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黑魔女2

迪士尼最知名的反派黑魔女回來了!除了安潔莉娜裘莉再度回歸飾演黑魔女梅菲瑟,艾兒芬妮演出睡美人公主奧蘿拉,續集還加入蜜雪兒菲佛飾演的英格麗皇后。對人類還是存有戒心的梅菲瑟,一心想保護奧蘿拉公主,卻適得其反,不但與公主的關係岌岌可危,還可能引發一場牽連無辜的大戰…

統計時間 : 2019-10-19~2019-10-20
小丑

由《醉後大丈夫》導演陶德菲利浦斯擔任製片、編劇與導演;繼傑克尼克遜、希斯萊傑與傑瑞德勒托之後,瓦昆菲尼克斯成為在大銀幕上第四位接下「小丑」這個角色的演員,看他如何從一個失敗的喜劇演員,一步一步成為高譚市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

 

導演陶德菲利浦表示:「《小丑》是一部前所未見的獨立電影,有不一樣的原創故事,雖然故事背景一樣發生在高譚市,但是與大家過去所熟知的「小丑」不太一樣。」陶德菲利普斯與瓦昆菲尼克斯兩人聯手,深刻地探索了社會邊緣人亞瑟佛萊克的性格,瓦昆說:「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小丑》的卡司除了瓦昆菲尼克斯外,還有勞勃狄尼洛、薩琪畢茲、法蘭西絲康諾、馬克馬龍、比爾坎普、格倫弗萊舍爾、希亞溫漢、不萊特考倫、道格拉哈吉與橋許派斯等。

統計時間 : 2019-10-11~2019-10-13
藍波:最後一滴血

★跨越37年,銀幕傳奇英雄,正宗系列震撼最終章

★1982年,我們有《第一滴血》

★1985年,我們有《第一滴血2》

★198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3》

★200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4》

★2019年,終於等到 最終章《藍波:最後一滴血》

 

養精蓄銳,整裝待戰,精彩完結,不容錯過

遠離血腥戰場的英雄藍波(席維斯史特龍 飾),深陷創傷症候群(PTSD)的困擾,獨居在偏僻的農場中,過著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但當藍波得知朋友女兒遭到墨西哥毒販的綁架,他立刻展開調查與救援,與毒梟殊死搏鬥。 這次他將再次運用精湛的機關與戰鬥技巧,完成最後一次營救任務。

 

【幕後花絮】

 

藍波第五集,其實從2015年就已經宣佈過要開拍,當時史特龍透漏,這將會是「最後一滴血」,表示這會是藍波的最後一部電影。只是中間史特龍跑去拍洛基的衍生片《金牌拳手2》,才再回過頭來拍攝藍波,因此才讓觀眾等這麼久的時間。

統計時間 : 2019-10-22
電影原聲帶

Cars3閃電再起

★收錄葛萊美獎多項肯定The Black Keys藍調搖滾樂團主唱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等音樂巨星為電影量身訂作歌曲 ★吉他小清新James Bay、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爵士巨匠Lea DeLaria翻作多首跨世代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電影界的傳奇動畫名廠皮克斯,以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系列打動全球數億人的心,並且在之後接連以《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料理鼠王》、《天外奇蹟》等知名動畫電影,成功開拓出自己的王國。在2006年,皮克斯開發了全新系列動畫《Cars》,締造出完全車子為主角的劃時代電影作品,而2011年推出的續作《Cars 2:世界大賽》,在全球總計賣出超過170億的驚人票房,再次成功地將皮克斯推往高峰;睽違了6年,皮克斯原班人馬回歸,帶來了《Cars 3:閃電再起》。在《Cars 3:閃電再起》中,已成為世界知名超級巨星的主角閃電麥坤(Lighting McQueen),遇上了具有全新升級配備、超跑賽車等級的無敵新秀「暴風傑克森(Jackson Storm)」,為了不讓傑克森搶走風頭,焦急無比的麥坤挺而走險,沒想到竟在賽車場上發生了重大的車禍,而被迫退出比賽。喪失了一切資源的麥坤必須要從頭來過,慢慢地讓歸零的自己重新容光煥發;但一切充滿了重重阻礙,閃電麥坤是否能再次回到賽車場上馳騁?又是否能打敗全新勁敵傑克森呢?   《關於音樂》 《Cars 3:閃電再起》的電影原聲帶總共有8首歌曲,由The Black Keys的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英國吉他小清新James Bay、藍調搖滾中生代女力ZZ Ward等人,共同為電影量身訂作譜寫全新作品,與重新翻作許多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The Black Keys的主唱Dan Auerbach在與製片會面後所為電影訂做譜寫的"Run That Race",一首傳遞決不放棄、堅定信念的正能量歌曲,充滿著十足的爆發力,替閃電麥坤的開場營造了最佳的氣勢,也鋪陳了電影所具備了速度感張力;已經為《Cars》、《Cars 2》獻出4首作品的鄉村樂界的天王人物Brad Paisley,這次依舊獻出"Truckaroo"與"Thunder Hollow Breakdown"兩首演奏曲穿插在破壞車賽的橋段中,不僅展現了他高超的音樂功力,更替電影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備受迪士尼推崇的創作女歌手ZZ Ward與葛萊美鄉村藍調歌手Gary Clark Jr.合唱片尾曲"Ride";除此之外亦收錄多首驚喜翻作:Stevie Wonder提拔葛萊美獎提名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不僅在電影中配音Sweet Tea一角之外,也貢獻一首她翻唱工人皇帝Bruce Springsteen 1984年名曲"Glory Days"的全新版本;吉他小清新James Bay翻唱美國草根天王樂團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 1991年的"Kings Highway",以些許Indie Rock的風格點綴,凸顯了眾賽車於狂奔時的最佳氛圍;另也收錄迪士尼墨西哥新秀Jorge Blanco將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爵士巨匠Lea DeLaria將靈魂樂之后Aretha Franklin的"Freeway of Love"的重新演繹版本,首首皆為電影留下了最完美的註腳,更讓其中的氣氛因旋律的渲染而達到完美之境。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專訪《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生命說不清楚的餘韻後,你想到什麼?

風傳媒 2019年10月02日

導演鍾孟宏是個硬脾氣的人。他的脾氣大多跟電影有關,在許多時候動怒過,但硬漢總有柔情,發完怒後講起電影,他常捻著菸,讚嘆地唸,誰誰誰真的是很好的演員。

如今來到《陽光普照》,他同樣掐著菸頭繼續唸:「冠廷、建和他們真的都是很好的演員,台灣導演應該要多用他們……」耿直的人發怒,總是罵得爽快,疼愛的模樣,則是加倍直白。

20190925-金馬系列訪問-《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簡必丞攝)
鍾孟宏是硬脾氣,也是耿直的人。(簡必丞攝)

「再不拍你也不用想了」 他這輩子就在鏡頭裡

1965年出生的鍾孟宏,是屏東的農村子弟,原本高中就起心動念,想讀電影,當然家裡不肯,當年電腦就是鑲金飯碗,能唸電影的學校又沒幾間,他只得乖乖聽話,北上讀師大附中,而後唸交大資工。

那段時間,他哥哥從美國帶了台Pentax相機回來,鍾孟宏摸著摸出興趣,於是跑去找阮忠義學藝,結果被嫌照片沒有人文,勸他以後去科學園區工作就好;但鍾孟宏是執抝的人,他繼續拍,那時黨外運動風起雲湧,新聞攝影很活躍,他景仰攝影師劉振祥,跑去應徵報社記者,但劉振祥根本沒理他,結果後來,他用這些照片申請上芝加哥藝術學院,攻讀電影製作。

學成歸國大約是1994年,套句鍾導自己的話,「台灣電影已經完全躺平」,侯孝賢1989年拍出《悲情城市》後,台灣新電影就已經結束,後來楊德昌的高峰,整個環境已經在往谷底下探。

20181106-導演鍾孟宏aka中島長雄。(甲上娛樂提供)
剛回台灣那時候,台灣電影已經完全躺平。(資料照,甲上娛樂提供)

大環境蒼茫,鍾孟宏先拍廣告攢錢,他說廣告是衣服父母,心底只有尊敬,但廣告總把事物拍得漂漂亮亮,還有優渥的報酬,電影要熬好幾年,可能還欠一屁股債,這種轉換很難面對,還好那幾年,老婆不時在耳邊提醒他:「再不拍我看你也不用想了。」激得他跨出第一步。

開始的時候,他先拍紀錄片《醫生》,紀錄一個旅美華裔醫生,過程沒有以前的浮華絢麗,就是一個人拿著攝影機靜靜拍,打光只有一座小檯燈,面對生死,無力的時候特別多,折騰過後,鍾孟宏終於把心磨得平整,可以拍電影了。

數十年的那些東西,都要丟掉

藝術這條路堪比修道,一個境界一道檻。2008年,他交出首支劇情長片《停車》,在鍾導眼裡,「它某種程度陷入一個導演,第一部長片的包袱,想講太多東西,放太多情感,和太多個人數十年的東西。」

「導演永遠擺脫不了你自己的時候,不管是你過去的東西,或是經驗,那對你非常累,對觀眾來講也很累,因為誰要去看你的那些東西?」

修剪自我後,他在2010年交出《第四張畫》,拍鄉間的頹圯廢墟,跟歪斜的童年,那年他拿下金馬獎最佳導演;2013年的《失魂》,是對類型電影的嘗試,張孝全飾演的兒子有一天昏倒,醒來後性格變得兇殘暴戾,王羽飾演的老農父親,在孤絕山嶺間,隻身面對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81106-《失魂》劇照,張孝全、王羽主演,鍾孟宏執導。(取自《失魂》Facebook)
驚悚類型的《失魂》,由張孝全、王羽主演。圖為《失魂》劇照。(資料照,取自《失魂》Facebook)

拍電影是很私人的事情,鍾孟宏喜歡黑色幽默,工作室裡放滿《辛普森家庭》的DVD,牆上掛滿大幅電影海報、攝影照片,獲選坎城影展的證書,放在廁所裡,像是某種惡趣味。

惡趣味的大成,是2016年的黑色喜劇《一路順風》,他聽到一個故事,一個計程車司機載一個人環島25小時,結果客人沒付錢就跑了,「他們處在車上這麼長時間,都在做什麼?」好多點子,都是這樣從新聞上、朋友口中撿來的。

「有種東西像背後靈,會一直壓在你身上」

新作《陽光普照》的故事,在拍《一路順風》時已經開始醞釀。那時他聽到一位朋友的經歷,朋友以前年少輕狂,居然去砍人,還把人手砍斷了,「我聽到時就蠻驚訝的,我的朋友有這段經歷,就想時間這麼久,他怎麼去面對這件事情?他到底在想什麼?」

這回,鍾孟宏把敘事軸線拉長,不只是幾天內的狗屁倒灶,還要看好幾年後,犯錯的人怎麼重回社會,「犯錯的人很容易留下軌跡,讓後面的人一直跟上來,知道你曾經怎樣的人、做過什麼樣的情。」

「有種東西沒辦法改變,他會很像背後靈,一直纏著你、壓在你身上,讓你覺得有些東西沒辦法擺脫掉,最恐怖是這個東西。我曾經問我朋友,是不是有這些東西?他說是有的,我就覺得,哇,如果是我或一個角色的話,怎麼面對這個東西,怎麼去生活?」

《陽光普照》是一家四口的故事,巫建和飾演叛逆的兒子,跟劉冠廷飾演的混混朋友去尋釁,把人手砍了,被關進少年輔育院,卻在外頭,留下懷孕的未成年女友,跟一對抑鬱的父母。

20190928-鍾孟宏作品《陽光普照》劇照02(甲上娛樂提供)
靈感來源自朋友,《陽光普照》是一家四口的故事。圖為《陽光普照》劇照。(甲上娛樂提供)

柯淑勤飾演一位堅韌的母親,努力拉著整個家,飾演父親的陳以文,在片中是個駕訓班教練,總是用菸、酒、憤怒面對家庭,充滿悲慘甚至魯蛇的氣息。

聽到魯蛇,鍾孟宏又有他想維護的東西,「我不是很喜歡講他們魯蛇,魯蛇是那些沒有工作,整天躲在鍵盤上面,在那邊打鍵盤酸人的人;他們家庭不能說是魯蛇,父母親還是認真工作,對生活也是很想改變自己,只是在這個環境裡因為年紀的關係,他沒辦法怎麼樣。」

開拍前,鍾孟宏數度到少年輔育院參訪,畢竟總不能只拍成小流氓的刻板印象,「如果去輔育院探訪這些院生,你會慢慢發現,所謂院生的家庭背景,就是這樣子。」

說著他又回到那個疼惜的語氣,「去裡面看,每個人都是很乖的,只是身上有刺青啊、比較不愛唸書啊,以一個17、18歲的小孩來講,每一個都是很乖啊,他們就是那樣子,就很單純啊。」

20190928-鍾孟宏作品《陽光普照》劇照(甲上娛樂提供)
巫建和飾演的兒子,一度走上歧路,進了少年輔育院。圖為《陽光普照》劇照。(甲上娛樂提供)

人生來到50多歲,鍾孟宏早就當了好幾年人父,「我自己也會捫心自問,如果我自己小孩發生這種問題,我會怎麼樣?」他說像片中的父親,好像對孩子很不好,但生氣下講的話,只是用潛意識在表達憤怒,其實不是那樣子。

當然,這種地方就會有戲。「小孩子出來有問題的時候,不知道怎麼解決,父親如果再冷眼旁觀,他知道最後會怎麼樣,我覺得那東西是我想要做的,父親怎麼看兒子、兒子怎麼看父親,這個世代裡面,我們的溝通到底有沒有落差?有沒有問題呢?」

「我只是個電影導演」 他只想把電影忠實呈現

要揣測鍾導拍電影的意圖,有點不切實際,聊到世代與無力時,他哎一聲嘆了口氣,扶著頭無奈地笑,「我不是一個社會學家,我不會去探討那種無力感,我只是一個電影導演。」

「我只是一個導演,把電影用一個很忠實的方式,去呈現一家庭、現實家庭生活裡會有什麼故事。這可能是一個台灣的縮影……就是沒辦法解決當下的問題,大家總是糾結在一起的可能性。」

《陽光普照》在海外影展放映後,很多人說鍾導變溫柔了,他聽了則是笑笑,神情似懂非懂,「還好吧……我就是把一個家庭的東西,悲傷、快樂,自然就用出來。」

每逢新作上映,總有人問他想探討什麼,但對他來說,那些東西只是追求一種真實,在寫劇本、拍攝、剪輯的每個過程,順著角色走,自然而來的。「很像騎摩托車一樣你知道嗎?」

20190925-金馬系列訪問-《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簡必丞攝)
總有人問鍾孟宏想探討什麼,但對他來說,只是追求一種真實。(簡必丞攝)

鍾孟宏的工作室裡,停著一輛帥勁的重型機車,幾乎可以想見他騎著車,隨山路蜿蜒而上,「不是你在握著方向盤,是那個故事的陽光在帶著你走、空氣帶著你走,當然摩托車是你在控制,但就是你會往這個方向,很輕鬆的就這樣走下去。」

「最後面是感覺,看到太陽那一剎那吧,我從來沒想過太陽是讓我那麼有感受的,一個家庭,狗屁倒灶的事情發生一堆,然後回到最簡單的,一個腳踏車,媽媽坐著,看那個陽光。」鍾孟宏撐著頭,連綿不絕地說著,手上又捻起一支菸,「媽媽到底看到什麼東西?太陽真的是公平的嗎?她走了這幾年下來,她有沒有被公平對待?」

這些情節,可以拍得讓人心底見血見淚,但鍾孟宏不要煽情,轉向開始拍天空、拍飛鳥、拍陽光在翻滾雲團裡閃耀,他喜歡保留餘韻的空間,「餘韻是生活裡有些說不清楚的東西,留下了空白,但真正的是,那個空白後面你想到什麼事情。我不知道媽媽想到什麼,也不知道老天爺,或太陽公不公平,我只覺得,它反射出每個人想到的事,什麼東西有沒有觸動你,想到一些事情?如果沒有,那就沒有。」

20190925-金馬系列訪問-《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簡必丞攝)
鍾孟宏說,餘韻是生活裡有些說不清楚的東西,留下了空白。(簡必丞攝)

訪問結束後的空擋,他問一旁的年輕攝影師,「讓我看看照片好不好?」看相機的眼神很專注,中島長雄來了,「其實你們只要用很自然的光影,效果就會很好」、「我幫你拍一張好不好?你看,就這樣很自然的。」

午間的陽光正盛,照在窗外,映著工作室裡窗明几淨,俐落得彷彿帶有幾何美感,又簡單得像鍾孟宏。鍾孟宏很簡單,他想拍美好的事物,好看的電影,後面有什麼意涵,大家各自去想。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我很少玩遊戲哭的!」拍《返校》就像挑戰大魔王 徐漢強從《魔獸世界》練出一身絕技
相關報導》 從上課惡搞漫畫到金鐘最年輕導演 徐漢強「與自己和解後」拍出宅男的榮耀

更多娛樂相關新聞
林志炫臉書承認已婚 直誇老婆很漂亮
和帝寶男親親抱抱 張鈞甯收禮吃飯都要
王瞳馬俊麟再纏綿甜吻 激情畫面全曝光
鋼琴女神:M就是肥胖!網友圍剿…
Albee大濕身!雪球彈出無碼照片曝光

相關新聞影音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