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片名
選擇
地區
查詢
電影排行榜
  • 台北票房榜
  • 全美票房榜
  • 預告片榜
絕地戰警FOR LIFE

《絕地戰警》系列電影自1995年問世以來,靠著喜劇元素與兩位主角幹話無極限的超強默契,再融入暢快刺激及拳拳到肉的動作場面,成功風靡全球創下逾4.14億美元(約新台幣128億元)的傲人票房。本系列除了讓威爾史密斯與馬汀勞倫斯交出大銀幕的代表作外,威爾史密斯更靠著本片躋身好萊塢一線巨星的行列。暌違17年系列電影重起上路,影迷們除可看到兩位巨星賣弄身手外,兩位大叔還得對上由凡妮莎哈金斯所率領的新世代警探的挑釁,新舊世代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動作火花?

統計時間 : 2020-01-18~2020-01-19
絕地戰警FOR LIFE

《絕地戰警》系列電影自1995年問世以來,靠著喜劇元素與兩位主角幹話無極限的超強默契,再融入暢快刺激及拳拳到肉的動作場面,成功風靡全球創下逾4.14億美元(約新台幣128億元)的傲人票房。本系列除了讓威爾史密斯與馬汀勞倫斯交出大銀幕的代表作外,威爾史密斯更靠著本片躋身好萊塢一線巨星的行列。暌違17年系列電影重起上路,影迷們除可看到兩位巨星賣弄身手外,兩位大叔還得對上由凡妮莎哈金斯所率領的新世代警探的挑釁,新舊世代究竟會擦出什麼樣的動作火花?

統計時間 : 2020-01-17~2020-01-19
杜立德

小勞勃道尼即將扮演文學史上最令人難忘的角色,並且以豐富的想像力,重新敘述一個男人能夠和動物說話的經典故事: 《杜立德》。

 

性情古怪、特立獨行的著名醫師與獸醫約翰杜立德(小勞勃道尼 飾)活在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他於七年前痛失愛妻之後就一個人住在杜立德莊園的高牆之內,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只有一群珍奇異獸陪在他身邊。但是當年輕的維多利亞女王(《鏗鏘玫瑰》潔絲芭克莉 飾)得了重病,心不甘情不願的杜立德就被迫乘船,踏上一場史詩般的冒險旅程,前往一座神祕小島尋找解藥,當他遇到可怕的宿敵並且發掘令人驚豔的神奇生物,他就重拾了以往的機智與勇氣。

 

杜立德的同伴是一個自命為他的實習生的年輕小夥子(《敦克爾克大行動》哈利柯萊特 飾),以及一群吵吵鬧鬧的動物朋友,包括一隻焦慮的大猩猩(金獎影帝雷米馬利克 配音)、一隻衝動腦殘的鴨子(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奧塔薇亞史班森 配音)、一對老是在拌嘴歡喜冤家:一隻尖酸刻薄的鴕鳥(《愛情昏迷中》庫梅爾南賈尼 配音)和一隻積極樂觀的北極熊(《大黃蜂》約翰西南 配音),以及一隻任性固執的鸚鵡(奧斯卡金像獎得主艾瑪湯普遜 配音),她也是杜立德最信任的顧問和知己。

 

這部電影豪華的演員陣容還包括安東尼奧班德拉斯、麥可辛(《黛妃與女皇》)以及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吉姆布洛班特,並且還有更多的配音演員,包括金獎影后瑪莉詠柯蒂亞、湯姆霍蘭德、賽琳娜戈梅茲以及雷夫范恩斯。

 

《杜立德》一片的導演是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史蒂芬葛漢(《諜對諜》、《天人交戰》),製片則是路斯/基爾斯鮑姆製作公司(《魔境夢遊》、《黑魔女:沉睡魔咒》)的喬路斯與傑夫基爾斯鮑姆;道尼團隊製作公司(《福爾摩斯》系列電影、《大法官》)的蘇珊道尼。執行製片則是莎拉布萊德蕭(《神鬼傳奇》、《黑魔女:沉睡魔咒》)和柴克瑞羅斯(《黑魔女2》)。

 

統計時間 : 2020-01-23
電影原聲帶

Cars3閃電再起

★收錄葛萊美獎多項肯定The Black Keys藍調搖滾樂團主唱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等音樂巨星為電影量身訂作歌曲 ★吉他小清新James Bay、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爵士巨匠Lea DeLaria翻作多首跨世代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電影界的傳奇動畫名廠皮克斯,以1995年的《玩具總動員》系列打動全球數億人的心,並且在之後接連以《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料理鼠王》、《天外奇蹟》等知名動畫電影,成功開拓出自己的王國。在2006年,皮克斯開發了全新系列動畫《Cars》,締造出完全車子為主角的劃時代電影作品,而2011年推出的續作《Cars 2:世界大賽》,在全球總計賣出超過170億的驚人票房,再次成功地將皮克斯推往高峰;睽違了6年,皮克斯原班人馬回歸,帶來了《Cars 3:閃電再起》。在《Cars 3:閃電再起》中,已成為世界知名超級巨星的主角閃電麥坤(Lighting McQueen),遇上了具有全新升級配備、超跑賽車等級的無敵新秀「暴風傑克森(Jackson Storm)」,為了不讓傑克森搶走風頭,焦急無比的麥坤挺而走險,沒想到竟在賽車場上發生了重大的車禍,而被迫退出比賽。喪失了一切資源的麥坤必須要從頭來過,慢慢地讓歸零的自己重新容光煥發;但一切充滿了重重阻礙,閃電麥坤是否能再次回到賽車場上馳騁?又是否能打敗全新勁敵傑克森呢?   《關於音樂》 《Cars 3:閃電再起》的電影原聲帶總共有8首歌曲,由The Black Keys的Dan Auerbach、鄉村搖滾天王Brad Paisley、英國吉他小清新James Bay、藍調搖滾中生代女力ZZ Ward等人,共同為電影量身訂作譜寫全新作品,與重新翻作許多經典歌曲賦予全新面貌。   The Black Keys的主唱Dan Auerbach在與製片會面後所為電影訂做譜寫的"Run That Race",一首傳遞決不放棄、堅定信念的正能量歌曲,充滿著十足的爆發力,替閃電麥坤的開場營造了最佳的氣勢,也鋪陳了電影所具備了速度感張力;已經為《Cars》、《Cars 2》獻出4首作品的鄉村樂界的天王人物Brad Paisley,這次依舊獻出"Truckaroo"與"Thunder Hollow Breakdown"兩首演奏曲穿插在破壞車賽的橋段中,不僅展現了他高超的音樂功力,更替電影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備受迪士尼推崇的創作女歌手ZZ Ward與葛萊美鄉村藍調歌手Gary Clark Jr.合唱片尾曲"Ride";除此之外亦收錄多首驚喜翻作:Stevie Wonder提拔葛萊美獎提名新生代靈魂女歌手Andra Day不僅在電影中配音Sweet Tea一角之外,也貢獻一首她翻唱工人皇帝Bruce Springsteen 1984年名曲"Glory Days"的全新版本;吉他小清新James Bay翻唱美國草根天王樂團Tom Petty and The Heartbreakers 1991年的"Kings Highway",以些許Indie Rock的風格點綴,凸顯了眾賽車於狂奔時的最佳氛圍;另也收錄迪士尼墨西哥新秀Jorge Blanco將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爵士巨匠Lea DeLaria將靈魂樂之后Aretha Franklin的"Freeway of Love"的重新演繹版本,首首皆為電影留下了最完美的註腳,更讓其中的氣氛因旋律的渲染而達到完美之境。

你最近瀏覽的電影

【聞天祥專欄】2019第72屆坎城影展隨筆(二)轉變、進化、疑惑

Yahoo奇摩電影 2019年05月23日

我不確定科技是否始終來自人性,但可以確定科技改變了許多行徑。坎城和Netflix 的爭端未解,串流平台的崛起,卻已讓不少片商表示買到片後必須加快上映腳步,以免無利可圖;相反的,正因為通訊發達,主辦單位延後了所有媒體場的放映,以防先竄出的惡評影響了參展影人的紅毯心情;而過去誰敢在放映中讓手機發出聲響或亮光,鐵定被噓,現在卻是每場都有人忍不住要翻出來查看,癮頭越來越難戒,純然的觀影世界亦難在。

世界變動之快,過去以寫實反映社會及歷史著稱的羅馬尼亞,今年的代表《吹口哨的人》(暫譯,The Whistlers)以緊湊爆炸的節奏交代了一個官兵捉強盜卻又不斷反轉的類型故事,片中角色以古老的「口哨語」(一種宛如鳥叫的語言模式)溝通,間或穿插對經典老片的致敬,以及古典音樂的巧妙推動,各種「老」元素組合成一個帶有喜劇元素卻又暗暗諷刺的新類型片。

刁亦男執導的《南方車站的聚會》也在《白日焰火》的基礎上,以更具風格的場面調度,翻轉成和現實對話的黑色電影。胡歌飾演的幫派份子在爭奪地盤、誤入圈套、錯殺警察後,成為全城緝捕的懸賞逃犯,桂綸鎂飾演的陪泳員(很奇妙的特種行業,在一個名為野鵝塘的風景區陪人戲水)則把致命女人帶出了身不由己的悲哀。各個技術部門都統御得很有勁道,在許多原本期待的電影皆因「技術原因」缺席國際的局面下,頗有成為中國電影年度領跑的實力。

法國女導演瑟琳席安瑪(Celine Sciamma)的《著火仕女圖》(暫譯,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亦有令人驚喜的轉變。她執導過《愛上壞女孩》(Water Lilies,2007)、《裝扮遊戲》(Tomboy,2011)、《少女最搖擺》(Girlhood,2014),處理女女題材向來拿手,但這回把時間推回到18世紀,透過娜歐米梅蘭特(Noemie Merlant)飾演的肖像女畫家與阿黛兒哈奈爾(Adele Haenel)扮演即將出閣的小姐,精彩的演出,把那股被時代、禮教、宗族給壓抑的性別意識及同性情慾,冶煉得生動迷人。導演也透過圖像(繪畫)與影像(電影),辨證了看與被看、畫(拍)與被畫(拍)的關係。在此間極被看好。

相較於前幾者的轉變或進化,兩大金棕櫚得主的新作反而讓我有些疑惑。

《紅色警戒》、《永生樹》導演泰倫斯馬利克(Terrence Malick)《隱藏的人生》(暫譯,A Hidden Life)可能是他有史以來最容易懂的一部片,講的是二戰期間被納粹統治的奧地利,一個拒絕為希特勒效命的莊稼漢,求仁得仁的故事。馬利克用三小時的片長、充斥的廣角鏡頭,來營造近乎宗教的莊嚴,敘事則仰賴主角夫妻的書信往返。故事單薄對馬利克電影而言早已不是新聞,問題是這回太容易看穿。加上語言運用的衝突(主要是英語,但群眾戲又會變成寫實的德語)、角色設定農家卻充滿文青式口吻的矛盾,儘管所有脫離故事後的抒情鏡頭都美到不行(我承認這部分還是讓我著迷)但也因此整個觀影過程有點分裂及美感疲乏。

兩度摘金的達頓兄弟(Jean-Pierre & Luc Dardenne)在《年輕的阿梅德》(暫譯,Young Ahmed)處理非常敏感的題材,一個比利時穆斯林男孩,在對古蘭經的激進解讀下,決定殺了觀點不同的女老師。他那股篤定到有丁點違背就要走上極端的信念,幾乎讓人緊繃神經,但當他青春的賀爾蒙悸動時,又有點令人莞爾。亦即達頓兄弟的技巧其實很高,但這部電影結束倉促草率得更讓我心驚肉跳,硬要轉折的硬傷太明顯,反而失去達頓應有的質地。

兩屆坎城影后伊莎貝雨蓓主演的《法蘭琪》(暫譯,Frankie)則企圖用一天來交代病入膏肓的女演員把前後任丈夫及其子女、甚至友人,召來葡萄牙度假勝地。導演是拍過《為你流的淚》、《愛,不散》的美國導演艾拉薩克斯(Ira Sachs),他很明顯想達到「舉重若輕」的境界,這很難,因為他以為生活化的片段,我卻感到斧鑿的痕跡好重,銜接起來也不夠自然。也許別人的清新成了我的心機?還是因為在一天之內接連三部影片的沈重議題把我壓成了潛水艇,教我對如此輕盈浮上海面說放手的電影覺得矯情?在影片結束後的凌晨,我也忍不住揣度自問。

【Yahoo專欄作者聞天祥】
知名影評人、作家,著有《過影》等電影專書。現任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執行長,常出任國內外電影獎評審以及電影講座主持,是專屬於台灣影迷的電影老師。

※不加入Y!電影粉絲團,你就悶了!

你可能會想看