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黑魔女2

迪士尼最知名的反派黑魔女回來了!除了安潔莉娜裘莉再度回歸飾演黑魔女梅菲瑟,艾兒芬妮演出睡美人公主奧蘿拉,續集還加入蜜雪兒菲佛飾演的英格麗皇后。對人類還是存有戒心的梅菲瑟,一心想保護奧蘿拉公主,卻適得其反,不但與公主的關係岌岌可危,還可能引發一場牽連無辜的大戰…

統計時間 : 2019-10-19~2019-10-20
黑魔女2

迪士尼最知名的反派黑魔女回來了!除了安潔莉娜裘莉再度回歸飾演黑魔女梅菲瑟,艾兒芬妮演出睡美人公主奧蘿拉,續集還加入蜜雪兒菲佛飾演的英格麗皇后。對人類還是存有戒心的梅菲瑟,一心想保護奧蘿拉公主,卻適得其反,不但與公主的關係岌岌可危,還可能引發一場牽連無辜的大戰…

統計時間 : 2019-10-18~2019-10-20
藍波:最後一滴血

★跨越37年,銀幕傳奇英雄,正宗系列震撼最終章

★1982年,我們有《第一滴血》

★1985年,我們有《第一滴血2》

★198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3》

★2008年,我們有《第一滴血4》

★2019年,終於等到 最終章《藍波:最後一滴血》

 

養精蓄銳,整裝待戰,精彩完結,不容錯過

遠離血腥戰場的英雄藍波(席維斯史特龍 飾),深陷創傷症候群(PTSD)的困擾,獨居在偏僻的農場中,過著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但當藍波得知朋友女兒遭到墨西哥毒販的綁架,他立刻展開調查與救援,與毒梟殊死搏鬥。 這次他將再次運用精湛的機關與戰鬥技巧,完成最後一次營救任務。

 

【幕後花絮】

 

藍波第五集,其實從2015年就已經宣佈過要開拍,當時史特龍透漏,這將會是「最後一滴血」,表示這會是藍波的最後一部電影。只是中間史特龍跑去拍洛基的衍生片《金牌拳手2》,才再回過頭來拍攝藍波,因此才讓觀眾等這麼久的時間。

統計時間 : 2019-10-23
電影原聲帶

Cars3閃電再起

★收錄葛萊美獎多項肯定The Black Keys藍調搖滾樂團主唱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等音樂巨星為電影量身訂作歌曲 ★吉他小清新James Bay、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爵士巨匠Lea DeLaria翻作多首跨世代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電影界的傳奇動畫名廠皮克斯,以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系列打動全球數億人的心,並且在之後接連以《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料理鼠王》、《天外奇蹟》等知名動畫電影,成功開拓出自己的王國。在2006年,皮克斯開發了全新系列動畫《Cars》,締造出完全車子為主角的劃時代電影作品,而2011年推出的續作《Cars 2:世界大賽》,在全球總計賣出超過170億的驚人票房,再次成功地將皮克斯推往高峰;睽違了6年,皮克斯原班人馬回歸,帶來了《Cars 3:閃電再起》。在《Cars 3:閃電再起》中,已成為世界知名超級巨星的主角閃電麥坤(Lighting McQueen),遇上了具有全新升級配備、超跑賽車等級的無敵新秀「暴風傑克森(Jackson Storm)」,為了不讓傑克森搶走風頭,焦急無比的麥坤挺而走險,沒想到竟在賽車場上發生了重大的車禍,而被迫退出比賽。喪失了一切資源的麥坤必須要從頭來過,慢慢地讓歸零的自己重新容光煥發;但一切充滿了重重阻礙,閃電麥坤是否能再次回到賽車場上馳騁?又是否能打敗全新勁敵傑克森呢?   《關於音樂》 《Cars 3:閃電再起》的電影原聲帶總共有8首歌曲,由The Black Keys的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英國吉他小清新James Bay、藍調搖滾中生代女力ZZ Ward等人,共同為電影量身訂作譜寫全新作品,與重新翻作許多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The Black Keys的主唱Dan Auerbach在與製片會面後所為電影訂做譜寫的"Run That Race",一首傳遞決不放棄、堅定信念的正能量歌曲,充滿著十足的爆發力,替閃電麥坤的開場營造了最佳的氣勢,也鋪陳了電影所具備了速度感張力;已經為《Cars》、《Cars 2》獻出4首作品的鄉村樂界的天王人物Brad Paisley,這次依舊獻出"Truckaroo"與"Thunder Hollow Breakdown"兩首演奏曲穿插在破壞車賽的橋段中,不僅展現了他高超的音樂功力,更替電影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備受迪士尼推崇的創作女歌手ZZ Ward與葛萊美鄉村藍調歌手Gary Clark Jr.合唱片尾曲"Ride";除此之外亦收錄多首驚喜翻作:Stevie Wonder提拔葛萊美獎提名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不僅在電影中配音Sweet Tea一角之外,也貢獻一首她翻唱工人皇帝Bruce Springsteen 1984年名曲"Glory Days"的全新版本;吉他小清新James Bay翻唱美國草根天王樂團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 1991年的"Kings Highway",以些許Indie Rock的風格點綴,凸顯了眾賽車於狂奔時的最佳氛圍;另也收錄迪士尼墨西哥新秀Jorge Blanco將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爵士巨匠Lea DeLaria將靈魂樂之后Aretha Franklin的"Freeway of Love"的重新演繹版本,首首皆為電影留下了最完美的註腳,更讓其中的氣氛因旋律的渲染而達到完美之境。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鄭秉泓專欄】《光》+《你的臉》:蔡明亮的電影時間

Yahoo奇摩電影 2019年05月23日

近年作品展演以白盒子(美術館)為主的蔡明亮,終於又把電影帶回黑盒子(電影院)。既然是蔡明亮,當然不會單純放片那樣簡單,所以他舉辦眾籌向觀眾募了筆款項,把光點華山打造成藝廊,前後牆面不僅會有十三張臉的大型輸出,還加碼蔡明亮最新畫作,連同三十年來蒐集的舊椅子共同展出,影片映後除了傳統QA問答,近期四處唱歌的蔡明亮也免不了高歌幾曲,甚至走出戲院到華山草原開唱。

這回《光》(片長20分鐘)+《你的臉》(片長78分鐘)的聯映,讓我想起2003年的《不散》,那是蔡明亮創作生涯非常重要的轉捩點,此後他邁向了一個不再追求情節,鏡頭以純粹凝視勝過戲劇敘事的重要階段。近年,蔡明亮的影像既可以為了一種感覺一種意念而生,也可能為了一個日常行為而存在,從《臉》到《郊遊》再到《行者》系列長短片,蔡明亮的電影越來越簡單,簡單到就只拍人類如何吃喝拉撒,如何行走如何觀看,還有如何睡眠,而觀眾不只是觀看者,同時也是參與者,於是電影不只是電影,看電影就像參與一場行為藝術,觀眾正是電影的一部分。

蔡明亮屢屢強調,自己越來越不喜歡用傳統方式來定義、分類自己的作品,所以舞台劇《玄奘》可以視作一部電影,《你的臉》不是紀錄片也非劇情片。十二位老者、一位中年人、再加上拍攝的場地是一棟歷史建築,蔡明亮神乎其技地讓鏡頭隨著他們的頻率呼吸,給他們充裕的時間訴說生命經歷——可以透過言語,也可利用其他方式,真說不了、表達不清楚的,便交由坂本龍一的音樂代勞。於是,言語是言語,也不是言語,音樂是伴奏,又不是伴奏,言語和音樂,是伴隨著純粹影像而存在的,一種或是內建或是附著於外在的微妙存在。

《你的臉》裡頭的每張臉都有故事,但是蔡明亮卻無意去突顯、挖掘、利用那些故事,因為鏡頭裡那一張張臉所成為的影像,實在太純粹了,純粹到不需要任何戲劇元素輔助或背景脈絡說明,吐舌、打盹、放空、說話都同等精彩,這十三張臉即構成了電影的敘事本身。

最後出現的那張臉,想當然爾必須是蔡明亮永恆的創作靈感泉源李康生。蔡明亮在拍攝《小孩》時,偶然挖掘毫無戲劇訓練、在電動遊戲場工作的李康生,為他寫了《青少年哪吒》劇本,此後近三十年時間裡,蔡明亮用各式各樣的拍攝方式去記錄小康的臉。我們可以說,觀看小康不同時期的臉龐,集合起來便可以摸清蔡明亮的創作輪廓。

《你的臉》中,小康面對鏡頭有著空前的自在,他不是表演,而是淡淡笑著回憶述說自己和父親相處點滴,當小康說出「可是現在我也不年輕了」這句話,之後他靜默下來微笑,然後接上一顆忽明忽暗令人想到《不散》謝幕畫面的長鏡頭。小康的臉總結了蔡明亮三十年的創作,一句「可是現在我也不年輕了」總結了《你的臉》整部電影,蔡明亮真正要拍的也許不只是有溫度的臉,不只實體的中山堂,而是看不見捉不住有時感受得到有時卻感受不到的——時間。

於是我忽然懂了。《光》+《你的臉》在光點華山的獨家聯映,由凝視中山堂的《光》開場,然後以《你的臉》最後中山堂空景的光影變化謝幕,其實宛若另種型態的《郊遊》加上《不散》。

《光》的末尾,攝影機在台灣日治時代雕塑家黃土水於1930年完成的石膏淺浮雕作品《水牛群像》(註)上緩慢近拍(移動方式令我想起雷奈凝視畢卡索名畫的經典短片《格爾尼卡》﹝Guernica﹞),我們看見了水牛身上的結實筋肉、幼童手上的竹竿、竹竿尖端撐著的斗笠、公牛頭上的角、幼童與牛頂上的芭蕉葉、還有水牛飽漲的乳房和幼童尚未發育的陽具。蔡明亮的鏡頭,猶如《郊遊》最後小康和湘琪的目光,沒有前因後果,就是單單純純直視眼前比中山堂落成年代更早的台灣原生風景。

從《光》的凝視《水牛群像》到《你的臉》記錄中山堂的光影明滅,蔡明亮所要凝視的從來不只是臉,如同《不散》所要道別的不只是銀幕上的《龍門客棧》,《臉》真正要講的也不是羅浮宮。一直都是時間,短暫的時間,長長久久的時間,記錄小康形體變化的時間,還有台灣的現在、過去和未來。

索性把《光》+《你的臉》在光點華山的放映視作一個藝術行動整體吧,銀幕上出現一張接一張的臉,有形的臉和無形的臉,人的、建築的、藝術品的、時代的容顏,台北的變幻與台灣的社會歷史文化變遷,然後是中山堂的內(鎮堂之寶《水牛群像》)與外(進來光復廳被拍的十三張臉)與日本音樂家坂本龍一為此片所作音樂的奇異交合……。

電影播放完畢,走出影廳,卻見影像穿廊上的巨幅臉譜燈箱底下,展出的椅子紛紛坐滿了人,有的是觀眾有的不是,有的興奮有的疲累有的放空有的若有所思,望著這一張張臉,我想我依舊身在蔡明亮的電影時間裡。

註:根據維基資料,1930年,黃土水於日本東京池袋的工作室中,以淺浮雕的技法創作此一高250公分,長500公分的大型雕塑,原打算以此參選帝展,卻因過度勞累及盲腸炎引發腹膜炎而於12月21日病逝,此作因此不及參加帝展。1937年,黃土水遺孀廖秋桂將之捐贈予台北市役所。由於作品尺寸巨大,最終鑲嵌在甫落成不久(1936年11月26日)的台北中山堂(當時稱為台北公會堂,為日本知名建築家井手薰的作品)二樓與三樓間樓梯前的中央牆壁上。

【Yahoo專欄作者鄭秉泓】
高雄人,資深電影評論者。著有《台灣電影愛與死》、《台灣電影變幻時:尋找台灣魂》,編有《我深愛的雷奈、費里尼及其他》、《她殺了時代:重訪日本電影新浪潮》等書。

※不加入Y!電影粉絲團,你就悶了!

movie_id:9898

 

相關電影
  • 你的臉+光
    期待度
    25% 網友想看
    滿意度
    0
    上映日期 : 2019-05-17
    ★電影大師蔡明亮將美術館「凝視」藝術品概念帶進電影院,顛覆「看」電影的想像 ★金馬影展閉幕片、威尼影展非競賽單元,映後熱烈掌聲近三分鐘!紐約、釜山、東京等三十多項國際影展爭相邀約 ★ 國際音樂大師坂本龍一操刀電影配樂 ★ 13張被時間雕刻的臉部大特寫,純粹又震攝人心 ★ 紀念台北中山堂83歲建築臉譜,短片《光》一同放映   我在台北街頭 尋找想要拍的臉  腦袋裡就浮現了一些詞句 我把它記下來    「有一點光 有一個故事 你的臉 訴說著歲月 走過的地方 你的眼睛 有一些迷惘 也有些哀傷 有一點光 有一個故事 你的臉 訴說著愛情 躲藏的地方 你的眼睛 有一些明亮 也有些黯然」   就是這個意思 —— 蔡明亮   【關於電影】     蔡明亮的凝視計劃   「可不可以,看一部電影,不說故事,沒有表演,只是凝視:一張又一張的臉,白雲蒼狗,滄海桑田,凝視一個個不同的表情,不同的心境,也凝視時間。」—— 蔡明亮   2014年《郊遊》走入美術館,2017年《家在蘭若寺》走進VR的虛擬實境;2019年,電影大師蔡明亮發起電影的「凝視計畫」。最新作品《你的臉》和《光》,既非劇情片也非紀錄片,蔡明亮給出了13張被時間雕刻的臉部大特寫,包含班底演員李康生的臉;捨棄一般電影敘事手法、打破電影中對白的框架及公式,以「凝視」藝術品為核心概念。當在美術館內凝視藝術品的純粹精神,被搬移到戲院的黑盒子裡,巨大的銀幕包覆著所有感官,更震攝更直接,讓你重新尋回電影令人著迷的神秘特質與悸動,開創在電影院「看」電影的新格局。   5月17日電影上映日起,電影中這13張臉,將從銀幕中出走,變身13幅大型影像藝術作品,再加上蔡明亮個人親筆畫作及影像作品;超過15幅大型藝術作品將陳列並包圍台北光點華山電影館,戶外露天的展示搭配戲院燈箱光影及現場自然光線的流動,不同的混和媒材提供了在大台北華山草原中另一種「凝視」的絕佳體驗。這一次,《你的臉》和《光》要把電影院變身美術館,蔡明亮將再度完成創舉。   「美術館是電影院;電影院,也可以是美術館。」——蔡明亮   凝視《你的臉》   「人有機會凝視另外一張臉,通常只有三次。」—— 蔡明亮 我們很少認真凝視一張臉,通常一輩子只有三次:一是小嬰孩哇哇墜地出生時、捧著不捨放下;二是老者要離世,同時也是永別;三是銀幕中演員的臉部大特寫,我們或許不記得台詞或劇情,但是會記得那張臉在故事中的某一個片段,奧黛麗赫本、《四百擊》中尚皮耶・里奧的臉都是如此,從此成為傳奇。   《你的臉》以李康生、以及其他12位老者的臉為主題,每一個人物拍攝都是兩個鏡頭,一個鏡頭有交談、一個沒有,而一個鏡頭會拍攝25分鐘之久;蔡明亮導演沒有給予他們任何指令,只是請他們坐在攝影機前;有人滔滔不絕、有人不知所措、有人憶起往事、有人打起瞌睡、有人轉動眼珠子專心做臉部運動。近距離的特寫,讓臉部佔據了整個銀幕,在光與影的雕琢下,一張張臉彷彿一幅幅畫作,又像乘載時間的容器,每個斑點、每道皺紋都訴說著生命裡的喜悅與哀愁,他們的故事,被攤得又長又平、雲淡風輕,只剩下最簡單的生活。     二十後終於找到的配樂大師 :坂本龍一   「我為這麼多電影做過配樂,只有兩位導演對我是完全不要求; 一位是大島渚,一位是蔡明亮。」—— 坂本龍一   2017年的威尼斯影展,蔡明亮導演在麗都島海灘上看見了身穿白色襯衫、一頭銀髮的坂本龍一,上前打招呼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詢問坂本自己大學時候最喜歡、但後來卻一直找不到的一首曲子,簡單哼了幾句旋律,坂本立即記起是自己一張20年前的CD,以沖繩民謠為靈感創作來源的三味線曲,兩人聊得十分開心。回台北後,蔡明亮導演寫信邀請坂本為《你的臉》做配樂,第二天就收到坂本回信,「我幫你配樂,給我一個月時間。」導演並沒有多做解釋或闡述任何概念,坂本也沒有過問其他細節,一個月以後就收到了音檔。「起初還有些擔心他的音樂太美了,一個月之後我收到了12首曲子,我真的太喜歡了。花了二十幾年以後,我終於為我的電影找到了配樂。」蔡明亮說。   凝視中山堂的臉:《光》   2018年是台北中山堂82歲生日,中山堂主任黃國琴特別邀請蔡明亮拍攝一部中山堂的紀念短片 :《光》,以將近20分鐘的光影變化紀錄中山堂的臉譜,並慶祝中山堂升格為國定古蹟。蔡明亮導演說這部電影「其實就是要拍它的臉」,把中山堂當作一位老人家來拍;中山堂有光的時候最美,在僅僅短短兩天的拍攝日裡面,總是在追著光跑。   本片更以特寫的鏡頭記錄中山堂中央樓梯間知名雕塑大師黃木水的作品「水牛群像」;蔡明亮導演曾經在此經營「蔡明亮咖啡走廊」、也曾在光復廳拿到台北電影節獎項,新片《你的臉》也在光復廳拍攝,跟中山堂的淵源很深、很親密。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