西哥新秀Jorge Blanco將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爵士巨匠Lea DeLaria將靈魂樂之后Aretha Franklin的"Freeway of Love"的重新演繹版本,首首皆為電影留下了最完美的註腳,更讓其中的氣氛因旋律的渲染而達到完美之境。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2019奧斯卡頒獎典禮:無聊得獎名單之必要?

Yahoo奇摩電影 2019年02月27日

【文/雀雀】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落幕,最大贏家為《波希米亞狂想曲》拿下影帝以及最佳剪輯等4獎,《幸福綠皮書》得到最佳影片和男配角、原著劇本獎共3項。而本屆最大影人贏家則為艾方索柯朗(他以《羅馬》共獲最佳外語片、最佳攝影與最佳導演共3座奧斯卡獎)。

2019年奧斯卡獎的212位入圍者中,有近50位得獎者得到奧斯卡榮耀,特別的是其中包括逾10位有色人種與其中逾10位的女性得獎者。尤其今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沒有主持人,所以請了引言人來幫忙串場介紹入圍電影,再加上形形色色的頒獎人組合,讓本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看起來非常多采多姿,展現各種的平權意識,為的就是昭示奧斯卡決心廣納全世界優秀影人不分人種不分性別之意圖。

美國本就是多元吸收多種族人才的國家,好萊塢海納國際電影工作者也早有跡可尋。只是,以前奧斯卡所榮耀的得獎者都習慣很白,全世界影迷多年來也都挺適應好萊塢的白色生態,是故當我們看見今年從得獎者名單到受邀上台者都突然都這麼「彩色」了起來,有在關注奧斯卡的觀眾便能強烈地感受到影藝學院所刻意採取的「政治正確策略」昭然若揭,尤有甚者還會覺得這樣的得獎名單過於無聊平淡好猜(獎項若有膠著戰況,猜政治正確一方者就可以了)。然而這麼無聊的得獎名單,究竟有其必要嗎?

首先,奧斯卡的入圍與得獎名單一向都是無聊的,也不是今年才這樣。獎季風向在哪裡、議題在哪裡,奧斯卡獎就會跟上。2016年的「奧斯卡入圍名單好白」質疑聲浪造就了2017年的入圍名單調整;2018年的「#MeToo」事件更讓影藝學院戮力將女性影人搬上檯面。直到今年,結合了「好白」、「女性」與世界性的難民/移民議題,使得整場頒獎典禮所有上台的人皆三句不離這幾件事,頻頻溫情互相打氣鼓勵,三小時半一直聽下來… 真的會覺得很無聊。也只有去年憑《意外》成為奧斯卡影后的法蘭西絲麥朵曼,今年上台時敢表態「無話可說」(從她在台上頒獎眼神卻一直飄走的神情都可以感受到不耐)。幸好後來《真寵》女主角奧莉薇雅柯爾曼勇奪影后上台發表了真誠可愛的得獎感言,才讓場子不至於太乾。

影藝學院不但想要進步,更渴望被世界看見他們在這方面所做的努力。長期有在關注世界潮流議題的人或許會覺得奧斯卡今年變不出新把戲,講的都是這幾年老生常談的事情,為了政治正確而刻意頒獎給「身份適恰的得獎者」又到了太過的地步,所以每當得獎者站起來,知情的觀眾就會先從膚色與性別去檢視那個獎「是否是因為政治正確而獲獎?」而忽略得獎者本身或許真的很優秀或很有潛力的事實。

從電影藝術評鑑的角度來看,老實說,「入圍即肯定」這句話自有其道理。在好萊塢一堆厲害的影人裡,得獎本來就得要靠運氣。何況(尤其是奧斯卡)電影獎本來就常常會因審美差異、投票會員既得利益和獎季風向而造成「第二名」或「第三名」得獎的事情,不勝枚舉。若然如此,誰得獎真的都沒關係,政治正確的得獎結果搞不好還比在藝術價值競賽上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得獎結果還要好。重點是得獎者得獎以後能不能對他們的專業領域甚至是這個世界造成好的後續影響?

好了,我們知道黑人題材依然是今年奧斯卡最政治正確的事。所以最佳影片入圍片中有《黑豹》、《幸福綠皮書》和《黑色黨徒》這三部。最後《黑豹》得到3獎、《幸福綠皮書》也得3獎,比較凶悍具批判性的《黑色黨徒》得1獎。顯然有好好照顧觀眾的感受、禮貌或溫情一點的作品得獎率高。溫情至上主義真的很重要,本片最大贏家《波希米亞狂想曲》劇情裡佛萊迪跟爸爸有溫馨和解了,入圍5項就時拿4獎!而具犀利批判意味的《為副不仁》明明入圍高達8項,明明克里斯汀貝爾神還原前副總統錢尼,最後整部片就只得到1個最佳化妝獎。

但攤開今年演員項目得獎名單:除了最佳女主角獎由白人奪得以外,非裔演員馬赫夏拉阿里二度入圍男配角並二度得獎,非裔女演員蕾吉娜金恩首度入圍女配角並得獎,還有埃及移民雷米馬利克首度入圍男主角獎並成為影帝。從演員獎項上來看,還真的實踐了法蘭西絲麥朵曼去年影后得獎感言所提及的「Inclusion Rider」(多元包容條款,讓女性、黑人、亞洲人、同性戀等獲得平等的工作機會和待遇)。

一旦多元包容條款也有反應在電影獎上,想必久之下去,女性、黑人、亞洲人與同性戀得獎者亦能產生更多的機會與影響力,這樣我們在未來,也才能看見更多描述女性、黑人、亞洲人與同性戀的故事作品。是故我總覺得,雖然奧斯卡一向所採取的「政治正確」的態度令人感到無聊,但「政治正確的得獎名單」本身是無罪的。

事實上,一份得獎名單出爐,不論觀眾或評論者怎麼看待它,它所榮耀的那些得獎者依然能歡欣拿獎、並從此改變他們的人生。這就是奧斯卡的魅力與魔力。《黑色黨徒》得獎編導史派克李的得獎感言或許就只是一時的Black Power勝利的展現,但他也提醒了我們2020大選在即,其所呼籲的:「讓我們站在歷史上對的一方,在愛與恨之間,做出良心抉擇,為所應為。」是一件很實在的事。這也許是好萊塢最迫切希望改變的事。而這件事對於距離好萊塢一萬公里以外的台灣的我們來說,其實也很重要。

我不介意奧斯卡是否太無聊,是否太溫情,畢竟要有「太白」爭議,才能有後續的「非黑(墨)即白」可以去批評。君不見全亞裔演員陣容的賣座電影《瘋狂亞洲富豪》一項都沒入圍?什麼時候,奧斯卡才會開始被抨擊「亞洲人得獎是政治正確的關係」或「女性得獎是政治正確的關係」?我真希望有生之年,自己能等到有那麼一天。

※不加入Y!電影粉絲團,你就悶了!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