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天氣之子

★ 台灣影史日片票房冠軍《你的名字》導演新海誠醞釀3年最新作品

★ 日本搖滾天團 RADWIMPS 繼《你的名字》後再度操刀配樂

★ 這是只有我和她才知道的,關於這個世界祕密的故事

 

高一那年夏天,帆高(醍醐虎汰朗 配音)離開位在離島的家鄉,獨自一人來到東京,拮据的生活迫使他不得不找份工作,最後來到一間專門出版奇怪超自然刊物的出版社擔任寫手。不久,東京開始下起連日大雨,彷彿暗示著帆高不順遂的未來,在這座繁忙城市裡到處取材的帆高邂逅了與弟弟相依為命,不可思議的美少女陽菜(森七菜 配音)。「等等就會放晴了喔。」陽菜這樣告訴著帆高,不久,頭頂的烏雲逐漸散去,耀眼的陽光灑落街道……原來,陽菜擁有「改變天氣」的奇妙能力……

 

統計時間 : 2019-09-14~2019-09-15
牠 第二章

導演安迪馬希堤再度集結了少年版與成年版的魯蛇俱樂部成員,為了小丑潘尼懷斯,他們在27年後重回故鄉德瑞鎮。預告從貝芙莉(潔西卡雀絲坦 飾)回到德瑞鎮的故居畫面開始,赫然發現小丑潘尼懷斯並沒有被消滅,牠在27年後又回來了,正如同這個小鎮的歷史,每27年邪惡力量就會再度甦醒。於是各奔東西的魯蛇們在闊別了多年之後,再度回到這個讓他們充滿夢靨的故鄉,一同勇敢面對小丑潘尼懷斯。

統計時間 : 2019-09-13~2019-09-15
花椒之味

★ 改編名作家張小嫻暢銷小說《我的愛如此麻辣》,悠長低迴呈現一份深情的愛,今年最動人的溫情篇章

★ 金馬名導許鞍華監製,麻麻辣辣的花椒串起同父異母三姊妹的感人故事

★ 最強銀幕情侶鄭秀文劉德華9度合作,再展合作火花

 

在旅行社工作的夏如樹(鄭秀文 飾)得知父親突如其來的死訊的同時,發現原來自己在台北、重慶兩地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夏如枝(賴雅妍 飾)及夏如果(李曉峰 飾)。來自三個不同地域、性格迴異的三姐妹,在父親的葬禮上首次碰面,明明陌生却有著血緣的牽絆,同樣面對著父母離異的創口與生活的惶惑...

如樹毅然决定繼續經營父親留下的火鍋店,獲得重新認識親情的契機。三姐妹因上一代人的愛恨糾纏,在破碎家庭關係中成長,也因此相遇相知,互相依存,重拾修復關係的勇氣,也療癒了成長的傷口。

 

統計時間 : 2019-09-19
電影原聲帶

Cars3閃電再起

★收錄葛萊美獎多項肯定The Black Keys藍調搖滾樂團主唱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等音樂巨星為電影量身訂作歌曲 ★吉他小清新James Bay、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爵士巨匠Lea DeLaria翻作多首跨世代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電影界的傳奇動畫名廠皮克斯,以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系列打動全球數億人的心,並且在之後接連以《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料理鼠王》、《天外奇蹟》等知名動畫電影,成功開拓出自己的王國。在2006年,皮克斯開發了全新系列動畫《Cars》,締造出完全車子為主角的劃時代電影作品,而2011年推出的續作《Cars 2:世界大賽》,在全球總計賣出超過170億的驚人票房,再次成功地將皮克斯推往高峰;睽違了6年,皮克斯原班人馬回歸,帶來了《Cars 3:閃電再起》。在《Cars 3:閃電再起》中,已成為世界知名超級巨星的主角閃電麥坤(Lighting McQueen),遇上了具有全新升級配備、超跑賽車等級的無敵新秀「暴風傑克森(Jackson Storm)」,為了不讓傑克森搶走風頭,焦急無比的麥坤挺而走險,沒想到竟在賽車場上發生了重大的車禍,而被迫退出比賽。喪失了一切資源的麥坤必須要從頭來過,慢慢地讓歸零的自己重新容光煥發;但一切充滿了重重阻礙,閃電麥坤是否能再次回到賽車場上馳騁?又是否能打敗全新勁敵傑克森呢?   《關於音樂》 《Cars 3:閃電再起》的電影原聲帶總共有8首歌曲,由The Black Keys的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英國吉他小清新James Bay、藍調搖滾中生代女力ZZ Ward等人,共同為電影量身訂作譜寫全新作品,與重新翻作許多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The Black Keys的主唱Dan Auerbach在與製片會面後所為電影訂做譜寫的"Run That Race",一首傳遞決不放棄、堅定信念的正能量歌曲,充滿著十足的爆發力,替閃電麥坤的開場營造了最佳的氣勢,也鋪陳了電影所具備了速度感張力;已經為《Cars》、《Cars 2》獻出4首作品的鄉村樂界的天王人物Brad Paisley,這次依舊獻出"Truckaroo"與"Thunder Hollow Breakdown"兩首演奏曲穿插在破壞車賽的橋段中,不僅展現了他高超的音樂功力,更替電影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備受迪士尼推崇的創作女歌手ZZ Ward與葛萊美鄉村藍調歌手Gary Clark Jr.合唱片尾曲"Ride";除此之外亦收錄多首驚喜翻作:Stevie Wonder提拔葛萊美獎提名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不僅在電影中配音Sweet Tea一角之外,也貢獻一首她翻唱工人皇帝Bruce Springsteen 1984年名曲"Glory Days"的全新版本;吉他小清新James Bay翻唱美國草根天王樂團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 1991年的"Kings Highway",以些許Indie Rock的風格點綴,凸顯了眾賽車於狂奔時的最佳氛圍;另也收錄迪士尼墨西哥新秀Jorge Blanco將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爵士巨匠Lea DeLaria將靈魂樂之后Aretha Franklin的"Freeway of Love"的重新演繹版本,首首皆為電影留下了最完美的註腳,更讓其中的氣氛因旋律的渲染而達到完美之境。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雀雀專欄】2019 年台灣電影的《下半場》

Yahoo奇摩電影 2019年08月17日
下半場

拍電影像是生孩子,孩子生出來的那一刻,就開始是個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命。而在 2019 下半年,《下半場》太適合作為台灣電影 2019 年下半場的新生代言電影。

台灣電影今年上半年超冷清,在票房上至今「零破億」。十年來,繼 2017 年之後,賀歲檔期必有破億國片的紀錄又被打破一次、落空了一次。《下半場》會否像 2017 年的《紅衣小女孩2》一樣、成為年度首部破億票房台片?答案尚且不得而知(兩片都是在暑假的八月底檔期上映),但《下半場》體質強健,與今年上半年水準參差的商業類型國片確實不同,值得台灣觀眾再給國片一次進電影院捧場看戲的機會。

下半場

猶記得《下半場》導演張榮吉的長片處女作《逆光飛翔》裡的主人翁黃裕翔,他是個眼睛看不見的孩子。知悉了有些看不見之人能感受到「光影」,導演遂把《逆光飛翔》拍成為一部充滿光影語言的故事。而《下半場》的主人翁姜秀宇是個需要戴助聽器的籃球男孩,阿吉導演也就理所當然地把《下半場》拍成一部充滿聲音語言的電影了。

【用聲音語彙豐富敘事的情感醞釀】

一般電影常以對白作為敘事主線,但《下半場》的聲音敘事語彙是超越對白語言的。第一場籃球比賽,是姜秀宇(范少勳飾)和姜桐豪(朱軒洋飾)兩兄弟靠打街頭鬥牛賺錢的戲。哥哥的助聽器一度被撞飛,觀眾隨即感受到耳鳴與在真空中聲悶慢透之感,導演沒弄痛觀眾的耳朵,但是可以清楚感受到哥哥姜秀宇聽不太到而有點發慌了的那種程度。

下半場

回家後,弟弟手錶鬧鈴響了,提醒哥哥「助聽器該充電了」。弟弟的手錶鬧鈴在全片中一共嗶響過三次。第二次是在兄弟離家出走的晚上,他們沒地方充電,弟弟於是開始顯得有點懊悔,是他和叔叔起了衝突,哥哥才跟他一起離開寄住的叔叔家的。第三次是在兄弟分開了好一陣子以後。爸爸因工受傷住院,哥哥找弟弟一起去醫院,但弟弟堅持留在球場上比賽,賽後趕到醫院被哥哥揍,哥哥打完轉身離開,在那個時候,弟弟的手錶鬧鈴響了,在空蕩的樓梯間裡,那嗶嗶鈴聲顯得那麼孤單而充滿想念。與此同時,被留在原地的弟弟哭了,最終他還是沒能提醒哥哥充電。他回到菁英球隊繼續練球,因受傷被教練臭罵,他無奈地問同樣也受傷的學長:「我只想要把球打好而已,真的那麼難嗎?」

下半場

姜秀宇在學校時,有場愛情正在萌芽。那女孩子講話的聲音特別輕柔,最充滿感情的時候都是用氣音小小地說,在幾乎要聽不見的音感中反而彰顯了悸動氛圍。不論是跟著一起罵「臭弟弟」抑或是在冠軍賽的人聲鼎沸中對姜秀宇用口語輕柔地說「加油」。反正姜秀宇很大的機率是聽不見的,聲音的傳遞不切實際,表情和心意反而最真。

但既然是運動電影,當然少不了「大聲話蝦」。初次上場打 HBL ,姜秀宇一開始還不知道很久沒見的爸爸來看他比賽。他上半場打得很爛,直到聽到父親大聲加油的聲音傳過來的那個當下,被親情隊友情和愛情滿滿包圍的姜秀宇才在下半場開始贏球。後來光誠打進決賽,教練陳書文(段鈞豪飾)上台精神喊話,全校忍不住一起哭著齊喊「光誠,加油」,話蝦之真切,甚至比冠軍賽場上的眾聲震耳欲聾還要感人。大聲小聲落玉盤。《下半場》每個從無聲到有聲的時刻,都是一次電影聲音的魔法展現,歷史上從無聲電影變成有聲電影,為的不也就是這一份激動人心。

下半場

【快慢影像抓得住觀眾的高標運動電影】

早在《逆光飛翔》中練過影像敘事的張榮吉,一度在《共犯》的類型裡更進一步嘗試將電影畫面風格化的可能。

這一次在《下半場》,阿吉導演所面對到的是更硬核的動態影像敘事技術考驗。而他其實早已與楊力州導演一起拍過實戰比賽的足球紀錄片電影《奇蹟的夏天》。運動電影的影像會被放大檢視,演員球員的動作表情有沒有做到對?教練交代的戰術有沒有被具體實踐?大型運動盛事的熱鬧場面特效是否禁得起細看?乃至於攝影剪輯的節奏是否有踩到觀眾的感官痛點?在《下半場》的劇尾冠軍賽那短短的 25 分鐘裡面,張榮吉導演神奇地讓主人翁們帥氣地都做到了。達標之餘,還不忘做了背景快動作對照角色慢動作、聚焦其情緒展現的融合同框畫面,讓眾人皆醒而兄弟與觀眾獨醉。

下半場

這份渲染並非其來無自。這對兄弟,是在很清楚的畫面語言之中,逐漸長大成為想要變成的自己。每一回當光誠籃球隊一群人在訓練、受罰,或者是歡樂笑鬧之際,對照剪輯進電影裡的,是弟弟姜桐豪在育英僅一或兩個人沈默地練球或受罰的畫面。在育英,學長是一個個高高在上的存在,小高一的弟弟要幫忙撿球、收拾休息室;在光誠,學長是一隻狗,哥哥是負責溜狗撿大便的小高一。

但哥哥也因此溜出了一段戀曲。那個女孩是游泳隊的,就像是《藍色大門》的張士豪。晚上裡男孩與女孩的幾次泳池見面,複製了《藍色大門》的青春曖昧詩與濕;另一方面《下半場》卻也用了弟弟在片頭鬥牛賽的一幕回頭慢動作畫面,交代了哥哥視角與心中那份不言自證的友愛與嚮往。不論《下半場》這樣拍有無自覺,都可算是師承自易智言師傅的陳大璞導演的精采復刻。

下半場

【當哥哥拿掉了助聽器】

對於聽得見聽不見,哥哥的教練另有一番見解。在練習和比賽的碰撞之中,姜秀宇的助聽器總是會掉。後來,教練問他,要不要試著不要依賴助聽器?這對姜秀宇而言是種拔除掉安全感的赤裸上場。光誠是一支沒有資源、沒有明年,即將解散的籃球隊。教練總在提醒他們「沒有退路,以後只會越來越艱困」,又愛問他們為什麼要留在球隊?孩子們愛打球的原因有很多種,不論如何,可以確定的是,光誠的這群孩子沒資源、沒退路,但還是留下來打球。

下半場

看《下半場》時,我想起了台灣電影。每個台灣導演都只是想要把電影拍好而已,真的那麼難嗎?這兩年的台灣拍片環境越艱困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認知,但還是有人留下來,還願意拼到下半場。在下半場,拼冠軍賽的姜秀宇不一定會戴上他的助聽器。我不能說助聽器就是台灣電影輔導金。沒有助聽器當然會慌,但在球場上,資源捉襟見肘的姜秀宇,是真的很想贏過待在豪華球隊裡的姜桐豪。拿掉助聽器是種面對自身現實條件的誠實,更可能是一份壯士斷腕,反正那隻聽不見的青蛙也是因此才跑得那麼遠的。

下半場

下半場》裡所講的光誠中學困境,就像是當下台灣電影的處境。電影是個平台,像光誠教練站上台去、所說出的這群年輕人的心聲:「我們是一支即將解散的球隊,曾經有人不看好我們,甚至要我們放棄,但是有一群人並沒有放棄」,《下半場》裡面的每個年輕人也都如教練所言:「他們每天要在球場上流下多少的汗水,忍受多少的疼痛,甚至還有挫折和否定,但是我發現他們一天一天比昨天更強。」是啊,如果他們都還沒有放棄,你們怎麼可以先放棄?

※不加入Y!電影粉絲團,你就悶了!

movie_id:9807

yahoo奇摩電影
yahoo奇摩電影
相關電影
  • 下半場
    期待度
    81% 網友想看
    滿意度
    0
    上映日期 : 2019-08-23
    從街頭籃球場到高中籃球聯賽賽場, 兄弟兩人不僅要打敗彼此,更要戰勝他們的命運   來自失親家庭的姜家兄弟,因為一場街頭鬥牛賽被籃球隊教練發掘,改變了兩人的命運。   弟弟姜桐豪加入豪門球隊育英高中,並受到教練重視,從追逐著哥哥背影的害羞少年,蛻變為場上耀眼的球星。   哥哥姜秀宇加入雜草球隊光誠中學,從一開始的不適應到融入團隊,球隊面臨解散的危機也讓光誠隊員兄弟般的情誼更為緊密;兄弟兩人漸行漸遠,但哥哥還是渴望著能和弟弟像從前一樣開心打球。   終於,兄弟兩人在冠軍賽上重逢。曾經一無所有、相依為命的兄弟,一起踏上了夢想中的球場殿堂,時間讓兄弟成長,卻也失去了彼此。在爭奪冠軍的道路上,為了籃球隊的兄弟,必須擊敗眼前的親兄弟。   當比賽結束的哨音響起,兄弟終於發現,曾經失去的,在下半場都會一一找回來,而這才是比贏球更重要的事情。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