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猛毒

最新電影《猛毒》由《屍樂園》的魯賓弗來舍執導,並找來《黑暗騎士:黎明昇起》英倫男星湯姆哈迪、《大娛樂家》蜜雪兒威廉斯與《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里茲阿邁德等重量級卡司組成黃金陣容,自《蜘蛛人3》出現就備受關注的最強宿敵「猛毒」身為外星有機生命體,需尋找宿主結合才能生存,能賦予宿主超越想像的強大能量,亦正亦邪的角色特質更讓「猛毒」成為漫威漫畫裡最受歡迎的角色之一。

統計時間 : 2018-10-13~2018-10-14
猛毒

最新電影《猛毒》由《屍樂園》的魯賓弗來舍執導,並找來《黑暗騎士:黎明昇起》英倫男星湯姆哈迪、《大娛樂家》蜜雪兒威廉斯與《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里茲阿邁德等重量級卡司組成黃金陣容,自《蜘蛛人3》出現就備受關注的最強宿敵「猛毒」身為外星有機生命體,需尋找宿主結合才能生存,能賦予宿主超越想像的強大能量,亦正亦邪的角色特質更讓「猛毒」成為漫威漫畫裡最受歡迎的角色之一。

統計時間 : 2018-10-12~2018-10-14
猛毒

最新電影《猛毒》由《屍樂園》的魯賓弗來舍執導,並找來《黑暗騎士:黎明昇起》英倫男星湯姆哈迪、《大娛樂家》蜜雪兒威廉斯與《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里茲阿邁德等重量級卡司組成黃金陣容,自《蜘蛛人3》出現就備受關注的最強宿敵「猛毒」身為外星有機生命體,需尋找宿主結合才能生存,能賦予宿主超越想像的強大能量,亦正亦邪的角色特質更讓「猛毒」成為漫威漫畫裡最受歡迎的角色之一。

統計時間 : 2018-10-17
電影原聲帶

Cars3閃電再起

★收錄葛萊美獎多項肯定The Black Keys藍調搖滾樂團主唱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等音樂巨星為電影量身訂作歌曲 ★吉他小清新James Bay、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爵士巨匠Lea DeLaria翻作多首跨世代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電影界的傳奇動畫名廠皮克斯,以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系列打動全球數億人的心,並且在之後接連以《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料理鼠王》、《天外奇蹟》等知名動畫電影,成功開拓出自己的王國。在2006年,皮克斯開發了全新系列動畫《Cars》,締造出完全車子為主角的劃時代電影作品,而2011年推出的續作《Cars 2:世界大賽》,在全球總計賣出超過170億的驚人票房,再次成功地將皮克斯推往高峰;睽違了6年,皮克斯原班人馬回歸,帶來了《Cars 3:閃電再起》。在《Cars 3:閃電再起》中,已成為世界知名超級巨星的主角閃電麥坤(Lighting McQueen),遇上了具有全新升級配備、超跑賽車等級的無敵新秀「暴風傑克森(Jackson Storm)」,為了不讓傑克森搶走風頭,焦急無比的麥坤挺而走險,沒想到竟在賽車場上發生了重大的車禍,而被迫退出比賽。喪失了一切資源的麥坤必須要從頭來過,慢慢地讓歸零的自己重新容光煥發;但一切充滿了重重阻礙,閃電麥坤是否能再次回到賽車場上馳騁?又是否能打敗全新勁敵傑克森呢?   《關於音樂》 《Cars 3:閃電再起》的電影原聲帶總共有8首歌曲,由The Black Keys的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英國吉他小清新James Bay、藍調搖滾中生代女力ZZ Ward等人,共同為電影量身訂作譜寫全新作品,與重新翻作許多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The Black Keys的主唱Dan Auerbach在與製片會面後所為電影訂做譜寫的"Run That Race",一首傳遞決不放棄、堅定信念的正能量歌曲,充滿著十足的爆發力,替閃電麥坤的開場營造了最佳的氣勢,也鋪陳了電影所具備了速度感張力;已經為《Cars》、《Cars 2》獻出4首作品的鄉村樂界的天王人物Brad Paisley,這次依舊獻出"Truckaroo"與"Thunder Hollow Breakdown"兩首演奏曲穿插在破壞車賽的橋段中,不僅展現了他高超的音樂功力,更替電影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備受迪士尼推崇的創作女歌手ZZ Ward與葛萊美鄉村藍調歌手Gary Clark Jr.合唱片尾曲"Ride";除此之外亦收錄多首驚喜翻作:Stevie Wonder提拔葛萊美獎提名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不僅在電影中配音Sweet Tea一角之外,也貢獻一首她翻唱工人皇帝Bruce Springsteen 1984年名曲"Glory Days"的全新版本;吉他小清新James Bay翻唱美國草根天王樂團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 1991年的"Kings Highway",以些許Indie Rock的風格點綴,凸顯了眾賽車於狂奔時的最佳氛圍;另也收錄迪士尼墨西哥新秀Jorge Blanco將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爵士巨匠Lea DeLaria將靈魂樂之后Aretha Franklin的"Freeway of Love"的重新演繹版本,首首皆為電影留下了最完美的註腳,更讓其中的氣氛因旋律的渲染而達到完美之境。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導演林子穎專訪》「太陽花對香港很像是先鋒」香港年輕世代崛起政壇 感受青春成長的反思

風傳媒 2018年05月09日

2016年初,香港政壇上竄起了一位名叫梁天琦的25歲青年,參與旺角騷亂的他,隨後在2月的議員補選拿下超過15%的選票,而後投身9月立法會選舉,卻因港獨立場遭剝奪參選權,最終雖然竭力輔選、協助友黨拿下議席,但參與政治造成的衝擊,卻也讓梁天琦選擇離開香港。導演林子穎透過紀錄片《地厚天高》記錄下這條艱苦之路,如今梁天琦即將因旺角騷亂面臨徒刑,受邀到台灣出席影展的林子穎,更自覺有責任把這些事講出來,即便心裡感到沉重,仍要繼續下去。

港大文學院畢業 已拍3部紀錄片

《風傳媒》採訪團隊和林子穎約在台北公館一帶的咖啡店,一來到店門口,她便驚呼「好漂亮,香港現在是沒有像這樣的咖啡店的!」一身少女風格洋裝,很難想像年紀20出頭、方從香港大學文學院畢業沒幾年的她,至今已經拍攝過《旺角黑夜》、《未竟之路》、《地厚天高》3部跟香港政治相關的紀錄片。

《未竟之路》

談到拍起紀錄片的路程,過去在學校是校園電視記者的林子穎說,2014年雨傘革命時她還在當學校,就報導過學運新聞,但當時都是比較和平的靜坐,而包含梁天琦等很多朋友,都是從那時候崛起。她提到,雨傘雖然失敗了,但卻讓很多人感受到identity(身份)、對本土的認同。

新聞影片都差不多 決定投身紀錄片

當了半年電視記者後,林子穎開始覺得工作「很制式」,新聞影片怎麼拍、怎麼剪樣子都差不多,開始想嘗試新的方向,著手拍幾部類似紀錄片的專題新聞,比起事件,更多著重在人物,她非常喜歡這種感覺。她也提到,自己在雨傘革命期間,很多時候都待在佔領區裡,看到一些小互動、現場的氣氛,很難用新聞角度做出來,因而著手拍了首支紀錄片《旺角黑夜》。

20180508-由香港街頭到美國校園,紀錄片《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專訪。(陳明仁攝)
導演林子穎提到,自己在雨傘革命期間,很多時候都待在佔領區裡,看到一些小互動、現場的氣氛,很難用新聞角度做出來,因而著手拍了首支紀錄片《旺角黑夜》。(陳明仁攝)

林子穎其實是文學院出身,她提到,有電影學院的朋友看了她的片後,說風格依舊比較像新聞,有創作的部分,但不太有自己的感覺。對此,她也認為,自己的敘事是有的,但不太會說出來,先前拍片、發問的方式都是從比較新聞角度出發,朋友建議她可以做比較感覺豐富的嘗試,但對這項提議,林子穎認為現在還沒辦法決定之後的路線,還需要更多機會試試看。此外,她認為,《未竟之路》還有一點像新聞,但《地厚天高》是從很大的政治環境,去說小小的人物,「focus(聚焦)在人物、青春跟成長」,說到底,究竟是偏報導還是創作?「不用分那麼細,都是在說故事嘛。」

過程有衝動 但紀錄者不該參與太多 

帶著鏡頭從旺角街頭拍到香港立法會,林子穎說,她一直很清楚自己在其中只是紀錄者,不該參與太多,但過程中一定會有衝動,特別像是雨傘運動期間,看到很多朋友給警察打了,自己只能站在旁邊看,感覺很難受,但都要強迫自己不能參與,不過《地厚天高》因為比較是關注參選過程,這樣的掙扎就也比較少了。

問起覺得自己的紀錄片對香港社會有什麼影響嗎?林子穎坦言,其實自己比較少想對社會的影響,通常看到是好的故事就拍了。她知道很多人拍紀錄片是想改變社會,「我知道我的東西對議題有影響,但那些都是bonus(加分)」,而相對於看完《未竟之路》的觀眾會憂心香港的未來,林子穎認為,《地厚天高》比較個人化,感覺觀眾比較是被其中青春、成長的反思感動,較不是跟政治面。

20180508-由香港街頭到美國校園,紀錄片《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專訪。(陳明仁攝)
紀錄片《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坦言,其實自己比較少想對社會的影響,通常看到是好的故事就拍了。(陳明仁攝)

一晃眼,2014年9月爆發的雨傘革命也過了將近4年光景,早在同年3月,台灣爆發318學運,2個同樣由年輕世代為主力的大型社運遙遙相映,如今回頭看,林子穎則認為,香港也不是每個雨傘的參與者到了2018年都還是一樣,仍會支持民主,或抗議的激烈路線,但問到太陽花,她直稱:「對香港很像是pioneer(先鋒)」,當時學生都很受到鼓舞,知道原來自己有機會改變政府。

事發當時感受最強烈、比較真實

《地厚天高》去年11月底已在港上映,12月時林子穎受訪,曾直呼覺得「紀錄片好剝削人」,彷彿是用被拍攝者在博取自己影片的關注,如今在半年後再問起這回事,她倒認為事情發生的當時感受是最強烈、比較真實的,現在經歷了多次放映活動後,自己已經習慣了,正如梁天琦說,參選後半年發現自己慢慢改變、沒有那麼真誠一樣,她很感謝當初有做那次訪問,有紀錄最初、最真誠的心情。

梁天琦雖然竭力輔選、協助友黨拿下議席,但參與政治造成的衝擊,即將因旺角騷亂面臨徒刑。(取自梁天琦 Edward Leung臉書)
梁天琦雖然竭力輔選、協助友黨拿下議席,但參與政治造成的衝擊,即將因旺角騷亂面臨徒刑。(取自梁天琦 Edward Leung臉書)

林子穎接著談到,她現在仍在摸索怎麼處理自己跟紀錄片主角的關係,被問到覺得拍攝過程,是否有對梁天琦的心境產生影響?她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只能親自問天琦,但從她自己感覺來說,天琦在沒有鏡頭拍攝時,私下跟她說的有些事,尤其是選舉時後的,是很難跟別人說的,而正因為她並非梁天琦的競選團隊、同事,「跟我說話,對他可能有放鬆的感覺。」

如今,梁天琦在今年1月於法庭上坦承犯下襲警罪後,已被收押在看守所中,一天僅有15分鐘會客時間,林子穎認為該把時間留給他的家人、摯友,目前還未去探望過,而法院估計將在下周宣判梁的刑期。

20180508-由香港街頭到美國校園,紀錄片《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專訪。(陳明仁攝)
林子穎(見圖)認為該把時間留給梁天琦的家人、摯友,目前還未去探望過。(陳明仁攝)

梁天琦在牢裡等判刑 「這種感覺很不好受」

「其實我在香港很少講政治方面的事情」,林子穎談到,但她先前去羅馬尼亞影展,回答外國人對香港政治的提問時,總會感覺自己像個國民大使,而此番來到台灣,知道了梁天琦在牢裡等待判刑,自己則不斷受邀、受訪、到處跟人握手,這種感覺很不好受,「你知道你是從人心上拿到這些的」,於是,她覺得自己更有責任把這些事講出來,即便心裡感到沉重,仍要繼續下去。

訪談結束時,《風傳媒》團體問起林子穎接下來有什麼行程,她迅速地收好東西,「我還要去下一場採訪」,短短一周不到的台灣之旅幾乎是行程滿檔,要把事情講給更多人聽,彷彿就是她現下最大的任務。(推薦閱讀:思沙龍》1968年日本學運「決一死戰」 嚮往文革「造反有理」精神

相關報導
導演林子穎專訪》「香港可能要經歷黑暗痛苦,才能激發反抗」香港年輕人陷迷惘 努力唸書工作爭話語權
思沙龍》日本青年從激進份子變沉迷AKB48的草食男 劉燕子:日本孩子是「和平癡呆症」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