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血衛

★《玩命關頭系列》製作團隊強力打造 場面刺激再創視覺震撼饗宴

★馮迪索化身超級英雄 展現超狂拳拳到肉打鬥場面

 

取材自暢銷漫畫,士兵雷葛瑞森 (馮迪索 飾) 在一次行動中陣亡,死後被帶至RST公司進行試驗,並成功以超人類「血衛」重生。他的血液中存在著㇐批奈米技術大軍,擁有一股不可阻擋的強大威力—不但能帶來比平常更猛的力量,還能夠及時痊癒。但除了他的身體,RST也同時抹去他舊有的記憶,並控制他的思想。雷無法分辨什麼是真實還是捏造的假象,而他的使命,就是要找出真相!

 

統計時間 : 2020-03-14~2020-03-15
1/2的魔法

《1/2的魔法》故事背景在現代科技已比精通魔法還方便的精靈世界,精靈、人馬、美人魚、獨角獸、小龍等魔法生物都生活在現代化社區裡,過著與你我無異的「沒有魔法的生活」。由湯姆霍蘭與克里普瑞特所配音的精靈兄弟們,很小的時後便失去了父親,但在弟弟的16歲生日這天,他收到了一個很特別的禮物- 他父親從前的魔杖以及一串魔咒,可以讓爸爸起死回生,但年久失修的魔法技能,讓施魔法時出了差錯,爸爸只剩一雙腿,於是兄弟倆踏上尋找魔法石的征途,最後能否順利讓爸爸「完璧」歸來呢? 

統計時間 : 2020-03-13~2020-03-15
抓住救命稻草的野獸們

★坎城影后全度妍 X 青龍影帝鄭雨盛 鈔狂演出

★繼《寄生上流》後 再現韓流強勢話題之作

★《極惡對決》團隊打造 全新犯罪驚悚電影

★榮獲本年度鹿特丹影展—評審團特別獎

 

一切皆始於「錢」。

 

因戀人消失無蹤而遭高利貸催債,夢想著最後一搏的泰英,

靠打工維持家庭生計的一家之主仲滿,為抹滅過去活出新人生,對他人之物起貪念的妍熙,高利貸業者朴社長,因債務導致家破人亡的美蘭,非法滯留者進太,以家庭生計為優先的詠善,以及失去記憶的順子……

 

在這群被逼到懸崖邊的人面前,出現了裝有鉅款的錢袋

在迫切局面之中互相欺騙算計、追逐錢袋的他們,計劃著改變人生的最後一擊!

 

「當你發了一筆橫財,千萬別相信任何人,包括親生父母。」

 

統計時間 : 2020-03-28
電影原聲帶

Cars3閃電再起

★收錄葛萊美獎多項肯定The Black Keys藍調搖滾樂團主唱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等音樂巨星為電影量身訂作歌曲 ★吉他小清新James Bay、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爵士巨匠Lea DeLaria翻作多首跨世代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電影界的傳奇動畫名廠皮克斯,以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系列打動全球數億人的心,並且在之後接連以《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料理鼠王》、《天外奇蹟》等知名動畫電影,成功開拓出自己的王國。在2006年,皮克斯開發了全新系列動畫《Cars》,締造出完全車子為主角的劃時代電影作品,而2011年推出的續作《Cars 2:世界大賽》,在全球總計賣出超過170億的驚人票房,再次成功地將皮克斯推往高峰;睽違了6年,皮克斯原班人馬回歸,帶來了《Cars 3:閃電再起》。在《Cars 3:閃電再起》中,已成為世界知名超級巨星的主角閃電麥坤(Lighting McQueen),遇上了具有全新升級配備、超跑賽車等級的無敵新秀「暴風傑克森(Jackson Storm)」,為了不讓傑克森搶走風頭,焦急無比的麥坤挺而走險,沒想到竟在賽車場上發生了重大的車禍,而被迫退出比賽。喪失了一切資源的麥坤必須要從頭來過,慢慢地讓歸零的自己重新容光煥發;但一切充滿了重重阻礙,閃電麥坤是否能再次回到賽車場上馳騁?又是否能打敗全新勁敵傑克森呢?   《關於音樂》 《Cars 3:閃電再起》的電影原聲帶總共有8首歌曲,由The Black Keys的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英國吉他小清新James Bay、藍調搖滾中生代女力ZZ Ward等人,共同為電影量身訂作譜寫全新作品,與重新翻作許多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The Black Keys的主唱Dan Auerbach在與製片會面後所為電影訂做譜寫的"Run That Race",一首傳遞決不放棄、堅定信念的正能量歌曲,充滿著十足的爆發力,替閃電麥坤的開場營造了最佳的氣勢,也鋪陳了電影所具備了速度感張力;已經為《Cars》、《Cars 2》獻出4首作品的鄉村樂界的天王人物Brad Paisley,這次依舊獻出"Truckaroo"與"Thunder Hollow Breakdown"兩首演奏曲穿插在破壞車賽的橋段中,不僅展現了他高超的音樂功力,更替電影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備受迪士尼推崇的創作女歌手ZZ Ward與葛萊美鄉村藍調歌手Gary Clark Jr.合唱片尾曲"Ride";除此之外亦收錄多首驚喜翻作:Stevie Wonder提拔葛萊美獎提名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不僅在電影中配音Sweet Tea一角之外,也貢獻一首她翻唱工人皇帝Bruce Springsteen 1984年名曲"Glory Days"的全新版本;吉他小清新James Bay翻唱美國草根天王樂團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 1991年的"Kings Highway",以些許Indie Rock的風格點綴,凸顯了眾賽車於狂奔時的最佳氛圍;另也收錄迪士尼墨西哥新秀Jorge Blanco將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爵士巨匠Lea DeLaria將靈魂樂之后Aretha Franklin的"Freeway of Love"的重新演繹版本,首首皆為電影留下了最完美的註腳,更讓其中的氣氛因旋律的渲染而達到完美之境。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居家隔離不是只能看《全境擴散》!推薦 4 部恐怖喜劇讓你暫時忘記武漢肺炎!

龍貓大王通信 2020年03月21日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武漢肺炎疫情已經造成全球動盪不安,許多國家已經採取封城封國的政策,並且呼籲國民盡量在家不要外出。在如今嚴峻的情勢下,不妨待在家,看一些你忽略已久的有趣電影。我們選擇了一些與這波世紀傳染病相關的電影推薦給你,不過請放心,不是《全境擴散》(Contagion)那種會讓擔心疫情的你更擔心的電影,以下介紹的四部電影有些溫暖、有些搞笑、絕對讓你能稍微忘記可惡的肺炎病毒。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1. 2013 年《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雖然還沒有補藥能夠讓你完全抵擋肺炎病毒,不過至少我們可以先用帥哥補補眼睛:小時呆萌的尼可拉斯霍特,沒有長歪地成長為現在的英挺帥哥。人帥真好,即便成為殭屍還是那麼帥。你發現了,中文片名完全出自一種酸葡萄的忌妒心態。殭屍怎麼可以這麼帥,還能帥到擄獲少女芳心、帥到跨越人屍之間的食物鏈障礙。霍特飾演的殭屍遇上了泰瑞莎帕瑪飾演的女孩──儘管他殺了她的男友。但是殭屍太帥可以讓少女遺忘血海深仇。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社會爆發疫病大流行時,通常另一種疾病也會快速蔓延:差別歧視。罹病者容易被視為罪惡的淵藪,這種差別歧視容易讓人忽略,他們原本其實也是與我們無異的正常人。《殭屍哪有這麼帥》拋出了一個殭屍類型電影的新點子:如果殭屍跟人類一樣也會思考、也有感覺呢?

《殭屍哪有這麼帥》(Warm Bodies)

我們的殭屍男主角,原本已經厭倦了四處蹣跚的無聊生活,但在當他遇上女主角之後,生活不再只有吃人與摔倒。殭屍青年因戀愛而成為覺醒青年,可能會是解決殭屍危機的關鍵。但很不幸地,這對羅密歐與茱麗葉站在殭屍與人類的戰場正中央。殭屍與少女的愛情有點小清新、還有隱藏在浪漫之後,對現實歧視的批判。

2. 2004 年《活人甡吃》(Shaun of the Dead)

電影裡,殭屍的噬咬讓受害者變成另一個殭屍。這種影像大師喬治羅梅洛(George A. Romero)開發的電影類型,是除了醫療類型電影之外,最適合用來比擬現代傳染病生態的藝術型態。而如同肺炎病毒每年都在進化中一般,自 1968 年羅梅洛執導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將殭屍成為大銀幕的寵兒之後,這 50 多年來殭屍也持續進化中。如同上述提到的《殭屍哪有這麼帥》把這種血肉模糊的怪物,化為讓人雙眼含星的戀愛對象,《活人甡吃》也是一部顛覆殭屍公式的恐怖喜劇電影。

但是《活人甡吃》的顛覆之處,並不僅在那些嘲諷式的笑點。殭屍電影通常令人感覺壓力山大、隨時都得提心吊膽、而且通常結局非常灰暗。《活人甡吃》卻是一部開頭惡搞、結尾溫暖的難得電影。殭屍電影往往會出現角色為求生存,不惜背叛親朋好友的殘忍橋段。但是《活人甡吃》反過來,嘲諷這種看似義正嚴詞的「為求生存不擇手段」說法。朋友的定義並不在於他有沒有錢、後台夠不夠硬──不在於他的存在對你的生存有沒有益處。《活人甡吃》高歌友情可以超越生死,即便他是個會吃人的殭屍。《活人甡吃》的劇情概念比《殭屍哪有這麼帥》更極端,如果你懶散耍廢的豬朋狗友變成了殭屍,你是不是還願意跟他一起打電玩?

3. 2006 年《撕裂人》(Slither)

如果你喜歡恐怖電影的原因,是為了享受純粹的驚嚇,那麼恐怖成分比起《殭屍哪有這麼帥》與《活人甡吃》更多的《撕裂人》,應該能滿足你。許多人從《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開始,認識並喜歡上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插科打諢救宇宙的胡鬧風格,那麼應該來看看岡恩更早的恐怖作品《撕裂人》。這部描寫外星怪蟲悄悄侵入人體、把他們變成異形怪物的恐怖電影,諧仿了 50 年代電影《天外魔花》(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開創的「人體入侵」恐怖電影類型,同時又結合了 80 年代《靈異殺陣》(From Beyond)等等肉體恐怖(Body Horror)類型的血肉變形趣味。這讓《撕裂人》像極了那些嚇壞 5、6 年級童年的恐怖電影,但是另一方面,這些經典電影裡常見的套路,在《撕裂人》裡卻看來不太一樣:該死的角色沒死,該嚇人的橋段看起來卻很搞笑。

《撕裂人》是獻給重口味影迷的精心禮物,它當年的票房表現十分悽慘,但是很快地就有「逐臭之夫」為它平凡——口味獨特的古早恐怖片影迷死忠地推崇《撕裂人》,讓它快速成為著名的恐怖邪典作品。可是話說回來,《撕裂人》雖然在形式上諧仿過去的恐怖電影,但內容卻不像那些「為殘而殘」、對人性徹底絕望的恐怖電影。與血腥浮誇的特效相反, 《撕裂人》有一個輾轉反側的愛情故事,甚至可以用「淒美」來形容。

4. 2018 年《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安娜是個即將畢業的高中女孩、安娜想要離開這個小鎮探索更大的未來……安娜發現殭屍擋在她的未來之前。《安娜與世界末日》也是一齣很不一樣的殭屍恐怖喜劇:這也許是音樂劇第一次套上風馬牛不相及的殭屍恐怖類型,但是效果/笑果卻好極了。《安娜與世界末日》的歌曲悅耳動聽,讓它也沾染了《活人甡吃》中那種惡搞殭屍的嬉鬧感:當《活人甡吃》裡的主角開始每天起床後無聊的例行公事,他沒有發現身邊人吃人的駭人景象;當安娜早晨戴上耳機,享受一首伴她上學的輕快歌曲時,翩翩起舞的她,也沒發現鄰居社區已經淪為一座殭屍地獄。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當然,高中歌舞劇很容易令人想起《歌舞青春》(High School Musical),相同的,這些《安娜與世界末日》裡的歌曲,唱的也是青春的衝撞、迷惘、與不被看見。這些懷春懷秋結合著爆頭、噴血與斷肢的畫面,製造了荒謬的喜感。但是當然,一部刻意設定在聖誕節這個全家團圓時刻的殭屍電影、加上一個刻意設定急著想要長大的高中女孩主角,代表《安娜與世界末日》並不只是來販賣金曲與番茄醬的。年輕孩子想要飛向新天空是合情合理的,但他們在滿懷對未來的想像時,卻常常忘記自己還沒學會如何與舊世界說告別。殭屍在這部電影裡化為最嚴厲的老師,當安娜的好友同學一一慘遭殭屍的毒牙,她必須快速學會放手她從小相處的「過去」,轉向一個不再只有空想的美好、而有更多「未知迷惘」的未來。

《安娜與世界末日》(Anna and the Apocalypse)

我們介紹了一部跨越歧視的浪漫電影、一部惡搞卻高歌友情偉大的喜劇、一部重口味的愛情電影、還有一部成長故事音樂劇。我們不知道疫情何時會過去,但我們知道友情、愛情、親密關係與成長等等人生議題,還會陪伴你很久很久。未必要等到居家隔離時才看電影,但是在這個需要大家更加保護自己的時刻,這些恐怖喜劇,也許會讓你感受到除了憂鬱以外的情緒,讓你更愛自己與身邊的人。

※不加入Y!電影粉絲團,你就悶了!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