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黑魔女2

迪士尼最知名的反派黑魔女回來了!除了安潔莉娜裘莉再度回歸飾演黑魔女梅菲瑟,艾兒芬妮演出睡美人公主奧蘿拉,續集還加入蜜雪兒菲佛飾演的英格麗皇后。對人類還是存有戒心的梅菲瑟,一心想保護奧蘿拉公主,卻適得其反,不但與公主的關係岌岌可危,還可能引發一場牽連無辜的大戰…

統計時間 : 2019-10-19~2019-10-20
黑魔女2

迪士尼最知名的反派黑魔女回來了!除了安潔莉娜裘莉再度回歸飾演黑魔女梅菲瑟,艾兒芬妮演出睡美人公主奧蘿拉,續集還加入蜜雪兒菲佛飾演的英格麗皇后。對人類還是存有戒心的梅菲瑟,一心想保護奧蘿拉公主,卻適得其反,不但與公主的關係岌岌可危,還可能引發一場牽連無辜的大戰…

統計時間 : 2019-10-18~2019-10-20
藍波:最後一滴血

★跨越37年,銀幕傳奇英雄,正宗系列震撼最終章

★1982年,我們有《第一滴血》

★1985年,我們有《第一滴血2》

★198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3》

★200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4》

★2019年,終於等到 最終章《藍波:最後一滴血》

 

養精蓄銳,整裝待戰,精彩完結,不容錯過

遠離血腥戰場的英雄藍波(席維斯史特龍 飾),深陷創傷症候群(PTSD)的困擾,獨居在偏僻的農場中,過著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但當藍波得知朋友女兒遭到墨西哥毒販的綁架,他立刻展開調查與救援,與毒梟殊死搏鬥。 這次他將再次運用精湛的機關與戰鬥技巧,完成最後一次營救任務。

 

【幕後花絮】

 

藍波第五集,其實從2015年就已經宣佈過要開拍,當時史特龍透漏,這將會是「最後一滴血」,表示這會是藍波的最後一部電影。只是中間史特龍跑去拍洛基的衍生片《金牌拳手2》,才再回過頭來拍攝藍波,因此才讓觀眾等這麼久的時間。

統計時間 : 2019-10-23
電影原聲帶

Cars3閃電再起

★收錄葛萊美獎多項肯定The Black Keys藍調搖滾樂團主唱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等音樂巨星為電影量身訂作歌曲 ★吉他小清新James Bay、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爵士巨匠Lea DeLaria翻作多首跨世代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電影界的傳奇動畫名廠皮克斯,以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系列打動全球數億人的心,並且在之後接連以《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料理鼠王》、《天外奇蹟》等知名動畫電影,成功開拓出自己的王國。在2006年,皮克斯開發了全新系列動畫《Cars》,締造出完全車子為主角的劃時代電影作品,而2011年推出的續作《Cars 2:世界大賽》,在全球總計賣出超過170億的驚人票房,再次成功地將皮克斯推往高峰;睽違了6年,皮克斯原班人馬回歸,帶來了《Cars 3:閃電再起》。在《Cars 3:閃電再起》中,已成為世界知名超級巨星的主角閃電麥坤(Lighting McQueen),遇上了具有全新升級配備、超跑賽車等級的無敵新秀「暴風傑克森(Jackson Storm)」,為了不讓傑克森搶走風頭,焦急無比的麥坤挺而走險,沒想到竟在賽車場上發生了重大的車禍,而被迫退出比賽。喪失了一切資源的麥坤必須要從頭來過,慢慢地讓歸零的自己重新容光煥發;但一切充滿了重重阻礙,閃電麥坤是否能再次回到賽車場上馳騁?又是否能打敗全新勁敵傑克森呢?   《關於音樂》 《Cars 3:閃電再起》的電影原聲帶總共有8首歌曲,由The Black Keys的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英國吉他小清新James Bay、藍調搖滾中生代女力ZZ Ward等人,共同為電影量身訂作譜寫全新作品,與重新翻作許多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The Black Keys的主唱Dan Auerbach在與製片會面後所為電影訂做譜寫的"Run That Race",一首傳遞決不放棄、堅定信念的正能量歌曲,充滿著十足的爆發力,替閃電麥坤的開場營造了最佳的氣勢,也鋪陳了電影所具備了速度感張力;已經為《Cars》、《Cars 2》獻出4首作品的鄉村樂界的天王人物Brad Paisley,這次依舊獻出"Truckaroo"與"Thunder Hollow Breakdown"兩首演奏曲穿插在破壞車賽的橋段中,不僅展現了他高超的音樂功力,更替電影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備受迪士尼推崇的創作女歌手ZZ Ward與葛萊美鄉村藍調歌手Gary Clark Jr.合唱片尾曲"Ride";除此之外亦收錄多首驚喜翻作:Stevie Wonder提拔葛萊美獎提名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不僅在電影中配音Sweet Tea一角之外,也貢獻一首她翻唱工人皇帝Bruce Springsteen 1984年名曲"Glory Days"的全新版本;吉他小清新James Bay翻唱美國草根天王樂團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 1991年的"Kings Highway",以些許Indie Rock的風格點綴,凸顯了眾賽車於狂奔時的最佳氛圍;另也收錄迪士尼墨西哥新秀Jorge Blanco將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爵士巨匠Lea DeLaria將靈魂樂之后Aretha Franklin的"Freeway of Love"的重新演繹版本,首首皆為電影留下了最完美的註腳,更讓其中的氣氛因旋律的渲染而達到完美之境。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Yahoo專訪】《誰先愛上他的》幕後功臣徐譽庭:事情不是做完就好,而是要做到最好!

Yahoo奇摩電影 2018年10月16日

 

【文/雀雀】雖才剛涉足進電影圈,《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徐譽庭便以處女電影作品,獲得了2018年第55屆金馬獎的8項提名,成為年度台灣電影入圍金馬的最大贏家。能打出這麼漂亮的成績單,不只台灣人能為這部優質台片感到開心,這也是台灣影壇的驕傲。

 

 

回憶起一路走來,徐譽庭認為這一切都是師承自入行之初、自己有跟在李國修身邊學習之故。當初擔任李國修的「導演助理」職務,一路看著國修老師跟演員溝通、一起挖掘角色個性深度,並維持住演員與角色之間的融合平衡關係,「看國修老師幫助演員找到詮釋角色的對的方式,一直是我最喜歡的部分。所以在拍《誰先愛上他的》時,我感覺自己跟演員溝通的部分,是作得很扎實的。」《誰先愛上他的》如今在2018年第55屆金馬獎入圍3個演員獎項,位居年度金馬獎演員入圍數量電影之冠,在男主角、女主角和新演員項目都有斬獲,或許這就是電影本身看不出來的幕後強壯經驗發揮使然。

 

 

從編劇變導演,徐譽庭看穿台灣導演弱點
蟄伏多年終於跳進影壇的徐譽庭,看著台灣電影圈,也分享了她對一些台灣新導演的看法,她的心得是:「台灣新導演對影像著墨方式或許純熟,但可能年輕人涉世未深,對人的觀察、對角色的刻畫,就略嫌單薄。但我也是剛入行,這樣講或許不甚公允也不夠全面…」但無論如何,徐譽庭自認自己的優勢是培育出角色人物的血肉,「這可能是我身為編劇的優勢,要不然就是我本來就是一個喜愛觀察人的人。」

 

 

2018年夏天《誰先愛上他的》在台北電影獎獲得大豐收,入秋在金馬獎入圍公佈場上又獲得好成績,曾經跟著屏風表演班、跟著李國修老師、遇到王小棣導演後才開始寫劇本的編劇徐譽庭,現在當了導演有了一個成功的好開始,台灣真的很需要像這樣的導演再多拍更多優質台片做貢獻!問及徐譽庭之後想專心當導演?或是會繼續以編劇當作主業?老師妙答:「我覺得編劇和導演兩個工作,彼此之間完全是不衝突的。當初國修老師找我從南部拉上來的時候,我跟他說我想當導演,那時國修老師跟我說一句話:『只當導演會餓死,你要先做行政。因為能把行政做好的人才能作導演。』我起初覺得國修老師是在騙我,後來我才懂這句話道理至深!因為作導演真的要面面俱到,要站在一個高度上面看事情,要在合理情況下做創作與現實的拉鋸。導演是一個像拉戰車的人,可以拉得動全部的人。」言下之意,顯然能當一個好導演的人,都是早已練就出能應付其他工作性質的人。

 

 

金牌編劇徐譽庭,自認最大的優點是排行程
可能是早就已經想當導演太久了!徐譽庭不論做任何事情,都會把它們想像成一部戲:「如果某個工作是一部戲,而我做導演,那我應該要怎麼去運作它?而且事情不是做完就好,而是要做到最好!」原來在當電影導演之前,徐譽庭早就在當自己人生的導演,足足有51年了!

 

 

徐譽庭笑著說「我大概天生的命格就是要一人兼多職吧。我自認自己最優秀的地方,不在編劇或導演,而是能夠做好行政工作,尤其是我很繪製作表格!我每天都是根據我的表格上的行程去運行的。所把自己的每一天分成三等份,什麼時間到了就做什麼事。」每到年底就會開始計畫明年要做什麼?每一季、每個月都有目標行程,「我是個非常照表操課的人。每天早上就是處理行政、下達指令,然後去溜狗。回來就開始工作例如做剪接。晚上就是換個工作,例如寫劇本。然後再溜一波狗,回來後半夜12點1點我再回一批行政工作的信。半夜1點到凌晨5點是我創作的高峰期。我的劇本進度是按頁計算,每天寫5頁就可以下班。否則自由業常常會覺得自己沒有下班時間,會覺得委屈。」原來每個成功人士背後不變的致勝關鍵,就是「自律甚嚴」。

 

 

曾為堅持寫劇本而暴躁,徐譽庭回歸情感平衡
「我對人真的很感興趣。我常會觀察我辦公室的員工,誰的優點是什麼?弱點又是什麼?誰今天心情不好?我都嗅得出來。」但這份嗅覺是怎麼來的?徐譽庭老師認為:「只要你是長期有在關心人,就會變得敏感,就會嗅得出來。我連在公園溜狗都可以得到好多故事,讓我有感觸。你有所感觸,你就會想要創作。」為什麼別人去公園一趟可能就遇不到,徐譽庭就遇得到好故事?「因為我就是會忍不住打開我的眼睛和耳朵去看、去聽,去關心。」

 

 

隨著得獎、晉升金牌編劇,徐譽庭的工作量與事務逐漸繁重起來。坦言幾度會因為有人打擾自己的工作進度,無法照表操課之下而使徐譽庭變得暴躁,「但這樣就會變成劇本也沒寫好,朋友也沒有照顧好。所以這幾年我有變得比較隨遇而安,告訴自己就不要苦逼自己了。如果今天朋友(林美秀之類)來找我聊天了,那我就告訴自己,今天好好陪朋友,接下來每天多加一頁的工作量就是了。但我也是經過好多年硬梆梆的堅持之後,才變得柔軟一點的。」

 

 

解構導演的職能,徐譽庭讓專業的人各司其職
《誰先愛上他的》一開始預定5月上映,後來因為需要重新剪輯而延檔到9月,但為了避開暑假檔期的「國片廝殺月」,徐譽庭也不想和國片自相殘殺,而最終定檔於11月上映,《誰先愛上他的》可謂是讓影迷等得好辛苦,千呼萬喚始出來。從5月順延到11月,行政管銷費用於是多出了兩三百萬,徐譽庭一人獨自承擔,自己認賠。但至少之前因為徐譽庭有完善控制了來自於投資方的製作費,頂多重剪有偷花了一些宣發預算的錢,讓她不至於賠到怎樣的地步。這一切也是因為徐譽庭的行政工作能力很好使然!

相對於一個知名編劇,當新導演所需要承擔的風險極大,但是,是不是所有的編劇都會認為導演無法百分之百把自己的故事如自己所願地拍出來?所以想著總有一天要當導演?徐譽庭老師誠實回應:「是有這樣的意圖成分沒錯,畢竟編劇跟導演本來就會互相拉扯。但以《誰先愛上他的》為例又不是這樣,因為這電影最初的本子是呂蒔媛的,是我加入她。加上我拉了年輕的許智彥導演來幫我揮灑視覺,讓我能專注在角色身上。我覺得他們讓我很安心的沈浸在與演員溝通的工作裡面。」原來徐譽庭這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入圍者,除了承擔起電影最後一里路的剪輯與行政管銷責任成本之外,作得最好的地方,還有她解構了導演的職能,讓專業的人各司其職,讓《誰先愛上他的》能用全方位、用最好的樣子問世見人。

 

 

懼對台片票房,誰先愛上他的破千萬就很開心?
新片《誰先愛上他的》的好口碑,一路從暑假北影期間延燒到今秋金馬獎季,如今電影即將上映,徐譽庭卻只指望電影能夠破千萬,自己就會很滿足。台灣電影如今好口碑者,賣到破億也不奇怪,問徐譽庭老師怎麼對自己的作品期望會這麼保守呢?老師坦言:「我對台灣的票房很害怕!今年一路以來也是有很多被看好,結果賣不好的台灣電影,所以真的不敢指望。加上之前有些片商看過電影後預測的票房數字也是很保守,所以有破千萬我就很開心了。」

確實今年直至年底僅有《角頭2》和《花甲大人轉男孩》兩部台片有突破億萬大關,即便《誰先愛上他的》現在一路好評,台片票房市場就是如此難以預測。但網路世代的可愛之處也在於此:既然我們能透過社群平台,把好口碑的日片《一屍到底》、泰片《模犯生》和印度片《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等外國好片推薦給親朋好友,那麼沒道理不幫自家台片推一把!《誰先愛上他的》11/2全台正式上映,一起揪團看台片,為台灣電影在金馬獎季贊聲吧!

movie_id:8809
※不加入Y!電影粉絲團,你就悶了!

相關電影
  • 誰先愛上他的
    期待度
    97% 網友想看
    滿意度
    0
    上映日期 : 2018-11-02
    一個十四歲的臭屁男孩,因為父親病逝後留下的保險受益人被竄改,而成為這場爭奪戰的客觀視角,故事藉著他企圖拼湊自己死去的同志父親的過程,逐漸揭開的是那位歇斯底里的母親的秘密,以及竊佔保險金的惡人小王的真實面貌。   三位個性機車的主角,彼此間擁有奇妙的「敵人」關係,他們針鋒相對,抱著「我不幸福,你也別想好過」的決心,不肯退讓一步,終於形成了一個等邊三角形,而牽絆住他們的那條線,看似圈住了他們對同一個人的愛,其實是拉扯了他們隱藏在最深處那良善又溫暖的心。他們不再是悲劇人物,而是被眷顧的幸福人——當他們終於看見了敵人那可愛的背面!   【關於電影】   寫劇本對徐譽庭來說是一種反省,所以她總是藉著對筆下角色的剖析來理解生命中錯身而過的因果。這次,她企圖理解感情對立的兩方——情敵,於是往極致點去想,就發想了一個「如果女人的情敵是男人」的題材,接著一步做二不休的決定更極致一點的去發展,就邀請了屢次在金鐘獎狹路相逢的「敵手」,另一位金鐘編劇呂蒔媛來寫這個故事,探探敵人到底有多強。   沒想到敵人真的很強,把一個徐譽庭心中以為的大悲劇寫成了喜劇,而且還讓徐譽庭因為太喜歡而決定自己跟眾好友籌錢、自製、自導,把這個原本是單元電視規格的製作,擴大為電影。   徐譽庭現在回想起來說:如果一開始我就知道電影這麼難,這個作品現在一定還在電腦裡的WORD檔。   抱著培育新人的信念,這次技術面的合作伙伴,高達百分之九十,都是「第一次拍電影」,包括另一位導演許智彥。而邱澤的合作,完全是一場「酒後承諾」的實踐;謝盈萱是徐譽庭喜歡已久的劇場演員,加上同月同日生的緣分。   當文字變成影像以後,第一個完成的剪接版本,被十幾位熱愛國片的觀眾以千字文打槍,也讓李烈等電影前輩無言以對,最終,歷經了數次大改版,讓眾人跌破眼鏡,直稱:「這根本是兩部天壤地別的作品!」,並贏得了台北電影節五項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